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小说 > 你不许凶我

你不许凶我 第186节


刚从外面回来楚战对傅长乐比了一个“嘘”的手势,拉着他躲到了后面去。

生辰这天,傅湉早早就起来,趁着楚向天打拳的空挡,去厨房里给他做了一碗长寿面。

金黄色的面条长长一根,一圈圈盘起来,浇上浓香的鸡汤,再盖上一个糖心荷包蛋,撒上一点葱花,看着就色香味俱全。

傅湉满意的呼出一口气,擦擦手小心的将面条放在托盘上端了出去。如果忽略厨房里做失败的几碗面条,还算是非常成功的。

楚向天刚刚打完拳,换了一身轻便衣物,带着两个孩子去正堂,就看见傅湉小心的端着盘子从另一头走过来,眼里顿时盛满笑意,“一大早不见人影,就跑去厨房煮面了?”

傅湉将面放在桌上,弯起眼睛笑,“嗯,我亲手做的,你尝尝。”

楚向天拿起筷子,夹起面条从头开始吃起,长寿面吃的时候不能断,要一口气吃完,才能讨个好兆头。

楚向天将面吃完,连汤也喝干净,满足的夸傅湉,“夫人手艺又精进了。”

傅湉失笑,踢他一脚,低低骂了一句“没正经”。

等菜上齐,一家人围坐在桌前吃饭,傅湉跟楚向天对饮,吃到一半,楚战跟傅长乐同时起身,各自倒了一杯酒要敬楚向天。

傅湉眼睛顿时一眯,将他们面前的酒杯移开,教训道:“小小年纪,不要跟你们父亲学着喝酒。”

楚向天咳嗽一声,两个小的只好乖乖重新举起茶杯,眼巴巴的看向楚向天。

他开怀一笑,举杯跟两个孩子分别碰了一下,将杯中酒饮尽,还故意将杯底倒过来空了空,示意自己喝完了。

楚战跟傅长乐学着他的样子,将茶水也一饮而尽。

傅湉看着和乐融融的父子三人,笑眯眯的给他们一人夹了一筷子菜。

不防带着酒气的楚向天忽然靠近,凑在他耳边低低的道:“你的礼物呢?”

傅湉耳朵一热,筷子差点惊得掉在地上,骤然想起昨天这人凑在他耳边说的话。

“我想要的礼物……明天晚上,你自己来……”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把番外肝出来了!!明天见qaq

第130章 番外二

秋天来的时候, 整个庆阳成都如同入了秋的天气一般,霎的冷了下来。

经过快一年的休养生息, 各地百姓的生活都归于安稳,而朝堂却开始动荡起来。楚风元积攒了几年怒气的一朝爆发,撤职问罪的官员跟割韭菜一样, 一茬接着一茬, 从中央到地方,无一幸免。

先前以为皇帝宽宏的官员, 这才知道,不是皇帝不予追究,而是无人可用, 只能憋着气而已,现在动荡结束, 有官员一路升迁, 自然就有人罪状陈列, 或贬谪或下了刑部大牢。

刑部的案卷前所未有的多, 上下官员夜不能寐, 一桩桩一件件的核查清楚, 庆阳城里一时风声鹤唳。

有人遭贬谪, 自然就有人升上来顶替, 新升迁的官员大多都是年轻人, 世家子弟中的佼佼者为多数,但与此同时,寒门子弟也有不少受到拔擢。

其中寒门子弟的代表便是刑部尚书秦吏。

出生寒门却有风骨, 年纪轻轻就爬上了刑部尚书的位置,虽然位高权重,却从不拉帮结派,结党营私,可谓两袖清风,即使庆阳上下盯着,也找不到一丝错处来。

因此秦吏颇受清贵一派的文臣支持。

此次大清洗,左相跟户部尚书被查出互相勾结,贪污国库银两数十万,罪证确凿,皇帝震怒,判秋后处斩。

两人生死已定,左相跟户部尚书的位置就空了下来,皇帝也没有选拔新人,就这么一直空着,以至朝野上下都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两个位置。

但楚凤元迟迟未表态,一些老臣也逐渐反应过来。

皇帝还年轻,野心勃勃,他们这些老臣年老力衰,做事只求稳,这是挡着皇帝的道了。

不过这也也未必是坏事,看的开的老臣干脆告老还乡,将位置让出来给年轻人,楚凤元也相当宽厚,凡是告老的大臣,都给了十分优渥的赏赐。

自此朝堂上的风向更加明确,皇帝这是明摆着要提拔心腹,有人看透形势急流勇退,也有人想在这新旧交替中分一杯羹,试图揣摩圣意。

早朝时便有人出列,言刑部尚书秦吏年少有为,刚正不阿,如今左相之位空悬,意欲推举秦吏为左相。

朝堂上楚凤元并未表明态度,只说左相人选要慎重,他心中自有思量。暗地里却将秦吏召进宫中,阐明利弊。

朝堂新旧交替,暗流涌动,这时候谁站出来谁就是活靶子,秦吏明摆着是皇帝的人,用于制衡右相,右相乃两朝老臣,未必会甘愿放下权柄。

楚凤元背对秦吏,看向远处层叠的宫殿,“若你能担此重担,两年后回庆阳述职,左相之位便是你的。”

秦吏神情不动,单膝跪地,“愿为皇上分忧。”

楚凤元微微点头,“那你回去准备吧。”

翌日早朝,刑部尚书秦吏自请去西南,“西南贫苦之地,臣出身微末,不忍西南百姓受苦,愿去西南,以微末才学,为西南百姓谋福祉。”

皇帝未多思索便允了。

朝臣哗然。

然而君臣两人却都没有解释的意思,秦吏辞去刑部尚书之职,任临清郡郡守,三日后启程去西南。

而原刑部侍郎卫鞅,则升为刑部尚书,卫国公府不少人送来贺礼庆贺。

卫鞅闭门不见人,独自呆在院子里,脸色冷的吓人。

下人吓得不敢说话,噤若寒蝉的缩在角落。

“我出去一趟。”卫鞅沉着脸,良久才出声,甩袖大步往外走去。

秦府,秦吏在院中自斟自饮,两眉之间拢出一道深深的沟壑,他原本就喜欢沉着脸,现在这副模样,更为骇人。

卫鞅从大门长驱直入,看见秦吏正在院中饮酒,胸口那团不知名的火气更盛。

首节上一节186/18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出轨男友的儿子

下一篇:雷锋系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