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商战 > 风流青云路

风流青云路 第1110节

南总理道:“你可别太谦虚了,过度的谦虚就等于骄傲,你好好干,我很看好你哦!”

南总理的话让大家都是骇然变色,要知道南总理以铁腕而著称,对待下面的干部很少会和颜悦色的,一般都很严肃,遇到让他不满意的地方了,他该批就批,毫不留情的。

可是今天他怎么了?对这个苏星晖他如此青眼有加,态度十分亲切,就像是对待自家的子侄一样,这真是让人意外啊。

他们不由得又想起那件事情来了,南总理这回到崇津县来,不会就是专门冲着苏星晖来的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们对待苏星晖的态度又要不同了。

以前苏星晖的后台只是柯志方,现在说不定他的后台是南总理了,这份量就不同了啊。

那些省里的领导在心里想着,这柯志方看来跟南总理关系也不浅啊,要不然他们怎么跟苏星晖的关系都这么好?

在这些领导们的胡思乱想中,一行人来到了江堤上,苏星晖领着南总理,对江堤上抗洪抢险人员进行了亲切的慰问,南总理带着亲切的笑容,跟堤上的抗洪军民们一一亲切握手。

江堤上的抗洪军民看到总理来慰问他们了,一个个兴奋激动不已,有的人在跟总理握手的时候,竟然哭了起来,这是他们太激动了,这辈子能够见到总理,是多大的福气啊。

跟着南总理一起来的记者,把这一幕忠实的记录了下来,这些画面,都是要上新闻联播的,总理的一举一动,都是新闻。

而紧跟在南总理身边的苏星晖,自然也都被录了下来,前几天他沾柯志方的光,上了江右新闻,这一次他估计要沾南总理的光,上新闻联播了。

总理在慰问了抗洪军民之后,他察看起了崇津县的江堤,南总理对水利工作也不是外行,他看了崇津县的江堤之后,不禁大为惊异,他不是惊异别的,他就是惊异,这江堤修得也太结实了一些。

在这么高的水位之下,崇津县的江堤竟然没有明显的开裂现象,更没有被掏出口子什么的,这简直太少见了,总理这几天走了不少地方,不管哪里的江堤,都会出现一些裂缝或者口子,有的地方甚至已经千疮百孔,全靠沙袋顶着了。

第992章 不当外人

因此,南总理视察这么多地方以来,对很多地方的抗洪抢险工作都不是特别满意,有的地方堤坝质量特别差,南总理还当众发了火,痛斥地方政府领导。

这一路上,南总理的心情都不是特别好,他的心理压力太大了,他可是总理,今年发了这么大的洪水,要是出了什么特大的事故,他也是有责任的。

这事还不光是关乎于责任的问题,他的责任心也让他不能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一路上心情不好,可是来到崇津县之后,他没想到崇津县居然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这崇津县的抗洪抢险工作也做得太好了吧?

不但这江堤固若金汤,而且一切工作都安排得井井有条,丝毫没有手忙脚乱的样子,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苏星晖这个指挥长的组织能力、协调能力都是非常高超的。

南总理在心里点着头,苏星晖真的是一个人才啊,可惜上一次自己想把他调到京城去,他没有答应。

不过呢,如果他真的答应自己,调到京城去的话,这崇津县的抗洪工作,肯定没有现在做得这么好,这崇津县的堤防,可是花了三亿多整修过的。

一想到这里,南总理不由得又有一些好奇,苏星晖在去年年底赶着把这三亿多花出去了,一定要把这堤防给整修好,难道他知道今年会发这场大洪水?

就算是国家防总和水利部,也是直到今年三四月的时候才知道今年的汛情会很严重,苏星晖难道比国家防总和水利部的专家还厉害?

不过,南总理自然不会在这里当众向苏星晖询问自己心里的疑惑,他沿着江堤走了起来,仔细的察看着江堤,因为他怕苏星晖把自己带到这里来,其实这里是崇津县堤防修得最好的地方,其它地方的质量没有这里好。

他走了好一段路,江堤的质量都相当好,他暗自点头,又问道:“星晖同志,能带我去别的地方看看吗?”

苏星晖点头道:“当然行。”

一行人下了堤,自然有人一个电话把车都叫来了,他们坐上了车,去了其它地方,而南总理特意让苏星晖跟自己坐了同一辆车。

在车上,南总理就问起来了:“星晖同志啊,你们全县的堤防都修成这个样子了吗?”

苏星晖点头道:“当然都是一样的,南总理,这样吧,咱们县里的江堤湖堤,您随便指,指到哪里咱们上哪里看,如果有一处有质量问题的话,您唯我是问,我没二话说。”

听苏星晖这么说,南总理倒是来了兴趣,他说:“你这话当真?”

苏星晖道:“肯定当真啊!”

南总理点头道:“行,那我就随便指了啊?”

苏星晖微笑着点了点头。

车队向前开了一会儿,南总理指着那处江堤道:“就这儿。”

司机将车开到了堤边停下,南总理下了车,上了堤,其他人自然也都毕恭毕敬的跟在后面,南总理对此处的抗洪人员又进行了亲切慰问,然后察看了一下这里的江堤,果然,质量一样的非常好。

南总理没有多说什么,他又下了堤,又随便指了个地方,这里的江堤质量还是非常好。

南总理如此再三,他看到的无论是江堤湖堤,没有一处有质量问题的,他不由得啧啧称奇,他对苏星晖道:“星晖同志啊,你可真有一套,这堤防真的是修得固若金汤啊!”

苏星晖道:“如果堤防修得不好,那对崇津县四十多万老百姓都是巨大的威胁,此事当然马虎不得。”

南总理道:“不过我很好奇啊,你能够控制住自己,难道还能控制得住那些工程公司?据我所知,想要把这么大一个工程质量全都控制到这个地步,可是非常艰难的,那你是怎么把质量控制得这么好的?”

苏星晖道:“其实也没什么难的,公开进行招投标,严格按照招投标制度来执行,让实力最强最好的公司中标,然后找好监理单位,对工程质量进行严格监理,加上分管的领导没有私心,验收的专家也认真,这质量自然就能控制得好了。”

南总理叹道:“这事说得很轻松,很容易,可是,真的想要把你说的这些都做好,那就不是一件容易事了,怪不得现在那么多豆腐渣工程呢,人心,是最难控制的啊!”

南总理连连摇头,看样子,他又想起了自己视察其它地方的时候看到的那些豆腐渣工程了,这些豆腐渣工程,既让人痛心,也让人气愤。

不过这也就是他跟苏星晖两个人在车上,而且开车的是他的贴身警卫,他才能说这些话,当着那么大一群人的面,特别是那些记者也在身边,他还不是什么话都能随便说的。

他能够当着苏星晖的面说这话,说明他已经不把苏星晖当成外人了。

南总理可以不把苏星晖当外人,不过苏星晖却不能太不把自己当外人,这是一个度的问题,所以,这话他是不好接的,他只是带着些腼腆的笑了笑,这才符合他的身份。

南总理暗暗点头,这个年轻人既有锐气,又有才干,还知进退,明得失,懂规矩,重操守,这真是一个好苗子啊,只要善加培养,以后前途无量,也许这个国家的未来都会系在他的身上了。

此时,车行至净堡村了,南总理看到这里的稻田里有一些农民在劳作,不过稻田里的水稻长势不是很好,他不禁问道:“今年崇津县的农作物受灾面积有多少?受灾情况很严重吗?”

苏星晖道:“今年崇津县的农作物受灾面积超过了一百万亩,受灾情况确实很严重,很多地方农作物减产都会超过百分之七十,这个村子减产将会更严重,甚至有可能达到百分之九十。”

南总理动容了,农作物减产达到百分之九十,那真是一个可怕的数字,基本上代表颗粒无收了,他看了看那些在稻田里忙碌的农民,一想到今年他们取消了农业税和提留统筹,却要面对这样的结局,他的心里就很不好受。

他又问道:“这里为什么会受灾这么严重呢?”

苏星晖指了指那道湖堤道:“这个村子叫净堡村,紧紧挨着扬澜湖,事实上,这个村子在几十年前也是扬澜湖的一部分,是围湖造田得来的土地,所以这里的地势格外低,一下雨,雨水都流到这里来了,又无处可排,所以这里的稻子全被淹没了,时间一长,就成这样了。”

首节上一节1110/213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圣手官途

下一篇:官道神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