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小村春色

小村春色 第160节

  玲玲带着醋意地说:“那你们一定睡在一起,也一定天天干那事了?”

  成刚嘿嘿一笑,点点她的脸蛋,说道:“小丫头,你吃醋了?”

  玲玲撅起红唇,说道:“你是我的情郎,却跟别的女人同床,我知道了还能好受吗?成大哥呀,你太对不起我了。”

  成刚亲亲她的脸,说道:“玲玲,成大哥也是人,也受不了诱惑呀。”

  玲玲眨着美目,问道:“成大哥,你告诉我,你们都是怎么干的?让我也长长见识。”

  成刚见她有兴趣,就大概说了一些,还着重说了小路如何替自己口交,听得玲玲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玲玲说道:“成大哥,你说她嘴舔你的棒子,那是真的吗?那种事我以为只在书上有,电视里有。现实生活中也有吗?”

  成刚笑呵呵地回答道:“这还用问?如果你有熟悉的小媳妇,你可以私下问问,她们替不替老公舔棒子?”

  玲玲吃吃地笑,美目妩媚地往成刚的下体一扫,说道:“成大哥,你说那东西多脏呀,女人怎么会愿意为他舔呢?那愿意舔的女人是多么低三下四?男女可是平等的。”

  成刚开导她,说道:“玲玲,这跟男女平等不平等有什么关系?男女在一起快活,一切以快活为准则,只要是不伤对方身体,不变态,怎么玩都行。难道干那事也要按方式来吗?”

  玲玲低下头,说道:“那东西是用来撒尿的,想想就恶心,更不要说是用嘴了。”

  成刚说道:“玲玲,爱情是伟大的。一个人如果爱另一个人,爱到深处,可以为他做任何事,有的还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何况是这点小事。实在不值得大惊小怪。”

  玲玲摇头道:“真是厉害。我可以牺牲我自己的生命来巩固爱情,但我不会做那事的。”

  成刚问道:“那么如果我要你为我舔棒子,你干不干?”

  玲玲大羞,说道:“应该不会吧。”

  成刚笑道:“我才不信呢。玲玲你那么爱我,我就不信干点这事讨好我你不肯。”

  玲玲使劲摇头道:“成大哥,我是很爱你,只是那种事我怕我做不到。”

  成刚笑道:“不要紧,依你的聪明想学啥学不来?”

  玲玲咯咯一笑,说道:“成大哥,我的聪明可不用在这上面。这方面的聪明也不值得夸奖。”

  成刚摸着她的手,说道:“玲玲,我们分开这么久,你就不想知道我的玩意有没有变大吗?”

  说着话,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裆下。

  玲玲一笑,说道:“那玩意不都一样?难道还会像小孩子的个头一天天长高?”

  说着,轻轻抓了抓。然后她哦了一声,说道:“成大哥呀,我们还没有亲热呢,它就已经有了硬度,哦,真不小。”

  她的俏脸上有了媚态。

  成刚色眯眯地望着她,说道:“难道你就不想看看里面的真面目吗?”

  玲玲一羞,将手拿走,说:“成大哥,我可是一个高中生,我不应该跟你那个的。”

  成刚抓住她的手重新按在自己的肉棒上,说道:“难道玲玲你后悔了?”

  玲玲摇头,很正经地说:“成大哥,你是第一个让我动心的男人。我既然把第一次献给你,自然是爱你爱得很深。我跟你那个可不是一时冲动,我严玲玲可不是一个冲动的女孩子。”

  成刚笑了笑,说道:“玲玲,我知道你是一个多情的女孩子,你爱我爱得很深。来吧,用你的动作来证明你有多爱我。”

  玲玲冲他妩媚地一笑,说道:“成大哥,你可不要笑话我。”

  说着,就勇敢地解开成刚的腰带,打开拉链,伸进小手,将肉棒掏了出来。那肉棒很敏感,被玲玲刚才抓了那么几下,已经变成一根硬棒子了,直竖起来,在黑毛的映衬下,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玲玲睁大美目看着它,接着抿嘴一笑,说道:“成大哥呀,你看看它多么凶,像是饿了多少天似的。”

  成刚说道:“是呀,它是饿了。你快点安慰它呀。”

  说着,又将玲玲的小手放在肉棒子上。小手一碰,那肉棒激动地跳了跳,使玲玲的芳心怦怦乱跳,像是有小鹿要从身体里跳出来似的。她知道一会儿就会有一场爱之战,那是她盼了好久的喜事,但想到自己的身份,她还真有点无地自容。

  玲玲看到肉棒,又羞又喜,在成刚的催促下温柔抚摸着。成刚深呼吸,说道:“你一摸,我就舒服。”

  玲玲柔声说:“你舒服,我就多摸摸。”

  说着,变相的玩棒子。时而抓,时而搓,时而撸,时而碰蛋蛋。虽然说经验有限,但仍互让成刚感到好受,感到一个少女的痴情。

  成刚爱怜地摸着玲玲的头发,说道:“玲玲,你最近的功课怎么样?”

  玲玲回答道:“有一点退步。”

  成刚说道:“这可不好。读书对你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为什么会退步?”

  玲玲轻声叹气,说道:“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想你分了心,谁叫你那么久都不跟我见面,我心里有点乱;另一个是来自我的家庭。最近家里的气氛很不好。”

  成刚劝道:“玲玲呀,我们的感情只要心里有对方,用不着天天见面。对了,你家里怎么了?”

  玲玲两只小手都伸过去,一起玩棒子,玩得津津有味,嘴上说道:“还不是我爸跟我哥的事吗。我爸上次把人家的店砸了,以为赔点钱就完事。哪知道那家不只要钱,还要我爸亲自陪礼道歉,我爸不肯,但对方在省里可是有人的,要把我爸告上法庭,非要我爸付出代价。还有我哥哥,也跟我爸闹别扭,弄得我爸心可烦了。看到他们这样,我心里能好受吗?”

  说到这里,脸色一暗。

  成刚问道:“你爸跟你哥怎么会闹别扭呢?”

  玲玲面现忸怩,说道:“说出来都叫人笑话,还不是找女人的事。那件事之后,我哥对我爸就很有意见,背地里常说,老头子快点死吧,他好当老大。你说,我爸听了这话会高兴吗?好几次,我爸骂了我哥,我好不容易才劝下。我只怕他们以后冲突会越来越多,会像仇人一样打起来。”

  成刚笑了,说道:“玲玲,那么点破事也值得他们父子翻脸吗?说开了不就好了?你有空多劝劝你哥,让你哥认个错。”

  玲玲说:“我劝了,可是我哥脾气大得很,说什么也不向我爸认错。好好一个家,闹成这样。”

  成刚沉吟着说:“看来你哥也不是一个聪明人。你爸那么大的事业,你哥要是得罪了你爸,以后你爸真要是升天了,这些钱他捞得到吗?真是犯傻,傻透了。”

  玲玲笑了,说道:“成大哥,还是你聪明。我哥要是有你这头脑,我爸现在就会把许多买卖交给他打理了,可是他总让我爸失望。我爸最近有一次跟我说,如果我哥不成器,他打算将所有的家产都给我,一点也不分他。我听了都紧张,我可是一个女孩子,我什么都不会。”

首节上一节160/70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野村韵事

下一篇:乡下的爱情故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