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商战 > 宦海特种兵

宦海特种兵 第1078节


喊了两声的黄边城赶紧的开了车门便向李悦这边xiǎo跑着过来。

“什么事?”李悦见是黄边城,脸色骤然转冷。

“xiǎo悦,你也真是的。回来了也不通知我,我也好去接你的飞机啊。幸亏和得了消息説你回来了,这就火急火燎的赶来了。”

黄边城説着话,便将身体向李悦的身边靠,再顺手将李悦拉开的车门给关上了。

安天伟静静的坐在驾驶室里,看着外面跳脱很欢快的黄边城。

李悦面有不愉之色。但又不好发作,怎么説黄边城也是一番好意,而且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举动。她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黄边城的度掌握的很好,让她有火发不出来。

“走,xiǎo悦,我为你接风洗尘。”黄边城拉了一下李悦的胳膊,连看都没有看安天伟一眼,纯粹当安天伟不存在一样。

“黄边城,我今天有diǎn累。不去了。”李悦道。她的眼睛偷偷的瞄了一眼安天伟,没有将黄边城拽在胳膊上的手甩开。

“累了啊?没关系,不想吃饭不要紧,我送你回去。等你恢复了一diǎn,我再请你。”黄边城见李悦没有甩开自己的手,心里一喜。

“李悦,你那diǎn破事处理好了没有?如果没有处理好,就抓紧diǎn时间;如果处理好了,我们得走了。赶时间。”安天伟突然道。

李悦心下终于有diǎn舒服了。她就是要看看,在安天伟的心里,她是不是没有占一diǎn位置。现在证明她还是有份量的。

正欲説话的李悦,发现黄边城的脸完全的阴了下来。安天伟刚才的话,也是全然是当他是透明人的味道。

“你算什么东西?”黄边城瞪了坐在车里的安天伟一眼。

安天伟抬腕看了看表,眼光越过黄边城,直朝着李悦看去:“好了没?”

这种无视,比之一般的冷嘲热讽更能让人恼火。安天伟成功的惹恼了黄边城。

“我在跟你説话呢!”黄边城俯下身子,将头挡在车窗前,将安天伟看向李悦的目光挡住。

“哦,你是跟我説话吗?”安天伟一脸惊奇的样子。

黄边城牙齿差diǎn就咬出声。这个xiǎo警察不是一般的可恨,而是相当的可恨。

不过黄边城可不认为自己单枪匹马之下,能奈何的了安天伟。眼前这人,可是一个人单挑了叶铭龙的京都分会。十分黄边城也不够安天伟塞拳头缝的。

“我警告你,你最好离李悦远diǎn。你这种人就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第1079章 世族子弟

“是吗?我怎么听説天鹅就是专门用来给癞蛤蟆吃的呢?”

“你……”

“我是癞蛤蟆,李悦,你是天鹅吗?”安天伟的视线被黄边城挡住了,脸上只能露出很无奈的表情向外喊了声。

此时李悦正乐着。她真没瞧出来,安天伟这气人的功夫不是一般的好:“那也得别人将我当天鹅看,我才能是天鹅。”

“这就行了。我当我是天鹅。天鹅同志,上车了,我们赶时间,没有多余的功夫浪费在闲杂人等身上。”

黄边城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安天伟的斑斑劣迹,此时估计就要动手扇人了。从xiǎo到大,他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窝囊气?

因为黄家将他当下一辈之中的核心弟子培养之故,打xiǎo黄边城感受到的,就是如同众星捧月般的待遇。他自己也交出了相当漂亮的成绩,年方过三十,便已经官至正厅,虽然算不得特别出众,但无疑已经算得十分优秀。

他的官级要高过安天伟好几头,可现在的感觉却是被安天伟压着好几头。

“你……”黄边城终于还是将“他/妈的”三个字强行的憋在了嘴里,而是改成了:“xiǎo子,你真当我治不了你?”

“嗯。非常欢迎黄领导来治!不过不是现在,等以后我有时间了,再説吧。”安天伟道。

説话间,李悦很配合的上了安天伟的车。

安天伟一按电门,窗玻璃呼呼dǐng了上来,黄边城再想説什么的时候,安天伟已经将车快速的diǎn着火,一大脚油门将车从黄边城的身边飙过,吓了黄边城一大跳,条件反射的往后跳了一步避开。

“疯狗!”黄边城对着安天伟的车p股恨声的骂道。

楼下发生的这一幕,被一直站在窗前的李悦直属上级尽收眼底。他背着双手,眼光落在安天伟已经远去的车身上,笑了笑道:“这个xiǎo鬼,很有意思。”

黄边城吃了一个哑巴亏,心里暗恨不已。可现在他又实在找不到立即能报复安天伟的办法,胸中闷着的火气就更大了。

铁青着脸的黄边城将车直开进了他的大哥黄边塞的办公楼下。

进了黄边塞的办公室,黄边城的脸色依然铁青。

“怎么了?”黄边塞年纪大了很多,人也沉稳很多。给黄边城递过一杯茶,顺口问道。

“老大,我今天真窝囊透了。一个xiǎoxiǎo的警官我都收拾不了,我以后还怎么见人?”

“哦?什么事情先説来听听。”黄边塞不急不缓的坐到沙发上,双手手指交叉抱住膝盖。

黄边城自幼和黄边塞这个大哥的关系就走的很近。而黄边塞对这个xiǎo了他几近两轮的弟弟,也非常珍爱和疼惜。在世族里,他们是旁系,但取得的成绩却不比任何的直系差,这才是他们这一系能够在黄家话语权很重的原因。

黄边塞知道自己的弟弟是个非常骄傲的人,一般人知道黄家的背景,自不会随便得罪于他。今天看这情形,这个弟弟看来确实是受了恶气。

黄边塞对黄边城受的什么气无所谓,受气才能成长,他感兴趣的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会冒得罪黄家人的风险。

黄边城在自己大哥面前,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便将今天遇到安天伟的事情,一一向黄边塞详细説了説。这个详细的意思是指黄边城加了diǎn佐料,自是贬了安天伟一diǎn,抬了自己一diǎn。

“就这事?”黄边塞差diǎn乐了。

“老大,这事还不够窝囊的?”

“这个问题的核心不在安天伟,而在李悦。如果李悦不上安天伟的车,癞蛤蟆就是癞蛤蟆,永远也够不着天鹅。可是现在李悦这只天鹅自己往癞蛤蟆嘴里送,你能挡的了?”

“我不是气这件事,而是气我们世族,竟然被一个平头百姓这么压着欺负!我真搞不懂李家的李老头到底看上了那个xiǎo警察的哪一diǎn?武断,莽撞,又是草根。怎么能和我比?”

黄边塞没有阻止黄边城的牢骚,而是保持着抱膝的姿势,面色平静的静听着。
首节上一节1078/412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重生之风流仕途

下一篇:仕途巅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