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商战 > 官道民生

官道民生 第6节

陈乡长说道:“郑主任,你看咱们筠山乡已经够偏僻了吧,泉山村那就更偏僻了,它是我们这儿的省界村,毗邻西江省,那儿山高林密,晚了还有野猪猛兽出没……”

听陈乡长说得危言耸听,田裕民心里在格登格登直跳,这泉山村究竟是怎样一副状态,乡里领导居然那样说。

但是无论如何,他们还是要在今天赶到驻点村泉山村的,郑主任和田裕民都表达了这种想法.

陈乡长说道:"要不,我派我们乡武装部的民兵送送你们."

郑主任拱了拱手,表示感谢,随后他摆了摆手,说还是不用了,田裕民也赶紧忙说不用,说几个壮汉在一起,难不成还怕野猪不成.

话都说到这份上,陈乡长没再勉强,他掏出烟盒出来,给他们撒了一圈烟后,就站起来和他们握手告辞了,其它两个乡干部也跟着走了。

听柯大昌讲,从乡政府到泉山村还没有修通公路,尽是那种越野车也无法应付的山间羊肠小道,郑主任就交待让王义夫先回去,王义夫帮着田裕民将行李卸了下来后,他返坐车上,调转车头,按了一串喇叭后,陆风X6就原路返回了.

柯大昌打了一个电话,叫来了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长得敦敦实实的,柯大昌介绍老头姓程,大家都叫他:老程头,村里特意请他来给领导们背行李,田裕民年经轻轻的,眼见人家那么大岁数,居然来给自己背行李,有点不习惯,想不让他背,柯支书笑笑道:山路难走,还有十几里山路,一般人吃不消,别看老程头年纪大了,若论走山路,方圆百十里,还没有一人能及得上他。再说,领导是到我们泉山村指导工作,到了这个地界上,哪能让领导们亲自背行李.

田裕民见柯大昌如此一说,就没再坚持,何况自己虽然自小出生在农村,可已经有十多年没走过山路了,若是空手行路,自信还行,可若是背上几十斤的行李,只怕难说了,他还真还没有底气。

加之几杯白酒下肚,更加感觉到炙热难耐,听说还有十几里山路,就没再坚持,老程头背上行李,健步如飞的在前面带路,众人紧随其后,开始翻山越岭的艰难跋涉。

刚开始的时候,田裕民气壮如牛,走路虎虎生风,可是一小时后步履就都放慢下来,虽然山上气温低些,可在这炎热的夏季,毒辣的太阳晒在他们身上,好像要把他们烤焦了似的.

他们一行人,身上都能拧出水来,饶是田裕民这样年轻的小伙子都吃不消,更不用说郑主任了,田裕民和村里的几个干部轮番地搀扶着他。

山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山高路险,虽然风景极好,可田裕民此时没有欣赏的心思,只想早点到达目的地,好好地洗个澡,美美地睡上一觉。

第0008章节过铁索桥

柯大昌之言不虚,老程头果然好脚力!他背着行李,田裕民空着手才勉强跟上他.

走了半个多小时,老程头在一块巨石位置停了下来,巨石不久前就被雨水冲涮过,十分干净,他把肩上的行李往巨石上一放,瞅田裕民说道:"休息休息吧".说完,他从肩上取出那个军用水壶,拧开盖子让给田裕民说道:“来点?”

田裕民以为是水,刚准备咕嘟一大口,可感觉嗅觉不对,他诧异了一下,细细一闻,居然是烈酒,他抿了一口赞道:“好酒!”

老程头说:“自家酿的糯米酒,不是啥好玩意,就是够劲,解乏!”

田裕民道:“莫笑农家腊酒浑,这东西就是好!”说完,他大饮了一口后,递了一根烟给老程头.

老头接过来放在鼻子下面闻闻,不舍得抽,架在耳朵上,然后从裤腰里摸出一杆烟袋来,烟杆子都被汗水滋润得发黄,铜质的烟锅精致小巧,玛瑙的烟嘴晶莹剔透,下面还悬着一个装烟叶的小袋子,上面绣着的鸳鸯已经褪色了,看得出,年头相当久远。

老程头装了一袋烟递给田裕民道:“小伙子,尝尝这个。”

田裕民接过来吧嗒吧嗒抽了几口,眼泪都要呛出来了,只得递了回去:“太呛了,我降不住,还是您老自己受用吧。”

老头看到面前这个年轻人不摆一点架子,又一点都不嫌弃自己,感觉格外亲切,就爽朗一笑,对田裕民说道:“你要是喜欢,回头我送你一坛糯米酒。”

田裕民见老程头说得甚为至诚,于是答道:"好啊",他欣然同意,田裕民信手翻转着手里的军用水壶,问道:“这水壶有年头了吧?”

“有二十多年了。”老程头吧嗒吧嗒抽着烟说道。

“这是我当兵时的日用品,现在就剩下它了。”老程头补充道,话语中透出一种岁月不再的无奈.

“你当的是什么兵?”田裕民现在对老程头的经历大感兴趣.

"侦察兵."老程头又抿了一口白酒说道.

田裕民不禁对老程头肃然起敬,原来还是一位侦察英雄,怪不得上起山来,一般小伙子都撵不上他.

回头再看他们几个人,一个个气喘如牛,手脚并用的爬着,他们也都赶了上来。

“哎哟不行了,腿要断了。”郑主任一屁股坐在地上,拿出矿泉水瓶猛灌几口.

旁边的柯大昌也好不到哪里去,揉着腰说:“我腿不疼,腰酸。”

田裕民心想:“你丫那么好色,不腰酸才怪。”

山腰附近艰难跋涉的众人用了二十分钟才陆续抵达,最后到的是谈主任,他是被柯会计给扶上来了,脸色惨白,小腿肚子都抽筋了,坐在那儿捶了半天,才缓过劲来。

“老程头,泉山村还有多远啊?”郑主任哭丧着脸问道。

“过了桥,再翻两座山就到了。”老程头站了起来,指着远处雾蒙蒙的大山说道。

“老爷子,陈乡长说有野猪,有红毛狗[狼的俗称],我们怎么没看见呢?”田裕民仰着脸问道。

“呵呵,就算有,看见咱们这么多人也躲起来了。”听到田裕民还扯这个,老程头说道。

“他们是闻到老程头的味儿了,望风而逃。”柯会计开着玩笑.

众人哈哈大笑,热闹的气氛冲淡了旅途的疲劳,十分钟后,大家补充完能量继续上路,峰回路转,呈现在眼前的是一道天堑,深不可测的峡谷横在两座大山之间,云雾就在脚下飘浮,一道铁索桥连在两座山之间,一看这座桥肯定有不少年头了,山风一吹,铁索桥随风摇晃,众人的心也都摇晃起来。

“柯支书,咱要过这桥?”郑主任问道。

柯大昌看了看天色,说道:"现在只有走这条道了,如果走别的道,只怕走到明天中午还到不了."

田裕民捡起一块山石丢下去,半天也听不到声音,这幽深的峡谷,恐怕足有几百丈深。

老程头一马当先,给他们做示范,手扶着铁索,脚不停步的走了过去,田裕民一看,挺简单的嘛,比走钢丝容易多了。

可郑主任就不行了,他吓得直哆嗦,说什么也不敢过,最后是柯支书和田裕民一左一右扶着他走过了桥,正好一阵山风吹过,铁索随风摆动,郑主任吓得尖叫起来。

一踏上对岸的土地,郑主任的脚都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嘴里咕哝着:“妈呀,太吓人了。”

更让他害怕的还在后头,桥头有一块不起眼的石碑,上面篆刻着一行小字:“民国二十九年建".当年,还在抗战时期,捐资建桥人,估计都是当地的太平绅士,小地主之类。

“天哪,这桥几十年了!”郑主任惊叹道,田裕民看到石碑上的字,也是心有余悸,这桥虽然坚固,但毕竟年头久远,万一有个闪失可就粉身碎骨了。

过了这座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铁索桥,前面的路就好走多了,至少心理上是这样,连续翻了两座山头之后,泉山村终于出现在眼前。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位于山窝中的自然村,放眼望去,炊烟袅袅,四五十户人家的草房错落有致,枝头不知名的小鸟在鸣叫,山坡上野花烂漫,小孩子们从山上赶着牛羊往下走,好一派与世无争的山村田园风景图!

首节上一节6/11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官道神棍

下一篇:挣扎在人性与权力中的知识分子:危险的移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