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429节

  “这寺中晚上容易迷路,几位施主晚上还是不要出来为好。”空印道。
  阎京连忙点头,道:“多谢大师带他们回来了。”
  空印行了个佛礼,也没再说什么就走了,阎京拉着白浔进了禅房,秦哲和离也跟着进来了。
  阎京长吁了一口气,道:“你们是在哪里碰到他的?”
  “达摩堂。”白浔回道。
  原本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两人到了达摩堂,也正准备开门,空印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而且以白浔和离的机警,竟然都没有任何察觉有人靠近,这个空印果然很不简单。
  “除了达摩堂,其他的路线摸得如何了?”阎京问道。
  他们的行动已经引起了空印的怀疑,在中元节之前,最好是不要再轻举妄动了。
  “都摸清楚了。”白浔道。
  “那就好,这两天你们就不要出去了,路线图绘制好了之后,我们大家人手一份,以免到时候出什么意外。”阎京道。
  白浔点了点头,却始终觉得这件事情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却又说不上来,所以有些心不在焉的。
  “空印出现的时间太巧合了。”离道。
  这一点,白浔也很纳闷,空禅寺这么大,空印也不可能随时都能掌握他们的行动,怎么会就那么巧的出现在达摩堂。
  “空禅寺这么大,就算空印对我们有所怀疑,他要从禅房过来,也需要一些时间,我们这一路都一直变换着路在走,他怎么会这么快就到了达摩堂?”白浔也觉得这其中有蹊跷。
  “会不会他每天都会去达摩堂,正好遇到了你们?”阎京猜测道。
  “达摩堂已经被大火烧过,空印怎么会这么在意达摩堂?难道他已经对我们起疑,或者说,他已经知道我们的目的了?”白浔皱起眉头,说道。
  白浔的猜测倒是合情合理,如此一来,空印的想法也就更难以捉摸了。
  “这两天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了,等中元节的时候再行动。”阎京道。
  离中元节只剩下两天了,大家都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前,尤其是这件事还关系到和公仪废的较量,所以阎京他们半点不敢马虎。
  “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等明天天亮了再说。”阎京道。
  白浔和离也没多说什么,起身离开了阎京他们的禅房,秦哲也没心思喝酒了,担心道:“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阎京眉头紧锁,很明显是在担心,只不过现在这个情况他不适宜将所有事都说出来。
  “史延庆有什么动静没有?”阎京问道。
  “傍晚时史延庆出去了一趟,宫商说没什么异常。”秦哲道。
  “史延庆的病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但我问他的时候他却说还没有好,我倒是觉得这个史延庆更有问题。”阎京道。
  秦哲喝了一口酒,道:“会不会这个史延庆和空印原本就是认识的。”
  秦哲的话让阎京一个激灵,他们都没有想到过这一层,如果史延庆和空印是认识的,那么空印和史延庆就能彼此互相照应,而阎京他们一直都遗漏了史延庆,杨奇家的大火,不会是他们出手的,他们一直怀疑是空印动的手脚,或许,杨奇家的大火是和史延庆有关!
  “你怎么了?脸色突然变得这么难看?”秦哲见阎京脸色不太对劲,问道。
  “如果史延庆和空印真的认识,那就糟了!”阎京道。
  “这话怎么说?”秦哲问道。
  “如果史延庆和空印早就认识,那也就是说,我们来白土村的事空印早就知道了,虽然我们伪装成了大学的勘察队,但以史延庆的精明,应该知道我们的身份不简单,所以才要跟着我们来,这一路他利用我们对他身份的忽视,一直在暗中帮助空印,这也就是我们到现在都找不到空印把柄的原因。”阎京道。
  “那我马上去把他们叫过来,大家一起商量一下。”秦哲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认真起来。
  阎京点了点头,道:“你注意点。”
  秦哲嗯了一声,起身去隔壁叫来白浔他们,被空印抓了个现行,白浔和离的脸色都有点难看,两人从来都没有犯过这种低级错误,这比在他们身上砍了一刀还让人难受。
  “史延庆的身份查得如何了?”阎京问道。
  “我跟金联系过,金说史延庆37岁以前的档案是伪造的,但37岁之前的档案,还在进一步调查。”离道。
  阎京一合计,皱起了眉头,道:“37岁,时间正好合上了。”
  “空印说他来空禅寺的时候正好24岁,空印13岁的时候空延失踪,也就是说,空延是37岁的时候失踪的,时间正好和史延庆的档案伪造时间重合。”倾城道。
  “所以史延庆就是空延!”秦哲惊道。
  史延庆就是空印这个说法,几乎已经可以成真,这样一来,也就说得通,为什么空印要用病来故意把史延庆留在他的禅房。
  “如果史延庆真的就是空延,那他回来就是帮空印的,我们一直都被史延庆欺骗了,所以很多事史延庆可以动手,而我们却找不到疑点。”倾城道。
  “但史延庆和空印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阎京疑惑道。
  “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们曾经在老人那里听说过,村子里的所有物资都是由空禅寺出来的,而在老人家里我们曾经发现过轻微的慢性毒。”倾城道。
  “这事和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秦哲问道。
  “或许这村子的秘密远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复杂,而空禅寺的使命就是为了负责延续村子,守护这个秘密。”倾城道。
  倾城的话令大家都是一头雾水,白土村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他们到现在都一无所知,难道白土村的秘密和定电珠有关吗?
  “难道秘密和定电珠有关吗?”白浔问道。
  “空禅寺是当年明太祖建国之后亲自下旨修建的,一间偏远的寺庙,怎么会让当时的明太祖如此重视?即使是有鬼的传说,朱元璋杀伐成性,又怎么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倾城道。
  “这么说,这座空禅寺莫非真的和定电珠有关?”阎京道。
  “定电珠关系重大,也未必不是和这座寺庙有关。”倾城道。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空禅寺是座镜儿庙,只要定电珠在空禅寺,势必就能找到定电珠,势必就能找到空禅寺的秘密了。”阎京道。
  “我担心这件事恐怕没有这么顺利。”倾城道。
  “没错,空印和史延庆都不简单,还有那些村民……我担心我们已经不小心走进了陷阱。”离道。
  离从来都不会杞人忧天,她只会按照自己对现实的掌握做出相应的判断,现在连她都这么说,这件事恐怕真的很棘手了。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秦哲问道。
  “这两天我们继续等金的消息,中元节那天,为了以防万一,我会让武装军先潜伏进来。”离道。
  现在情况越来越复杂,为了确保他们拿到定电珠能安全出来,武装军就是他们的后盾,所以离才有了这个后招。
  “这样吧,中元节那天,为了安全起见,秦哲和宫商就不留在上面了,我们大家一起下去,即使是被发现,我们这么多人在一起也有个照应。”阎京道。
  宫商和秦哲原本计划是留在地上麻痹空印的,如果史延庆真的就是空延,那留着宫商和秦哲在地面就太危险了,大家一起下地即使不见得多安全,但毕竟人多力量大,大家彼此间也能有个照应。
  “你真的让我也跟着下去?”秦哲兴奋起来,完全没有一点担忧。
  “你别高兴得太早,下去之后的一切都必须听我的,不能私自行动。”阎京道。
  “那也成,至少我也能跟着下去玩玩了。”秦哲道。
  阎京真是哭笑不得,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不过阎京也很清楚,秦哲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再加上百里玥的死给他造成了极大的打击,所以他现在还能对件事感兴趣,也是很不容易的。
  “这事我们暂时就商量到这里,这两天大家都不要轻举妄动,等后天中元节再行动。”阎京道。
  
第616章中元节
  
  事情暂时就商议到了这里,白浔他们回了禅房,不过大家都没什么睡意。
  第二天天亮,雨竟渐渐的停了下来,不过天色也并没因此亮堂多少,看样子这雨估计还会继续下。
  阎京他们个个都一夜未眠,天亮的时候阎京倒勉强睡了一阵,这一觉也没睡多久,大约十点左右阎京就醒了。
  起来洗漱之后,阎京去厨房找了点吃的,空印给他留了粥和素馒头,阎京就着粥吃了两口,觉得索然无味,正准备离开,空印背着背篓走了进来。
  “大师这是去了哪里?”阎京看空印一身污泥,草鞋都已经打湿了,便问道。
  “早上雨势稍停,我去采集了一些野菜和草药,这些草药是治疗阎施主的隐疾的。”空印道。
  阎京认得出来那些草药,其中一味是有毒的,只不过这草药的毒性不强,但长期服食也会有性命之忧的。
  “真是太辛苦大师了。”阎京一脸感动道,心里却在腹诽,明明空印都是拿毒药给他吃,偏偏他还要做出一副十分感动的样子,说起来也是醉了。
  “出家人慈悲为怀,阎施主不用放在心上,后天就是中元节了,到时候还请几位施主一起来看看**事。”空印道。
  “当然当然,我们也没见识过做法事,后天有时间我们一定来。”阎京道。
  “对了,那位史施主的病情已经有了些好转,再过几天就能痊愈了。”空印道。
  “真是太感谢大师了,大师真是活菩萨啊。”阎京道。
  空印已经放下背上的背篓,将野菜拿了出来摆放好,道:“阎施主太客气了,空印一身雨水,先去换身干净衣服。”
  “大师请便。”阎京赶忙行了个佛礼。
  空印便自离开了厨房,阎京仔细看了看那些野菜,对于野菜阎京倒没有什么认知,野菜认识他,他也不认识野菜,只不过阎京倒是能分辨出有不有毒。
  阎京拿野菜仔细看过,倒是没什么毒,这才放心的离开了厨房。
  因为雨停了下来,白浔和离便有了借口下山出村去,在中元节之前,他们必须亲自和潜伏在外面的武装军取得联系,这会儿两人刚到武装军驻扎的地方。
  “离队长,这位是三支队的丁队长。”带领离和白浔进入驻军帐篷的军人引荐道。
  “离队长好。”丁队长对离敬了一个军礼。
  离点了点头,道:“一千武装中,有多少狙击手?”
  “二十个。”丁队长答道。
  “后天你按照这张地图上的标示,让你的狙击手埋伏在这里,一旦有什么异常立即开枪。”离说道,把空禅寺的地图拿给了丁队长。
  丁队长收下地图,道:“保证完成任务。”
  “另外,狙击手埋伏的同时,你们全部进村隐藏,只要听到我对讲机的命令,即刻便攻进来,找到地图上所绘的达摩堂,守住达摩堂的每一个出入口。”离道。
  离已经在地图上标明了达摩堂的位置,她再把行军专用的对讲机拿给了丁队长,这种对讲机不受信号干扰,他们下地之后用起来也很方便。
  “是,离队长。”丁队长道。
  “这件事不能走漏半点风声,否则,军法处置。”离道。
  这件事关系重大,稍微出了一点差错,那就是件大事了,所以离的要求十分严格。
  “是,离队长。”丁队长道,离的身份他很清楚,就算是离说的一个标点符号他都谨记在心中。
  离交代完了,也没有多做耽搁,他们出来得太久会引起空印的怀疑,所以她当即和白浔就回了空禅寺。
  阎京和秦哲两人坐在空禅寺的大门口等着他们回来,直到将近午时,阎京他们才看到车子开进村子,两人不约而同的呼了口气。
  大约七八分钟,车子就开上了山,到了空禅寺大门口,白浔停好车,两人刚下车,就看到秦哲一脸狗腿子的走了过来,道:“你们带什么好吃的回来了?”
  “你属狗的,这都能给你闻到?”白浔没好气的道。
首节上一节429/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