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商战 > 宦海特种兵

宦海特种兵 第1040节


有过则认,有功则奖。付家兴是为m省做过巨大的贡献,但是d和国家也没有亏着他,不是让他坐到了副省的位置上了吗?

既然坐到这个位置上,就应该更加勤勉谨慎,这个位置是用来为人民服务,而不是用来讨以前为m省贡献时的本金和利息的。d的事业不是生意!

可惜花书记不是这么想。花书记这个人就是太重人情,让人情束住了手脚。

m省的两位主要领导对付家兴的事一直没能取得相同意见,这便是付家兴能将事情一直拖到现在的原因所在。

“终于要解决了。”杨铁农也颇为感叹的自语了一声。

杨铁农到了花书记的办公室之后,见花书记的脸色不怎么好,便连忙问了声:“书记,怎么脸色这么差?你可是m省的dǐng梁柱,要保养好身子。”

花书记摆了摆手,再摇了摇头道:“我少受diǎn气,身体就不至于这样了。”

杨铁农不好接这个茬,便走到沙发前坐了下去。

花书记起身,也走到沙发前,坐在了杨铁农的对面。两位主要领导相互交流了一下眼神,便都读懂了对方眼中的意思。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想一想怎么让这件事的影响控制在最限程度。”花书记道。

“家兴同志,是我们省的一员干将,这diǎn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以及将来我都会这么讲。但是现在是新时代,我们不能搞功过相抵那一套。在全国人民的眼前,我们也不能搞。所以,我的意见是如果这件事属事,应该依律办理。”

“铁家省长。家兴副省长就那件事来找过我。你不要误会,他来找我来做检讨并且坦白自己的错误的。”

付家兴怎么説也是省z府那边的人,越过杨铁农直接找花书记,这已经犯了忌讳,所以花书记才要事先声明一下,以免杨铁农多心。

杨铁农倒没有什么介意的样子,他对花记,家兴同志犯了错,我们适时处理,可以达到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目的。这可以给一大批干部们提个醒。不要因为取得的一些功绩,而忘记了自我批评和自我约束。”

“嗯。”花书记diǎndiǎn头道:“这件事就照你的意思去办吧。我最近偏头疼犯的厉害,我想休息几天去医院好好的治疗一下。”

杨铁农省长一怔。

花书记这个时候摞挑子有diǎn出乎于他的意料之外。偏头疼也不是去医院就能治的好的病,但是做为搭台唱戏的搭档,也不能説不让花书记去治病。

“身体要紧。”

两位主要领导既然取得了一致意见,付家兴的事情将很快有进展。杨铁农省长回去之后,便让办公厅的同志通知付家兴开会。

可是等到的结果却是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看到付家兴在省里出来了。

失踪?

杨铁农省长当时脸就绿了。这个时候付家兴玩失踪,分明就是逃跑!不就是个私生子的问题吗?一名受过d教育多年的老同志,怎么这么diǎn风浪都经不起?

还是説,除了私生子之外,难道付家兴还有更多未被人查知的隐情?

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情况,杨铁农省长气的将手掌在桌面上都拍红了。可事已至此,生气愤怒于事无补。

“花书记,据办公厅的同志汇报,付家兴同志已经失联好几天!”杨铁农省长的语气很严肃。

接到这个消息的花书记怔了足有十秒钟,随后,立即醒转过来道:“我让纪委的同志先一步介入!”

纪委介入,即使是最坏的打算,省里这边也可以找到适当的理由,给全国的网友一个合理的解释。

第1040章 叶铭龙回京

z府管行政,党委管干部。

纪委这一块管的是党员干竞的纪律性,自是归花书记管。

花书记是m省的老书记,接到杨铁农省长电话的第一时间便决定启动纪委介入调查,这是为了给m省省委省z府争取主动权。

在付家兴这件事情上,m省不单是在国人面前失分很多,同时也失去了很多的主动权。

付家兴一失踪,就将m省的两套班长直接拉入到非常尴尬的境地之中。启动纪委的好处是,可以对外宣称付家兴是因为惧怕纪委的调查闻风而逃。

这样説虽然m省的面子同样要丢不少,不过相对于全局的被动,至少可以保得省里的平安。

付家兴是中管干部,失踪这件事还必须第一时间向上一层的组织部门汇报。

这件事花书记一直都想要控制局面,可惜现在的局面已经超出了他所能控制的范围。

“一个这么精明的干部,一个曾经的mi省能人,竟然在大是大非面前如此不堪一击。这也看出来,我们有部分的党员干部已经松懈到了何种程度!”杨铁农省长颇为痛心的説道。

花书记当然听的出来杨铁农省长的弦外之音。杨铁农省和付家兴之间一直以来都没有过深的交集,这可能跟两人的理念不同。而花书记看付家兴就顺眼的多。

杨铁农省长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有指责花书记之意。虽然有些不愉,但现在情势如此,花书记也只当是没有听懂。

“铁农省长。这件事情我们两套班子有责任。这件事可能上一级组织部门很快就会有人下来了解情况。我们俩的意见要统一一下。”

“付家兴是付家兴,他做的事情也没有向主要领导汇报过,都是他自己瞒着省里干的。我们做为了省里的两位主要领导,当然有责任,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们当然无条件拥护上级决定。”

“嗯,我也是这个意见。”

付家兴的失踪,不单是打了m省省里一帮人一个措手不及,同样也打了叶铭龙一个措手不及。

叶铭龙想要让付家兴支撑一个月,并非全然没有解救之心。

他本是想利用这一个月的时间进行一些布置,还要看大京都的战局如何。只要付家兴在m省撑过了这一个月,叶铭龙便有信心收拾掉安天伟,并再次将两大集团拿回到手里。

木青华的江南show收购案,安天集团的屯地案,这些动作叶铭龙尽收眼底。但他没有动作。

生气归生气,特别是张金同利用木青华来管理江南show,并且将天鹰商会安插于江南show之内的所有人一脚踢开,这是真正要将江南show从叶铭龙的手指里扒出来,搞独/立门户这一套。

脸呢是被打的啪啪的。但这毕竟是xiǎo事,xiǎo不忍则乱大谋。就先让你们这些xiǎo人物得意一番,等到总反攻到来,会让你们这些xiǎo东西知道什么才叫天外有天。

叶铭龙在安天伟的手里吃过了很多次鳖,这是除了和叶霄交手之外,让他吃亏的最后一个人。而且这人的年纪算起来能做孙子辈,叶铭龙不可能没有一diǎn脾气。

连付家兴这样精干的人物,最后都落入到他的掌控之中,虽然没想到这怂货也硬了一回下了狠心,会舍了高位逃跑,但付家兴已经为天鹰商会或者説为他叶铭龙做了很多事了。
首节上一节1040/412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重生之风流仕途

下一篇:仕途巅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