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商战 > 宦海特种兵

宦海特种兵 第126节


“剑哥,你説我们都躲在地道里了,你都不让我们抽根。这可把弟兄们都弊坏了!”

“我告诉你们,别説我们躲在地道里,就是躲的再深一diǎn,如果是高手,也一样能察觉的到附近有人。懂不懂?算了,説了你们也不懂。高手两个字,对你们来説太高端了!”

六个士兵听完这话,有五个哈哈笑了起来,全没有将剑哥的这话当回事。乐完了他们就继续抽烟,抽完了一根不算,接着火又来了第二根。

“你怎么不笑?”剑哥问那一个不笑的士兵。

“有什么好笑的?”士兵答。

“高手寂寞,一般都会成为俗人嘲笑的对象!你为什么不笑?”

“那大概我也是个高手吧。”这位士兵抽完烟,将手里的烟头弓指一弹,烟头在空中划了一道很长的弧线飞了出去。巧不巧的,正落在了安天伟眼前不远的位置。

此时的安天伟,嘴角是向上-翘着的,他在微笑。一种近乎于胜利者的微笑在他的脸上隐隐的显现着。不过,他还是保持着潜伏的姿势不动,他的呼吸依然拉长着。

“剑哥,这地都找遍了,也没见着你説的那个高手。现在我们怎么搞?”

剑哥似乎对眼前的情形也很困惑。

一切都是按照着他写好的剧本发展的,可是怎么会出现跟他的剧情完全不同的结尾呢?这是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沉默着思索了好一会,剑哥的眼睛在大房舍的废墟上再次的扫视了一遍,一无所获之后,便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算了算了算了。我回去研究研究剧本哪儿出错了!”

六个士兵听他这么一説,立即就高兴了起来。

跟着这位剑哥出来办任务,每一次都是苦差。他什么都要照着他事先就编好的什么剧本来,只要事实与他所编的剧本出现一diǎn偏差,他就会不断的重复排演,只到将事实演练成他所编制的剧本。

这不单是强迫症,而是神经病!

士兵虽然有着这样的腹议,可这剑哥是boss眼前的红人,是他们得罪不起的。他们还能怎么办?

现在一听这位俨然是一位名导的剑哥説要回去再弄剧本,士兵们那种从心里透出来的高兴,一下子冲了出来。

“走,走,回去。”

六个士兵加一个名导,又陆续的走进了xiǎo房舍里。

安天伟依然趴着,动也没动的趴着。即使是看到了七个人从他的眼里消失,也没有动。

再过了一会,只见那位剑哥从xiǎo房舍里走了出来,又是环视一周,这一次他的脸上不是无奈,而是失望。

“剑哥,走吧。这里半个鬼毛都没有,你这一惊人一乍的,把我们都快搞的跟你一样了。”

所谓的跟你一样,即是指神经病。

这次轮到剑哥不在乎。

“这不科学!”剑哥自言自语。

“科学又不能现在变出一具尸体来!剑哥,就算我们求求你了,咱们回去吧!”

“嗯……”剑哥拖着长长的尾音,“好吧,我们就先回去吧。我再检查检查哪儿出错了。”

等到人声消失,这回安天伟才动了。

他一拱身从断木堆里爬出来,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净的。连头发上都是厚厚的一层灰。

什么叫真正的灰头土脸?这就是!

他连自己身上的灰也没有顾着拍一下,便闪身朝着xiǎo房舍里奔去。

进了xiǎo房舍,室里空空如也,像被水洗过一样的干净。没有一个家俱,空空荡荡,室徒四壁的情形,根本连个人影也找不到了。

安天伟贴着地面仔细的寻找着,一diǎn一寸的寻找。

他一直都有留心听xiǎo房舍里的动静,特别是几个人走进xiǎo房舍之后,他听的就更加仔细。如果是有机关之类,自然会发出一些异响,可一切都很沉静,那么就只能説明xiǎo房舍里的地道,不是用机关作为开口。

没有机关的开口无疑是简单的,但是对于一个陌生人而言,却又是最难寻找到的。

终于,在他如此仔细的盘查之下,xiǎo房舍木地板上的一个裂隙引起了他的注意。裂隙并不是很大,只有一个竖切着的手掌大xiǎo,而且是那种精瘦无肉的手掌。这个裂隙乍一看之下,很像是木地板年久失修后应有的样子。

安天伟的手掌可是很厚的,又是茧又是肉的,根本就插不进这样的裂隙之中。

好在他有飞云爪!

他操作着飞云爪放入到了裂隙之中,很快就触了底。将飞云爪一收,飞云爪的前爪便抓着了裂隙的边缘部分。

第137章 协同作战

飞云爪搭着了裂隙地板的边缘处,安天伟稍稍用了diǎn力,一整块地板便被掀了起来。地板下面,露出了一个悠深的洞口。地板掀开的一瞬间,从洞口鼓出了一股子劲风。

安天伟皱着鼻子嗅了嗅这风的味道。风里有着很浓重的潮-湿,由此判断,下方应该有着个类似于深潭的水源存在。

这个地道往下的角度大约呈四十五度,不急不缓的一个坡度,坡面已经被踩的结实,可以想见这个地道是经常有人出入。

安天伟并没有急着下地道,而是重新的将掀起的地板盖上。

放下军旅包,他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罗盘,罗盘上的指针不断的晃动着。他顺着房舍的木板墙走了一圈,再次走到了盖着地道口的地板前,才最终确定了这个营地的坐标。

他掏出了微型卫星电话,将自己确定的这个坐标位置发给了省厅的高伯元。

高伯元这些天一直在忙着跑部队。

在c市的野狼岭一带竟然发现了准军事力量,这种事以前他这个省厅的厅长根本一diǎn消息都没有得到。而野狼岭作为国界线,倒是有一个边防哨所设在那儿。

归防哨所归口于部队,和地方是两个不同的指挥体系。高伯元做为地方上的官员,虽可以在m省的公安系统里叱咤风云,但要是想请部队帮忙,这种事还得请省里协调。
首节上一节126/412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重生之风流仕途

下一篇:仕途巅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