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商战 > 高官风流

高官风流 第121节

双脚刚踏出大门,叶秋的眼睛就四处扫了一眼,脸上的笑容更胜了,低声在朱稚音耳边说了一句,“这年头总有那么多自以为是的讨厌家伙。”朱稚音看见三三两两依靠在一辆辆豪车旁的青年们,嘴角高高扬起一脸的傲气,“你能打几个?”

叶秋摇了摇头,苦笑一声,“他们人有点多。”他说的确实是实话,对方零零散散加起来起码有十五六个,当然这还只能能够目测的,那么会不会还有没有出现在视野中的呢?

两人有说有笑一副亲密无间幸福模样的朝着朱稚音的宝马走去,眼里完全无视了那些家伙,这让姚戍很是愤怒,恼怒成羞的他一个大跨步挡住了叶秋和朱稚音的去路,“稚音,难道你不知道我有所爱你吗,为什么你对我就这么不理不睬的?”

朱稚音一脸冰冷的眼神看着小丑一般对着姚戍说道,“你认为天鹅会为了一只癞蛤蟆而低下高昂的头吗?”

姚戍看着朱稚音那绝美的脸,内心一片龌龊,想着在这个天下绝色身上挥汗驰骋的香艳场面,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朱稚音的话来,“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朱稚音冷眼看着他冷哼一声,然后一脸幸福的模样看着叶秋,行,叶秋明白了,接下来交给自己了,这女人啊,唉!……

“她说你是癞蛤蟆。”叶秋坏笑的指着朱稚音对姚戍说道,本来叶秋不打算接朱稚音仍过来的麻烦的,可是人家姚戍不这样想啊,美女说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可是要是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他幻想情敌那么情况自然不一样了,“你的,是谁把你从裤裆里漏了出来,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你才是癞蛤蟆,你全家都是癞蛤蟆。”

叶秋咧着嘴,“呵呵,想知道癞蛤蟆为什么能够吃到天鹅肉吗?”叶秋的话迅时引起来其他人的兴趣,当然了刘元除外,他已经从黎援朝那里得知了这个男人就是风头一时无两人见人躲,鬼见鬼怕的京城三大少之首。

众人看着叶秋再看看和他亲密无间的朱稚音一时间都纷纷点头,叶秋见状,哈哈大笑,“癞蛤蟆和癞蛤蟆还是有差别的,就像你们永远无法和我比一样,你们随时都要学会认命,因为你们都是人,而且是极其弱小,弱小到让人可以忽略不计的人,而我,则有让天鹅低下脑袋的资本,让天鹅求着我吃她。”

叶秋话刚说完,当下猛的跨出一步近距离的站在姚戍面前,伸出手就掐住了他的脖子用力往上一抬,当即姚戍两脚离地直翻白眼,其他人见状都是愣住了,没想到方才还和颜悦色的说着话,下一刻就翻脸无情。

“凡是敢挡我的路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但是你们的下场都将是值得你们铭记一辈子的。”说完,叶秋抬膝狠狠的招呼在了姚戍的小肚上,姚戍疼呼出声,“你他妈的敢打我,知道我是谁吗?”

叶秋咧嘴一笑,右手用力的挥舞大耳瓜子如雨滴一般的落在姚戍的脸上,“我打你还用问你是谁吗?”

这时姚戍叫来的一群死党终于反应了过来,纷纷从车里拿出大号扳手之类的具有极强攻击力的武器,而朱稚音则依旧一副淡然的模样看着叶秋,“他们有武器了你还能打几个?”

叶秋无奈的耸耸肩,“好汉架不住人多,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你以为我是李小龙啊。”说完,叶秋狠狠的一脚将姚戍踢翻在地,然后伸出脚踩在他的脸上,“你们谁敢动动试试。”果然,那帮纨绔公子哥们还真不敢贸然动手,叶秋一脸的不屑,“就你们这样的还出来装模作样学人做顽主呢,没事都滚回家洗洗睡吧。”

顽主这词在这年代早已经不流行了,那可是六几年的时候风行一时啊,曾经多少的红二代们以顽主自居。

看着被踩在地上的姚戍,朱稚音顿时感觉出了一口恶气一般,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时这么的厌恶这个家伙,其实朱稚音只是不喜欢有人当着叶秋的面和自己有瓜葛,一想到这,朱稚音自己都吓了一大跳,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居然以叶秋为中心转了,天啊,这怎么可能,这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简直无法让人相信。

朱稚音拽了拽叶秋的胳膊,“算了,咱们走吧,本来一天的好心情全部被他们破坏了,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了。”

叶秋闻言,心道,你啥时候一天的好心情了,感情合着这麻烦是我招来了,叶秋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松开姚戍,姚戍感觉到面部的压力消失全无,一个翻滚紧接着又是几个翻滚足足与叶秋保持了很远一段安全距离,叶秋只是简单扫了一眼,走到朱稚音宝马车副驾驶车门前伸出手作势要打开车门,而朱稚音已经坐上了车,就在这时,几道黑影朝着叶秋而来,叶秋能清晰的感觉到后来的“唰唰”的破风声。连回头的时间都没有,叶秋凭借多年的打架斗殴经验毫不犹豫的直接弯下身去,这一系列都在眨眼间完成,然后就是一阵金属碰撞的激烈响声,朱稚音刚准备发动车,看着眼前这一幕,将手中钥匙一拔,走下车看着自己的宝马右侧门居然被他们砸的深凹厚凸,脸色冰冷的看着那伙凶手,而叶秋在躲过那一拨袭击后并没有停顿,一个翻滚后迅速的起身,助跑,出腿,躬身捡起一把大号把手斜指着眼前的一帮纨绔,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朱稚音看见叶秋此时的表情的时候,居然用同情悲悯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一众的纨绔。

“妈的,敢打老子,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草,给我往死里打,出了事算我的。”

姚戍的话虽然嚣张,但是在看叶秋的眼神却是闪闪躲躲闪烁不定,这一切朱稚音都看在眼里,“哼,就你这种货色也敢出来丢人现眼,还是叶秋说的对啊,这癞蛤蟆跟癞蛤蟆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姚戍都发话了一些家世不比他或者有求于他的都纷纷附和但是动手的却是没有,其中有一个满脸痘痘的家伙最为活跃,“小子,算你运气不好,连姚公子也敢招惹……”

在远处看戏的刘元低声骂了一句,“傻/逼,一群傻/逼。”说完这丫就手持大号把手朝着叶秋冲了上去,这可好,事情往往都是这样的,有了领头的,那么从来就不却附和的,几个人就跟着冲了上去,不得不说,看这些人的架势看来这事还真没少干,就算惹出一些麻烦但是架不住家里有钱啊,即使把人打残废了最多不过是家里花点钱来个庭外和解罢了,谁让人家有个好的家庭的,有钱有势的。

更何况方才姚戍说了出了事算他的,也就是说打了也是白打有啥事有姚家顶在前面不是。

这些人都是京城的富二代和一些太子党们,年纪普遍都不打,家里生意插不上手,更别说问鼎仕途了,整天就算无所事事除了喝酒泡吧玩女人就不找不到点刺激的事情了,眼下有人能领头了,而且在人数方面还占着绝对优势,肯定是不会吃亏了,这么个人肉出气沙包哪找去,于是嗷嗷的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朝着叶秋砸去。

叶秋看到躲在人群后面的方才被自己踩得姚公子,顿时一股无名火气,/的,当着老子的面调戏我未婚妻你还有理了,叶秋将逃跑的心思给压了下来,迎着那个领头的男子就冲了上去。

两把大号把手在空中猛烈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悦耳的碰撞声,同时还传来一声痛哼声,是那个领头傻/逼的哀嚎,原来方才那电花火石间,叶秋抬脚踹出,不等那男子反应过来,叶秋再一次迅速的跨出一步,狠狠的踩在了领头男子的面部上,手握着大号扳手斜指着眼前嗷嗷叫的纨绔,“怎么着,你们也想试试被人踩得滋味?”

纨绔们闻言,顿时就安静了下来,这时他们才发现一个问题,无论什么时候眼前这个男人都一直是波澜不惊,简直冷静得可怕,这帮纨绔并不都是饭桶,相反都有一些城府,有的人已经开始在思考这个男人到底是哪个家族的公子,为了姚戍得罪一个这样的人到底值得不值得。

朱稚音面无表情的走到叶秋身旁,看了他一眼,道,“我发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叶秋说道。

“为什么你那么喜欢踩人的脸呢?”朱稚音一脸好奇的问道,叶秋微微一笑,“那是因为他们不懂得珍惜,总是喜欢将脸凑上来让人踩。”话一出口,就惹来朱稚音一阵‘咯咯’娇笑,说实话,朱稚音真的很美,这一刻叶秋都不禁心神摇曳。

叶秋扫了众人一眼,大声道,“我最喜欢踩得就是你们这种人,将脸凑上来让人踩得人。”

第96章 我最喜欢踩的就是你这种人(五)

当然这个世上总是有些愚蠢的人存在,无论叶秋展现出来的战斗力有多么恐怖,或许一些暗地力令人忌惮的实力都视而不见,这个家伙就是姚戍的忠实拥护者黄驰,黄驰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叶秋身上的时候,双手紧握住手里的钢管,就在叶秋和朱稚音说话的那一会,黄驰就像抓住了一个讨好姚戍的机会一般。

黄驰家经营各种水力发电装备的公司,这也是他一直紧紧团结姚戍身边的原因,姚戍老爸那可是水利司副司长,人家手头随便漏漏就够吃上一辈子的了。

所以在黄驰的眼里就只有姚戍这个给自己饭碗的主,其他人他都不看在眼里,本来黄驰也不是一个莽撞的人,平时低调着呢,只是今天的主角的姚戍所以太不得不出头,不然到时候人家一个不高兴回家跟老头子歪歪嘴,那么黄家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手中的钢管高高扬起,重重的落下,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叶秋的肩膀上,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正在说着话的朱稚音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给唬住了,愣愣的看着叶秋,叶秋倒吸一口凉气,整个右手提不起任何一点气力,用左手接过右手的大号扳手,眼睛冰冷的盯着黄驰,而其他的纨绔们见形势突然逆转,又开始扎刺起来,这时朱稚音也回过神来,一脸愤怒的看着对叶秋出手的人,“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家是做什么,你们必须付出代价。”

朱稚音的声音冷彻心底深入骨髓,原本开始扎刺的家伙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就算朱稚音身边那个男人没有什么背景也不是说捏就能捏的,把朱家至于何地,不少人已经在心底暗暗骂姚戍不是个东西,狗/娘养的。

叶秋强忍着臂膀上传来的疼痛向前跨出一大步,左手扳手挥出,同时右脚也狠狠的踹了出去,果然,大号扳手和钢管碰触出零星火花,震得叶秋手生疼,但黄驰却被叶秋踢出右脚踢了个结实,闷哼一声,踉跄向后退了几步,叶秋一直秉承穷寇必须赶尽杀绝,在黄驰身子还没站稳之际,叶秋一扳手甩在了黄驰的脸上,只闻得一声哀嚎响彻天地,鲜血四溅,两颗洁白的门牙沾着血迹在空中呈一道优美的抛物线掉落在地上彻底的光荣的响应叶秋的号召下岗了。

黄驰到底后便陷入了昏迷状态,朱稚音看着叶秋的利落出手,心里的怒火顿时也消了一点,但是这事她还是必须要给叶秋一个交代,因为这一天的时间,叶秋已经不只一次跟自己强调态度问题了,今天这事的根源还是因为自己,虽然叶秋完全可以自己解决,但是这又是那该死的态度问题。

不少围观的人看着年轻帅气的小伙出手居然这么狠,一时议论纷纷,看热闹本来就是我国有史以来光荣传统一代代相传下来的,哪怕祖宗都忘记了没关系,但是这个传统势必会依旧传承下去。

“这小伙子下手这么狠,也不知道那个到底的家伙还能不能活,那大扳手可不是闹着玩的。”路人甲的话语中一副堪忧模样,而脸上的那副幸灾乐祸的微笑实在让人蛋疼。

“呵呵,你这就是少见多怪了,就算出了人命也吃了不枪子,你信不信?广从这架势上看就是两伙太子在为女人争风吃醋,一群太子在殴打一个太子,结果却出人意料变成了一个太子收拾了一群太子,这事啊,死人也就死了,最多在其他得分让出一些利益罢了,没有会用法律追究,这也是某些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人们的潜规则吧!”一个略微年轻的男子结果路人甲的话道。路人甲闻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从皮包里摸索出一包花生和一包瓜子和方才说话的年轻男子已变吃着一边看着热闹。

叶秋松垮着胳膊朝着姚戍走去,所到之处,众人默契的纷纷的让出一条道来,姚戍惶恐的看着叶秋一步步靠近自己,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我要……我要逃跑。

任他姚戍平常是多么的意气风发,这一刻他居然生不出反抗的念头,平时揍人时的那副狠样哪去了。

叶秋沉着脸手持大扳手一步步逼近,就在众人准备看两人龙争虎斗一番时,姚戍居然拔腿要逃跑,就在这时,朱稚音发话了,“姚戍,你今天姚戍敢走后果自负。”朱稚音这话就是吃果果的威胁了,你走啊,躲得了初一你还躲得过十五/不成,你走了,就找你家里人,反正太子党之间的斗争没有黑社会上那一套祸不及妻儿,太子党间的争斗恨不得斩尽杀绝以绝后患,所以太子党之间翻脸还是比较讲究的,不轻易拔刀相见。

姚戍身子就像是被无事道士和尚下来定身咒一般,朱稚音的话一出姚戍果然的停了下来,他太清楚朱家的能量了,捏死自己就如捏死蚂蚁一般,哪怕是捏自己家老爷子也轻而易举,他之所以敢赌,敢围堵叶秋一切都源自于朱稚音从小伪装出来的那副淡然不食人间烟火,朱稚音和叶秋要结婚的消息大家当然知道了,按照朱稚音以前乖乖女的模样一定不会出轨了,有人会问了,既然是这样,那么他们应该猜出了叶秋的身份才是啊,为什么还出来送死呢,其实不然,姚戍观察到了一个细节,车是朱稚音的,而且开车的还是朱稚音,叶秋是从副驾驶上下来的,只就足以说明了问题,如果朱稚音和叶秋在一起,那么开车的必然是叶秋,至于是这是为何,笔者无法解释了,归类到上层社会礼仪上去吧,而朱稚音开车也是一个态度问题,那就是我们还没好到私人物品让你碰的信号,也就是这种错误的信号让姚戍错判了形势,再加上当时的恼怒,这一切就顺利发生了。

这群纨绔们虽然蛮横但是也知道在这北京城地界有许多人是自己招惹不起的,就算自己家里的大人在一些人眼中也只补过是一些不起眼的小角色,所以他们平时惹事都是看着人来的,而且他们打架的场合还多是在酒吧里,有身份有来头的人一般很少去那种地方的,这也就是小人物的悲哀,打架出气好药低声下气找地方发泄。

见到朱稚音已经放出话了,很明白的说明了摇挺叶秋到顶,所以众人在这一刻再也生不出一丝狠来,很多人又问了,听风你又瞎写了,既然叶秋跟朱稚音一起出现的,而且姚戍他们又不是傻瓜,就拿朱家面子来想就知道当着朱家人的面围堵朱家的朋友那不是打脸吗?人家朱家会忍下才怪呢,当然,这其中还真是这么回事,不过有一个重要元素打架忽略了,那就是那个自以为是的癞蛤蟆姚戍童鞋啊,他纠缠朱稚音也有段时间了,所以一时之间感觉自我良好,认为自己跟朱稚音最起码也是朋友不是,虽然平常磕磕绊绊的,但最后不也都是不了了之了嘛,我还不信了,我和你另外一个朋友发生了不愉快,你最多也就是保持中立,任由我们双发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吧。

叶秋走到姚戍面前,没有直接动手,先是冷眼打量了他一眼,“接下来你会很委屈,感觉很无助,绝望,生不如死,但却不能反抗只能咬牙撑着。”

“你…你要…你要对我做什么,我警告你别太过分了,做人留一线然后好相见,山不转水转,她能帮得了你一次也护不住你一生。”姚戍的话开始就服软了,希望这事能够就这么揭过了,但是由于身份摆在那他不能光明正大堂而皇之的直来直去的服软,所以只能这样说,他的话在传达一个信号,如果叶秋答应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那么以后他还可以跟在场的人吹嘘说叶秋是害怕我然后的报复才放了我们的,如果叶秋不答应,他也可以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反正狠话我已经撩在那里,无论是这两种的哪一种姚戍的面子基本也算是保住了。

可是叶秋是谁,打人都专门打脸的家伙,又怎么能够让姚戍的小心思如愿呢,“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不会试着去和敌人妥协,要么奋起反抗,当然你不具备这个条件,那么还剩下什么呢,剩下的就是认命。”

首节上一节121/4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财色官途

下一篇:官道奇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