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第69节

  成刚真想跟她好,可是想到今天还有正事儿,就压住自己的欲望,说道:“小路,我还有正事儿要办呢。咱们改天吧。”

  小路并没有埋怨,嗯了一声。她去了趟卫生间,洗了把脸回来坐下。这时的她情绪稳定多了。小路望着成刚,说道:“我找你来,是因为你的事儿有门了。”

  成刚哦了一声,说道:“不知道你怎么帮我?”

  小路掏出根烟点上,翘起二郎腿,吐了两口烟之后,说道:“这很简单的。

  他能拿照片来威协兰月,咱们也可以用他的把柄来威协他。”成刚脸现惊喜,说道:“难道你已经拿到他的把柄了吗?”

  小路神秘地笑了笑,说道:“我的朋友很多,他们又肯帮忙,所以呀,我已经抓了这个老谭头的把柄。”

  成刚兴奋地说:“那太好了。那太好了。这个老家伙真够损的。”

  小路微笑着,说道:“成刚,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帮兰月呢。”

  成刚回答道:“自然是因为我老婆的关系了。我们都是一家人。”

  小路点了点头,笑道:“我还以为你看上你的大姨姐了呢。”

  成刚一摆手,说道:“你可别乱讲,哪有的事儿呀。”

  心里却说,看上了又能如何,暂时也吃不到。只怕我是瞎忙活儿,到最后兰月不领情,我真是个傻瓜蛋子。

  小路说道:“没看上就好。”

  说着话,她内室里取出一张纸来,递给成刚。

  成刚接过叠成方块的纸,问道:“这是什么?这就是谭校长的把柄吗?”

  小路郑重地说:“对,这就是他的死穴。只要你把这个给他一看,他立刻就吓傻了。”

  成刚睁大了眼睛望着小路,说道:“什么东西这么厉害?会让谭校长发傻?”

  小路一笑,解释道:“这是一个名单。这上面列出了贿赂谭校长的人员姓名,以及时间,地点。后边还有他贪污方面的记录。”

  成刚啊了一声,说道:“谁这么厉害呀?把他查得一清二楚。”

  小路得意地说:“是我的一个朋友给我的名单。他在纪委工作,正在调查这个谭校长呢。现在正申请抓捕呢。估计这个谭校长也没有几天蹦的了。你拿着这个名单,把照片要出来吧。”

  成刚将名单揣起来,一脸的感激,说道:“小路,你这么帮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

  小路开心地笑了,说道:“我什么都不要,能为我喜欢的人做点事儿,我就很开心了。”

  这话听得成刚分明好受。试想,有一个女人对你这么好,又不求回报,你也一样会深受感动的。何况小路是位美女,又很可爱呢。

  成刚不由地拉起她的手,亲了一下,说道:“小路,我该说一声谢谢了。”

  小路嘻嘻笑着,说道:“谢倒免了。过些天我要去趟省城,你要是能陪我就好了。”

  成刚想了想,觉得这完全有可能。自己一定得回一趟省城的。兰月的这件事若顺利结束的话,那么就得为了她办工作的事儿。由于回去办事,是不必带着兰花的。因此,成刚说道:“我会抽空陪你的。不过,到了省城,那可是我的地盘,你当心吃亏呀。”

  小路听了直笑,双手搂住成刚的脖子,柔声细气地说:“成刚,我喜欢吃亏呀。吃亏我高兴了。”

  成刚也紧紧抱住了她,心里感激。

  二人又抱了一会儿后,成刚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小路,去会兰月了。他的心情是极好的,比中奖得了五百万还好。

  成刚骑着摩托跑到相约的地点等待。按时间计算,那两个小时已过了一个小时半了。成刚耐住性子,在一家商厂的楼下等待。他望着街景打发时间。在他站的这个位置,可以瞧见远远近近。街上人车来去,车叫声不时响起。跟前尽是摆小摊的,有卖水果的,卖糖块的,卖烤肠的,还有小书摊的。这些摆摊的,都集中在街旁,没什么规矩可言,看起来有些乱。

  在一些店铺的门口,还有一些算命的,以老头居多。坐在一个小凳子上,一脸的深沉,象是一个智者。成刚不时地看看时间,感觉时间过得好慢呐。他站不住了,就在楼下焦急地转着圈。他心说,兰月应该正往这里走吧?她肯定要露面了。

  他向四面张望着,并没有看到兰月。一看手机,还差十分钟了。兰月还是没有动静。成刚着急了,为了稳定自己的情绪,他走向一个算命的。这是个满头白发的老头,脸上的皱纹象刀刻的一样深刻。他的目光看起来倒犀利。

  成刚坐在老头对面的凳子。按照要求,将自己的生辰八字报上。那老头观看了一下成刚的相貌,思索了一会儿,就有模有样地说起来。他说成刚是个富贵命,有生以来,没吃过几天苦。以后前程似锦,不仅有钱,长寿,朋友多,老婆贤慧,艳福也多多,还会有几个孩子等等。

  成刚并不完全信这个,但听他说的话好听,再加上那些话正确率在一半以后,心情挺好。他问道:“老先生,听你这么说,我这辈子没有什么灾难了?应该是一帆风顺了?”

  老头歪头瞅着成刚,慢慢地说:“你的命很好,属于一等命。命是不错,但是今后在对待女色上,应该注意点。虽然艳福无边,也不可太过,要讲究原则呀。”

  成刚听了连连点头,便掏出十元钱扔过去。站起来走向那楼下,心情挺愉快的。他心说,寿命长不长,现在不知。可我活到今天,除了母亲去世算不幸之外,还真的没有过什么大难,也没有吃过什么苦。这在一个普通人里,应该算是很好的命了。说我艳福无边,目前倒有点看头了。我除了兰花之外,还上了玲玲,只要我愿意,拿下小路不成问题。还有兰雪,那个小姑娘弱点挺多,只要抓住机会,一定可以攻克,至于兰月,也没有没有短处可寻的。如果我卑鄙一点,拿下兰月,并非不可能的。只是用那种手段,未免恶心了。象这样的美女,应该让她爱上我,并投怀送抱才好。这样,我多有面子呀。

  成刚转念又想,我难道真是色狼吗?为什么我要占有那么多的女人?只为了那令人心醉的艳福吗?

  再看手机,已经过了十分钟了,兰月还是没有踪影。成刚寻思着,她怎么还不来呢?她不象是一个没有时间观念的人呐。如果有什么事儿的话,她可以给我打电话的。有事应该让我知道的。

  又等了十分钟,还是不见兰月。成刚等不下去了。他心说,怎么回事呢?她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想给我打电话,却又做不到。这么一想,他开始担忧了。

  他心说,不能再等了,我得去找她。这么想着,他骑上了摩托。发动着车后,有点犯愁了。他心说,我又不知道她去哪里洗澡了,要到哪里才能找到她呢?

  他骑在摩托上足有两分钟,突然间眼前灵光一闪,闪过‘天河浴池’的名字。

  他心说,兰月该不会去那里了吧?也许她又受到了威协,去那里见谭校长了。那个谭校长对她虎视耽耽的,那岂不是很危险吗?

  虽然这么想并没有什么证据,但成刚下意识地认为兰月遇到了危险,并且就在‘天河浴池’。想到此,他加大油门,象一只箭一样射向‘天河浴池’。他感觉自己飞起来了,感觉时间就是生命。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很宝贵的。他仿佛听到了兰月可怜的哭泣,以及柔弱的求救声。

  来到‘天河浴池’,下了车,就往里边冲去。柜台的服务员见了,说道:“先生你洗澡吗?”

  成刚气喘吁吁地说:“我不是来洗澡的。我是来找谭校长的。”

  他看到那个服务员还是昨天那个。

  服务员说:“谭校长没来。”

  成刚大声道:“你在说谎。他就在浴池里。”

  服务员有点慌张,说道:“他真的没在这里,你还是到别处找吧。”

  成刚看了他的脸色,更能确定谭校长在这儿了,就说道:“你不说是吧,我一个门,一个门的查,让我查到他,把他的人脑子打成狗脑子。”

首节上一节69/70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野村韵事

下一篇:乡下的爱情故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