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商战 > 风流青云路

风流青云路 第60节

今天晚上的巧合太多,陆正弘都有一些起疑了,也不怪他疑心重,坐了这么多年冷板凳,他冷眼看到过太多的鬼蜮伎俩了,比这更离谱的钻营手段他都看到过,他不得不怀疑。

不过看到苏星晖如此坦然的承认了他想找陆正弘的门路,倒让陆正弘不疑有他了,是啊,这才是正常人的思路嘛,他陆正弘就算只是党史办主任,也好歹是个正厅级干部嘛,像苏星晖这种没什么门路的,怎么可能不想到来找他呢?

陆正弘再次笑了起来:“那你说说,为什么知道我是省委秘书长了就不敢开口了?省委秘书长帮你的忙不是更加容易了吗?”

苏星晖道:“您现在是省委常委了,我还从来没见过您这么大的干部呢。不瞒您说,我父亲就从来不会拉关系,走后门,所以现在还是个普通医生,我也不会拉关系,走后门,在您这么大的领导面前,我就更不敢开这个口了。”

第54章 欠我一次人情

陆正弘哈哈大笑了起来:“我又不是老虎,你走这个后门也不是为了你自己,你有什么不敢开口的?不过看起来你还算老实。”

苏星晖叹道:“要是为我自己的事情,我今天连门都不敢上的,太丢人了。实在是猛虎岭的老百姓们日子太苦了,我想着,您去过猛虎岭,亲眼看到过,有可能会帮他们呢,所以才硬着头皮上门的。”

听苏星晖提到猛虎岭的老百姓,陆正弘收起了笑容,他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重起来,自从那次去过野猪沟一次,那两位老人的身影就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陆正弘已经决定,帮苏星晖一次,这不仅是帮苏星晖,也是帮猛虎岭乡到上俊县城沿线的几万老百姓,他们太需要这条公路了。

同时,陆正弘脑海里还有个想法,也许猛虎岭乡可以作为湖东省发展农业的一个试点呢。

想到这里,陆正弘道:“这样吧,这两份材料你先放在我这里,明天是星期天,你和你们张副县长上午八点到我家来吧。”

苏星晖大喜道:“那我就代猛虎岭的乡亲们谢谢陆叔叔了!”

陆正弘微笑道:“先别谢我,我也只是帮你问一下,毕竟是交通部门的事情,能不能成还不好说,要按规章办事嘛。”

苏星晖道:“不管怎么样,都得谢谢您!”

陆正弘没有再说话,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苏星晖见时间已经不早,他便起身告辞了,说起来,今天他在陆家可是收获不小,陆正弘一个堂堂的省委常委陪着他聊了一个多小时,已经够给他面子了,他要是再不告辞,就有点不识趣了。

陆正弘道:“行,你去吧。”

陆小雅起身道:“苏星晖,我送送你。”

苏星晖跟宋巧丽也打了一个招呼,陆小雅将苏星晖送出了门,沿着小路陪着苏星晖往大院门口走,她走得很慢,苏星晖只得也放慢了脚步。

等到离家门有一段距离了,陆小雅气呼呼的道:“苏星晖,你说今天来看我的,我还在家等了好久,结果你来了就只顾着跟我爸说话,说完了话就要走,太不够意思了。”

苏星晖也知道,今天自己这事做得是有点不地道,他连忙陪着笑脸道:“对不起,不过跟你爸说话说得太久了,现在时间不早了,我再不走就不合适了,下次来看你的时候再陪你说话吧。”

陆小雅脸一板:“不行,下次来你多半还是要跟我爸说话的。”

苏星晖不禁暗暗佩服陆小雅的敏感,他下次来陆家,可不是还得更多的跟陆正弘说话?猛虎岭离江城这么远,他来一次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他有点尴尬的道:“那该怎么办?”

陆小雅想了想道:“那就算你欠我一次人情吧,怎么还?等我想好了再说。”

苏星晖还能说什么,他当然是只能点头答应了。

两人在路上说话的同时,陆正弘家里,宋巧丽也正在跟陆正弘说话:“老陆,小苏这孩子不错,要是这事不违反原则,你能帮就帮帮他吧。”

宋巧丽可不是那种喜欢干政的女人,平时对陆正弘工作上的事情,她基本从不插嘴,今天也少见的为苏星晖开了口,陆正弘有些意外的道:“你平时可不会管这种事情的。”

宋巧丽道:“我也是农村出来的,我知道农村的苦,难得小苏这孩子心里头有农民,我就想帮帮他。”

陆正弘点了点头,拿着那两份材料进了书房,拨了一个电话号码,然后问道:“顾书记,我是正弘啊,您现在有时间没有?我有两份材料想给您看一下,好的,那我现在过去。”

……

苏星晖回到了上俊宾馆,张开山的房门一直都开着,他在里面一个人坐着,抽着烟,看到苏星晖回了,他将抽了半截的香烟摁灭在了烟灰缸里,问道:“你见到陆秘书长了?”

不怪张开山这么急切,这实在是一件大事,他抱着极高的期待呢。

苏星晖微笑着点了点头:“张叔叔,你不是去见了同学吗?怎么这么快就回了?”

看到苏星晖脸色不错,张开山心情松了下来:“也就坐了一下,省里的副处长听着好听,家里也有本难念的经呢,我就回来了。”

原来,他上门的时候,他那位副处长同学正在家里跟老婆吵架呢,看到这副情景,张开山自然也不适合久坐,略略劝了几句,便告辞了。

省里像副处长这样的官,不知道有多少,回到家里就是个普通人,说起来他这个副县长,倒是比副处长要风光得多了。

当然,这些感慨他也不会跟苏星晖说,他把门关好,然后有些急切的问道:“陆秘书长怎么说?”

苏星晖点头道:“陆秘书长答应帮忙了,他让你跟我明天早上八点一起去他家呢。”

“真的?”张开山喜得站了起来。

“当然是真的!”苏星晖点头道。

张开山又搓起了手,他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踱起步来,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苏星晖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或者可笑,能够面见一位省委常委,别说是副县长,就算是一位副市长也一样会这么激动的。

张开山问道:“我需不需要准备点什么?”

苏星晖道:“今天下午咱们不是准备了吗?农业是您分管的工作,你就说这个就行了。对了,明天见到陆秘书长的时候,您也不用紧张,陆秘书长还是一个很平易近人的人。”

张开山闻言不禁老脸一红,自己这个四十多岁的人,遇事还不如苏星晖这么一个小辈沉稳,真是好笑。

一念及此,张开山不由得越发对苏星晖感到佩服了,他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做事情怎么就能够这么沉稳呢?

张开山点头道:“我知道了。”

这时候,张开山也恢复了平时的稳重,刚才他的心情激荡,是谁也免不了的,激荡过后,他也就恢复了自己的性格。

苏星晖站起来道:“张叔叔,那我就先休息了,明天早上有事,不能睡晚了。”

首节上一节60/213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圣手官途

下一篇:官道神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