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重生辉煌时代

重生辉煌时代 第470节

  “嗯。萧山倒是好说,干掉东门兔有把握吗?”“其实东门兔比萧山容易下手,这个女人虽然武力值超强,可她没有警惕心。军方最新研制出一种超级芥子枪,外形和手枪没什么区别,但子弹射出去,不需要击中目标,
  就会在固定射程内的空中炸开,瞬间释放超级芥子气,方圆三十米之内,连蚂蚁都不会存活。干掉这两人,有绝对把握。”
  “很好。萧山,今晚就是你的死期。”油布子平静地宣布,表情就像当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法官,宣布东条鹰鸡被判处绞刑。
  
第四百六十六章 午夜杀手
  
  华灯初上,河水泛着光。
  萧山和兔儿步履悠悠,观景散步一般,走进了京郊别墅。
  兔儿立刻被院子里的精美景观吸引,这些都是李茵馨重新布置过的,比原来更凸显出几分女儿家的巧思,还带着一种非常个性的、飘然出尘的韵味。
  萧山感知笼罩整个别墅,立刻敏锐地察觉,这里有人来过。
  但这也没什么奇怪,毕竟一年了。
  上次临走的时候,萧山布置了几个细微的识别陷阱。
  比如用茵馨的一根头发,挤在抽屉缝中,只要打开必定掉落。
  再比如那桌子上的便签本,距离台灯的位置是一厘米,现在变成了半厘米。
  可以看出来人已经很小心,除此之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这肯定不是盗贼。
  萧山知道李茵馨一直没有回来过,所以,只能是敌人。
  但具体是谁,已经没必要想,敌人太多了。
  “喜欢这里吗?”萧山问。
  “喜欢。这是茵馨嫂子布置的吧。”兔儿虽然是问话,却带着肯定的语气,这里茵馨的烙印很明显。
  “是啊。当初和你嫂子还刚认识,怕她孤身在外会想家,便买了这栋房子,想给她一种家的温馨。但只住了几天就走了,再没回来。”
  兔儿微微有些不自在,哥哥不是在给她讲述,而是在回忆和茵馨的那一段温馨往事。
  “睹物思人啊,不知道我要是走了,哥哥看到什么能想起我?”兔儿俏皮地问。
  萧山的目光忽然有了焦点,移回到兔儿脸上,定定地看了几秒,认真地道:
  “我这一生,没有什么后悔的事情,唯一让我耿耿于怀的,是我对白梅妹妹的承诺没有兑现。我说过要让她快乐一生,我说过要让她一生无忧,可我却没保护好她。”“兔儿,哥哥不会让你离开,也不需要你做什么事情。你不需要扭曲逢迎,不需要心机婉转,不需要看任何人脸色,你就肆无忌惮的活着,肆无忌惮的快乐,尘世的污浊哥
  哥替你挡着,哥哥保护你。”
  平淡的话语,如石子投湖,让兔儿心中渐起波澜,她那明月孤悬的心,更加郎朗中天,当下便欢快地问:
  “我真的可以肆无忌惮吗?”
  “当然。”
  “好。我现在问你问题,你必须说真话。”
  “哥哥难道骗过你?”
  兔儿的娇蛮,让萧山笑得灿烂,仿佛白梅又活了过来。
  “嗯,以前没有。”兔儿煞是可爱的左右晃了一下头,满脸笑容地问:“我的手帕呢?”
  她说的是在西双版纳的时候,给萧山包扎手腕伤口的那个手帕。当时看到萧山洗干净收起来,却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
  萧山一笑,伸手入怀,拿出了那方叠的整整齐齐的手帕。慢慢铺展开来,上面是两个鸳鸯在戏水,只是留下了血液浸泡之后的痕迹。
  兔儿只看了一眼,脸颊的光晕一圈一圈的扩散开来,如红苹果一般,羞不可抑。
  萧山却大煞风景地问了一句:“你要吗?”
  兔儿浑身一颤,瞬间胸口气逆,一下子就翻白眼了。
  萧山一看不对,赶紧收了起来,拉着兔儿的手道:“我们进屋去,哥哥给你唱歌听。”
  兔儿气得板着脸,却依旧可爱至极的模样,任由哥哥牵着手,进了屋。
  萧山从墙上摘下吉他,轻轻抚摸了一下,这是李茵馨特意给他买的。
  他拉着兔儿坐下,轻拢抹挑,前奏典雅,屋里顿时多了一种古典的韵味,萧山微微一笑:“一曲盗将行,送给我可爱的妹妹。”兔儿终于绽开可爱的笑容。
  劫过九重城关,我座下马正酣
  看那轻飘飘的衣摆,趁擦肩把裙掀
  踏遍三江六岸,借刀光做船帆,任露水浸透了短衫
  大盗睥睨四野,枕风宿雪多年
  你的笑像一条恶犬,撞乱了我心弦
  谈花饮月赋闲,这春宵艳阳天
  待到梦醒时分睁眼,铁甲寒意凛冽
  夙愿只隔一箭,故乡近似天边
  想为你窃玉簪,入巷间吃汤面,笑看窗边飞雪
  取腰间明珠弹山雀,立枇杷于庭前……
  兔儿听得早已经痴了,哥哥是自比大盗和将军?这个倒是很形象,哥哥确实两副面孔,换了面孔就是大盗,不换就是将军。
  想起两人初遇的那一刻,一路行来,似乎和歌词完全吻合,这是哥哥对我的心境写照吗?
  她不知道,也不想问,只觉得哥哥心中,什么人间烟火,什么山河远阔,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这种浩瀚的情感,弥漫在天地间,只为她一人。
  “哥哥是爱我的,只是承诺给了别人,所以不肯亵渎我。”
  兔儿虽然单纯,却冰雪聪明。
  她有些伤感,只是痴痴地望着哥哥,静默幽幽。
  “我们休息吧,今夜不会太平。”萧山轻轻放下吉他。
  兔儿回过神来,却坐着不动,期待地看着哥哥。
  萧山一笑,伸手把她抱了起来,兔儿心中又羞又喜,把头埋在哥哥怀里,不让看见。
  走进卧室,把兔儿放在床上,给她脱了鞋子,然后拽过被子盖上,轻声道:“睡吧,哥哥守着。”
  “嗯。”兔儿闭上了眼睛,显得睫毛很长,脸颊带着幸福的光晕,看起来很甜。
  ……
  午夜时分。
  一辆最普通的丰田轿车,缓缓停在距离别墅百米的路边。
  开车的是一个男子,副驾驶上坐着一个女人。
  如果兔儿看见,会非常惊讶,因为这男的是哥哥,女的,呃,是自己。
  不但衣着和萧山兔儿完全相同,就连体型都差不多,如果不是紧靠在一起对比,很难让人分辨出来。唯一能让人起疑的地方,就是两人都没有表情,显得冷酷呆板。
  假萧山拿出电话,拨通之后,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萧山和兔儿都在主卧室,两人已经睡下。”
  “ok。”
  他挂了电话,伸手拿起一把雨伞。这是特工专用的伞形枪,迷惑性极强,很难有人会防备一把雨伞指向自己,就像随手一挥,人就中弹了。
  而那个假兔儿,却从脚下的包里拿出一把类似乌兹冲锋枪的武器,这也不是冲锋枪,甚至都没有声音,这是超级芥子气枪。一颗子弹,足以放翻一屋子人。
  
第四百六十七章 毁尸灭迹
  
  两个特工迅速下了车,借着夜色的掩护,无声的摸向萧山的别墅。
  女的望着别墅二楼的窗户,想象着萧山和东门兔正赤身果体的样子,忽然冷笑道:“东门兔不是萧山的妹妹吗?为什么睡在一个卧室?”
  “这有什么奇怪?萧山连真妹妹都睡了,更何况这假妹妹。”男的不屑地道。
  “沽名钓誉之徒。情人就情人,非要声称是妹妹。”女的一脸鄙视。
  随后又道:“别墅里没有武器吧?”
  男的冷笑一声:“放心,军方早就搜查过了,没有任何武器,萧山又不会功夫,东门兔就是个傻茄子,毫无心机。”
  女的再没话说,两人继续向前摸进。
  在二楼卧室中,萧山杀机狂涌,望着窗外冷声一声:“原来搜查别墅的是岛国军方。很好,让你们两个多活一会儿,我先去杀了暗中监视准备毁尸灭迹的两个人。”
  说完,瞬间消失在卧室中。
  “唉,多好的夜晚,被几只老鼠搅了。”兔儿轻叹一声,睁开了眼睛,从容起身穿好鞋,一边向外走一边道:“你们两个才傻茄子,敢诋毁哥哥,今晚非烧死你们不可!”
  嗖嗖!
  两个特工翻墙而入,落在院中。
  他们显然知道这里没有任何预警装置,根本毫不掩饰身形。
  如狸猫一般轻灵,冲到了别墅门前,男的直接拿出提前配好的钥匙,别墅的门被无声打开。两人端着伞和枪,闪身进了门厅,迅速冲向二楼。
  到了卧室门前,男特工再次拿出钥匙,无声的慢慢插入锁孔。
  女特工在这一瞬间,忽然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
  过于顺利了!
  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瞬间惊得浑身毛孔都炸开!
  萧山和东门兔,居然就在两人身后站着!
  男特工刚刚打开房门,忽然警觉同伴不对,猛然回头,也惊得险些撞门上,骇然惊呼:“怎么可能?”
  “面具做的不错,看来早有准备啊。”
  萧山先开口,声音冰冷刺骨。
  两个特工在瞬间的惊吓过后,猛地齐齐举枪射击!
首节上一节470/872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最强医生

下一篇:美女的神级保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