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商战 > 财色官途

财色官途 第91节


“妈滴,太嚣张了,竟然敢挂我们的电话,要我说直接去抓了他得了。”

另一个警察却苦笑一声,很无奈的说道,“说得轻松,可是你怎么知道他在哪里?他的电话不知道怎么回事无法定位到,华夏这么大的地方去那里找他?”

他们在联络处吃了早饭,吃饭的时候老严他们还不知道乐武亮已经晋级五级武者。

“周哥,根据我们的人的调查,梁子君在辛安市有好几处房产,其中一栋别墅最为值钱,他经常居住在那里,不过这两天他不在辛安市,听说是去京城了。我们还听说了一些他的事情,并且有些证据能够证明他有些问题。”老严对周少阳说道,其实他不想和计副省长作对,一省大员岂是那么好对付的?说不定他们会因此惹上麻烦,即使他们是特情局的人,可是他们的亲人朋友却不是。

周少阳拿来那些资料,发现这里面的东西并不能将梁子君怎么样,无非是作风不好,另外买卖批文,但是这家伙很聪明,没有留下什么直接证据。饭后周少阳收到了杜鹏程的电话,知道周少阳在市里后相约在一处茶室见面。

“听说你现在被免职了,为什么没有告诉我?”杜鹏程一坐下就开始质问。

周少阳苦笑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杜哥,这一次我的麻烦不小,不能因此连累了你,而且我正在处理,你不用担心。”

“连累什么,我老杜是怕被连累的人嘛?”杜鹏程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你呀还是不知道官场的一些规则,我们要想做一些事情就要会妥协,妥协不是退让,而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做事。就像是你这件事来说吧,当初你完全可以退让一下,因为计省长的影子在那里,可是你太耿直了,居然将计算打了一通。现在计省长已经出手了,他怎么能够允许别人打他的儿子,那不是打他的脸吗,即便他儿子做得不对,可是也轮不到别人来教训。到了计省长那个级别,他们更在意脸面,这一次的事情他恐怕不会轻易算了。”

周少阳当然知道别人不会算了,刚刚还有人打电话要他自首呢,要不是周少阳的电话是特情局特制的,恐怕别人就追踪到了他这里来,只是他有点怀疑梁子君,于是就问道,“除了计副省长,我觉得应该还有梁子君的参与吧,听说他老爸是省组织部部长......”

“梁博彦部长?”杜鹏程迟疑了一下,然后就否定说道,“应该不会,梁部长为人一向自律,对于家属的要求也比较严格,再说了,他为什么要对付你?”

周少阳将他和梁子君的一些矛盾说了下,当然还听到了周俊平给梁子君打电话。不过杜鹏程却摆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想那应该只是梁子君个人的行为。我们的官员里面的确有些人不顾国家利益,但是还有许多人真的廉洁奉公,这些人是我们国家的柱石和脊梁,小周,我们不能只看到不好的一面,这样行事就会偏颇起来,你要相信我们国家还是有正义公理的。你放心,你的事情我会给你想办法。”

杜鹏程的话让周少阳有些触动,他被免职后想了许多,以前门庭若市到了现在是门可罗雀,基本上没有几个人找他了,在这个时候杜鹏程居然说要帮他想办法,这还真的让周少阳有点吃惊。要说乐武亮他们帮他,那是因为他们的身份特殊,计省长奈何不了他们,可是杜鹏程只是市委秘书长,和计副省长级别相差很大,得罪了计副省长显然没有好果子吃。

“杜哥,啥也不说了,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周少阳和杜鹏程喝完茶之后说道,“我很感激杜哥的关照,可是这件事你还是不要插手了,杜哥先不要生气,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周少阳拿出来的当然是他偷偷录制的那些东西,这里的茶室很高级,他们就在这里看了看那些录像。杜鹏程脸色冷了下来,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真是混蛋,我们国家就是因为有了这些害群之马才总是传出来负面新闻,一个书记竟然和组织部长乱搞,这,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杜哥,你看?”

杜鹏程轻轻在桌子上敲了敲,“嗯,这件事我既然知道了就不能不管,不过你也知道牵一发而动全身,高云飞在市里面也有人,所以这样,你将这材料给我一份,然后再匿名让人将这些东西打包送到我办公室来。”

这件事其实也算是一个机遇,谢利县虽然是国家级贫困县,可是县委书记仍然有很多人盯着,如果杜鹏程能够将高云飞拉下马,那么就可能能够推上去一个自己中意的人。生活作风问题被抓住了很严重,特别是有人要借着那个说话的时候更是如此。

“其实我觉得你现在不应该树敌太多,有些事情是主要的,那才值得关注,而一些旁枝末节的小事能够放一放就先放一放。特别是我们体制中人,更是要注意笑脸迎人,就是心里不爽也不能表现出来,背后出什么阴招都不会拿到明面上来。你的性子还有待磨练啊!”杜鹏程接着说道。

周少阳点点头,他也感受到了一些压力,不过他不会就这么算了。因为还有事情,杜鹏程就告辞离开了,周少阳则开始安排送包裹。接着他就去了杜鹏程居住的别墅,他偷偷进去寻找一些东西。这里十分豪华,周少阳用手帕挡住了脸,他自己观察一下,避过了两个摄像头,然后将室内的摄像头给弄坏了。找了一会周少阳没有发现什么,他很小心,翻动了什么也会给复原。

不久他听到了门外汽车的声音,透过玻璃看过去,一辆汽车开了进来。周少阳正要离开,从车上下来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人,这个女人身穿米黄色线衣,下面是一条红色裤子,脚上黑色皮靴,整个人就是一种强烈的色彩。她长得很漂亮,脖子上带着一个珍珠项链,金戒指金耳环,手里拿着一个小包,走动的时候犹如弱柳扶风,小蛮腰简直要摇得散架了。

看来正门是出不去了,周少阳只好选择窗户,不过这里的窗户都安装了防盗网,周少阳要出去势必要搞破坏,他想了想还是先藏起来再说。看了看客厅,没有什么地方好躲藏的,周少阳闪身进了一个房间,进去之后才发现那里是浴室,门是玻璃的,毛玻璃,能够看到隐隐约约的人影。

那个女人进来房间,哒哒的高跟鞋声音消失,她换上了拖鞋。只是听那声音似乎是向着这个房间走过来了,周少阳立刻向着四周看了看,这里只有一个柜子,他赶紧钻了进去,用里面的衣服挡住了自己。

他刚刚进去,浴室的门就开了,那女人走进来,她关上门开始脱衣服,周少阳心里一惊,难道她要洗澡?这个柜子门是百叶窗形式的,周少阳可以看到外面的情景,那女人脱下了外套,露出里面黑色的镂空文胸,她的手伸到背后,轻轻一拉,文胸就掉了下来,立刻一双大白兔跳了出来,丰盈、挺翘,还一颤一颤的。

104情妇藏起来的秘密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啊!”周少阳暗自感叹一声,眼睛却没有移开,这不是他要看,而是别人非要让他看。

那女人脱下来了上衣之后,打开了柜子,周少阳感觉缩到了里面,好在柜子里面的衣服很多,那女人没有想到这里有人躲藏,倒是没有发现周少阳。她拿出去一件浴巾,搭在了外面,然后开始脱下来裤子,很快就一丝不挂。这个女人身材很好,前凸后翘,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梁子君这家伙倒是好艳福,不过想到那家伙的背景,要找一个漂亮女人真心不难。

她转过身子,周少阳看到了柔美的背部和修长的大腿,屁股一扭一扭的,看得周少阳火焰都上来了,他用了极大的心力才让自己安定下来,不断的对自己说,这个女人不摘掉被梁子君那混蛋上了多少次了,他可不能要别人的破鞋。心力虽然这样说,可是周少阳无法控制下面的蠢蠢欲动,裤子差点都给顶的破了。看着那女人滑入浴缸,周少阳呼吸才缓缓平复下来,其实偷窥这个活不好干,主要是心力煎熬太难受了。

看那个女人在她的胸膛上开始揉起来,那白花花的一片晃得周少阳眼花,他努力让自己闭上眼睛。他知道再看下去他就要忍不住了,只能将自己的精神转移到修炼上来。这个柜子不够高,所以周少阳只能半弯着腰,看那女人一时半会洗不完,他干脆蹲下去。精神慢慢趋于平缓安宁,周少阳开始沟通厚土之气,那种厚重平和的感觉完全占据了周少阳的心神,因为那女人带来的所有躁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大工夫周少阳已经完全沉浸在那种无我无欲的状态之中,他似乎听到了一个古老沧桑的话语,可是无论他怎么用心都无法听清楚。那就像是来自灵魂的呢喃,就像是亘古存在的吟唱,让周少阳彻底迷失了自己,他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己,忘记了一切......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少阳才清醒过来,他睁开眼发现外面很黑,拿出手机看了看,原来都晚上十点了。他是从早上就过来的,这一下就过去了十几个钟头,手机上有几十个未接来电,因为他设置了静音所以也没有感觉到。他走出了衣柜,伸展了一下身体,却突然愣了,因为他发现法力竟然一下子增加了许多。

周少阳修行的路子是按照土德星君来的,但是和一般修士相同的是他同样要经历一些必须的境界,比如练气、开光等。不过周少阳毕竟和别人不一样,他因为继承的是土德星君的传承,所以在突破境界的时候阻力小了许多。以前周少阳的法力很弱小,基本上不敢怎么使用,就是去了一丝都让他心疼不已,只是前些日子有了法力之源后才好了一些,那时候他就已经迈入了练气期。只不过他才是刚刚进入练气期而已,法力低微的很,而今天他在那个女人的刺激下不得不沉下心来练功,可是却没有想到进入了一种空冥的状态。他激动之后就想起来了,这种状态是可遇不可求的,修士越早进入这种状态,以后的发展潜力越大,而周少阳在练气初期就进入了空冥的状态,可见以后的潜力用前途无量来形容也不为过。

“可惜啊,地球的灵气稀薄的几乎没有,这样的情况就是再有潜力恐怕也难以发展啊!”周少阳苦笑了一声,要不是他修炼的方法逆天,不像是普通修士那样纯粹依靠灵气修炼,他根本就不可能进入练气期。

九幽通玄厚土功不愧是顶级的修行功法,他现在依靠的就是地球这个星球本身的能量,其实就是掠夺地球的元能为己用,修行就是逆天而行,只不过周少阳的厚土功更逆天而已。周少阳更是想到了土德星君的生生万土诀,这个功法更为高级,已经属于最为绝顶的功法了,可惜需要星君印记才能够修炼,而且土德星君也是刚刚得到不久就陨落了,要是他能够将生生万土诀修炼个几年,就是被偷袭也不可能落得这么一个下场。厚土功已经如此厉害,那个生生万土诀当然更加逆天,周少阳心里火热,只是现在只能望功兴叹!

现在他一举迈入练气二层,这已经让他十分满意了,如果不是无意中进入了空冥状态,他感觉至少要修炼三年才能够进入练气二层,俗话说知足常乐,他周少阳已经比别人有了天大的机遇,也该满足了。

正想着是不是尝试一下他的地视术,周少阳就听到了走路的声音。他打开一条缝,看见那个女人上了楼。要说周少阳应该感谢她才是,不是她周少阳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进入了练气二层,就看着这件事周少阳也决定了,不会对这个女人怎么样。周少阳走出来,继续搜寻证据。

进入了练气二层之后周少阳有了新的手段,那就是依靠法力来观察,他的法力散发出去就像是无形的触手一样,所有的东西都会反馈到他的头脑里面,虽然不如神识好用,不过在这个阶段已经是最好的方法了。周少阳的法力散发到了身体五米左右,所以搜索的速度很快,只是十几分钟,他就开始去了二楼。现在他不用进入房间,就可以通过法力来看见里面的情形,而那个女人正坐在桌子旁边,上面放着票据和照片。周少阳的法力一扫过去就身子一振,那些东西竟然是梁子君的一些转账交易记录,还有他和一些人在一起的照片。

这个女人检查了一番,然后用一个袋子装起来,放进了旁边的提包里面。

突然电话响起来,吓了那女人一跳,她接了电话,声音娇嗔的说道,“山哥,刚刚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是梁少回来了!”

周少阳仔细听着,电话里说道,“呵呵,美美啊,不用担心,那小子还在京城呢。趁着他还没有回来,你赶快将事情办妥了,然后我们就出国去,以后再也不用分开了。”

这个叫做美美的女人露出向往的表情,她迟疑了一下说道,“山哥,我只是担心会不会被发现了,你知道他们家的能量,要是......”

那山哥立刻安慰她说道,“没有关系,美美,你想啊,就算是他们发现了又怎么样,到时候我们已经到了国外,他们在国内再厉害,难道还能够将手伸到国外去不成。你放心,那么多的富豪都移民国外去了,还有众多的贪官,有几个出事的?而且我们拿的也是不义之财,按照古代的说法就是劫富济贫,你也知道他弄了多少昧心钱,要不是有他老子,他的狗屁公司早就倒闭了!”

“那好吧,我马上开始动手,最迟明天中午就能够全部办好,然后我们就马上离开这个国家。对了,我按照你的要求,留了一些证据,这些就作为我们的护身符吧,希望不用用上它们!”

“是啊,晚上你就不要出来了,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来亲一个,波!”

听他们的对话周少阳猜到了一些事情,看来这个女人和梁子君并不是一条心,而且还给梁子君戴了绿帽子,现在要进行的事情一定会对梁子君不利。这种事周少阳才不会去阻止,梁子君越是倒霉他越高兴,不过那些证据周少阳却要带走,那对他很有用。

等了一个多小时那女人才睡着了,周少阳偷偷进去,将提包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然后留下了一个纸条。他到了外面,幸好汽车没有人偷,看来这里的治安还行。先给乐武亮打了电话,乐武亮可是抱怨的很,他很担心周少阳会出事。

“我没事,你那里情况怎么样?”周少阳问道。

“我已经派人开始偷偷调查了,可是对方身份在那里,不能明面上进行。不过计算那脓包倒是招了不少事情,特别是那个辉煌建筑公司的内幕被他都给抖落出来,像他们上一次在你们那里的事情做过的太多了,合该他们倒霉碰到了周哥你。”乐武亮笑呵呵的说道,能够帮到周少阳他很高兴。

突然周少阳想到了一件事,计副省长的儿子被抓走了,他难道就不担心吗?按说他们一定会怀疑他周少阳的,难道上次公安给自己打电话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计省长公子?

周少阳拿出电话,看着上面十几个陌生来电,还有些是熟人的,曹新德打了七八次,还有两个是杜鹏程打来的。
首节上一节91/2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挣扎在人性与权力中的知识分子:危险的移动

下一篇:高官风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