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431节

  白浔同样看着阎京的背影,叹了口气,在场所有人,也只有她最了解阎京,此刻整个治疗室挤满了中毒的村名,作为一名医生,如果不能救活对方,那么他的心理上,恐怕也会留下不小的创伤。
  “我看我们先出去吧,不要打扰阎医生治病。”倾城看了眼忙碌的阎京,很快几个人便离开了诊疗室,在大厅找到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白浔眼神扫过众人,十分认真的说道:“这件事我们背后商量,不要打扰阎京,他现在的压力很大。”
  众人这个时候头点头附和,阎京现在遇到的问题更加的棘手,虽然几个人多少会一些医术,但是偏偏这些人中的都是奇毒,没有解药他们进入诊疗室也只会添乱,再加上这次的敌人出手深不可测,几人都有了如临大敌的感觉。
  “刚才我得到消息,史延庆也死了,看样子这次线索彻底断了。”离这个时候拿出电话点点开信息,是由军方传来的消息,看样子这件事应该是众人离开了之后发生的。
  “史延庆一死,这条线索彻底断了,对方的手法干净利落,不像是普通人,阎京说的没错,公仪废没有那么无聊。”宫商这个时候开口了,她是最了解公仪废的人。
  众人一阵沉默,这件事情在众人的心里敲响了警钟,所有线索全部掐断,而且军方和公安至今都没有发现任何的端倪,要想找到凶手,恐怕也只有凶手自己出来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很快秦氏药业的车辆便来到了医院门口,秦哲大喜过望,赶紧进入诊疗室,听到这个消息的阎京也立刻冲了出来,认真的抓了需要的药材之后,吩咐众人帮忙。
  正所谓人多力量大,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所有的药物便已经煎完,小心翼翼的喂了患者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确定患者没有异常的之后,阎京终于放松了下来,瘫倒在休息椅上。
  “阎京你身体消耗过度,在这样下去,恐怕就不是你救病人了,我看要我们大家伙救你了。”秦哲无奈道。
  “放心吧,以后我会注意的。”阎京看着众人担心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此刻已经到了深夜时分,白浔站在门口若有所思的想了想之后,回头对众人说道。
  “我看今晚我们现在县城里休息,明天我们再回青海。”
  出于对阎京考虑,大家也都赞成白浔的意见,阎京今天用体内的真气硬是拖住了这些人的病情,就算是身体再好,恐怕也很难承受这种超负荷,所以众人也决定,暂时在镇上住一晚。
  “今天的事情有些棘手,把白大小姐冷落了,白大小姐不会怪罪小人吧。”阎京刚进入房间,就看到白浔一声不吭的坐在床边发呆,赶紧贴上去替白浔揉着肩膀。
  白浔好久才回过神,拍了拍阎京的手,道:“你老实告诉我,今天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会累成那个样子?”
  一想起阎京瘫倒在椅子上的时候,她就不由得有些心疼,而且还有一个神秘对手的出现,让她预感到有些不妙。
  “我仔细数过了,四十七种剧毒,每个人身上最少交织了三种,后来你也知道的,针灸已经封不住病毒,只能靠真气。”阎京此刻也正经了起来,但是心里却舒服了很多。
  毕竟,永远都有一个女人是自己后盾。
  “下次不可以这样了。”
  “我保证,肯定不会了!”
  “你还给老娘保证,你保证多少次了?!”
  “谋杀亲夫啊!”
  悲壮的吼声不可抑止的在整个镇上回荡着,等到第二天几个人刚登上军机,就看见顶着两个熊猫眼的阎京,众人不由得偷笑了起来,不用想都知道,昨天晚上他肯定是挨了一顿胖揍。
  “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没见过国宝啊?”阎京一脸愤恨,他没想到白浔这次是这么狠,竟然还不让自己按摩消肿,要不是自己趁着睡觉的时候偷偷按摩,恐怕肿的更厉害。
  “咳咳,阎京我们不是没见过国宝,我们是真的没有跟国宝近距离接触过。”秦哲最先开口,一脸坏笑的看着阎京,肚子里也不知道憋什么坏主意。
  咔擦咔擦!
  阎京还没等说话,机舱里就传出来密密麻麻的自拍声,这可给他气的够呛,不仅仅秦哲,就连宫商和离这两个女人都跟自己拍起了合照,正准备反抗,又是被这两个女人按住,来了张集体照。
  刚下飞机,阎京就顶着一张臭脸回到白家,把白纵横都吓了一跳,要不是看到身后的白浔和宫商,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了,得知真相之后的他笑得肚子都岔气了。
  “对了,阎京这几天你出去,有人打电话来找你,不过碰巧你都不在,我看你有时间的话还是回复她一下吧。”白纵横道。
  阎京当即一愣,道:“杜可儿?”
  白纵横点了点头,知道这件事情的复杂,所以也没有继续开口,继续忙自己的事去了,也给了白浔和阎京商量的时间。
  “你不见她?”白浔道。
  “现在定电住刚刚到手,我想公仪废的势力马上就要反扑,所以我们要小心一点。”阎京语气时分谨慎,看来早就想到了这一层。
  “回来五千字检讨,不带标点符号的。”白浔冷不丁的说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走了。
  阎京嘴一抽,赶紧追了上去:“你要不要脸,昨晚刚打完我现在还没消肿的,还五千字不带标点符号,我拒绝!”
  “拒绝无效,六千字。”白浔道。
  阎京此刻掐死她的心都有了,但是他很清楚,毕竟现在杜可儿情况比较复杂,而且对方现在正无依无靠的时候,女孩的心思就是这么奇怪,情绪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就当阎京骂街的时候,很快杜可儿的电话就来了,只不过这次她约的地方竟然不是杜家,而是在公安局,这一下轮到阎京蒙逼了,刚刚赶到公安局,就发现宋庆华正与杜可儿相谈甚欢。
  “哎,阎大忙人终于来了,看不出来阎老弟教学生确实有一套,徒弟的医术也不简单嘛。”宋庆华看到走进们的阎京,打趣了起来。
  “宋老哥,你就别捧杀我了,可儿怎么在你这?”阎京跟宋庆华和杜可儿打了个招呼之后,也不客气落座捧了杯茶就喝了起来。
  宋庆华看到阎京这么喝茶,不由气的干瞪眼,这生气也不是,不生气也不是,憋的脸通红,要知道他这次喝的茶叶可是上等的好茶,看到阎京的样子,他的心都在滴血。
  “其实也没什么事,杜小姐今天正好来帮忙,我就叫她到这等你,毕竟好几天不见我也有点想你。”宋庆华说着话,赶紧下手把茶壶推到一边,免得阎京在暴殄天物。
  “噗……,你说什么,你让我学生来帮忙?”阎京一口茶水差点喷在宋庆华脸上,一脸惊厄的看着对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宋庆华叹了口气,干笑了两声道:“亏杜同学的帮助,你不在的这两天,她帮我们坚定了几个中毒的案子。”
  
第619章取舍
  
  阎京震惊了半晌紧接着用眼神询问杜可儿,很快杜可儿便点头承认。
  “这案子应该不算太棘手,不然宋大哥恐怕早就坐不住了吧?”阎京说道。
  宋庆华愣了一愣,他总觉得这次阎京的身上有些改变,但是却又说不出来是哪里,想了半天都没有什么头绪,最终败下阵来。
  “阎老弟说的没错,死的是几个流浪汉,最开始我们也是当作误食老鼠药处理的,就在准备结案的时候法医发现了异常情况,偶然得知杜小姐是你的学生,所以我就找她来试一试。”宋庆华道。
  “什么毒?”阎京道。
  “毒箭木的浓缩液,所以宋叔叔才会找到我,本来我想联系你,不过这个毒我偶然见过,所以就一起处理了。”杜可儿开口道。
  “原来如此,查出来是什么人干的吗?”阎京一时间也摸不出头绪,疑问道。
  “因为这个毒箭木不是我们这里的产物,所以这次我们根据出入境查询,锁定了几个嫌疑人,现在正在监视。”
  宋庆华也没有思考直接便说了出来,很长一段时间,他办案都要靠阎京的帮助,不过这次他倒是没有借助阎京的势力,怎么说他这个公安局长也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
  “那宋大哥,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带可儿先走了,有什么问题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阎京站起身来,说道。
  出了市局的门,阎京一眼就看见了白浔的车,原来白浔一直跟在自己身后,不由得心中一暖。
  “阎老师,我有些事想跟你说,很重要。”杜可儿道。
  “我知道,先上车再说。”
  阎京没等杜可儿说话便打断了她,带着杜可儿慢慢悠悠的上了白浔的车,白浔一见阎京上车也不啰嗦,直接拉下手刹,风驰电掣了起来。
  “我们被监视了。”看着倒后镜里一脸疑惑的杜可儿,白浔开口道。
  “鬼楼。”阎京道。
  阎京等人才刚刚回到青海,甚至连屁股都没坐热,鬼楼就出动了,看样子公仪废已经知道了自己拿到定电珠的消息,开始了行动。
  “那我母亲……”杜可儿脸色一白,她已经失去了父亲,不能够在这个时候在失去自己的母亲。
  “有的人啊,刚刚回青海,屁股还没坐热就拜托军方把你母亲绑架到基地咯,是不是阎老师?”白浔看了一眼坐在副驾的阎京,开口道。
  “去去去,没看到这是谈正经事嘛,捣什么乱。”阎京无奈的转过身,看着杜可儿继续道:“你放心,我已经拜托军方照顾你的母亲,你暂时不要回杜家,现在只有白家算得上安全。”
  “我知道了,阎老师。”杜可儿的声音很低,显然有些感动。
  在白浔的一路风驰电掣之下,很快他们便回到了白家,一进家门便发现白家热闹的不得了,所有人都在,就连去了基地的离都赶了回来,看样子他们这次收到了消息,公仪废是真的准备鱼死网破了。
  看到阎京带着杜可儿回来了,众人松了口气,在这个节骨眼上,每一个人都十分重要,一个人出事,所有人都只能被公仪废牵着鼻子走。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可以开始了,军方这段时间以来,密谋部署想要找到公仪废一无所获,而你们应该清楚,我们现在正被鬼楼监控,就算抓到了舌头,恐怕从他们的嘴里,也窍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离道。
  “那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我觉得我们应该做点什么。”秦哲道。
  “没有用,我们在明,他在暗,而且我们并不能保证其他部门有没有安插他们的人,恐怕这件事,能够相信的,就只有军方了。”倾城道。
  倾城思维缜密,想法往往要比别人超前很多,一下子便点出了现在的问题,引得众人一阵沉默。
  “公仪废这么多年掌握公仪家的经济,恐怕他的财产会超出我们的想象,如果我们真的逼他发疯起来,手段环环相扣,我们不仅仅是疲于应付,我觉得现在从天而降几百个雇佣兵拿枪对着我们把东西抢走,也并不是不可能的。”白纵横补充道。
  “他说的没错,而且我今天才知道,我的小队正在出任务,就算我调动当地军方恐怕也无济于事,所以这两天我会出去一趟,其他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一定要撑到我回来。”离看着众人,开口道。
  “你要出去叫人,我没听错吧?阎京快你帮我扎两针。”秦哲不可置信的抠了抠耳朵,觉得自己是不是去了趟长白山耳朵出现了什么幻觉。
  “滚犊子。”阎京笑骂道。
  长时间压抑的气氛,也因为秦哲和阎京这两个活宝的调侃下,转好了不好,离因为赶时间,所以马上就跟众人告辞,阎京几个人也开始商讨了起来,不过还没说上几句阎京的电话就响了,一看号码竟然是宋庆华的电话。
  “宋大哥怎么想我?我才刚出市局不到两个小时啊。”阎京接起电话,调侃道。
  “阎……阎京,你快来市局,出大事了!”宋庆华话还没说完,电话里就出现了一堆杂音和脚步声还有枪开保险的声音。
  阎京听得出来,宋庆华那肯定是出事了,不由的眉头一紧,公仪废终于动手了!
  众人听到这个情况,赶紧开车朝着市局方向赶,这个时候只能所有人都在一起,等到了市局门口,里面竟然传出了震耳欲聋的警报声,紧接着便是一阵密密麻麻的刹车声,打量的武警和特警赶到,快速的在门口拉上了警戒线。
  “二级警报?难道公安局被人袭击了?”白纵横听到警报声就蒙逼了,上次听到这个警报还是搞什么防空演习,而这次可是实打实的警报。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的时候,眼见着市局的门口一大堆人争先恐后的跑了出来,还有小部分民警扶着已经血肉模糊的伤者,宋庆华也正在其中。
  不过因为他的身份关系,他有配枪的习惯,所以并没有受太严重的伤,一看见阎京他就快步跑了上来,急切道:“阎老弟,你……你终于来了,这次真的没你不行,太惨了!”
  “宋大哥,你等一下再说,我看看你的伤口。”阎京一眼就发现宋庆华的伤口不太对劲,赶紧让他坐在地上,抽出银针封住了几个穴道,依然能够看见一条黑气缓缓地流动。
  一看到这个情况,阎京更不敢怠慢,连点了几个大穴,又用运起体内的真气,终于控制住了黑气的流动,这才开始开刀放血。
  “给那几个流浪汉解刨尸体的法医出事了,刚才还好好的到我这交整理好的案件报告,一下子就疯了,好几个年轻警察都按不住他,我开枪打他都不知道疼,局里不少人都变的跟他一样。”宋庆华道。
  宋庆华说到这里,不由泛起一身冷汗,他也蒙逼了,哪有人被抢打了都不知道疼?那还是人吗?
  “那箭毒木有问题,肯定不止一种毒液,我们现在不知道里面的情况,不能贸然进去,可儿你过来一下。”阎京道。
  杜可儿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她刚走到阎京的身旁,就被阎京拉起袖子,白皙的皮肤肉眼可见有一条黑线正在往心脏方向移动。
  “王八蛋,他不仅是冲我们来的,他想让整个警察系统崩盘,让青海彻底大乱!”阎京说话的同时,手也没闲着,隔着衣服便帮杜可儿针灸,运行内力帮他驱毒。
  原来那几个流浪汉,只不过是传播病毒的母体,而法医解刨毕竟会触碰到尸体,而法医上班的地方正好就是市局,如果他们在晚来一点,恐怕整个青海市的警察系统,都要完了。
  “宋大哥,快把所有受伤的警察集中起来,送到医院隔离起来,你也跟着一起去包扎一下,把这里的指挥权给我,由我集中调配。”阎京道。
  宋庆华知道事情的严重,此刻也不敢马虎,向几个负责人谈妥之后,也立刻跟着救护车到了医院。
  “这件事你怎么看?”倾城冷不丁的冒出一句,把众人的思绪拉回原地。
  “如果仅仅是让我们疏于防范,他是不会出这个风头故意闹这么一出事件,我看他的目的不简单,我现在也看不出来他到底想干什么。”阎京道。
  “善攻者敌不知所守,善守者敌不知所攻。”倾城不由得赞叹了起来。
首节上一节431/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