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商战 > 财色官途

财色官途 第163节


五天后林凌峰又来了,而且带着他的儿子,介绍之后林凌峰就开始说正事,“周大师,这是一家矿业公司,不过不在本省,而是在四川。您看一下还合适吗?”

这个矿业公司净资产大概有四千多万,不过现在公司不景气,老板还有其他生意,所以林凌峰才买了过来。现在公司处于半关闭状态,半死不活的,只是一些机械设备还不错,有八成新。这个厂子还有一些问题,工人闹事,工资还有些问题。这些林凌峰在文件里面都写上去了,周少阳看了看觉得还行。

看到周少阳满意,林凌峰松了一口气,于是周少阳签了名字,转让合同过几天就正式生效。

“周大师,不知道你以前有没有管理过这样的厂子?”林凌峰问。

周少阳摇头,他开过饭店做过政府官员,还真的没有做过厂长,不过他也没有想着就那样拴在那工厂,大不了招聘一个管理人员,现在这么多的大学生、研究生,找一个高管应该不难。

谁知道林凌峰接着说道,“既然这样,我给周大师介绍一个人,她就是我孙女林琳,她可是研究生毕业的,而且替我管理着一个企业,能力很强。”

“呃,林小姐,这个不太好吧,那里环境不是很好,林小姐能够吃得消吗?”

“哈哈,这个周大师不用担心,林琳没有那么娇气,上大学的时候她还出去打工挣学费呢!林凌峰笑着夸赞自己的孙女,如果周大师看着不合适让她回来就是了。”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周少阳还能够说什么,“那我就接受林董的美意了,就是委屈了林小姐!”

“哈哈,委屈什么,不委屈,这可是一个锻炼的机会。另外,我想请周大师吃一顿饭,算是感谢周大师的救命之恩了!”林凌峰很客气的说道。

周少阳收了人家这么大的好处,吃一顿饭自然不会推辞。在宴会上周少阳认识了林凌峰的家人,他们都很尊敬客气,只有林琳看周少阳的眼神有些奇怪。

“师傅,您不是公安部的副督察长吗,还能够经商吗?”尤满仓提醒周少阳说道。

“这个啊,没有关系。我在公安部只是挂名而已,还一次也没有去过,而且我的身份有点特殊,没有任何问题。”周少阳没有说他是特情局的顾问,这种保密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201敲打

第二天周少阳去了省公安厅,他这一次去的很突然,等到亮明了身份让厅里很多人都忙活起来。虽然周少阳只是副督察长,可是自古京官高一等,他们都不想得罪。不过周少阳此人他们都没有听说过,查证之后知道此人身份是真的,能够坐到了厅长位置当然各方面的门道门清,杨厅长知道周少阳只是挂了一个名,在部里实权可谈不上。所以接待周少阳的只是一个副厅长还有办公室主任几人,他们热情而周到,也带着一些疑惑。

闲谈了几句,周少阳说道,“我只是来这里看看大家的工作状态,现在看来各位的精神都很好,对了,杨厅长呢?”

“哦,杨厅长有事去开会了,周督察长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转告吗?”

周少阳早就偷听到了杨成志就在楼上,看来对方没有将他这个副督察长看在眼里。周少阳来这里是想问一问霸山的事情,没想到那杨厅长居然架子这么大,他没有表现出来任何不满神色,摇头说道,“哦,没什么,我就是随口问问,听说杨厅长儿子订婚的时候花费不少,既然杨厅长不在,那就算了。好了,耽误你们不少时间,实在不好意思!”

听到周少阳提到了订婚宴的事情,办公室主任袁凯心里一咯噔,原来周副督察长是来查杨厅长的,连忙对周少阳说道,“周督察长,您大老远的来怎么能这么就走呢,我们一起吃顿饭,您千万要赏光啊,而且我这就同志杨厅长,看会开完了没有。”

太麻烦你们了,吃饭就不用了,我们都是人民的公仆,要勤俭节约,可不能铺张浪费。呵呵,我先走了!说完周少阳就抬腿离开,后面几个人挽留不住,又不敢阻拦,眼看着周少阳出了公安厅。

在外面上了车离开这里,袁凯立刻吩咐注意周少阳的汽车,并且赶紧向杨厅长汇报。

“什么,他是这么说的?”

“对,就是这么说的,您看怎么办?”袁凯请示。

杨成志一脸沉静,他关上电脑,本来正在看爱情动作片呢,现在欲火全消。这个周少阳来者不善啊,不过对方要是真的要来找麻烦还会来故意通知他吗,他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杨成志没有想明白,不过他也不是吓大的,他儿子的订婚宴花费了好几十万,也受到了几百万的贺礼,只是他已经做了准备,别人要拿这个说事他不怕。

所以杨成志不动声色的说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他是副督察长,想要调查的话随便,我杨成志身为党的干部,经得起调查。”,

“是是,杨厅长可是我们学习的楷模!我已经让人去盯着了,现在撤回来吗?”

“算了,继续盯着吧,不过要隐蔽,不能让他发现了。我们派人过去是为了保护督察长,万一在我们这里出了事就糟糕了。”杨成志说道。

尤满仓听周少阳的描述也很生气,“这个什么厅长也太牛皮了,师傅我们调查一下,看这家伙有什么不干净的地方,一并将材料交上去,就不信他屁股干净!”尤满仓从小就走江湖,各色人等都见过,上一次杨成志儿子的订婚宴他也去了,看那杨厅长就不是好东西。

“哈哈,我也这么认为。本来我只是想要调查一下霸山,至于杨厅长是什么人我并不关心,但是现在,我想,我不得不关心一下了,毕竟还是公安部的挂名副督察长。”周少阳淡淡说道,心里却打算好了,他作为副督察长以来根本就没有做一点事情,这一次说不定能够有所作为。

“这件事交给我去办吧,我一定将事情调查清楚!”尤满仓有些兴奋,他很长时间没有做过这种事了。

周少阳点头,既然尤满仓要玩,那么就让他去玩吧。

他们去了一家宾馆,周少阳不想连累李亿恒,至少也要在在他调查完毕之后。周少阳知道有人跟踪,他住进去之后一切行为正常,也没有人来找他。不过尤满仓没有住进来,因为他还要去调查,那些警察没有多注意尤满仓,这么一个老头子能做什么呢?

晚上的时候周少阳改变了相貌,施施然从宾馆出去,他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周少阳当然是去调查杨成志了,他的不能将事情都教给尤满仓,因为周少阳有更好的调查方法。他潜入省厅里面,来到了杨成志的办公室,在这里感受了一下,看到了杨成志在这里两年的大概历史,他看到了很有趣的事情,这个杨厅长在这里竟然安装了隐形摄像头,还拍下了一些很有趣的镜头,就在电脑里面。周少阳对着摄像头一笑,他打开电脑,有密码。周少阳直接将主机箱装进了造化珠,顺着摄像头的电线,将隐藏起来的电脑也给端走了。其他的证据不需要了,只要将这个电脑交给相关部门就好了。

悄悄的来,然后悄悄的走了,以周少阳的本事做这种事真是太简单,似乎这样有些欺负人了,不过周少阳不在乎。他悄悄的回到了宾馆,身在高处不适合吸收厚土之气,周少阳开始研究符,仔细推敲。

第二天早上杨厅长来到办公室立刻就发现电脑不见了,他立即跑到隐藏的笔记本那里,发现也不见了,啪的一声,杨成志将他的宣化瓷杯给扔了。

“怎么了厅长?”外面的秘书立刻小心问道。

杨成志额头青筋乱跳,他大声咆哮说道,“立即让人好好查一查,我的办公室里面被人偷了,一定要抓住那小偷,反了天了,偷到了老子头上来!还不快去,等着老子自己去吗?”

小秘书吓得赶紧出去通知了,心说现在的贼也太胆肥了,竟然偷到了公安厅厅长头上来,不知道厅长丢了什么东西?

丢了什么东西?杨厅长在办公室里面转了无数个圈子,地上扔着好几根烟头,他电脑里面除了平时工作的一些日常东西,还有就是偷情的视频,那些东西本来在办公室最安全了,哪里有人敢来这里撒野?但是偏偏有人来了,他已经命令下去,一天之内必须将那家伙抓住,他要亲自审问!

“怎么办,现在都没有一点线索,没有留下一点有用的东西,我就纳闷了,难道我们的监控录像都白装了?”在会议室里面很多警察在商议案情。

“这个却是十分诡异,我问过了监控室里面的小马,他当时什么一场都没有发现,而且值班的人有十几个,小刘他们都没有发现异常,难道是鬼不成?”

“胡说八道什么,不要忘了你是一个警察,什么鬼?这个小偷可能是接住了高科技技术,让监控失灵了,马上找专家来检查一下!”刑侦大队长四十岁左右,侦查经验丰富,虽然心里也有些嘀咕却没有表现出来。

“唯一有用的就是看厅长丢了什么东西,也许能够从这里面找出来一点线索。”有人说道。

可惜没有人接话,大队长一摆手,“这个县不要提了,厅长不想让别人知道,可能有其他想法。我倒是怀疑一个人,你们看昨天来的副督察长有没有可能?”

“副督察长?”众人互相看看,都来了兴趣,昨天的情况他们都听说了,厅长没有出息接待,而副督察长好像说厅长儿子的订婚宴有些问题。

“这个,看来有可能啊,”说话的是一个女警,她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短发,警服也掩饰不住那凸凹有致的身材,反倒是别添了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不论是不是我们都要调查一下,但是对方的身份……”

警察这里乱成了一锅粥,并且叫来了那些箭矢周少阳的警察,只是结果却洗脱了周少阳的嫌疑,线索断了。他们都愁眉不展,这件事不仅是杨厅长一个人的事情,还是他们警厅所有人的耻辱,这要是传出去了,该让其他兄弟部门怎么看,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堂堂南河省省公安厅竟然被盗了,而且还找不到作案人,他们这些警察还有什么脸面出去见人?

谁知道到了下午的时候杨厅长居然说东西找到了,原来是他自己忘在了家里。其实是周少阳给杨成志打了一个电话,“听说杨厅长丢了东西,正好我收到了一个光盘,杨厅长如果有兴趣可以来看一看!”

杨成志当场就将手机给扔了,他脸色变幻了好几次,从愤怒到狠毒,然后归于平静。他给监视周少阳的警察打了招呼,让他们撤了回来,他自己正大光明的去拜访了周少阳,而且还拿了一些烟酒,就像是拜会老朋友一样。

周少阳一个人在房间里,他看见杨成志呵呵笑了,杨厅长真是大忙人啊,想要见一面真不容易。
首节上一节163/22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挣扎在人性与权力中的知识分子:危险的移动

下一篇:高官风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