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重生之征战三国

重生之征战三国 第754节

说着,他又看了黄忠一眼,眼神轻蔑:“这位先生刚才所言也有失偏颇!什么叫区区一人?没错,贾诩先生只是一人而已,但我家大帅曾说过,要不抛弃不放弃,只有有一人相信他,忠于他,支持他,那他就绝不会放弃这个人,对我们百姓是如此,对那些兵将谋士也是如此,这才是真正大义之士,又岂会交出贾诩先生?也罢,既然朝廷已经翻脸,那让他来便是,不止是冀州兵将,我们这些百姓也将誓死抵抗!”

“不抛弃,不放弃么?”黄忠大受震动,心头忽然一阵绞痛,陡然间想起了刘表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这主公与主公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又是一杯烈酒下肚,黄忠出奇的感觉到一丝醉意,脑袋有些昏沉,而此时老者微微一笑,道:“先生还是欲走么?”

黄忠思绪万千,一时也没了决定,只能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老者的笑容有些冷,又为他倒了一杯酒:“那便满饮此杯,我再为你细述冀州地形,也好让你不至于迷路!”

“谢谢老丈!”

黄忠叹息一声,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忽然他感觉酒劲上头,视线一阵模糊,竟有些视物不清起来。

老者微微一笑:“看来先生不胜酒力,也怪我未曾细言,这酒可烈的很呐!”

何止是烈啊!黄忠苦笑一声,伏于台上,竟是睡了过去。

叫唤一阵,见黄忠没有什么反应,老者立即长身而起,来到门外,向路过的百姓招呼道:“快取绳索来!我抓到一个敌军斥候!”

“什么?敌军斥候?居然敢到冀州,快禀报……不不不,赶紧绑了,押到主公面前!”百姓群情激奋,不多时便取来绳索,将黄忠捆了个严严实实,随手往马车上一扔,由老者送往张凡处。

老者甩鞭,驾车而行,口中冷笑道:“任你奸猾似鬼,终究还是年轻,可知什么叫迷药?”

顿了顿,他又笑了起来:“如今我抓到一个敌军斥候,正好可交给大帅发落,若是大帅欣喜,我也正好请求大帅将我家那小子调往主力军中,这也等于是光宗耀祖啦!哈哈哈!”

就这样,武力无敌的黄忠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算计,以迷药迷倒,被送往了广平前线。

大概半天多的时间,张凡正与众将商议军情,忽然有人来报之这个消息,让张凡一愣:“敌军斥候?他们是怎么进入冀州腹地的?快快带来见我!”

这可是大事!如果敌军的斥候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冀州,那代表其大军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来到,那自己在山谷这边的布置可就形同虚设了。

不多时,那老者便押着黄忠来到帐前,见到张凡后他立即跪倒在地:“老汉刘丰年,拜见大帅!”

张凡却没理他,一双眼睛死死盯住了刘丰年身边的黄忠,此时黄忠已经逐渐醒转,只是双眼依旧无神,有些发愣。

看到张凡,黄忠猛然大惊,一瞬间双眼暴睁,长身欲起,却被旁边的赵云一枪撂倒,匍匐于地。

“子龙且慢动手!”张凡看的眼角直跳,眼前这位可算是他的师尊,如今却被自己手下将领给打了,这真是……

黄忠终于还是挣扎着站了起来,一双虎目怒视张凡,虽被捆缚,虽孤身入敌营,仍旧是威风八面。

刘丰年见到这种情况,顿时知道自己没有抓错人,连忙道:“大帅,此人一路行到我村落之中,四处诋毁大帅,幸被我所擒,还请大帅发落!”

“被你所擒么?”

张凡眼角直跳,堂堂一个天武境的无敌强者,居然栽在一个农户手里,这说出去简直笑掉大牙,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手段?

不过无论如何黄忠还是被擒拿到了军中,张凡心花怒放,连忙走上前,亲自将刘丰年扶起:“老丈辛苦了,此番你立下大功,想要些什么赏赐,但说无妨!”

刘丰年激动难耐,连忙低头:“大帅对我们不薄,我做这些都是应该的,哪里敢要什么赏赐!”

张凡一笑:“老丈说笑了,行军打仗最讲究赏罚分明,有功就要赏,有过就要罚,岂可作废?有什么话,你但说无妨!”

刘丰年连忙又要跪倒,却被张凡拉住:“老丈年纪大了,不要动不动就下跪,若是坏了身子,我可就成了罪人啦!”

此言一出,众皆大笑,气氛十分融洽,刘丰年面色瞬间涨红,神光焕发,他道:“我真不需要什么赏赐!倒是犬子在冀州军中任职,若是能将其掉入到主力大军中,也算了了却我一桩心事!”

“哦?”张凡笑了笑:“老丈之子是谁,现任何职啊?”

第877章 黄忠归降

说起自己的儿子,刘丰年有些不好意思,小心翼翼的道:“犬子名叫刘威,只是一名普通士卒而已,没有什么官位。”

“无妨!

主力大军务求精锐,不可能滥竽充数,张凡陷入了思索当中,刘丰年见到这种情况,大是惶恐:“是我失言了,还望大帅不要见怪!”

见到刘丰年浑身颤抖起来,张凡连忙安抚,道:“老丈不要紧张,我并不是那个意思,虽无法进入主力大军,但我想将刘威留在身边,就来我处当一个贴身护卫吧,你看如何?”

刘丰年大惊,随后大喜,他想让刘威进入主力大军也就是想要多多报答张凡的恩情,能够充当护卫,时刻伴随在张凡身边这自然是更好,以前他不敢奢望,没想到事情就般成了,刘丰年大喜过望,连连道谢,若不是张凡拦着,恐怕早就跪地磕头了。

“老丈不必如此,自古军民是一家,冀州的大军就是子弟兵,如此算来,老丈还是我的叔父辈啊,哈哈!”

刘丰年一张脸笑成了花,却有泪水不自觉的流出:“哪里哪里,大帅如此说,当真是折煞我了!”

“好了!”张凡掺起了他的手:“老丈远来想必疲累,也不过太早回去,就在军中休息一晚吧,也好与刘威见上一面!”

刘丰年知道张凡有军机要事,于是连连称谢告退,自有人带他去寻刘威,告知这天大的好消息。

这一切不过短短片刻时间而已,所有的事情都落入到黄忠的眼里,让他大受震动,心底里对刘丰年此前的话语开始深信不疑,看来讨伐冀州这件事确实是朝廷有失考虑,如此爱民如子的好官,怎么可能反叛?

在这乱世当中,人命如草芥一般,诸侯压榨百姓的事情时有发生,就算是刘表也偶有所为,毕竟彼此的阶级地位在那里摆着,可是张凡却真正做到了亲民,没有一点架子,更说出了“子弟兵”这种话,光是这几点,就将所有的诸侯都比了下去,堪称“明主”!

自己来冀州是不是来错了?黄忠在心里问自己,这样的州牧,自己怎可与之为敌?

正在思索间,黄忠感觉身上的束缚一松,回头之际,却见张凡正一脸笑意的望向自己,那笑容是如此的纯粹,仿佛是多日不见的老友,让黄忠一阵迷茫。

“你不怕我暴起发难吗?”黄忠低着头。

张凡笑了:“我相信将军不是那样的人!”

黄忠豁然抬头,看向张凡,良久良久不曾言语……

忽然,他单膝跪地,铿锵道:“大人仁义无双,末将拜服!此前我多有杀伤冀州兵将,在此赔罪了!”

说着,他竟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这才站起。

赵云等人有些愕然的望着他,片刻又一笑:“敢作敢当,真英豪也!”

颜良走了上去:“你这家伙还射了我一箭呢,又该如何说法?”

首节上一节754/103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边场飞翼

下一篇:我是瓦尔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