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小说 > 妻乃敌军之将

妻乃敌军之将 第107节


鸿叔明知道如此却决意不治,这也让李牧更加的不解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才能让鸿叔下此狠心。

鸿叔抱着人就走了,大夫也没再说话,起身到旁边的药柜旁开始忙。

李牧又在屋里坐了一会儿,去了些热气之后,站起身来走到了仲修远的旁边。

正忙着按照方子上的药学习抓药的仲修远还来不及惊讶,就见李牧从后面抱了过来,他身体一僵,还没来得及感受李牧的怀抱下一刻他又动了起来。

因为李牧抱住他之后,手直接伸进了他的衣领!

李牧在仲修远身上一阵摸索后,他找到了仲修远之前,趁着他不注意藏在怀中的那药包。

全身僵硬的仲修远反射性地抬手,隔着布料按住了李牧的手。

他不知道李牧刚刚到底听见了多少,可若是让李牧找到了这物证,那他岂不是就坐实了放浪的本性……

他与这人之间的关系本就暧昧不清,如今他怀里揣着这样的东西,还未等他理清自己心中的思绪,就被这人抓了个现行,这叫他以后怎么面对他?

仲修远心乱如麻,他紧紧拽着李牧的手,仿佛这样李牧就无法点破他的那些羞人的心思。

从身后环抱着他的李牧看了他一眼,搂住了他的腰,另一只手用力把那药包拿在了手中,从他衣服中抽了出来。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那背对着两人的年轻大夫回过头来时,李牧已经放开了被他看得都抬不起头来的仲修远。

李牧走到桌旁,看了一眼不敢抬头不敢说话更加不敢看他的仲修远,复又坐下。

这会儿那大夫也在药柜前忙完,他从旁边找了油纸过来把自己抓好的药包了起来,然后一叠三包放在了李牧的面前。

“药在这里了,要不要你自己看着办。”东西放完,那大夫又走到旁边的柜子前去拿了笔墨,背对着李牧写煎药的方法。

李牧趁着这机会,无声迅速的在柜子另一边,打开了从仲修远怀中摸出来的纸包,把纸包中白色的药末对着那大夫的杯子全数倒了进去,又拿了杯子摇了摇,从旁边拿了水壶给他的水添满。

大夫写完了熬药的方法,回到桌子前时,李牧正给自己杯子中添水。

“这是煎服的方法,记住,每一次煎服的用量都不同,千万不要弄错。”那大夫一边把纸递给李牧,一边端起自己的水杯一饮而尽,“是药三分毒。”

李牧喝完了自己杯中的水,思索了片刻之后,把药拿了放在了自己提蛋的篮子里。

“走了。”李牧回头,看向背对着自己面对着药柜的仲修远。

仲修远闻言,连忙放下自己手中的秤,同手同脚的快速来到李牧的身边。

李牧伸手拉住这人的手,拎着夹着尾巴缩成一团的人就往门外走。

李牧刚刚的作为仲修远全部都看在了眼中,因为看在了眼中,又知道这人那爱记仇爱报复的性格,所以仲修远此刻连路都不知道怎么走了。

李牧连那大夫都不放过,他更加是不可能就这样被轻易放过。

想着李牧以前那些欺负人的手段,仲修远此刻突然变得胆小如鼠,被李牧牵着往外面走他就安安静静乖乖的跟着走,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仲修远屏息等待着李牧的报复,但李牧却引而不发,他牵着人离开了医馆之后,就向着镇子另外一边走去。

他没有急着回山上,而是带着人在镇上转悠了大半圈,找渔夫租借了一张大网。

李牧之前钓鱼的计划并没有成功,仲漫路虽然一直在山里守着钓鱼,但是几天下来就没钓上来两条,唯一钓上来的那两条都是还不到三指宽的鱼苗苗。

仲漫路那边一直没办法把鱼钓上来,已经被勾起了馋劲儿的李牧就有些等不下去了,上午拿鸭蛋卖了钱,下午转手就租了一张大网,扛了回去。

鸿叔以前就常指着李牧说他,说如果李牧要是能管得住自己那张嘴,他恐怕早就已经存了不少钱。

仲修远以前听了还只是笑笑,不言语,如今却有些赞同鸿叔的说法。

虽然租一天的大网要不了太多的钱,但如果李牧没有这馋劲儿,他还是可以把钱存起来的,积少成多,算上他那些兔子、野山鸡,现在也已经不少。

中午李牧扛着渔网上了山,饭吃完,筷子一扔,他就迫不及待的张罗了起来。

邀了鸿叔邀了徐田家那口子,再叫上仲修远,几个大男人碗都没洗就扛着网下了山。

那水塘挺宽,而且水也挺深,因此要捞鱼就必须得下水。

几个人也都会水,到了水边之后活动了一下手脚,把网牵开,几人稍琢磨了一会儿,便两人各站在一边准备下网。

这会儿正是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树冠层层叠叠的林间被斑驳淋漓的阳光点缀,如同仙境。

微风拂过时,湖面斑驳,光斑闪烁,犹如碎了一地的珍宝。

湖边并没有那么热,因为水汽重的原因,再加上偶尔有微风拂过,这地方反而是凉爽万分。

捕鱼这事情几人都没有经验,李牧也是,所以便采取了最笨的方式,准备直接用大鱼网一网捞过,看能不能捕得上来。

几个大男人在水边准备好,正准备下水,仲漫路那边也已经带着允儿和龚茵茵等人拿了水桶过来,准备装鱼。

来的除了仲漫路之外,还有村里好些小孩,苏大勇家的那两个也跟了过来。

人多了,这水塘旁边也就热闹了。

“下水的时候小心一点,不要被网子网住了手脚。”徐田站在她家男人的旁边,有些紧张。

这水塘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据老一辈的人说水塘还挺深的。水塘深,水塘里的水草就不少,万一要是给网住了手脚那可就危险了。

“行了行了,旁边去看着。”徐田的男人与李牧年龄相差不多,有些黑,身上也健壮,是个庄稼把式的好手,名字叫做夏景明。

水塘的对面,仲修远站在水中回头看向旁边的李牧,也忍不住叮嘱道:“小心些。”

李牧也站在水中,水淹过了他的腰。斑驳的水光照在他的身上,让他的脸上身上都带着光晕。

李牧点头,把网的另外一边递给了仲修远。

这网很大,他借的是最大的网,一个人根本牵不开,所以两头都必须有两个人来帮着牵。
首节上一节107/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嫁给豪门老男人

下一篇:我的龙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