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重生辉煌时代

重生辉煌时代 第339节

  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如果失败,就舍弃冬生药业。所以,在他察觉不对的时候,这个药业公司已经被他重复抵押贷款十几次,钱全部通过地下渠道,转入瑞士银行账户。只要他一消失,冬生就将因为资不抵债而破产,张
  俪什么都得不到。
  他又拿出一整套的证件。
  这个身份是真的身份,不但户籍系统能查到这个人,还有家庭,有妻子,有银行卡消费记录,有良好的出境记录,什么都不缺。
  而他这个身份的妻子,就是佟麟的母亲,佟云。
  最后取出一套行头,有衣裤鞋袜,还有帽子,假发,眼镜,还有化妆用的油彩。
  他对着镜子,把自己的脸抹的略微蜡黄,然后带上假发,眼镜,帽子,换好衣服和鞋。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活脱脱变了一个人,无论谁也不会相信,这就是那个无比光鲜的杜虹桥。
  最后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遗漏。
  他双手抓住衣柜,轻轻一拉,这衣柜居然向旁边滑开。
  然后露出了整面白墙,他在角落用手一按,那看似平整的白墙,却缓缓向里打开一道门。
  里面却不是密室,只是一个两米见方的空间,正中间有一个圆窟窿,竖着一根柱子。
  就和消防队的下楼通道一样,只不过杜虹桥是隐藏的。
  他回身把衣柜重新搬回,再关上门,然后在黑暗中戴上手套,双手一抓柱子,整个人顺着柱子飞快滑向一楼。
  黑暗中,感觉双足落地,松开了手。
  贴着门听了听,确定没有任何动静,便轻轻开启了暗门。
  这是一个佛堂。
  企业里设佛堂,并不惹人注目。
  很多企业家都迷信,认为供这个有用,菩萨会保佑平安发财。
  佛堂一般不会太大,这个更是小一些,窗户都没有,漆黑一片。
  这地方只有杜虹桥有钥匙,就连张俪都进不来。
  杜虹桥没有开灯,只是走到菩萨前,最后跪拜了一下,喃喃自语:“菩萨保佑,保佑我儿子平安取出宝藏,从此叱咤风云,展翅高飞,保佑杜家香火鼎盛,福泽万年。”
  他跪伏的身躯正慢慢抬起,忽然感觉后背一疼,一把匕首顶在后心。
  “别动。”一个冰冷的声音传入耳鼓。
  杜虹桥冷汗刷的顺着鬓角流下。
  完了。
  到底是怎么暴露的?
  “杜虹桥,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敢骗我,立刻就没命。”冰冷的声音道。
  杜虹桥淡淡地回答:“我保证每一个字都是真的。但必须我先问。你是哪位?”
  “找死。”
  匕首微微一松,已经刺入杜虹桥的后背半寸,鲜血围着匕首渗出,如同一朵红花。
  可杜虹桥一声都不吭,甚至都没有伏低身子,以躲避匕首。
  身在匕首下,能躲到哪去?
  那个匕首没有再向下送,再送就刺入心脏了。
  “我叫穆鹏。”那个冰冷的声音,终于缓和了,却带着一丝讥讽。
  “没听过。你受谁指使?”
  “现在轮到我发问。你瑞士银行账户的密码是多少?”
  杜虹桥毫不迟疑,报了一连串的数字,穆鹏直接记录在手机上。
  然后让杜虹桥重复一遍,居然一丝不差,穆鹏信了。
  杜虹桥紧跟着问:“是谁告诉你佛堂的秘密?”
  “你给谁用过自己不知道?”穆鹏讥讽道。
  杜虹桥一愣,他只给一个人用过,就是佟麟的母亲,佟云!
  那次是因为张俪忽然到来,他匆忙把佟云塞进了那个空间。
  但佟云怎么可能背叛他?
  “我不信。”杜虹桥断然道。
  穆鹏淡笑道:“当然不是佟云,是佟麟告诉我的。”
  这倒是合理,佟云没有任何事情瞒着儿子。
  “他怎么可能让你来杀我?”杜虹桥有些愤怒。
  穆鹏冷笑道:“你真以为佟麟想认你这个父亲?在他眼中,你从来就不是父亲,只是一个欺骗他母亲的骗子!让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为你埋葬青春,孤独等候二十年?只因为有了你的
  孩子?只因为你一句虚无缥缈的承诺?”
  杜虹桥浑身一抖,喃喃道:“可我没有欺骗她,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佟麟。”
  穆鹏悠悠道:
  “如果是为了佟麟,那你就死吧。只有你死了,宝藏的秘密才能守住。因为现在各路人马云集周知,不是挖掘的时候,懂了吗?”
  杜虹桥沉默了一下,叹道:“我临死之前,只想听一句真话,是不是佟麟要我的账户密码?”
  “不,是我的主意。”穆鹏不介意说一句真话,毕竟杜虹桥要死了。
  杜虹桥微微松了一口气,说:“告诉佟麟,他户口上的生日是我故意报错的,是为了和我离开张俪的日子无法吻合。他真正的生日,要早三个月。”
  穆鹏暗自佩服,死到临头,居然还惦记着儿子的生日。
  “我会如实转达。”
  说完,匕首豁然插进杜虹桥的心脏。
  杜虹桥的双眸猛地一睁,浑身的力气都消失了,眼前慢慢变成了绝对的黑暗。
  然后趴在菩萨前,就此气绝身亡。
  穆鹏拖着他的身躯,打开了那道暗门,像扔垃圾一样,扔了进去。
  没有人知道真正的杜虹桥已经死了。
  办公室中的单良也不知道。他依旧淡定地坐在那里,默默地看着桌上的文件。
  
第三百三十八章 驴友两岸行
  
  单良很有信心。
  他曾经冒充过几次杜虹桥,都骗过了所有人。
  但他却不知道,那几次不是杜虹桥遇到了危险,只是让单良习惯这种冒充。这样真正危险来临的时候,才不会害怕。
  单良现在果然不害怕,四年都没出问题,这次为什么要出问题?
  但问题紧跟着就来了。
  他忽然感觉脖颈一凉,一低头骇然发现,一柄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
  这可是第一次,以前那几次,从来没人拿匕首。
  而且他万分不解,这办公室是三进套间,最里面是卧室,中间是办公室,最外边是秘书间。
  那秘书间里,可是坐着四个保镖,都是以一当十的好手啊。
  这人怎么进来的?
  “你要干什么?”单良有些哆嗦,总裁风度全忘光了。
  背后的人在他耳边轻声说:“别叫,你那四个手下都晕过去了,你叫不醒。”
  “我不叫。你要什么,尽管拿去。”单良无比真诚大方,只要自己活命就行。
  “嗯。很好。”背后的人很满意,轻柔地问:“宝藏在什么位置?”
  “噢,你要宝藏啊。”单良终于想起了杜虹桥的吩咐,赶紧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哆哆嗦嗦的打开。
  上面是一张草图,标示着宝藏的位置,和给佟麟看的那一张,差不太多。
  嗯,秦岭七十二峪,才差了两个峪口。
  背后伸过一只手,接过图,慢慢收起来。
  却又诈了一句:“你以为我会信吗?”
  “可我就这一张图。”单良一紧张,说话已经漏洞百出。
  可背后那人竟然没听出问题,一个手刀砍晕了单良,然后用手压住了他的左颈部动脉。
  足足过了三分钟,单良停止了心跳。
  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杜虹桥替身死。
  ……
  佟麟缓缓端起茶缸子,轻轻吹了吹浮沫,慢慢喝了一口,又悠然放下。
  略微抬起头,目光望向窗外,乌云终于变成了山雨,淋漓挥洒而下。
  电话响起,是穆鹏,他随手接通。
  “师父,什么情况?”
  “杜虹桥死了,替身被张家的人杀了,宝藏的事情并没有泄露。我们别去冒险挖掘了,等风头过去,所有人都散了再说吧。”
  佟麟的眼中微微泛起一丝怒意,然后悄然散去,回到平静无波:“他死前说什么了?”
  “他说你户口上的生日,是他故意报错的,为了和离开张俪的时间错开,真正的生日要早三个月。”
  “知道了。”穆鹏平静地说:“但师父忽略了一件事,萧山能预测歌轮的人,会算不到宝藏的准确位置吗?我们等下去,就是一场空。所以,还是要去争夺的。”
首节上一节339/872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最强医生

下一篇:美女的神级保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