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重生辉煌时代

重生辉煌时代 第164节

  游戏的胜负判定很简单,执牌双方将手牌点数相加,通过比大小决定输赢。
  总数相加最大只能21点,超过21点则为 “爆牌” 直接失败,数字相同则为平局。
  这种玩法看似赌运气,其实不然,数学家靠算法,能让赢率可以达到51%。
  是不是以为赢率并不大?
  不,这是赢率,还有根据概率大小定的下注比例,这就把这1%无限放大!
  所以赌场都不欢迎算牌者,一般确定是算牌者之后,立刻就被请出赌场。
  而望月显然不在赌场的黑名单中,萧山也没有资格把望月请出赌场,而且也不符合他的身份。
  他当即笑道:“都没意见的话,米泽君洗牌吧。”
  米泽穗信拿起一副新扑克打开密封,单手捻开给众人看了一遍,然后合起,切牌,洗了一遍。
  萧山发现,望月新二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牌,一瞬不瞬,不禁暗自狐疑:“这望月不会连洗牌都能看清吧?”
  “请望月君切牌。”米泽穗信示意。
  望月新二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牌,此时小心的选择了一个中间的位置切开。
  萧山翻开第一张,是黑桃Q。
  只要不是么点,就可以继续,如果是,那得重新洗牌。
  随即,萧山开始轮流发牌,每人发两张,第一张是翻开的,第二张是扣住的。
  大家看过之后,就开始下注。
  若点数不满21,可以要求庄家再加发牌。
  若对自己的点数满意,比如二十点,可以下重注,比如一万。
  如果不愿意大赌,也可以每次都一百。
  米泽穗信无疑就是真正的小赌怡情,真像他说的,就是来体验生活了,几乎每次都一百。
  赌二十一点输赢很快,最快的时候发完牌就分出胜负,比如庄家拿到了二十一点,三人立刻就得给钱,而且是双倍。除非三人也是二十一点,那只输一倍。
  一个小时下来,望月的优势就已经显露,他下注一百、几百的时候,一般都输的多,可他下注上千、几千的时候,居然赢的次数多。
  惠山柳却正相反,她下重注的时候,输的时候多,总是把握不住机会,在她看来这是运气不好。
  同时米泽和惠山都明白了,萧山不过是陪大家玩,这个望月才真是恐怖啊。
  这简直就像奥运选手和业余运动员的差距。
  而萧山也同样观察出来了,米泽穗信这人极有原则,哪怕拿到二十点,下注也最多二百。这种人属于不可收买的类型,当然,萧山收买他也没用。
  可惠山柳不一样,这个女人在拿到好牌的时候,会露出贪婪的目光,会下重注。十轮下来,她自己居然下了两次一万的赌注,结果可想而知,她输的最多。
  直到晚上吃饭的时候,米泽穗信推牌告辞。
  这赌场来去自如,从来没人敢强迫谁,萧山自然更加不会。
  只是惠山柳输了足足九万欧,此时满脸期待的看着萧山,等他叫人进来继续玩呢。
  望月却是已经赢了十万欧,他礼貌地等萧山提出散局,因为他看出来了,萧山根本不喜欢赌。
  萧山笑道:“惠山小姐,望月君,今天就到这吧,如果两位不介意,我想请两位共进晚餐,不知道是否方便?”
  惠山柳虽然失望,但她很希望和萧山交朋友,立刻笑道:“没问题。”
  望月却纳闷了,他原来以为萧山是为了稀土分离技术,现在看来不是啊。至少不完全是。否则没必要请他吃饭,那不是碍事吗?
  他心中好奇,却不想和惠山柳一起吃饭,便郑重说:
  “我今天还有些别的事情要做,如果明天萧山先生有时间,我们可以一起坐下聊聊。”
  “ok。”萧山立刻点头,望月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萧山,便告辞离去。
  当下萧山一行人离开了赌场,直接来到公园大厦中心酒店,要了两个包房。
  安然知道萧山肯定有重要的事情要谈,她很自觉的和江良庆三个一起吃饭。
  萧山和惠山柳独处一间,各自点了两个菜,便开始闲聊。
  惠山柳没那么愚蠢,看出萧山必有所图,她也正好想打探一下商业情报,便若无其事地问:
  “萧山君,你收购ASML的时候,是否也考虑过尼康和佳能呢?”“没考虑过。”萧山坦言道:“尼康和佳能的光刻机,完全是一个整体,不存在分割收购的可能。如果整体收购这两家公司,那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更何况,岛国不会允许我
  收购这两家公司。”
  惠山发现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便换了一个角度:
  “您认为这两家公司的产品,和ASML有很大差距?”
  “差距不明显。”萧山依旧坦诚,“但如果我来掌控ASML,那会迅速拉大差距,让这两家公司彻底放弃高端光刻机的研发,进而被淘汰。”
  惠山柳不可思议地说:“迅速拉大差距?光刻机的发展,受制于芯片制造的发展吧?难道您能让芯片制造的换代周期缩短?”
  她这话说的完全没错,处理器的速度,不决定于芯片设计,而是决定于芯片制造。
  英特尔的芯片设计的再好,制造不出来有什么用?
  而85年的张仲谋,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开创了芯片代工行业,把芯片产业彻底变成了垂直发展模式,加快了整个产业的发展速度。可芯片制造完全按照摩尔定律在发展,怎么可能加速?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们一起转向
  
  萧山微笑说:“当然可以加速。现在的芯片制造,是在无数次试错中,才找对正确的方向,如果我直接指明正确的方向,那不就加速了吗?”
  “那正确的方向是什么?”惠山柳问完就后悔了,这种价值不可估量的情报,怎么可能随意告诉她,让她拿去卖钱?这问话显得太愚蠢。
  可她万万没想到,萧山居然目光灼灼地回答:“我可以告诉你,但这需要代价。”
  惠山柳心脏猛地一跳,是身体的代价?那一点问题没有啊。
  但她深深地懂得欲擒故纵的道理,故意拿捏着,迟疑地问:“什么代价?”
  “我要稀土分离技术。”萧山轻声说。
  惠山柳好似挨了一耳光,脸颊瞬间僵硬,期待的心呼通一声落地。“萧山君,你这是开玩笑?你告诉我一个猜测的方向,还不知道对错,我却拿出实实在在的高端技术给你?别说我拿不到这么机密的东西,即便是能拿到,也不会做这交易
  。”
  萧山悠悠说:“惠山小姐,你觉得我凭什么说服张仲谋,让我入主太积电?”
  惠山柳思索了一下,果然被萧山的逻辑误导,渐渐产生猜疑。
  难道萧山就是用的这个发展方向?
  那看来萧山真的把握了正确的方向。
  毕竟萧山的远见是公认的。
  萧山趁热打铁,又低声说:“你把稀土分离技术搞一份给我,自己什么都没损失;我告诉你正确的研发方向,我也什么都不损失;太积电又不是我自己的,驻友也不是你的;只有我们银行卡上的钱,
  才是我们自己的。对不对?”
  惠山柳细思一番,觉得很对。萧山即便拿到分离技术也没太大用处,分离技术是在米国都申请了专利保护的,华夏使用这种技术用于商业用途,驻友可以立刻起诉,让华夏停止侵权,否则将受到米国
  的制裁。
  所以,驻友的损失并不大。
  相反,如果依靠萧山,把岛国芯片制造推向巅峰,超越太积电、二星和英特儿,哪个更合适?
  她不认为自己是驻友的罪人,她考虑的是整个国家的利益,当然,自己从中赚钱也是必须的。
  随后的晚餐,两人再没提这事,但分别的时候,她主动和萧山交换了电话号码。
  当天晚上,萧山五人就住在这家酒店中。
  第二天早上。
  吃完饭之后,萧山立刻给望月打电话,邀请他来酒店聊一聊。
  望月爽快答应,萧山这样地位的人,不可能给他下什么黑手,他很放心。
  仍然是那一个包房,两人相对而坐。
  萧山微笑说:“望月君,我有一个数学上的疑难,想向您请教一下。”
  望月愣住,萧山有数学疑难?
  普通的疑难不会问我,高级的疑难,卧槽,不是说他只读了一天大学吗?
  “数学上的问题,你尽管问,我知无不言,绝无保留。”望月坦然说。
  数学也确实没什么保密的,那属于基础科学,各国研究成果都是公开的,这叫共享。
  “我想开发一种数字货币,弥补现有货币的不足,满足隐蔽交易的需要,望月君,你觉得有没有可能?”
  萧山一句话出口,望月顿时感觉石破天惊。
  谁特么说上一天大学的人不能提出最尖端的数学难题?
  这简直就是最天才的构思啊。“望月君,我的设想是这样的,先给这个数字货币取一个名字,就叫比特币吧。和法定货币相比,数字货币没有一个集中的发行方,而是由网络节点的计算生成,谁都有可
  能参与制造数字币,就像挖矿一样。这种比特币可以全世界流通,可以在任意一台接入互联网的电脑上买卖,不管身处何方,任何人都可以挖掘、购买、出售或收取比特币,并且在交易过程中外人无法辨认
  用户身份信息。具体办法是,由计算机生成的一串串复杂代码组成,新币通过预设的程序制造,随着货币总量的增加,新币制造的速度减慢,直到几十年后,达到一个总量上限。这个上
  限是必须的,只有数量固定,才能给人信心。”
  他还有最重要的一句话没说,只有固定数量,才会不断增值,而且是涨到一个恐怖的高度。
  望月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思索,如木雕一般,一动不动。
  萧山也不动,静静地等着。
  他描述的很详细,相信这些提示足够望月把比特币提前开发出来了。
  这可是个巨大的金矿啊。初始买入比特币的人,如果持有十年,回报超过一百五十万倍。
  因为最初开发的货币,只值几分钱。
  “能做到。”望月忽然兴奋地说:
  “这个方程可以解,但这不是最难的地方,最难的是如何保证点对点传输的时候,不被破解,只能被真实的拥有者转移或支付,这就需要密码学的支持。”
  萧山笑道:“望月君,我相信你能解决这个问题,为推动网络发展做出重大贡献。我会建立一个交易网站支持比特币,让数字货币有一个变现渠道,这样慢慢就会被大众接受,成为真
首节上一节164/872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最强医生

下一篇:返回列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