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513节

  半晌之后,秦哲才和燕离人才匆匆赶来,紧随其后的则是依旧穿着白色长裙的公仪薰,罕见的是公仪岸竟然也跟着公仪薰一起来了。
  “哈哈!阎京可算看到你了!”公仪岸一看到阎京,立刻热络的拥抱了一下,哪还有国外总裁的范,活脱脱的一长不大的孩子。
  “不错啊,阿岸这一年多在国外养的胖了不少,你现在可是人夫,还管着一个公司,不能再跟以前一样耍大少爷脾气了。”好不容易挣脱了公仪岸的熊抱,阎京赶紧拉开了一个距离,笑着打趣道。
  “怎么你跟我姐姐一样,真没意思。”公仪岸翻了个白眼,显然十分不爽。
  本来阎京就只虚长他几岁,而且他也一直把阎京当兄弟看待,看到对方这么教训自己,怎么说心里都有些不爽。
  “我说岸少爷,这才一年多没见你怎么胖成这样了?哟哟,瞅瞅这衣服,加了几个号?不行我给你买几套?”站在一旁的秦哲更坏,直接开始损了起来。
  “好了,阿岸今天带你来是说正事的,要叙旧等阎京说完再说。”公仪薰见公仪岸准备还嘴,这才出来打起了圆场。
  “咳咳!”
  阎京也装模作样的轻咳一声,看到其他人都收起了笑容,这才开口道:“今天叫大家来这里,是因为我收到了一条短信,让我想通了很多东西。”
  说着阎京便把短信调了出来,首先递给了公仪薰。
  “他回来了?”公仪薰心思何等聪慧,一下子就知道了是谁,皱着眉头道:“看来这一切的事,都跟他有关!”
  “姐姐是谁啊?怎么你和阎京都这个表情?”公仪岸像好奇宝宝一样盯着公仪薰,开口道。
  公仪薰叹了口气,才把手机交到了公仪岸手中,这一下就连公仪岸的表情都变得僵硬了起来。
  “阿岸,这件事跟你没什么关系,你跟国内的公司交流完就先回去吧。”公仪薰叹了口气说道,显然这件事她不想让公仪岸插手。
  “什么鬼?你让我看看啊!”还没等到公仪岸回答,秦哲身后便抢过手机,这一看顿时一脸惊恐,差点把手机掉到地上,不可思议道:“荣锦竟然回来了!”
  这就阎京找到众人来的原因,原本要对付荣锦对阎京来非常简单,只要找青帮或者四海盟的兄弟直接把他干掉就是,可是现在难就难在荣锦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
  而且荣锦也不是普通人,要是想仅凭一条短信就想定位出荣锦在哪里,简直就是妄想,所以阎京这次的目的,就是集思广益,看看能不能用什么方法,把荣锦逼出来。
  “你的目的我很清楚,但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没等阎京说话,公仪薰便猜出了他的心思,摇了摇头道:“荣锦的手段比起我都不算太差,而且他经营了这么多年,背后不知道有多大的能量,想把他挖出来,很难!”
  “这也正是我最苦恼的地方。”阎京点了点头,表示附和。
  荣锦本来靠着荣与将的背景,几乎可以说在北平纵横,名里暗里不知道培养了多少后手,后来又被公仪废找了回来,能够名正言顺的生活在华夏,这次的出手,恐怕并不简单。
  “不如这件事由我们鬼堂来办。”宫商站在一旁,沉思了一会出言道:“鬼堂现在虽然也有任务在身,但是找这么一个大活人应该不难。”
  “不行!”就在宫商说话的同时,白迅却突然推门而入。
  原来白浔一醒,得知阎京不在别墅,就猜想他肯定是回诊所了,岂料却意外的听到了几人的对话。
  “嫂子好!”公仪岸许久没见白浔,赶紧打趣了起来。
  “一边去,现在没空搭理你。”白浔白了公仪岸一眼,开口道:“宫商,鬼堂现在的任务你很清楚,除了保护别墅的几个人之外,已经没有其他的人力可以调用了,如果事情办不成你知道后果。”
  “后果?阿浔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阎京顿时有些郁闷,白浔突然来到这里,反而制止了宫商的提议,显然宫商的任务十分的重要,可是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阎京,爷爷吩咐过,这件事等办完了自然会告诉你,你还是先不要着急,爷爷不会害你的。”白浔苦口婆心的劝解起来,顿了顿之后转移话题道:“人这么全,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恩。”阎京很快整理了情绪,从秦哲手里拿回手机道:“我看看你能不能猜出来,这条信息是谁发的?”
  白浔看着阎京神秘的表情,白了对方一眼这才接过手机,很快她的脸上也浮现出惊讶的表情,诧异道:“荣锦?他在公仪废死后就销声匿迹了,难不成观音门的事跟他有关系?”
  “我觉得肯定跟他有关。”阎京点了点头,回答道。
  整件事情的源头,就是从观音门开始的,而观音门则是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得知了平京计划的消息,很显然就是有人故意放出风声。
  而这么多的敌人之中,公仪废已经死了,在公仪废之前知道这个消息的,只有荣锦一个人!
  “真是百足虫死而不僵!”公仪薰的脸色也很难看,她当时一念之差差点嫁给了荣锦,现在想来还好当初自己决断,不然的话现在恐怕已经被荣锦操纵。
  荣锦这个人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可怕,不仅继承了荣与将在官场上的手腕深谙用人之道,而且还学到了公仪废的狠辣,是个不折不扣的狠角色!
  “所以我们要想办法把他逼出来,今天叫大家来这里还有另外一件事,就是关于宋云薇的问题。”阎京顿了顿继续道:“单于就是为了宋云薇和玄武令来的,但是现在把她藏在白家不太安全,就看看你们那里有没有什么好去处了。”
  现在的青海已经是一盆沸水,不仅仅是单于的护卫队,同时还有上官鬼和黑魔军团的雇佣兵虎视眈眈,而且暗处更有一个死而不僵的荣锦,把宋云薇放在身边实在是太危险了,所以阎京只好出此下策,看看谁能暂时收留她。
  “阎会长,我这恐怕不行,正所谓男女授受不亲,燕某独自居住,实在是不方便带一个女孩子在身边。”
  “对啊,阎京,我这也不方便让她回去住,要是让爷爷知道搞不好要把我的腿打断了。”
  “老板,我那倒是没问题,但是地方太小,宋小姐肯定不会住我那,况且之前住诊所的时候,她就嫌弃诊所有味。”
  “好了,我知道了。”阎京无奈的摆了摆手,看着这几个损友没一个肯同意的,就连马超都出言婉拒,看来要把一个女人安排到其他地方,确实非常棘手。
  半晌之后,一直沉默的公仪薰开口道:“或许我有地方可以暂时提供给她。”
  “哪里?”阎京一愣,开口询问道。
  “公仪家。”公仪薰顿了顿,继续道:“公仪家拥有最新的安保系统,而且现在公仪家族之人除了祭祖之外都在国外定居,如果阎京担心那位小姐的安危的话,那里确实是不二的选择。”
  “好,那就这么定了,我马上叫王涛把她送过去。”阎京不由得喜上眉梢,一口便确定了下来。
  之前宋云薇一直住在白家别墅,导致这些人做事都十分不方便,如果真的能够把宋云薇藏起来的话,那么至少他们做事也会方便许多。
  临走时,公仪薰忽然停下脚步,转头对阎京道:“阎京,你真的这么相信我?”
  “坚定不移。”阎京盯着公仪薰一字一字的回答道。
  可以说,认识这么长的时间,公仪薰从来没有害过他,所以他也坚信,即便是天塌下来,公仪薰也不会背叛自己。
  公仪薰一离开,公仪岸随后也赶紧追了出去,宫商和白纵横因为有任务在身也走了,就连燕离人也因为代替阎京授课的关系也匆匆离开,在场只剩下马超还有一直沉默不语的白浔。
  “老板,那我们接下来……?”马超看着阎京,开口问道:“既然宋小姐已经送走了,那么诊所应该可以营业了吧?”
  “这个不着急,诊所还是暂时歇业,这几天你可以开始预约病人,等事情结束之后我就开始上门诊治。”阎京顿了顿,考虑了半晌继续道:“对了,还有件事情需要你办,你帮我盯着一个人。”
  “谁?”马超一愣,开口问道。
  “他。”阎京再次打开手机,调到了赵卫国的相片递给对方开口道:“帮我盯着这个人,什么时候出现在哪里都要跟我汇报,一有什么异常举动直接给公安局的宋局长打电话,这是宋局长的号码。”
  做完了这些之后,阎京才终于松了口气,一想到有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难免心里压力非常大,而马超领命之后也匆匆忙忙的出门,显然把阎京的话当成了圣旨一样,尽心尽力的替阎京做事。
  
第731章 伏击
  
  关掉了诊所的门,阎京考虑了良久,最终还是决定暂时先不回别墅,准备关掉手机好好陪白浔一天。
  这么长的时间,这个女人一直站在自己的背后,无论是什么危险都义无反顾的出现,让阎京非常感动,如果自己不为她做点什么的话,他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了。
  “我们去哪?”半推半就的阎京推上了副驾驶,白浔疑惑道:“平常你总是忙,今天怎么这么有空?”
  “上吊也要喘口气嘛。”
  阎京发动了车子,呵呵一笑,打趣道:“老婆,这都快一年了,咱们两个也没好好出来逛逛,今天你想做什么我都陪你。”
  “真的?”白浔白了阎京一眼,鄙视道:“某些人啊,就嘴上好听,说不定一会半路上又把哪家的小姐救回来了。”
  阎京憋得脸色涨红,这次真的有些无奈了。
  怪不得常人都说女人是老虎,现在阎京可真的相信了,特别是白浔这样的母虎吃起醋来别说同类了,估计飞机都能被撕碎。
  “暂且还是不惹为妙啊……”阎京咂了咂嘴,心中想道。
  “不过我们还真的要去一个地方。”白浔好像突然回忆起什么,开口道:“我们的商场今天新开了一家店,是专门手工缝纫长袍的,据说生意火爆,正巧你之前那个袍子舍不得穿,今天再去给你做一套。”
  “再做一套长袍?”阎京暗暗点了点头,白浔说的正合他意,赶紧发动了车子朝着商场开去。
  因为轻车熟路,阎京很快便开到了商场楼下,然后直接把车停在了商场入口,很快安保部的负责人便急匆匆的赶了出来,连忙鞠躬道:“阎哥,白姐,欢迎你们。”
  “不要太拘束,我们只是买点东西,麻烦兄弟帮我们把车停一下吧。”阎京也没什么架子,一把扶起了负责人,脸上露出了微笑。
  看着负责人把车开走了之后,两个人这才走入了商场。
  往日里商场的生意便好的不得了,此时正值周末打折促销的时候,商场更是人满为患,一到一楼,就看到化妆品专柜上站满了人,而在人群之外,还有一堆男人尴尬的看着四周,有的在玩手机,有的则是捂着脸站在原地。
  “逛街真是男人的天敌。”阎京看到这个架势不由得捂嘴一笑,感慨道。
  “就你没敌人,你看看人家,老老实实的等着老婆,你看看你,一天天忙的都不见人了。”白浔狠狠地掐了一把阎京的软肉,训斥道。
  “疼……”
  大庭广众的,阎京吃痛也不敢发出声,不由得赶紧转移话题道:“乖老婆,我们不是看袍子吗?在几楼咱们赶紧去。”
  “哼!”
  白浔这才松开了手,带着阎京坐上了扶梯,到达了三楼专门卖男士衣服的地方。
  相比一楼来说,三楼的生意就显得冷清了许多,各个品牌专柜的售货员一见到有人来,都卖力的叫喊着,显然这份工资拿的来之不易。
  几个拐弯的功夫,白浔就带着阎京走到了三楼的尽头,一家古色古香的店面门口,而且牌匾上还写着龙飞凤舞的三个金色大字“华衣堂”!
  “华衣堂?”阎京看着牌匾若有所思的琢磨了一会,便跟着白浔进入店里。
  华衣堂店内的装饰十分简单,除了试衣镜之外,其他的衣架均是采用的实木的材质,而且一进店里便有一股极其特殊的香气传来。
  阎京一闻便闻出来,这股香味就是紫檀木的特殊香味,具有独特的安神之效,而且长时间接触还有防止老化的神效,不由得好奇了起来,究竟是谁能有这么大的手笔,在青海打造出如此神奇的一间服装店。
  “先生,女士您好,欢迎光临。”
  正在阎京思考的同时,一个穿着旗袍,长相十分甜美的女孩便迎了上来,对着两人鞠了一躬,开口道:“请问两位需要点什么?我们的袍子都是老师傅纯手工制作,绝对童叟无欺。”
  “哦?”这么一听,阎京更加惊讶了,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件白色发亮的长袍,开口问道:“那是什么材质制成的?”
  “先生,您真有眼光!”店员顺着阎京手指的方向望去,回头眼神惊讶道:“这是雪山的天蚕丝织成的补料,透气效果十分好,夏天穿这个最合适不过了。”
  售货员这个时候十分聪明的把袍子取下来递到了阎京的手中,阎京也不含糊,仔细的开始观察起来。
  这件长袍的材质极其绵软,用手轻抚时传来的触感就好像是真的皮肤一般顺滑,而且盯着时间长了隐约还有一种特殊的华贵,再加上腰部做了些细微的处理,穿上更能体现身材,让人爱不释手。
  阎京毫不犹豫便扎进了试衣间,试穿出来就连白浔都眼前一亮,更不提那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售货员了。
  “小姐,您的男朋友真的很适合这件衣服,他肯定是读书人吧?穿起来有一种……特别儒雅的感觉。”负责招待阎京两人的售货员一脸羡慕的说道。
  “恩,我也觉得不错,包起来吧。”白浔撇了售货员一眼,开口道。
  听到白浔这话,售货员有些不敢置信得道:“小姐……,您不先问问价钱就包起来吗?我们华衣堂的衣服,真的不是很便宜,不然您先了解一下?”
  “哦?有多贵?”阎京系好了扣子,饶有兴趣的开口询问道。
  现在的阎京,跟以前那个刁丝可不一样了,不提他在秦氏每年的分红,就他身上的银行卡少说也有七个零,虽然他这个人比较吝啬,但是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偶尔倒还是能大手大脚一次。
  “先生,我们店里开业酬宾,您这件袍子打折后是--二十万华夏币。”
  “二十万?打了几折?”
  “八折。”
  “不能打骨折吗?”
  “先生,您不要开玩笑了……”售货员小姐有些害羞的说道:“我们店是正规商店,不会做那些犯法的事。”
首节上一节513/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