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80节

  “如果我能替你调理成阳脉呢?”阎京微微一笑,说道。
  “你说什么?”百里琰眼中精光乍起,语气都有点激动了。
  百里琰从不甘心屈居人下,百里家族,迟早都是他的囊中之物,先前他一直觊觎着《阎王要术》,但这要术他又无法修炼,所以他也没有再往这上头花心思了,但阎京却在此时说可以替他调理,百里琰心中那撮即将熄灭的火苗一下子又窜了出来。
  “百里老前辈说得没错,我是天生阳脉,不过后天却未必就调理不成的,我可以帮你调理成阳脉,只要你有足够的耐心和韧性。”阎京说道。
  “你为什么要帮我?”百里琰并不傻,刚才阎京还一直怀疑他,怎么可能突然对他这么好来帮他?
  “我也是一个有情怀的人。”
  “……”
  你这么不要脸,真的好吗?
  “如果你能强大起来,阎王门也就后继有人了,不过医者救人,却救不了人心,我希望你能走上正道,将来用自己的医术造福社会大众。”阎京正经说道。
  百里琰在原地怔忪了半天,阎京已经回了自己的房间,百里琰看着阎京的房间,又是好半天才离开。
  回到房间,阎京给陈璇打了电话报平安,并且说要过几天才回去了,两人一通电话说了将近一个小时,直到白浔的电话插了进来。
  青帮的实力不小,阎京正好有事需要白浔帮忙,所以就挂了陈璇的电话,给白浔回了过去。
  “已经快11点了,你怎么还没有回来?”白浔心中十分担心阎京的安全,但她嘴巴上说得却是极为平淡。
  “你还在诊所?”阎京皱起眉头,问道。
  “没有,我在家,宝生说你还没有回来。”白浔站在窗前,看着阎京的卧室的位置。
  “哦,那就好。”
  “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他们只是请我来看病的,对了,你对阎王门的事知道多少?”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阎王门说一个很古老的中医门派,他们现在的门主叫百里徵,想必你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
  “是,那你知不知道百里家族中有一个叫做百里琰的人?”
  “百里琰?这个我倒是没有听说过,百里徵有一个弟弟和三个儿子,我见过百里徵和百里鸣一面,不过都已经很久之前的事了。”
  “那你能不能问问老爷子有关百里家族的事?比如百里琰的身世。”
  “你为什么对这个百里琰如此感兴趣?”
  “百里老先生的三个儿子和弟弟我今天都见过了,大儿子百里鸣有一个女儿,二儿子百里徽到现在都没有成家,三儿子百里烨也有一个女儿,百里老先生的弟弟百里璟有一个儿子叫百里垣,这几个人都不是百里琰的爸爸,但百里琰既然姓百里,在家族中又有一定的地位,他是谁?”
  白浔皱起了眉头,道:“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了?”
  “没有啊,我就只是好奇而已嘛。”白浔果真不是一般的女人,光从他的言谈中就能猜到了一些事,看来以后得少在这个女人面前说真话啊,阎京心想。
  “这样吧,我明天回去一趟问问爷爷,再帮你查一下关于阎王门的事,不过你别抱太大的希望,阎王门一直都很神秘,外界很少知道他们的信息,要查证起来就有一定的难度。”白浔说道。
  “嗯,那好,你明天弄清楚了再跟我回话,我可能这几天都会待在这里,暂时不会回去。”阎京道。
  “嗯,那你一个人在外面注意点,如果有事就给我打电话。”白浔道。
  阎京心想就算有事我给你打电话也是白搭啊,因为压根连阎王门的门朝那边开都不知道。
  “嗯,不早了,早点休息吧。”阎京道。
  “嗯,晚安。”
  挂了电话白浔还是不放心,又换了一身衣裳出门回郊区的别墅。
  白一鸣上了年纪睡得少,白浔半夜回来自然就惊动到了白一鸣,白一鸣知道白浔半夜突然过来肯定有事,索性起来了。
  “小浔,这大晚上的你回来做什么?”白一鸣坐在梨花木椅子上喝茶,问道。
  “爷爷,你还记不记得阎王门?”白浔瞅着老爷子心情还不错,问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白一鸣端着茶的手僵了僵,不知道白浔怎么突然问起了阎王门。
  “阎京去阎王门治病了,我怕他有危险。”白浔道。
  “百里徵为人正直,不会为难他的。”原来是为了阎京而来。
  “除了百里爷爷的三个儿子和弟弟之外,爷爷知不知道一个叫百里琰的人?”白浔问道。
  白一鸣放下手里的茶杯,道:“他遇到百里琰了?”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他的语气,应该是和这个百里琰交上手了。”白浔道。
  “那你就应该知道百里琰,并不是百里徵三个儿子所出了。”白一鸣说道。
  “爷爷知道他是谁的儿子?”白浔问道。
  “你们只知道百里徵有三个儿子,却不知道百里徵还有一个女儿叫做百里灵,这个百里灵最得百里徵的喜爱,因此她在百里家族中有着很高的地位,家族中的人甚至怀疑百里徵会将门主的位置传给百里灵的。”白一鸣回首着往事,说道。
  
第122章管洺的邀请
  
  阎京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起了个大早,老李看他起来了,这才带着他去饭厅吃饭。
  吃完饭,阎京又过去看了一趟百里玥,百里玥已经恢复了精气神,当面感谢了阎京的救命之恩。
  从百里玥那边出来,又去给百里徽看了病。
  因为要针灸背部,所以阎京让百里徽趴在床上,百里徽愁眉苦脸唉声叹气,阎京倒是挺能理解他的,要一个长期泡在酒色里的人突然戒了这两样,真的是很难做到的。
  “阎医生,我这病真的必须得禁yu半年吗?”百里徽还不死心。
  “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坚持一年。”阎京明笑着说道。
  百里徽连忙摇头,道:“不了不了,半年就已经够了。”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等身体养好了,要什么样的美女没有?不然就算是送你一堆绝世美女你也是无福享受啊。”阎京说的话虽然糙了点,但道理却是这个道理啊。
  百里徽一咬牙,道:“死就死吧,半年就半年!”
  颇有一种壮士断腕的决心。
  说实话,没有哪一个男人不爱好美色,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嘛,阎京自己同样深陷情网。
  “对了,阎京有个问题,不知该不该问。”阎京想从百里徽身上下手,打听点有用的东西。
  “你问吧。”百里徽还很懊恼禁yu的事,想也没想的说道。
  “昨天听百里老前辈介绍百里家族的人时,似乎没有说百里琰是谁的儿子啊,不知道这个百里琰,是你们谁的儿子?”阎京状似随口问道一样,手下正找着百里徽的穴位,专心的扎针。
  “嗨,我当你要问什么,原来是这个祸星啊。”百里徽不以为然的道。
  “祸星?”阎京疑惑道。
  “他是我二姐的儿子,哦,你可能不知道,我父亲一共有四个孩子,除了我们三兄弟,还有一个女儿,也就是我二姐百里灵,百里琰是我二姐的儿子,二姐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我们至今不知道百里琰的爸爸是谁,父亲怜悯二姐,就让这孩子随了百里的姓氏,从小在百里家族里长大的。”
  百里徽说道,声音里有些唏嘘感慨,为百里灵惋惜。
  阎京没有想到这其中还有这样一段故事,百里琰原来竟有着这样一个身世,在这样的大家族中,难免就会受到排挤了。
  “那他在家中地位如何?”阎京问道,想印证自己的想法。
  “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能在家中有什么地位?只不过父亲因为对二姐的爱,倒挺喜欢他的,我们三兄弟想着他到底是二姐的儿子,对他也算半个儿子,不过我二叔一家却把他当祸星,百里垣有过一个儿子,从小就不喜欢百里琰,两人经常打架,不过后来百里垣的儿子落水死了,百里垣一直怪百里琰,说是百里琰害死的,对百里琰很是不好,如果不是父亲一直坚持将他养在家里,他早就被二叔一家赶出去了。”百里徽说道。
  原来如此。
  阎京终于找到了百里琰要除去百里璟父子的原因了,一个从小无父无母的孩子,受尽了欺负,所以还击,而这一次百里玥的事,只怕和百里琰也脱不了关系了。
  百里家族留下百里琰,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啊。
  医术可以救人,却也同样可以杀人啊。
  从百里徽房间出来,百里琰正好在外面等着阎京了,阎京心中已经拿不准到底替百里琰调理阳脉是一个正确还是错误的选择了,如果百里琰没有坏心,那么他的医术将会拯救很多人,让阎王门也再现江湖,如果百里琰没安好心,那么他就是给百里家族带来了一场劫难。
  “阎先生放心,我百里琰这一生绝不会做对不起阎王门的事,我只想凭借这一腔热忱,让阎王门再现江湖,以还爷爷的养育栽培之恩。”百里琰似乎看出来阎京的担心,说道。
  阎京握针的手微颤,暗中松了一大口气,道:“我希望你不要忘记你今天所说的话。”
  ……
  京恒诊所。
  一辆迈巴赫稳稳的停在了京恒诊所的大门外,因为车子的缘故,路过的人都对这辆车指指点点。
  管洺此刻坐在京恒诊所里,脸上是他招牌式的笑容。
  “白小姐的意思,阎先生这几天都不在了?”管洺说道。
  “阎医生出诊了,管先生如果找他看病的话,改天请早。”白浔毫不客气的说道。
  上次在商场和逸林大酒店的事,白浔可没有忘记,很明显的,那天的事都是管洺事先安排好了的,否则萍水相逢,以管洺的身份怎么可能无缘无故邀请他们去参加什么聚会。
  管洺也不生气,拿出一封请柬放在桌子上,道:“这是给阎医生的请柬,西医公会的挂牌成立仪式,我希望阎医生会是座上宾。”
  “中医西医本来就不同路,我想怕是要让管先生失望了。”白浔看都没有看一眼请柬,说道。
  姑娘,你的嫌弃能不能别表现得这么直接啊?
  “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管洺站起来,系好西装的纽扣,优雅的走出了诊所。
  白浔看着管洺的背影,不知道管洺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白浔拿起桌上的请柬看了一眼,西医公会挂牌成立的时间是十天之后,那时候阎京已经回来了,只是阎京会去吗?
  白浔拿出手机试着再一次打给阎京,可是阎京的手机却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白浔无奈的叹了口气,祈祷着阎京别出什么事才好。
  一直到吃了午饭,阎京才想起自己手机放在卧室的充电,为了快速充电他习惯性的选择了飞行模式,不过这一忙就是一上午,他反而倒忘记了手机的事了,吃了饭,阎京回去拿了手机,短信提示有几通电话进来,都是白浔打过来的,阎京想起昨晚上的事,就马上给白浔回了电话。
  “阿浔,我手机没电了在充电。”阎京先说道。
  白浔一听就放心了,道:“昨天晚上你叫我查的事,我已经查到了。”
  “我也问到了,这事等我回来再细说吧。”所谓隔墙有耳,这是在别人家,万一被人听到嚼了舌根,大家面子上也不好过。
  “那好,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白浔看着手里的请柬,问道。
  “我大概在这边待五天左右吧,怎么了?诊所有什么事吗?”阎京问道。
  “诊所倒没出什么事,不过刚才管洺来了一趟。”
  “他来做什么?”阎京皱起了眉头。
  “他送了一张请柬过来,请你去参加他的西医公会的挂牌成立仪式。”
  “西医公会?是什么东西?”
首节上一节80/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返回列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