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463节

  当下阎京伸手拨开那些石屑,便摸到了一个冰冷的东西。
  阎京将那东西拿到手里看了看,眉头微皱。
  这东西通体黝黑,有阎京的手掌那般大,看上去就像是一块铁皮,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但是阎京心里却很清楚,这东西藏在棋盘之中,在自己破了棋局之后方才出现,显然不可能是一块平平无奇的铁皮。
  用脚趾头想一想都知道,这东西必定不是一般的凡物,否则何须如此藏掖?
  “阎先生。”这个时候,墓室外面响起了向华龙的声音。
  见向华龙来了,阎京马上将这块铁皮放进了口袋里。
  紧接着向华龙走进了墓室,看到这墓穴之中的情形也面露讶色,说道:“没想到这墓室之中竟然还有如此布局?”
  阎京淡淡一笑,说道:“不错,我也觉得奇怪,看来这墓穴的主人倒是个高人,所以这墓穴的布局,我们凡夫俗子可看不懂。”
  “先生所言极是。”向华龙点了点头。
  “这整个墓穴,想必向先生和那些土夫子们已经逛得差不多了吧?”阎京问道。
  “差不多了。”向华龙点了点头,脸上难掩失望之情,显然是没有找到他想要找的东西。
  “那么先生有没有找到什么好东西?”阎京笑眯眯的问道。
  向华龙叹了一口气,笑道:“这古墓之中的明器本就不多,我看上的倒是没有,那些器件就尽数让姜先生他们拿去吧。当然,若是阎先生看上哪些物件,也可以尽数拿走。”
  这古墓中的器件虽然不多,但是所有的明器加起来,拿出去卖个白来万还是没有问题的,即便这些明器不是宫廷御用之物,毕竟有了年月,当然值点钱。
  不过这点钱对于身家几十亿的向华龙来说,自然没有任何吸引力。
  阎京淡淡一笑,说道:“向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对这些明器可不大感兴趣。”
  向华龙笑道:“我倒忘了,阎先生此行可不是为了明器而来。”
  “既然都逛得差不多了,我们也是时候离开了吧?”阎京问道。
  “不错,我们这就去和姜先生他们会和吧。”向华龙说道。
  和那些土夫子回合之后,一干人便离开了墓穴,顺着原先的盗洞回到了地面上。
  这一次下墓,向华龙是空手而归,而姜先生等人几乎已经将墓穴之中的所有明器洗劫一空……虽然这些土夫子都在抱怨这墓穴主人太穷,没有弄到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但墓穴之中的物件他们可是一样都没落下。
  苍蝇再小也是肉啊……更何况这一次他们众人还都受了伤,不从墓穴里拿点什么他们心里可平衡不了。
  当天晚上,他们便回到了桁州。
  回到桁州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向华龙和那些土夫子分开,然后和阎京一同来到了“金陵十三池”会所。
  在从小镇回来的路上向华龙就已经让人把饭菜都准备好了,两人一回会所就去了包厢吃饭。
  阎京直接把那个铜鼎也带去了包厢,随手放在了桌上。
  刚刚从墓穴里拿出来的东西就这样搁在饭桌上,看起来有些阴森……不过向华龙和阎京都是见过阵仗的人,当然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
  只是此刻向华龙的目光落在铜鼎之上,脸上却不由得露出了沉吟之色。
  “阎先生,你之前说,这铜鼎就是导致我生病的病因?”向华龙突然问道。
  “不错。”正在扒饭的阎京抬起头说道。
  “那我现在和这个铜鼎这么近,岂不是又要染上怪病了?”向华龙担忧道。
  阎京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铜鼎之中的气息会侵染人体,其实你体内现在又已经染上了病气。不过你放心,在我离开之前,会帮你把体内病气驱散的。”
  “多谢阎先生。”向华龙点了点头,这才放下心来。
  过了一会儿,向华龙又忍不住问道:“阎先生,铜鼎到底有何出奇之处?能否给我看一看?”
  阎京停下筷子,淡淡的笑道:“阎先生,你不是怕生病吗?还敢碰这铜鼎?”
  “这不是有阎先生吗?有阎先生在,我就再无担忧了。”向华龙笑道。
  阎京心中轻轻一笑,向华龙此刻他的心思,他岂会不知。
  向华龙在古墓之中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自然就开始怀疑阎京手中的铜鼎了……向华龙虽然之前碰过这个铜鼎,但是当时他压根儿就不会认为他要的东西是藏在铜鼎之中,所以也没有细细查看。不过现在,他却不得不怀疑,或许他要找的东西就在铜鼎的泥土之中。
  “既然如此,那向先生就看吧。”阎京淡淡的笑了笑,把铜鼎推了过去,说道:“不过向先生可别把这铜鼎中的小草给拔了,这可是一种极为珍贵的草药。”
  向华龙点了点头,接过铜鼎,双手便开始在铜鼎之中摸索着。
  阎京刚才说的话无疑让向华龙十分为难……因为他是想要查看这铜鼎的泥土之中藏着什么,他既然要查看,必定就要松动泥土,一旦松动泥土,就必定会伤到泥土中的那株绿芽。
  只是既然阎京这么说了,向华龙也不敢乱来,面对一个如此强悍的高手,向华龙心知自己若是惹怒了他,那可没有好果子吃,更何况自己现在身上又沾染了那种气息,小命还捏在阎京手里呢。
  所以他只能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拨弄着铜鼎边缘的一些泥土,不敢去碰那株绿芽。
  “向先生可是在找什么东西?”这时候阎京突然说了一句。
  闻言向华龙微微一惊,随即尴尬的笑道:“向先生见笑了,我只是觉得这铜鼎之中的泥土有些奇特罢了。”
  说完向华龙便将铜鼎重新放回到了阎京面前,他心中也不由得自嘲:那东西怎么可能会在这铜鼎之中呢?这铜鼎放在侧室,如此轻易就能拿到,显然是他自己想多了。
  阎京微微一笑,说道:“我觉得向先生这一次去古墓,似乎是奔着什么东西去的?”
  闻言向华龙心中一惊,没想到阎京竟然已经看出来了。
  
第664章美女敲门
  
  闻言向华龙苦笑一声,说道:“阎先生目光如炬,什么都瞒不过阎先生。既然如此,我就实不相瞒了,我这次进入那古墓之中的确是为了寻找一样东西,不过正如先生所见,最后我也是无功而返。”
  “想必那毒蛇进入古墓之中,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吧?”阎京问道。
  闻言向华龙心中顿时一惊,因为他心里也有此猜测,所以阎京这句话倒是说到了他的心坎上。
  向华龙沉吟道:“此事我并不确定,但是我觉得极有可能。海通天的人向来都不在江南省活动,这次怎么会突然派人来江南省的边陲小镇盗墓?说明他们一定有十分明确的目的。”
  “不知向先生要找的是什么东西?”阎京接着问道。
  向华龙面露为难之色,说道:“阎先生,因为此事关系重大,请恕我无法奉告。”
  “哦,既然如此,那就算了。”阎京淡淡的说道。
  阎京心道这个向华龙嘴巴这么紧,看来他要找的那东西的确是非同小可。
  “向先生,咱们先不说这事儿了,喝酒喝酒……”向华龙尴尬的笑道。
  向华龙心想自己不愿意向阎京透露那件事说不定已经惹得阎京心中不悦……但是他也没有办法,毕竟那件事实在是事关重大,他要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一不小心也是会给他自己引来杀身之祸的。
  过了一会儿,向华龙又问道:“阎先生,那么你准备什么时候回青海?”
  “当然是明天。”阎京说道。
  “阎先生这么急着回青海?不在这里多逗留几天?”向华龙笑道:“其实我们桁州的风景还是不错的,阎先生既然来了,不想在这里游览一番吗?”
  “我可没有那个闲情逸致。”阎京笑了笑,看了看旁边的铜鼎,说道:“我来这里是为了这铜鼎而来,可不是为了游览风景。”
  现在阎京哪里有心情游览风景?他现在是迫不及待的要回到青海,然后抓紧试验研制金蝉蛊毒的解药。
  之前自己服下的那枚药丸,仅仅有一个月的效用而已,一个月之后,药效就过了。
  所以阎京必须在这一个月之内把金蝉蛊毒的解药研制出来,方能够不再受到观音门的威胁。阎京虽然对自己的医术很自信,但是也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他已经弄清楚了那颗药丸的所有成分,也找到了最后一种神秘物质,但是这些成分之间如何配比,具体的炼制方法如何……这也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
  更何况,阎京所要炼制的是可以彻底帮助自己驱除金蝉蛊毒的解药,而不是像那颗药丸一样治标的解药,阎京可不想自己的余生都在吃那种破药丸当中度过……
  说实话阎京也不确认自己能不能够研制出能够彻底驱除金蝉蛊毒的解药,但是他总归要试一试。
  “那倒是。”向华龙笑道:“先生想必已经游览过众多名山大川,桁州的这些风景,自然入不了先生的法眼。”
  顿了一顿,向华龙又说道:“那阎先生,我这身上的病……”说到这里,向华龙望着阎京,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他刚才听阎京说,他既然再次进入了古墓,而且触碰了这之前导致他生病的铜鼎,身上自然又沾染了那种阴邪之气,所以在阎京离开之前,他自然得让阎京帮他把身上的阴邪志气除了。
  闻言阎京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我这就写一个方子给你,可以帮助你驱除体内的阴邪之气。之前我用针灸帮你治疗,是因为那时候你已经沾染阴邪之气至深,可以说是病入膏肓了,不过这一次你刚从古墓出来没多久,阴邪之气还没有侵入你的脏腑,所以服用几贴草药就行了。”
  向华龙自然是对阎京的话深信不疑,因为他知道阎京根本就没有理由害他,以阎京的手段,要是想害他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更何况经过这一段时间和阎京的接触,向华龙觉得阎京虽然手段令人畏惧,但却并不是一个心狠手辣之辈。
  当下向华龙便马上找来了纸笔,让阎京写了一个方子给他。
  阎京写完药方,对向华龙说道:“你只需要按照我写的这个方子熬制汤药,连续服用两天,你体内的阴邪之气就可以祛除干净了。”
  “多谢阎先生。”向华龙接过方子,恭恭敬敬的说道。
  “阎先生,这时候也不早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阎先生既然明天要回青海,那我就亲自送阎先生回去吧。”向华龙说道。
  “这个可以有。”阎京点了点头。
  于是向华龙便离开了,而阎京也回到了那个vip套房里。
  回到房间里之后,阎京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已经快到十二点了。
  但是阎京却并没有马上睡觉,因为他此刻几乎没有一点儿困意,他将那个铜鼎随手放在桌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块黑色的铁皮,拿在手里细细的端详着。
  不得不说,此刻阎京对于这块铁皮的兴趣,更甚于对那铜鼎的兴趣。
  这个铜鼎不过是被放在墓室里一个很容易被发现的角落里,而这块铁皮却隐藏得很深,只有破了那盘残棋才能够被发现……若说它只是一块废铁,打死阎京他也不信。
  但是从外表上来看,它就是一块废铁,废得不能再废的废铁,阎京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任何端倪。
  “罢了罢了。”阎京看了半天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也失去了耐心,随手便将这块废铁扔到桌上。
  这块废铁还是留着慢慢研究吧,反正也不急在一时。
  他正准备去浴室洗个澡,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阎京听到敲门声,不由得愣了一下……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敲门?
  当然,在酒店里住宿半夜里听到敲门声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个时候你打开门,通常就会有花枝招展的女人向你兜售午夜服务。
  但是阎京住的可是整个会所仅此一间的vip套房,这间套房在“金陵十三池”会所的顶层,一般人是无法到这一层来的,除非是会所的内部人员。
  向华龙是知道阎京不好那口的,他知道像阎京这样的高人绝对不会对那种低级的女人感兴趣,所以向华龙从来没有利用这种手段去巴结阎京,更不可能让其他女人来打扰阎京。
  阎京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不过还是打开了门。
  打开门看了一眼,只见外面站着的的确是一个女人,一个很漂亮很妩媚的女人。
  而且这个女人阎京还见过,她就是会所的大堂经理王美凤。
  “王经理,这么晚了,你有事吗?”阎京笑着问道。
  “阎先生,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真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她有些羞涩的望着阎京。
  “那倒没有。”阎京笑了笑。
首节上一节463/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