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重生之征战三国

重生之征战三国 第352节

谁怕谁!

第361章 幽冥之怒

张凡这边的情况暂且不管,我们先把视线转向公孙瓒,他本就在对战中遭遇到了重创,最后又被金龙神驹的金龙咆哮弹击中,当场就陷入了昏迷当中,不过他和韩馥不同,他本身就是一个强大的无双级武将,恢复能力远非韩馥能比,此刻已经能够勉强走动,只是不能与人对敌而已。

他的面色阴郁,非常的难看,此刻坐在议事厅的主位上,一言不发。

厅中左侧,公孙范,公孙越,严纲,田楷等武将赫然在列,右侧则是幽冥之王和他的三个兄弟,刘玮台,李移子和乐何当三人则坐于公孙瓒的身边,四人十分亲近,几乎不分彼此。

厅中静的可怕,此次出师不利,首战就遭遇滑铁卢,实在让人开心不起来,没有人想第一个说话,那会成为众矢之的。

“风云乱,我与你势不两立!”公孙瓒怒吼,张凡让他在两军阵前丢尽了脸面,这种耻辱要用鲜血才能洗清,否则他有何面目立足于世,争霸天下?

“风云乱此人实在是太过歹毒,居然暗箭伤了将军,还抢走将军宝驹,这种人必须要严惩,否则不足以泄愤!”幽冥之王添油加醋,他想要挑拨公孙瓒和张凡之间的矛盾,只有公孙瓒在冀州留的时间越长,他才能得到更多的利益,十八阎罗他此次只带出来五个,还有十余个在幽州发展根基,需要时间来成长。

“风云乱,你为何不杀公孙瓒?难道你已经看穿了我的谋划?”

幽冥之王暗思,他实在有些无法理解,难不成自己的心思居然已经被看透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居然有人能这么快看清虚实?

张凡确实是看清了幽冥之王的心思,但有许多人却不甚了了,至少公孙瓒手下的众多武将就是如此,严纲与田楷也都义愤,张凡的作为就是在打他们脸,尤其是严纲,在阵前出战炎阳的就是他,本是信心满满而去,却发现自己根本取敌不下,让他心里万分恼怒:“确实如此,风云乱此人非除不可!”

武将们一时群情激昂,公孙范却有不同的意见:“此次我们出战非是为了剿灭风云乱,而是为了谋取冀州,这一点请大家不要忘记!风云乱的军容确实很强大,将领都十分勇猛,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未必就不是好事!他的实力越强,和韩馥之间的战斗也就越激烈,如今冀州本就是风雨飘摇之际,卢植大将军与张角的黄巾主力会战于真定,韩馥又被风云乱所牵制与削弱,我等只需据城而观其变化,最后就能坐收渔翁之利,何乐而不为呢?”

公孙瓒略略思索,觉得公孙范说的也有些道理,可他心中始终难平,自己麾下最精锐的一支白马义从部队伤亡殆尽,就连自己也在阵前斗将中落败,可谓是丢尽了脸面,如今说退就退,岂不被天下人所耻笑?

似乎看穿了公孙瓒所想,公孙范又劝解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如今我们暂时忍让,日后自会一举爆发,到时候擒拿风云乱,枭首以示天下,一切也都明了了,何必急于一时?”

公孙瓒微微点头,似乎有些意动,他转向了刘玮台三人,问道:“三位兄弟意下如何?”

李移子和乐何当全都不语,刘玮台抚须轻叹一声,道:“昨日里我算有一卦,大哥此行多有险阻,恐怕难竟全功,而且卦象中隐隐显示……”

说到这里,他沉吟不语,果然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过来,公孙瓒连连追问,刘玮台这才长叹了一声:“显示这其中蕴含有大灾祸,而那灾祸似乎来源于幽州大本营之中!”

“什么?”此言一出,众皆失色,幽冥之王和身边几人对视一眼,心里微微一惊,这个刘玮台还真有两把刷子,难道卜卦真的有用,他已经发现了什么?

幽冥之王死死的盯着刘玮台,见其神色疑惑,应该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不明内中就里,自然也怀疑不到他的身上来,不由松了一口气。

“幽州会有麻烦?”公孙瓒的眼睛锐利如鹰隼,他的视线在厅中诸人身上转过,当轮到幽冥之王时明显停顿了更长的一段时间,这让幽冥之王心里暗叹,看来公孙瓒始终对自己存有戒心,并未真正相信。

这下幽冥之王坐不住了,他赶紧起身,故作震撼道:“难道乌桓会有****,匈奴又将入侵?那些大草原上的勇士又不安分了吗?”

“或许会是黄巾余党!”旁边一人补充,两人这一唱一和成功转移了话题,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虽然幽州牧刘虞一向主张以怀柔之策对待周边的游牧名字,可公孙瓒没并没有对此贯彻并实施,而是以铁血手段镇压,这种效果更加立竿见影,但也会有反弹的时候,如今公孙瓒带兵外出,这些桀骜不驯的化外野民或者真有可能发动叛乱!

公孙瓒略一沉吟,道:“幽州有邹丹与关靖等将镇守,还有谋士柳远郭昕,更兼有我留在幽州的精锐大军,谅那些草原贼寇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如果他们当真敢发动叛乱,我定效仿大汉先烈,血染草原,杀他一个尸山骨海!”

幽冥之王暗暗的松了口气,同时也有些遗憾,因为他知道公孙瓒恐怕是不会从幽州再调兵马前来了,公孙瓒对刘玮台很是信任,肯定会命令幽州兵马严加防御,仔细镇守,这样一来十八阎罗那些暗地里的手段也必须要收敛一些了,不然会有大麻烦。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幽冥之王恼怒,但也没有办法,他不可能表现的太过,否则就会引起公孙瓒的疑心,遭到********。

他把这一切都归结到张凡的身上,认为张凡才是罪魁祸首,心里面愈加恼怒:“风云乱,我本也不想太过为难你,不过你既然处处与我做对,也怪不了我下毒手了!”

“六万兵马虽然不多,但也足够成为你的噩梦,将你击败,杀戮!”

第362章 一座空城!

幽冥之王怒火满怀,他的兄弟被杀戮,重生后定然不是人武之境的强者,需要艰辛而危险的战斗才能再次获得提升,其布置在幽州的后手也要遭遇打击,这让他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他看向四周,刘玮台的话语虽然让众人有些惊讶,但也仅此而已,公孙瓒向来威震塞外,声名远扬,大草原上的勇士虽然骁勇,但也不可能翻出太大的风浪,所以这些人并没有太过担忧,而是由公孙瓒亲自手书一封,派快马递回幽州,让留守的将领严加防范,谨守地域。

身为玩家,幽冥之王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张凡坐大,他与张凡已然结下仇怨,见不得张凡安稳发展。

阎王谷内的基地暂且不说,现在张凡已然占领了安喜,安邦和天元城三座中级城池,虽说这些城池在黄巾过后十室九空,不能创造太大的价值,可其底蕴仍在,对流民的吸引力极大,只要给张凡一些时间的话将有大收获,这更加让幽冥之王心里憋闷与恼怒。

幽冥之王现在不是领主类玩家,手里虽然有些兵将,但那都是公孙瓒暂时给予他带领的,不能完全算是自己的实力,而且他名下连一座城池都没有,比之张凡要弱了不少。

“我弱,但我可以借势!迟早会把你撕碎!”

想到这里,幽冥之王再度长身而起,他对着公孙瓒一抱拳道:“将军!风云乱首战得胜,其心必骄,而骄兵必败,我们应当发动突袭,给予他雷霆般的打击!”

公孙瓒闻言眼睛一亮,思索片刻后还是摇了摇头:“我又何尝不想这么做?可是我方乃是骑兵部队,不擅长于攻城,而且我又负伤无法再战,恐怕已然失去了攻取安邦城的战机!”

幽冥之王一笑,沉声道:“将军!我们为何一定要攻伐安邦城?如今天元城不是也在风云乱的掌控当中?我们可以极速奔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之取下,扳回一局!”

“天元城?”众皆一惊,仔细思索。

幽冥之王见状继续道:“攻下天元城有两大便利,都于大局有利!”

“第一,天元城一旦被攻取,风云乱就等于是孤城而守,我们可以慢慢思考对策,将之击败!”

“第二,同样的道理,只要天元城掌控在我方手里,韩馥所在的高阳城也相当于是一座孤城而已,夹在我们和幽州之间,而且他军中缺粮,我们只要截取掉邺城送来的粮草就可以控制住其命脉,到时候让他东他就东,让他西他就西,岂不快哉?”

“如此一来,韩馥对于冀州的掌控可以说是名存实亡,高阳城迟早都会落入我们的手中,到时候我们占据三城,等若是打开了冀州的门户,只需要再挟持住韩馥,则冀州半境都唾手可得!”

“到时候将军立足于两州之地,真正拥有了逐鹿天下的资本,霸业可图!”

这一番话说的有声有色,为公孙瓒描绘了一张宏伟之蓝图,幽冥之王有他的打算,既然自己的势力一时无法发展出来,那就要在公孙瓒面前多多出彩,博取信任,争取爬到更高的位置,而后再思考下一步的对策。

公孙瓒闻言顿时眼睛大亮,连叫了三声好,可以他仍旧有些忧虑:“话虽如此,但仍旧是那句话,我方是骑兵并不善于攻城,白马义从虽然可以全方位的压制城墙上的弓箭手,但总不能让其余骑兵用血肉之躯去撞开城门吧?”

说起这个,公孙范笑了:“主公何必忧虑?韩馥刚才不是派人来催粮了么?咱们可以给他提出条件,让他派出一支攻城的炮灰部队来,到时候白马义从全面压制,炮灰部队轰开城门,则天元城抬手可得,我们需要损失的不过是一些箭矢而已!”

“此计甚妙,可速行之!”公孙瓒大喜过望:“幽冥,如果此次真的能够成功,你当记首功!”

一时间,安国城中忙碌开来,公孙范亲自运粮草去高阳城,并从韩馥那里“借”来了一万士卒,这一万人在他的带领下隐蔽前行,当先赶往天元城附近的山林,而公孙瓒这边却没有什么动作,安国城与安邦城间隔太近,出兵的话很容易被发觉,所以公孙瓒准备先行休息,而后深夜起兵,连夜攻打的天元城,将之一举攻破!

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城外显得很是平静,如果不是那被染的鲜红的土地,常人根本无法察觉白日里这里的惨烈战况。

黑夜中,一队队骑兵从安国城里开出,他们轻声缓慢而动,并派出哨骑游走四周,力争避过一切耳目,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首节上一节352/103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边场飞翼

下一篇:我是瓦尔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