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最强农民

最强农民 第1921节

而且为了防备像她这样的女孩子逃走,公司从来不会让她们在一个地方呆太久,最多三个月,她们就会被转移到由公司控制的其他会所去服务客人。

除此之外,为了防止女孩子相互熟悉之后串通逃跑,同一个国家的女孩基本上都不可能被安排在一家会所工作,就算不是一个国家的在一起工作时间也不会超过三个月。

她们这些被骗来的女孩子就如同奴隶一样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有不少花季少女因为受不了这样的折磨最终选择了自杀解脱。

为了降低自杀概率,也为了削弱女孩们的逆反之心,公司出台了一项政策,那就是一个女孩只要在公司工作满三年,或者是为公司赚够两千万日元就可以选择离开公司,并且还能拿到一笔不菲的路费。

两千万折算成华夏币基本上就相当于一百二十万,想要三年内赚到一百二十万其实并不算特别容易,但也不算是遥不可及,很多女孩子为了早一点逃出魔窟,都是拼了命的接客赚钱,而梁颖就是其中之一。

因为她很清楚,凭她自己是绝对不可能逃出去的,对她来说,赚两千万日元是唯一提前离开这里的机会。

跟她一样想法的女孩有不少,这样一来,公司不仅赚了钱还让女孩子们变得更加顺从,简直就是一举两得。

当然了,最初也有人怀疑公司这一政策是不是骗人的,但是当公司当着她们所有人的面宣布几名最当红的女孩恢复自由身可以离开公司之后,她们心中再没有任何一丝怀疑,一个个都拼了命的开始努力。

女孩们都以为公司是为了让她们听话才出台的这一政策,但实际上却是因为这个行业本身就是吃青春饭的,一个女孩哪怕再如何年轻漂亮,在这里带上三年也会变得人老珠黄,客人会越来越少,收入也会越来越低。

最重要的是,频繁的性生活会让她们患上很多妇科病,公司明面上是放她们自由,实际上不过就是为了摆脱累赘,以免那些得了病的女孩拖累公司罢了!

而且还有一点就是,很多女孩在这个行当里呆的久了,她们就会像上瘾一样,再也摆脱不了妓女的身份。

就梁颖所知,公司里面就有几名女孩子很早就赚够了两千万日元,公司也答应放她们自由,但她们却没有离开,因为她们已经习惯了这样不劳而获的生活,除了当妓女,她们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谋生手段。

也许有些人会说去当服务员,当售货员都可以养活自己,但这对于习惯用**换取财富的她们来说,这根本就不在她们的考虑范围之内。就算饿死,她们恐怕都不会去干那种工作。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刀哥

这样一来,很多女孩只能继续留在公司,成为公司赚钱的工具,直到被真正榨干的那一天。

当然,这个时候的女孩子会拥有更多的自主权,她们只需要把自己赚到的钱的三成交给公司,其他的钱她们都可以自由支配。

她们不会再被监视,不会再受到任何约束,随时都可以离开公司选择过正常人的生活。

梁颖曾经还天真的以为有人离开公司之后会去告发公司,把她们这些受害者从魔窟之中解救出来,但直到前段时间偶然碰到一个脱离公司控制的日本籍女孩才从对方嘴里得知,她们这些人在离开公司之后对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事情只字不提。

一是她们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们曾经不堪回首的过去,担心这些堪称噩梦的经历再破坏掉她们新的生活。

二则是因为她们根本不敢公开,因为每一名女孩在离开之前都会拿一笔封口费,并且被强制看一段视频,那段视频里面的内容相当血腥,是一名女孩被残忍杀害的视频。

那一名女孩就是曾想想过揭发公司的女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被公司得知,女孩被杀,甚至她全家都惨遭灭门!

从那之后,离开公司的女孩全部成了‘哑巴’,而没有离开公司的女孩则更加不可能有机会说出这些真相。

这一次如果不是梁颖遇到了李有钱,并发现李有钱正在调查刘鑫权,从他的言谈举止觉察出李有钱应该是有背景权势的大人物,她甚至都不会告诉李有钱这些事。

毕竟这对她来说就是一场豪赌,一旦赌输了,李有钱出卖她,把这件事告诉夜总会或者夜总会背后的公司,梁颖必然会被残忍灭口!

“哥,我已经把我的底全都透露给你了,我希望你能够看在咱们都是炎黄子孙的份上把我带回华夏,我会一辈子感激你的。”

梁颖声音悲戚的乞求道。

她已经受够了这里暗无天日的日子,她好像回到家乡,回到父母的怀抱!

“你放心吧,我肯定带你回华夏!”

李有钱声音铿锵的承诺道。

虽然两人只是素昧平生,没有任何关系,但李有钱是一个有良知的人,没有遇见也就算了,既然遇上,那就说明是上天注定,他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谢谢!谢谢你!”

听到李有钱答应自己的请求,梁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激动,趴在李有钱身上喜极而泣。

“好了,好了,你先别哭了,要不然让人看到就不好了。”

李有钱不太会安慰女孩子,只能这样劝说梁颖。

梁颖也明白这件事不能外泄,否则不仅她要被灭口,李有钱他们也必然会受到牵连,连忙将眼角的泪水擦干,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梁颖,我已经答应你的要求了,你现在可以跟我说说刘鑫权的事情了吧?”

李有钱再次回归正题道。

他这次来夜总会,目的就是为了调查刘鑫权在日本这段时间所有接触过的人际关系,发现梁颖被犯罪团伙强制卖淫完全就是一个意外。

“好。”

这一刻,梁颖再没有任何犹豫,开始讲述起自己知道的关于刘鑫权的事情。

“这个人我不熟,但是我在夜总会见过他好几面,大概三天前,我上厕所的时候再次碰到了他,当时他正在一间包厢内跟什么人说话。”

“为了早点挣够两千万日元回家,我就想着看看能不能跟他搭上关系,但就在我准备进门的时候,他跟包厢内的那个人不知道怎么突然吵了起来,包厢里面的人把他控制住打了一顿。”

“我当时挺害怕的,所以就没敢再继续看下去,偷偷溜走了。大概二十多分钟之后,这个人跟包厢里面的人一起走了出来,这个时候他手里多出一个手提箱。”

“事后我听这里的姐妹说,那手提箱里面应该全都是钱,大概有五百万左右,不过全部被他兑换成了筹码,才玩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全都输光了。”

“我听陪他的姐妹说跟他赌博的人把他当成凯子了,暗中出了老千,只是这种事我们都不敢说,因为有些老千其实就是我们赌场故意安排的,一旦我们把这种事透露出去,很有可能会迎来杀身之祸。”

听完梁颖的讲述,李有钱脑海之中逐渐浮现出当时的场景。

在他看来,刘鑫权十有**是被人引诱染上赌博这一恶习的,最终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而梁颖看到刘鑫权在包厢内被人打,很有可能是刘鑫权想要拒绝对方的某些要求,但最终还是被迫屈服,而那五百万则是好处费。

虽然现在还没有直接证据,但李有钱几乎可以肯定,他们工地发生的这起重大安全事故必然跟与刘鑫权见面的那个人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梁颖,你能不能帮我找到跟刘鑫权见面的那个人?”

首节上一节1921/206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风流小电农

下一篇:村野男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