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468节

  胖子见状眼珠子一转,突然说道:“我刚才说错了,这个铁皮虽然是赠送的,但也是件古董了,起码也得卖两百块钱吧。”
  这奸商显然是发现阎京对这块铁皮颇有兴趣,所以才坐地起价。
  “哦,这样啊,那我不要了。”阎京扔下铁皮就走。
  说实话,阎京此刻还真的对这个铁皮没有多少兴趣……甚至他对之前那个古墓中的铁皮也没啥兴趣了。
  原本以为这铁皮多稀奇呢,没想到自己这从古墓出来没多久,就在一个破地摊上看到另外一个……阎京甚至觉得白浔之前说的没错,或许那块铁皮就是废铁,只是墓主人恶趣味和盗墓贼开个玩笑罢了。
  “哎,你别走啊……一百块行不行?不行那五十块吧……好好好,二十块……”那摊主见阎京要走,顿时急了。
  而阎京却头也没回,不过这时候,一个身穿黑衣的女人突然走到了摊位前面,说道:“这个卖给我。”
  听到背后那个女人的声音,阎京顿时转过身去,望着那个女人。
  因为阎京觉得除了自己之外,是不会有人愿意出钱买那样一块废铁的,除非这个人知道那块铁皮的来历。
  阎京打量了那个女人一眼,只见她约莫二十岁年纪,身材挺拔高挑,肤色雪白,五官精致,是个很美的女人。
  “小姐,你要这个?”闻言这摊主心中一喜,心道又一个傻帽来了。
  女子没有说话,直接拿起那块废铁,然后随手摸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了摊主。
  见状摊主胖子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大方。
  他连忙接过钱,倒也不敢再提价了,就把这铁皮卖给这个美女了。
  美女将手里的铁皮往口袋里一塞,然后便朝阎京走来。
  不过她并没有和阎京说话,而是和阎京擦肩而过了。
  
第670章美女刺客
  
  “美女请等一下。”见状阎京连忙叫了一声。
  听到阎京的声音,那个女人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用她那双美丽而又清冷的眸子望着阎京,问道:“你是在叫我吗?”
  “这里除了你,还有第二个美女吗?”阎京微微一笑,说道。
  “你有事吗?”美女淡淡的说道,她的语气就和她的表情一样,没有丝毫的波澜。
  阎京微微一笑,说道:“我想知道,你刚才为什么要买那块废铁?”
  闻言她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说完她没有再理会阎京,径直向前走去。
  见状阎京连忙跟了上去,笑道:“小姐,不瞒你说,我手里也有一块差不多的废铁。”
  “哦?”闻言这个女人停下脚步,望着阎京,似乎有了一些兴趣。
  “那你的东西在什么地方?你可以把它卖给我,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女人说道。
  “卖给你可以,不过在卖给你之前,你必须告诉我这两块废铁的来历。”阎京微笑道。
  阎京当然不会把废铁卖给他她,只不过是想从她的嘴里套出废铁的来历罢了,这个女人显然是知道废铁的来历的。
  “你既然都准备把废铁卖给我了,还要了解那么多干什么?”女人冷冷的问道,她也不笨,想必已经察觉了阎京的动机。
  “没办法,我这个人比较好奇。”阎京嘻嘻一笑道。
  阎京也知道自己的这个理由比较牵强,只怕难以让这个女人相信,但是这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她既然知道废铁的来历,废铁对她自然就具有极大的吸引力,所以即便阎京说出再牵强的理由,她也不会介意的。
  “好,我可以告诉你,不过在那之前,我要见到你说的另外一块废铁。”女人淡淡的说道。
  “没问题。”阎京笑了笑,说道:“那美女就到我家里来喝杯茶吧。”
  “去你家?”闻言这个女人愣了一下,随即流露出了一丝警惕的神色。
  “对啊。”阎京笑了笑,说道:“不去我家我怎么把东西拿给你看?不然你以为我会把一块铁皮随身携带么?”
  “我不去你家。”女人淡淡的说道:“我就在这里等,你回家把东西拿来就行了。”
  “那也行。”阎京笑了笑,说道:“那我这就回去拿,不过你可不能放我鸽子。”
  阎京虽然这么说,不过事实上他倒也不担心这个女人会放自己鸽子……她显然知道那废铁的重要性,当然不会放阎京的鸽子。
  女人点了点头,指了指街对面的一家古董店,说道:“我没有太多时间,你最好快去快回,我就在那家古董店里等你。”
  当下她便走到了对面的那家古董店里,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当下阎京便回了一趟别墅,将那块废铁带在身上,然后回到了风水街。
  走进那家古董店,只见她依然坐在那张椅子上,似乎连坐姿都和刚才阎京离开的时候差不多。
  这个女人……真是安静的让人有些不安,阎京心道。
  不知道为什么,阎京总感觉这个女人身上有一种危险的气息,但是具体危险在哪里,阎京却又说不出来,这是一种微妙的直觉。
  因为这种感觉,阎京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在心里也不由得小心慎重起来,心道自己可别着了这个女人的道,她既然知道这块废铁的来历,自然不会是寻常人物。
  此刻这家古董店里面十分冷清,除了阎京和这个女人之外,就只剩下古董店的老板了。
  老板是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见阎京进来了,他连忙热情的迎了上来,陪笑道:“这位先生,要看点什么?我这里古玩玉器,字画瓷器,一应俱全,而且全都是如假包换的真品……”
  这个老板以为顾客上门,马上吹嘘开了。
  “不好意思,老板,我能借你的地方坐坐吗?我是来找这位小姐的。”阎京有些不好意思的打断这个老板的话头。
  闻言这个老板一愣,随即表情顿时冷了下来,冷哼一声,转身不再搭理阎京了。
  这老半天都每个人影进门,进来两个还是进来蹭椅子坐的……老板心里也是颇为郁闷。
  “东西带来了吗?”那个女人抬起头,望着阎京,神色淡漠的说道。
  当下阎京便在她面前坐了下来,然后从口袋里取出那块废铁,放在了桌上。
  看到这块废铁,这个女人冷静的眼神里总算有了一些波动,她伸出手来,想去拿这块废铁,不过阎京很快就把手按在了废铁之上。
  于是这个女人伸向废铁的手便停滞在空气中,她抬起头,用那双冰冷的眸子望着阎京。
  “东西你已经看到了,你总得先告诉我,这块废铁的来历吧?之前你可是答应过我的。”阎京微笑道。
  女人冷冷的望着阎京,淡淡的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这块废铁的来历。”
  “嗯?”闻言阎京愣了一下,皱眉道:“你耍我?”
  阎京倒是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改口改得这么快,她甚至都懒得敷衍阎京了。
  “耍你又怎么样?”女人望着阎京,缓缓的说道。
  这一刻,阎京从这个女人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杀意。
  之前阎京从这个女人身上感觉到的危险气息,也突然之间变得更加浓烈了。
  电光火石之间,这个女人陡然伸出手来,只见她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阎京的咽喉。
  这架势……明摆着是想要了阎京的命。
  不过想要阎京的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便这个女人的动作很快。
  在这个女人动手的同时,阎京已经飞身而起,一脚踢翻了面前的桌子。
  于是这张桌子陡然腾空而起,朝着这个女人翻转而去。
  她原本刺向阎京的匕首,也就钉在了这张桌子的桌面上。
  不过下一刻,这把匕首就轻而易举的将桌面划成了两片,随即这个女人再次扑到了阎京的面前。
  她的匕首依然刺向阎京的喉咙,企图将阎京一击毙命。只是此刻她的速度比刚才更快,匕首发出尖锐的破空之声,顷刻间距离阎京的喉咙已经不足两厘米。
  阎京却一点儿都不紧张,只是轻笑一声,身子微微一偏,这把匕首便贴着阎京的脖颈刺了个空。
  这个女人冷静的眼神里顿时掠过一丝震惊……她显然没有想到阎京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躲开匕首,按照常理,阎京应该已经必死无疑才对。
  但是她很快就会知道,阎京从来不是一个能够用常理去推断的人。
  从她以常理来判断阎京的能力开始,她就已经输了。
  她见这一招失手,正准备变招,但是阎京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阎京陡然抓住了她的手腕,与此同时,另外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
  她的纤腰盈盈一握,柔若无骨,搂着这样柔软的腰肢,阎京心中不由得一荡……不过他依然没有忘记趁机顺走了她藏在腰间的那把匕首。
  她感觉到这个可恶的男人伸手在自己的腰上乱摸,眼中的杀气愈加浓郁。
  只可惜她此刻右手已经被阎京牢牢制住,已经无法再对阎京发动攻击,于是她便伸出了她的左手,迅速的摸到了腰间。
  正当她准备拔出腰间藏着的那把匕首的时候,她却陡然发现她的腰间竟然空空如也,她藏在腰间的那把匕首竟然已经不翼而飞了!
  而与此同时,她的脖子感觉到了一丝冷意。
  她下意识的微微低下头,眼角余光顿时看到了一把匕首正架在她的脖子上。
  “你是不是在找这个?”耳边传来阎京的声音。
  阎京手中的匕首微微往前移动了一下,于是她雪白的脖颈之上便渗出了一丝淡淡的血丝……这匕首的确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利器,只要阎京稍微用点力,就能十分轻松的隔断她的喉管。
  她的眼里顿时掠过一丝震惊……这个男人,竟然能够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她腰间的匕首!
  她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的强悍,她之前显然太低估他了。
  而此刻,目睹了两人交手全过程的那位古董店老板,早已经瑟缩在了柜台后面的角落里,神色惊恐的望着两人。
  阎京回过头望了这一脸惊恐的老板一眼,有些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老板,刚才把你的桌子弄坏了,你放心,回头我会赔钱给你的。”
  “不……不用赔钱……”这个老板吓得脸上的肥肉颤抖不止,说话都不利索了。
  “钱还是要赔的。”阎京微微一笑,转过头来,重新望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说道:“不过这钱我们得一人赔一半,这样才公平,你说对不对?”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望着阎京,不过阎京从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郁闷……在这种情况下这个男人还一本正经的跟自己计较赔偿的事情,她当然郁闷。
  阎京突然放下了手,然后把手中的匕首随随便便的扔在桌上。
  见状她的眼里露出一丝惊讶,因为她没想到阎京会这么做,他既然已经制住了自己,为什么又扔掉了匕首?他就不怕自己马上对他动手?
  阎京当然不怕,就算她再次对自己动手,阎京也有十足的把握再次把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
  阎京以一个很舒服的姿势,重新坐在了椅子里,望着这个女人,淡淡的笑道:“你也坐吧,站着多累啊。”
  女人凝视阎京半响,然后也缓缓的坐了下来。
  她并没有再次对阎京出手,因为她知道阎京既然敢放开她,就说明他有把握随时杀了自己。
首节上一节468/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