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7节

  “不好意思阎京,家里突然来了一位很重要的客人,我现在去机场的路上,可能今天没空和你见面了。”陈璇被勒令必须出场,她也是没有办法。
  阎京忽然停住了脚步,这或许就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吧。
  阎京唇角绽开一抹苦笑,道:“没关系,那改天再约吧。”
  “你,你生气了?”听出来阎京语气的低沉,陈璇试探性问道。
  “没有,正好我也要去实验室做实验,先不说了。”阎京掩饰好情绪,说道。
  “那好,回头我再给你打电话。”
  “再见。”
  挂断电话,阎京忽然感觉到有些无所适从,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实验要做,那只不过是一个搪塞陈璇的理由。
  阎京闲庭信步,竟然真的走到了实验楼,反正也无所事事,他今天也不想去图书馆,不如就去实验室碰碰运气,看有没有人在做实验,他也好观摩观摩。
  华医大的实验楼一直只对学生开放,只要学生有时间,都可以自行去实验室做实验,有不明白的地方,还可以请教值班的实验老师,光就是这一点,国内很多医学学府都做不到,这也是华医大蜚声中外的原因之一。
  不过阎京今天似乎来得不是时候,实验楼冷冷清清的,基本上没什么人,阎京这才想起来,今天正好周五,学校放假,很多学生都去享受周末的愉快时光了。
  阎京漫无目的的走着,忽然听到前面实验室里有动静,阎京心中一喜,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有人在这里做实验吗?
  阎京快步走了过去,但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但那画面太美,他都快不敢看了!
  一男一女竟公然在实验室里风流!
  女的衣服已经被半拉开,露出一片雪白,男的已经脱掉了上半身的衣服,此刻正猴急的亲着女的。
  所谓非礼勿视非礼勿看,阎京正打算要走,却忽然发觉不对劲,倒不是他好色想看活春gong,而是那女的一动不动,整个身体软绵绵的,好像······哪里有些不对。
  阎京下意识的多看了一眼,发现那女生不是别人,正是段清夏!而此刻她正竭力张眼,嘴唇噏动着,似乎是在叫救命。
  而那个男的,正是昨晚开着名车来接段清夏的柳志铭!
  阎京伸手去拉门,发现门被反锁了,正想撞开,但此时他的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二话不说拿出手机,调到录像模式。
  几十秒钟之后,柳志铭已经迫不及待,阎京知道不能再等了,立即就撞开了实验室的门。
  “你他妈嫌命太长了是不是?滚!”被阎京撞破好事,柳志铭怒火中烧,一把将阎京推到墙上,大吼道。
  “你对她做了什么?”阎京丝毫不惧的质问道,这人他不认识也就罢了,偏偏他就认识。
  “老子对她做了什么要你管?你他妈还没有那个资格,现在给老子滚,老子饶你一条小命!”柳志铭威胁道。
  “不要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你再不走我马上就打电话报警!强X可是刑事犯罪!我就不信你有钱就能逃过法律的制裁!”阎京义正言辞道。
  柳志铭气得咬牙切齿,但他还没有被**完全冲昏头脑,如果阎京真的报警了,这事闹大了,即使他爸爸运用手段使他避过了被起诉的法律制裁,但是这件事传出去的话,对他和整个家族来说都永远是一个污点,而他,也会被他爸打死的。
  “你他妈给老子等着!老子不弄死你老子就不姓柳!”柳志铭拿起自己的衣服,阴鸷的眼中闪过浓烈的杀意。
  阎京有点被吓到,但却硬着头皮死撑着。
  柳志铭一脚踢翻了旁边的桌子,一腔怒火离开了实验室。
  阎京立即过去替段清夏拉好衣服,轻声问道:“你没事吧?”
  段清夏没有力气说话,眼里的感激却是不言而喻,阎京知道她现在肯定惊魂未定,好心安抚道:“没事了,你别怕。”
  段清夏努力笑了笑,随着神经放松,她很快就沉睡了过去。
  阎京脱下自己外套搭在段清夏身上,自己则在一边守着。
  阎京不知道段清夏在哪里住,这种情况下他也不敢联系段清夏的家人,所以为了避免意外,他只好等段清夏醒来。
  百无聊赖,阎京拿出手机刷着微博,过了大约两个小时,段清夏总算是醒了。
  “你醒了?没事了吧?”阎京收起手机,问道。
  段清夏坐了起来,眼眶有些发红:“我没事了,刚才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我可能······”刚才面临着那么大的危险,她现在想起来还后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事情严重的话,我还是建议你报警。”阎京提议道。
  段清夏眼神里一阵黯然,摇了摇头,“他叫柳志铭,昨天你也看到的,一直在追求我,他这样的纨绔之弟不过是玩玩而已,我也没有放在心上,他今天借故约我来实验室做实验,我又不好拒绝,就答应了,谁想到他竟然在杯子里下了迷药!”段清夏说到后面,咬着嘴唇。
  “人渣!简直禽兽不如!”阎京唾骂道。
  
第19章阎京的恐慌
  
  段清夏眼眶里的泪水最终还是忍不住落了下来,“如果刚才不是你及时出现,我,我今后可怎么出去见人。”那时候她心里真的很绝望,如果真的让柳志铭得逞的话,她可能会选择自杀来洗刷自己的耻辱。
  阎京心中油然生起一股怜香惜玉之情,他拍了拍段清夏的香肩,道:“没事了,别怕,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的。”
  段清夏点点头,在阎京的安慰下,她稍稍平静下来。
  “你家住在哪里?我先送你回去吧。”过了一会儿,阎京问道。
  段清夏报了一个地址,离阎京家也不算很远,坐地铁也就三四个站而已。
  两人走出实验楼,阎京的脚步却猛地顿住了,只见华医大巨大的电子屏幕上正播放着一则新闻:据最新消息报道,机场路一段发生连环车祸,目前伤亡情况不明,请市民不要再往该路段行驶,为施救人员开辟一条绿色通道……
  机场路,连环车祸!
  阎京脸色发白,拿手机的手都在抖,他哆哆嗦嗦的拨通陈璇的电话,电话那端却传来机械的重复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啪嗒。”阎京的电话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发出轻微的撞击声。
  电子屏幕上,滚动播放着机场路连环车祸的新闻,直播画面中,浓烟滚滚,哀嚎遍野,被撞毁的车辆以及受伤的人在画面中被不断的重复切换着。
  “阎京……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见阎京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段清夏有些担忧的问道。
  段清夏的话似乎惊醒了阎京,阎京电话也没捡,只朝着一个方向,疯狂的跑了起来。
  段清夏不知道阎京怎么了,她看着阎京飞快消失的背影,拢了拢阎京留给她的衣服,然后捡起了地上摔成几瓣的手机,视线却仍然留在阎京离去的方向。
  华医大门口,阎京脸色发白,正竭力拦着出租车,现在是下班就餐的高峰期,很难打到出租车,即使是想和人打组合都很困难。
  时间每过去一秒,阎京的心就越沉,他恨不得长出一双翅膀立即飞到机场路去。
  不管了,跑吧!
  阎京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只想在第一时间见到陈璇,看到她平安无事他才放心。
  “陈璇,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与此同时,段清夏将阎京的手机组装好,按下开机键,她发现手机并没有出什么问题,还能正常使用,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段清夏点开了阎京的通话记录,刚才她就是看到阎京不断的重复拨打着一个电话,也就是拨打了这个电话之后,阎京才变得不同的。也许阎京拨打的这个电话,对阎京来说一定很重要。
  陈璇。段清夏看着通话记录的名字,有些发怔。
  陈璇的名字段清夏听说过,华夏医科大学医学院近百年来难得的天才。
  华医大招生的条件是年满18周岁,而陈璇15岁时就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华医大,并被华医大破格录取,通过五年的学习,刚满20岁的陈璇就顺利通过了华医大的各项专业考试,获得毕业资格,成为华医大校史上第二个最年轻的毕业生。
  阎京认识的陈璇,会是华医大的那个天才学生吗?他们又会是什么关系呢?这两个问题,让段清夏陷入了深深的困扰之中。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悦耳的电话铃声这时响了起来,惊得段清夏手猛地一颤,差点又将手机落在了地上。
  “喂,阎京,你现在在哪里?你看到新闻了吗?机场路发生了连环车祸,我现在联系不到小璇,她有给你打电话吗?你现在能不能联系上她?”
  沈霜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一看到新闻就立即联系陈璇,但是陈璇的电话却是一直都无法接通,陈家那边也一直联系不到人,她已经叫沈家的人马上去找人了,就在刚才,她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想到了阎京,所以就打了这通电话。
  “你好,请问你是?”段清夏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听到对方说了那么一大通话之后,有些尴尬的说道。
  沈霜儿愣了一下,怀疑自己打错了电话,她拿着手机看了一下电话号码,电话号码没错,她皱着秀眉问道,“请问这是阎京的手机吗?”
  “哦,是这样,我是阎京的同学,他刚才有急事走了,手机落在我这里了。”段清夏解释道。
  为什么阎京的手机会在一个陌生女人的手里?他们又是什么关系?
  
第20章生死未知
  
  沈霜儿满腹疑问,脸色不由难看了下来,但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陈璇,确认她们一家人的安危,至于这个女人,回头再查也不迟。
  “你知道阎京去哪里了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他。”沈霜儿问道。
  “不好意思,他走得很匆忙,什么话都没有留下,我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段清夏实话说道。
  继续再问下去也不可能得到有价值的答案,沈霜儿道了声谢谢就准备挂电话,却又突然问道:“请问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华医大。”段清夏刚走到华医大的门口,准备坐公交车回家。
  沈霜儿立即道:“你等我一下,我来拿回阎京的手机给他送过去。”
  虽然不知道阎京和这个女人什么关系,但是听女人的语气,她应该和阎京很熟悉吧,把手机给她也好,免得阎京找不到手机着急,段清夏这样想着,就答应了。
  大约十分钟之后,一辆黑色迈巴赫停在华医大的大门口,引来周围人一片艳羡的目光,华医大里虽然也有不少有钱人,但是能将迈巴赫当成代步车来开的,却是凤毛麟角。
  车门打开,一个衣着名贵套装的女人优雅的下了车,她四下看了看,径直朝站在华医大大门外的那颗梧桐树走了过去。
  段清夏足足愣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这个正朝她走过来的女人,就是刚才给阎京打电话的女人?想不到她这么有钱有气质,是个真正的富二代。
  “你就是段同学吧?”沈霜儿走到段清夏身边问道。
  “是的,你好。”段清夏并没有手足无措,反而还很从容。
  沈霜儿眼里闪过一抹意外,要知道没有几个女人在见到她之后,眼睛里不流露出对物质的惊讶和羡慕,光是这一点,这个段清夏就已经比很多女人优秀了,但段清夏越是表现出她不俗的一面,沈霜儿就越是不满。
  “我就是刚才给你打电话的人,手机呢?”打量了一番段清夏之后,沈霜儿说道。
  “请问你是哪位?哦,请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们的关系,好将手机物归原主。”虽然猜测她和阎京关系不错,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你什么意思?你怀疑我?”沈霜儿脸色一变,声音也变得有些尖细。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和阎京也不算熟,所以我也不知道你们究竟什么关系,所以请你理解一下。”段清夏解释道。
  沈霜儿从钱包拿出一踏钱,光从钱的厚度看,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她将钱晃着,“说得这么拐弯抹角,不就是想要钱吗?这些够了吗?”
  这样的场面,立即吸引来周围人的目光,大家纷纷猜测着两人的关系,更有人开始对着段清夏指指点点起来。
  段清夏囧得满脸通红,她连忙摆手,支支吾吾的解释起来:“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我,我,我……手机给你!”
  “霜儿!你在干什么!”一声低沉的喝斥声突然插了进来,只见一个穿着一身休闲西服的男人正朝他们走来,男人脸色有点不好看。
  沈霜儿似乎有些怕男人,稍微收敛了点,她拿过手机,道:“算你今天走运,下次别再让我碰到了,否则算你倒霉。”
  迈巴赫很快又消失在华医大门口,既然主角都走了,周围看热闹的人见状也就纷纷散了。
  “我叫沈落,是霜儿的大哥,霜儿她任性惯了,刚才的事我替她跟你道个歉,请你不要放在心上。”沈落温和的道着歉。
  “没关系。”虽然刚才她的确有些难堪,但她早就已经习惯了,所以也就觉得没什么都大不了。
首节上一节7/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