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商战 > 风流青云路

风流青云路 第1079节

庞兴杰担任调查组组长的时候,就作威作福,将调查组的组员们当成了自己的下属,只要他认为调查组调查不力,他就动辄破口大骂,调查组的这些组员们对他印象本来就很差,他还这样威胁张处长,张处长说实话,真想把真相给说出来。

不过呢,张处长也怕庞兴杰啊,毕竟人家是省委第一大秘,拔根汗毛也比他的腰杆粗,他现在是真后悔啊,那一天他要是不拉庞兴杰就好了,让他动手打人,那就证据确凿了,没想到自己好心拦住他,反而接了一个烫手山芋。

综合种种因素,张处长在劳新华面前总是语焉不详,他不敢说出真相,又不敢否认真相,他只能说自己不记得当时庞兴杰说的话了,因为当时场面比较混乱。

劳新华问张处长为什么要把庞兴杰拖出办公室的时候,张处长说庞兴杰当时情绪有些激动,他怕庞兴杰失控,所以把他拖了出去。

当然,庞兴杰骂唐朝信的事情,这是没办法否认的,那么多人都听到了,张处长也只能承认他确实骂了人。

由于张处长没能说出真相,这一天劳新华算是无功而返了,不过,其他人证,也就是经济开发区的那些工作人员,他们一边倒的都说庞兴杰确实想要打人,他们在门外都听到了庞兴杰的话。

但是,经济开发区的工作人员由于和蒋志清的特殊关系,他们的证词也只能作为参考,不是决定性的。

劳新华在这里调查到的一些情况,反馈回了省委,由于张处长并没有做出对庞兴杰不利的证词,这让蒋方平能够继续为自己的秘书说话,他说崇津县太不像话了,他们这是故意想要把水搅浑,以对抗省委对他们的调查,需要严肃处理相关当事人。

柯志方辩解说,就算庞兴杰没有打人的主观意愿,但是他的情绪激动也有可能让他人造成误解,要不然张处长也不会把他拖出门外,而且他辱骂一位警察的母亲,这已经严重影响了省委调查组的形象。

柯志方认为,应该立即把庞兴杰调回省里,对崇津县的相关人员,也不宜进行处分,此事就此平息,不再造成太恶劣的影响,才是务实的处理方式。

郑彥钧说,如果省委强行要处分相关当事人的话,有可能让这件事情的影响更大,并且引起强烈反弹,到时候事态也许会更加严重。

几方意见争执不下,此事只能暂且搁置了,他们都等待着劳新华调查出更加接近于事实真相的结果来。

为了调查出真相,劳新华这一天亲自找庞兴杰谈了一次话。

这两天,庞兴杰由于也要接受调查,他对苏星晖的调查便暂停了,他天天都住在县委招待所的房间里,无所事事,这让他很不爽。

TMD,老子吃了这么大的亏,反而要调查老子?哪有这样的事情?

那一天,虽然他很快就被苏星晖赶到救了出来,在那间拘留室里只呆了十几分钟,但是这十几分钟确实让他吃了大苦头了。

唐朝信恨他辱骂自己的亡母,他在铐庞兴杰的时候是从背后铐住的,而且把手铐收得比较紧,这让庞兴杰几乎无法动弹,他的手铐是越动越紧,而且他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躺也不是,怎么都不舒服。

那十几分钟,可以说是他这一生里最难熬的十几分钟了,他对唐朝信和蒋志清是恨之入骨,那十几分钟里,他在心里骂遍了两人的十八代祖宗,他发誓要让两人付出巨大的代价。

可是现在这两人还好好的,劳新华反而要跟他进行谈话,他能高兴得起来吗?

因此,在面对劳新华的时候,他的态度也不怎么样。

他和劳新华虽然都是省委办公厅的副主任,但是两人的吃香程度和仕途前景都没得比,他是蒋方平的大秘,年龄才四十岁左右,前途看好,劳新华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已经没有了什么进步空间,在办公厅也只是个冷门副主任而已。

庞兴杰平时就看不起劳新华,跟他没什么交情,现在这个看不起的人,却要来找他谈话,他当然没什么好态度了。

劳新华对庞兴杰的态度也不怎么恼,他还是一直笑眯眯的询问着当天的情况,庞兴杰还是一口咬定,他当时没有打人的打算,而他骂唐朝信,也是因为当时经济开发区的干部们对他进行围攻,先骂了他,他才骂人的。

劳新华反复询问着当时的细节,这让庞兴杰有些恼火了,他说:“我说老劳,咱们好歹也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你干嘛胳膊肘向外拐啊?你问得这么仔细干嘛?你是不是想借机会整我?告诉你,你打错了主意。”

劳新华还是不恼,他说:“庞主任,省委让我来调查这件事情,我当然要问得认真一点,所以你也不要生气,都是为了工作嘛。”

庞兴杰道:“我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该说的都说了。”

看到庞兴杰这个态度,劳新华也只好让他先回房去了。

庞兴杰嘴里骂骂咧咧的回到了房间,百无聊赖的打开了电视,看起电视来,他现在是真后悔自己来了崇津县,蹚了这么一趟浑水。还没吃着羊肉,却惹了一身骚。

这天下午,袁义福又给黄巍然打了一个电话,他跟黄巍然寒暄了几句之后,便向黄巍然汇报起了崇津县选举的一些准备工作。

他跟黄巍然汇报这个,其实就是想打探一下这一次选举到底是个什么章程,说白了,就是苏星晖这个县长还能选上吗?

黄巍然当然也知道袁义福的用意,不过现在苏星晖狠狠的得罪了省委书记蒋方平,这让黄巍然的心里也有一些拿不准了,苏星晖到底是应该选上还是不应该选上呢?这是一个问题啊。

而且这个问题还是一个难题,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袁义福,但是这个问题不回答还不行,毕竟崇津县还是他们澄水市的下辖县,要是在选举上的结果不如蒋方平的心意,那他这个市委书记也是要吃挂落的。

而柯志方的心情,他也不能不顾及,这个问题啊,真的是难为他了。

黄巍然打起了太极拳,他询问了一下袁义福崇津县选举的准备情况如何,然后表扬了袁义福几句,又说了几句云山雾罩的话,就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让袁义福也听得是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

离选举也就不到一周了,要是现在不把这个问题搞清楚,袁义福就不好安排,别到时候临时出了什么岔子,那可就坏了。

于是,袁义福便直接发问了:“黄书记,这个,最近我们县里发生的这些事情,市里是个什么看法?”

黄巍然道:“老袁啊,这些事情你当然是有责任的,你毕竟是县委书记嘛,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你的责任主要是领导责任,市里也知道你的难处。”

袁义福确实难啊,一边是苏星晖,一边是庞兴杰,哪个都不好惹,袁义福在心里感慨着自己的不容易,他说:“黄书记,谢谢您的理解,你能不能再给点更明确的指示?”

黄巍然的太极拳实在打不下去了,他不说不行了,他沉吟半晌之后道:“这样吧,老袁,我明天给你回话吧。”

黄巍然这是准备向省里打听打听了,作为一位市委书记,他在省里还是有自己的关系的,在省委,他有固定的消息来源,当然,想知道蒋方平的心意估计有些够呛,但是打探到一些省里的真实情况之后,对于揣摸领导的心意还是有所帮助的,总比他们这样瞎猜要强。

袁义福听了黄巍然的话,也知道了他的打算,事实上,他就是希望黄巍然能够打探到比较准确的消息,他才好行事啊。

袁义福点头回答道:“好的,黄书记,我知道了。”

刚刚放下电话,袁义福的房门就被敲响了,外面还有人喊“袁书记”,声音很是惶急,喊他的是吴正经。

吴正经喊着:“袁书记,出事了!袁书记,出事了!”

第963章 庞兴杰再被抓

由于吴正经太过惶急,说话的速度有一些快,他喊的话听起来像是“袁书记出事了”,这让袁义福很是恼火。

袁义福开了门,不悦的说:“吴正经,你瞎喊什么?什么叫袁书记出事了?”

在官场上,官员们颇多避讳,像吴正经这种喊法,是让袁义福很忌讳的,一个官员能出什么事?出了事就完了。

吴正经兀自不觉,他惊慌失措的说:“袁书记,出大事了!”

袁义福气不打一处来,你这倒好,“袁书记”不但出事了,还出大事了,他厉声道:“你给我住嘴,我什么时候出事了?”

首节上一节1079/213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圣手官途

下一篇:官道神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