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山洼小富农

山洼小富农 第97节

  所有的饼子弄完,温煦对着迟家强老爷子问道:“稀饭冲好了没?”

  这时老爷子才发现,自己一直观察温煦摆弄饼子,稀饭根本就没有冲,转头一看,锅上的热气冒的跟什么似的,如果不是锅盖太重,水蒸汽都能把锅盖顶翻了。

  三步并两步跑过去揭开锅盖,这才发现原来锅里的水已经不足一半了。

  温煦伸了下脑袋:“再加瓢水吧!”

  迟家强老爷子很不好意的转身,从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加入了锅里然后添了把柴继续烧。

  那边烧着饭,温煦这边又起了大锅,等着锅烧热了起来,用干的抹布带上点儿油进锅抹了一圈,然后把四块饼子依次放到了锅里开始烙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看着饼子贴着锅的一面发起来了,再换一面,继续烙,等着饼子两面都出现了微黄色,把锅底的饼子换成新的,把烙的差不多的换到锅边上利用锅边的温火继续烘烤,等着所有的饼子两面都挂上了一片片指甲大小的金黄色,而且整个面都已完全发起来,伸手一按整个饼子皮都一起往内陷的时候饼子就好了。

  淡淡的一块块金黄色点点的白面芹菜馅饼子,外面一层带着香脆的饼皮,嚼起来脆香脆香的,里面就是软软的面皮,遍布气孔松软异常,一口咬秀了脆脆的饼皮,咬过了面层,饼馅的肉汁带着芹菜的香气透过了两层完全不同的面香,浸满了口腔,那味道怎的一个好字了得!

  人手一块芹菜肉饼,每人面前一碗金黄色的棒子面稀饭,精面饼子配上粗粗的棒子面粥,完美的农家早饭!

  唯一不足的是迟老爷子稀饭冲的有点儿晚了,按着温煦的计划,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现在是一边吃着饼子,一边吸溜着已经可以顺利入口的温粥。

  因为粥太烫,只能是一边吃着饼子,想喝粥的时候还得用嘴吹个三四次,才能吸一口小粥,未免有点儿美中不足。

  迟老爷子一边喝着粥一边望着桌边的栋梁,因为他看到栋梁的狗碗里除了棒子面粥之外,盆子旁边还放着完完整整的三块芹菜饼子,现在栋梁正歪着脑袋啃着饼子,整个锅屋内满是芹菜饼子的香味。

  “你对狗真是没有说”迟老爷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迟老爷子喜欢温煦的芹菜饼,这么说吧,老爷子觉得这是自己吃过最好吃的芹菜饼之一。比自己老伴做的都好吃,真叫绝了!

  “我吃什么它吃什么,如果有要凑合的话,它就没这待遇了,今天的饼子是按着量来的”温煦说道。

  “剩下的几个是谁的?”迟老爷子知道锅里还放着五块饼子,听说按着量的就问了一句。

  “一个是败类的,看它表现”看到迟老爷子一脸寻问的意思,于是解释了一句:“我朋友丢来的那个哈士奇串儿!还有剩下的是防着师主任,每次她闪电般杀过来,我要是没有准备的话都觉得没有吃饱!”

  师尚真时不时的就冒出来,温煦算是个有规律的人,但是这位师主任就完全不一样了,冒出来的点儿也不一样,如果不预备上一点儿,等她冒出来的时候,温煦就得把自己的那份均出来给她一点儿,这样一来二去的,温煦干脆多做一些,就算是她不冒头,还可以给栋梁填肚子不是。

  听到温煦这么说,迟老爷子不由的哈哈的笑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院中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声音:“这么热闹,笑什么呢?”。

  话音一落,师尚真就出现在温煦家锅屋的门口,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这人腿奇长无比!”温煦开玩笑地说道。

  说完温煦和迟家强老爷子两人相视一眼,立刻哈哈大笑了起。

  师尚真望着大笑的两人,先是仔细的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打扮,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于是又伸手搓了搓脸:“哪地方不对?”

  “没有!没有!”迟老爷子说道。

  “大锅里留着饼子,粥在小锅里!”温煦直接说道。

  师尚真一听立刻快步的走到了锅台边上:“一进门就闻到了香味!对了,迟教授,你怎么和温煦遇上了”。

  “就许你来,不许我这老头子来啊?”迟教授乐呵呵的拿着师尚真开起了玩笑。

  师尚真说道:“这有什么许不许的,反正我也是个蹭饭的!”

  “你那里不是有锅么,怎么自己不做?”迟教授随口问了一句。

  师尚真盛好粥,拿了一块饼子拉了凳坐到了桌边,撕开了饼子吃了一口继续说道:“迟教授,我做是能做,但是手艺仅限于填饱肚子,真没温煦的本事能把东西做的这么香。这人做饭真是一流的,同样上网看人家的菜谱,我做的东西连狗都不太想吃,温煦做的愣是色香味具全!他这人做个饭那真叫太投入啦!”

  “对的,刚才剁个馅剁的我都没耐心了”迟教授笑着说道。

  温煦眼皮子耷拉着,听两人扯,没有一会儿就听到两人扯到了村里的正事上来。

  “故事编的怎么样了?”迟教授吃完了一个饼子,伸手摸了第二个,从饼上揪了个面皮边扔进了碗里,用筷子泡了一下夹到了嘴里吃了起来。

  “已经想好了几个构架啦”师尚真说道:“不过我真不是编故事的料,到现在只编出了一个温家书生赶考的故事!”

  迟教授说道:“说来听听!”

  师尚真说道:“有一位姓温的书生,进京赶考路上遇到了一位老者,这位老者病的十分重,在路边奄奄一息,路上很多人路过都没有伸出手,只有这位书生动了恻隐之心,施舍了点钱财给老人治病,然后这位书生继续赶路,谁知到了省城之后,考试名落孙山……”

  温煦听这个故事直接听傻了,整个故事就是一位姓温的书生救了一个名老者,不过考场失意自觉无颜见父母,想把自己给了结了,最后自然是老者出现救下了书生,并且给了书生十八株茶树,告诉这个书生把这十八株茶树植于自己的坟旁即可福泽子孙!

  故事很烂,温煦听着编出这种故事来,这智商也不好说什么了!当然了温煦可不会把智商的事说出口,因为编故事的人还在现场呢,他又不傻。

  “你们这是干什么?”编故事得有动机啊,温煦准备向二人探个明白。

  师尚真说道:“宣传啊!”

  “啊!这宣传你也有点儿谱好不好,这故事太LOW了!”

  师尚真一脸鄙视的望着温煦说道:“民间传说,这是民间传说,能有多高大上?”

  “那也不能这么编,得有点儿根据!”

  要知道这十八株树可都是温煦种的,现在弄出一个这么个‘传说’来,一下子让温煦有点儿接受不了。

  迟教授这边却是点了点头很肯定这故事:“故事不错!”

  “这还不错哪?”

  迟教授望着温煦笑了笑:“那你觉得大红袍所谓的皇后救命说水准怎么样?”

  “啊!”温煦一下了愣住了,大红袍温煦是知道的,几个传说也小了解了一些,不过从来没有想过传说的水准怎么样。

  迟教授说道:“现在所谓大红袍母株,最早的文献记载是民国时候,再往前不论是地方志还是县志都没有提到过现在的大红袍母株,也就是说所有的这些传说都只是传说而以,二七年之前,现在崖上所谓的大红袍母株根本就无人知晓,既然连树都不出名,那么这些传说又哪来的?还不是别人编出来的!别人能编,为什么你们温家村的茶树就编不得?”

首节上一节97/1182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至尊小农民(幸福的小工人)

下一篇:透视狂医在山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