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商战 > 高官风流

高官风流 第115节

回到包厢,叶子小声说道,“担心那个空姐啊。”

叶子的声音不大,但也不小,在场的大部分都听得到,因为已经没有人唱歌了,声音也放得很小,朱稚音听到则是皱了皱眉头没有任何表示,而涂悠然则是冷冷的哼了一声,只有夙诺是微笑着的。

黎援朝听到身子则是一震,空姐,空姐,咦,不就是上次叶少带去会所的那个女孩吗?自己今天来的路上见到的那个女人……对,就是她没错,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呢。

“不好。”

黎援朝惊呼出声,众人目光都聚集到黎援朝身上,黎援朝知道刀疤是龙少的人,而龙少和叶少的恩怨,那么……

叶秋也感觉到了点什么,急忙走到黎援朝跟前,“什么不好?”

黎援朝看着叶秋冷冷的脸,如实将自己今天看见的一幕告诉叶秋,最好还强调了一下刀疤是龙少的人。

叶秋闻言,脸色铁青,冷冷的盯着黎援朝,黎援朝身子一冷,这是什么眼神啊,“往哪去了?”

“西郊。”

“风笑,马上派人去西郊,我们现在马上动身。”

说完,夺门而去,完全不理会朱稚音等人的表情,他只知道初初绝对不能出事,龙天翔患有艾/滋的事陈风笑是知道的,叶秋的女人被抓走后果是什么,他不敢往下想去,一边走一边拨打着电话,黎援朝朱稚音夙诺等人也不敢怠慢纷纷往停车场走去,但等他们到停车场时,叶秋已经开车出了通道,无奈之下几个女人只有坐进朱稚音的宝马车,一行四辆车纷纷追着叶秋的车后面朝着西郊而去。

西郊一所别墅内,初初蜷缩在沙发一角,恐惧的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你…你别过来…你要对我做什么…叶秋呢,不是他让你们去接我的吗,他人呢?”

龙天翔阴森森的一笑,“哼,叶秋不会来了,就让我好好陪陪你吧。”

初初意识到自己被骗了,眼前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叶秋的朋友,那么他们将自己带到这里来肯定是没安好心了,初初害怕了,眼睛里布满了泪水,心里大声呼道,“叶秋,你在哪,你不是说要保护我的吗?你人呢?你一定会来救我的对吗?”

想到这,初初眼神忽然变得坚定起来,我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绝对不能让人玷污了自己,如果不能捍卫自己的清白那么就以死抵抗吧,初初警惕的注视着龙天翔,牙齿咬住舌头,只要他一动,她就咬舌自尽……

叶秋心里担心初初发生什么事,脚无意识的踩着油门,车子飞速的前进,叶秋开的车只是一辆普通的奥迪车,并没有什么特殊通行证,刚走出没多远就被两辆车给堵住了去路,无论叶秋在后面怎么火急火燎的按喇叭前面两辆并行的车依旧如蜗牛一般慢悠悠的,叶秋怒骂一声,草你大爷的。然后就猛的撞上其中一辆黑色奔驰车尾,车子一震,前面的车停了下来。

原来方才前面的黑色奔驰车上的一个男人正和一辆雷克萨斯并行和车上的女人说着话,叶秋看着前面两辆车上走下来的一男一女,显然两人是认识的。

“你他妈的会不会开车呢?”

从奔驰上下来的那个男人走到叶秋车窗前骂道,叶秋摇下车窗,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给老子滚开。”

叶秋本来就心系初初安危,也懒得去计较那么多,只要对方识趣把露让开就算了,可谁想对方不但不识趣反而蹬鼻子上眼了,“嘿嘿,小样,还挺冲,我就不让开,你能拿我怎么样。”

第88章 初初被抓,叶秋的怒火(五)

叶秋看着眼前嚣张的男人,心里一阵恼怒,也不知道现在初初怎么样了,叶秋暗暗发誓如果初初有个三长两短他一定要让龙天翔付出代价,哪怕利用所有的资源和龙家一站也在所不惜,这并不是因为说叶秋又多么的重视初初,而是因为龙天翔明明知道初初是自己的女人还对她下手,那么其中的意思也就不明而意了,那是冲着叶秋来的,龙天翔定是已经怀疑自己当初在柳南陷害他了,所以他想着的是叶秋你是怎么对我的,我就怎么对你。大家一起玩完。

虽然叶秋设计龙天翔在先,可是你龙天翔手上无凭无据的就敢想要陷害我,那么对不起了,我不介意让你离开的快一点,可是说龙天翔你利用一个无辜的女人算怎么回事,叶秋越想越气愤,不等眼前的男人再开口,一拳砸在了他的面门上,两颗洁白的牙齿伴随着血水滴落在地上,那个雷克萨斯上下来的女人见状,惊呼一声,手指着叶秋,“你…你怎么能够动手打人呢?我…我一定不会…”

没等女人把话说完,叶秋瞪了她一眼,女人愣是硬生生的把未说完的话吞进了肚子里面,这时,被打倒在地上的男人歇斯底里的哀嚎着。

女人躲到一边想要打电话求救,叶秋也懒得理会她,唰唰的,两辆宝马一辆奥迪还有一辆悍马停了下来,陈风笑从悍马上走了下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再看着前面并行停着的两辆车,还有叶秋奥迪车头的撞伤也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

“叶少,你上车,我来给你开路。”

陈风笑打量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男人还正在打电话的女人,冷哼一声,“现在没时间理你们,下次别让我碰到你们,不然要你好看。”

说完转身上了悍马,叶秋也发动了奥迪车,叶秋当然知道陈风笑所谓的开路是怎么回事,将车倒了出来,让开道路给陈风笑,只听闻一阵马达的轰鸣声,接下来就是一阵撞击声,前面的奔驰车愣是被生生的撞着向前滑行,陈风笑一点也不客气,再次将车倒回,然后再一次的加速撞上去,打电话的女人惊讶的张大嘴巴看着眼前这一幕,连电话都忘记说了,只听见电话那头不断地传来呼叫声,女人也没有理会,这一次她算是见识了,一直流传的在圈子里的一个传说,真正彪悍的衙内那可是敢在天安门前玩逆行倒车的主,看来这次算是遇到彪悍的存在了。

女人本来江南大户人家,或许在江南一带可以呼风唤雨,可是到了京城那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了,京城啥都不多就是官多,而官多那么官二代也是遍地开花,一个花盆掉下来砸到十个人里面最少也有两三个是太子。

叶秋等人当然没有时间和心情去理会这两人,在陈风笑彪悍的悍马开路下已经呼啸而去,留下躺在地上的男人和那辆已经被悍马撞得面目全非的奔驰……

西郊别墅,龙天翔接过刀疤递过来的DV,固定好支架,八部DV安放在各个角度,刀疤识趣的退了出去,而龙天翔布置好一切后也不急着侵犯初初,从酒柜里取出一瓶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又倒了一杯递给蜷缩在角落的初初,初初小心翼翼的结果红酒,她没有拒绝,因为她相信叶秋一定会来救她,如果这个时候她抗拒的太过厉害,说不定会引来龙天翔马上侵犯,所以还是迎合着他,让他享受着情调以拖延时间,虽说接过了红酒但却没敢喝一口,她深怕龙天翔在酒里动了手脚,这也不能怪初初小心过头,在这样的环境下也由不得她不小心谨慎,被这种伎俩伤害的人还少吗,在大学的时候她身边不少人就是这样而堕落的。

龙天翔悠悠然的喝着红酒,时不时的看一眼端着红酒却没有喝的初初,心道,你就是一只进了狼窝的羔羊,难道我还会对你用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吗?

一口将杯中猩红的液体饮尽,将杯放下原本文质彬彬的脸变得狰狞起来,声音冷冷的道,“叶秋,你给我的,我将如数奉还给你,桀桀,除非你不在碰这个女人,哈哈……哈哈…”

一边说着,一边扯掉身上的衣物,初初看着龙天翔的动作,泪水豆大的滴落,他不来吗,他还不知道吗,我真的要的死在这吗?可是我好想见他最后一面啊,为什么呢,我爱上那个霸道的男人了吗,要是老天能让我最后看他一眼我也可以没有遗憾的马上死去。

要是让你见到叶秋的话,你就是想死也死不了不是,初初此时已经想不到这么多了,她只知道如果这个男人要强迫自己,那么她一定会誓死捍卫。

DV里的画面,初初原本惊怕的表情此时已经消失不见换上了一副决然还带有淡淡的幸福微笑,虽然脸上挂满了泪珠但这一刻的种种的矛盾现在却又显得那么和谐。

此时龙天翔已经吃果果的慢慢走近初初,嘴角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原本俊俏的脸在这一刻是那么的狰狞可憎,还有下身那丑陋的微小,初初看着一阵反胃,用尽全身气力将手中的红酒连带杯子朝着龙天翔砸过去,龙天翔微微侧过身躲了过去……

龙天翔一把扑过去将初初死死压在身下,初初的手胡乱的在龙天翔身上撕抓着,每一次都会带起一块皮肉组织,两只脚也没有目标的乱踢一气,而龙天翔丝毫不管身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而是腾出手来撕扯初初的衣服。

碎布条抛起落下,散乱一地,初初上身此时仅剩下一件黑色蕾丝胸/罩,龙天翔目光贪婪的盯着那两团粉嫩的饱满,双手附上去用力的隔着胸/罩揉捏,初初吃疼的痛哼一声,用力去咬自己的舌头,但是这一切又哪里瞒得过龙天翔,要知道龙天翔不是第一次QJ了,对凡是反抗的贞妇烈女的手段也是了如指掌,在初初还没咬下去时眼疾手快的将从初初身上扯下的T恤布条塞进了初初性/感的小嘴中。

‘咦咦呜呜’从初初嘴里发出一阵咦呜声,不知道她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从初初的眼神中的深深地恨意可以想到她此时的心情。

泪水无声的滑落,龙天翔伸出手轻轻擦拭掉初初的泪水,说道,“你又何必想要轻生呢,这事只有我们知道,事后你还是可以回到叶秋的身边的嘛,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不就行了。”

龙天翔也害怕初初想不通自杀了,那么他的计划就付之东流了,这是他所不允许的,他要叶秋也尝尝绝望的滋味,所以才有上面一番话。

初初听到龙天翔的话后哭得更厉害了,她怎么能够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她怎么能够忘记这一切,龙天翔见自己的话没有起到效果,脸上的微笑渐渐退去,脸色一板,不管不顾的去脱初初的谨慎牛仔裤,初初哪里又肯让他如愿,拼命地夹/紧双腿左右摆动,紧身牛仔裤本来就难脱,而且主人还不配合龙天翔一时不能如愿,心里的怒气更胜,如果是其他女人恐怕早就两巴掌过去了,但是这个女人龙天翔不能,如果初初身上有伤的话,叶秋一定会起疑心的,到时候就功亏一篑了,所以他只能耐心的慢慢的去脱。

就在龙天翔将全部注意力放在初初的紧身牛仔裤上的时候,初初双腿猛的发力踢在龙天翔的面门上,龙天翔没有防备被踢了正着,身子后仰摔倒在地上,初初迅速的站起身朝着门外跑去,龙天翔从地上站起来也没有追去,而是冷笑道,“你以为跑得掉吗?”

果然,不一会功夫初初就被刀疤提了进来狠狠扔在沙发上,看着龙天翔鼻子上挂着的血条,刀疤小心翼翼的问道,“龙少你没事吧。”

龙天翔从茶几上抽出几张纸巾将血擦掉,冷冷的说道,“给我将她按住,把裤子给我脱了,妈的,婊子,敢踹老子。”

跟着刀疤一起进来的男人将初初按在沙发上,刀疤则是将初初的牛仔裤退到了膝盖,无论初初怎么用力反抗都无济于事,毕竟一个女人的力气又怎么大得过一个大男人,不一会,刀疤就将初初的紧身牛仔裤给退了下来,此时的初初身上只剩下一套黑色蕾丝内衣了,笔直修长的大腿根部,几条黑色毛发不听话的从内裤里钻了出来,看的刀疤不禁的吞了几口口水,但是他也就只是想想而已,毕竟是龙少看中的女人,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那个魔鬼的女人,就算给他几个胆子他都不敢侵犯她,龙天翔敢这么对待叶秋的女人那是因为有龙家在后面撑着,可是自己呢,他也知道这件事被那魔鬼知道后,自己一定会呗龙家推到前面,到时候黑锅就只有自己背了,他现在只能祈祷那魔鬼还没有发现,让他还有时间出国度假,他现在是一刻都不愿意留在这个是非之地了,他太渺小了,根本承受不住任何一方的打击,只是现在他还不能走,不然就是龙少的手段就足以让他送命!

第89章 初初被抓,叶秋的怒火(六)

龙天翔邪笑着看着身上仅剩下一套黑色内衣裤的初初,那洁白如玉旨般肌肤,那多一分则多少一分则少的惹火身材,龙天翔也是驭女无数的主,可是如此完美的女人却也是不多见,心里对叶秋的恨意更加的浓厚了,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凭什么你叶秋就有如此待遇,而我则……想到自己身患艾/滋的龙天翔不愿在想下去。

看着初初的眼神变得贪婪,更多的是则是报复的快感,原本赤/裸着身子的龙天翔那丑陋微笑的玩意变得更加的恶心丑陋,但这并不能代表哪丑陋的玩意不能伤害初初,反而是一种彻彻底底的伤害,是身体和心理的伤害。

首节上一节115/4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财色官途

下一篇:官道奇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