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376节

  荣锦回到青海市之后,这还是第一次露面,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荣锦不会无缘无故来白家,但现在的荣锦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荣锦,他已经不会再顾及身份问题,所以阎京担心荣锦此来,来者不善。
  “阎先生倒是很着急。”荣锦笑道。
  “那倒不是,阎京只是不想浪费大家的时间,荣先生有话不妨直说。”阎京道。
  荣锦笑着从西服口袋里摸出几张黑色的帖子,递给阎京,道:“阎京落难时,帝薇酒店也一并被查封,如今荣锦回来了,这帝薇酒店当然也就一并拿回来了,这是酒店重新开业的邀请卡,荣锦亲自给几位送来了,到时候还请诸位赏脸一聚。”
  荣与将死后,荣家势力瓦解,帝薇酒店也一并被查封了,荣锦这次回来,短短几天就将帝薇酒店重新拿回手中,荣锦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势力?
  “荣先生酒店重新开业,的确是件喜事,只不过阎京恐怕到时候没有时间亲自到场祝贺了。”阎京道。
  “你们会有时间的,因为那一天,也将是我和公仪小姐的订婚仪式,诸位可不要错过了。”荣锦笑道。
  荣锦亲自跑这一趟,原来是为这事。
  公仪岸气得额上青筋暴起,但他知道这个时候他只能克制自己,否则,就是给荣锦看了笑话。
  阎京接过荣锦手里的帖子,道:“届时阎京一定到场。”
  荣锦笑了笑,看着公仪岸,道:“阎先生可一定要记得将岸少爷也一起带来。”
  阎京没说话,荣锦拄着手杖离开了白家,等到荣锦走远了,阎京这才看了一眼手里的帖子,道:“这上面写的时间,是五天后。”
  “我一定不会让姐姐嫁给他的!”公仪岸斩钉截铁道。
  阎京心中很清楚,事到如今,恐怕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但公仪薰到底是作何打算?
  以阎京对公仪薰的了解,即使她是为公仪废做事,但婚姻大事,公仪薰也不会儿戏,只要她不肯,没有人可以强迫她。
  “这事恐怕没这么简单,这样吧,我先去公仪家一趟再说。”阎京道。
  不管真相如何,这一趟公仪家,阎京是去定了。
  公仪岸没有说话,阎京将帖子递给了白浔,道:“我很快就回来。”
  阎京开着车到了公仪家几百米外便把车停了下来,或许是近乡情更怯,阎京不知道一会儿见了公仪薰要说什么,或者说,公仪薰会不会见他。
  “如果没有白小姐的话,你会不会喜欢我?”
  阎京脑中回想起当日离开公仪家时,公仪薰鼓起全部勇气问的这句话,如今不过数日,公仪薰就已经要和别人订婚了,人生真是变化莫测。
  大约十五分钟之后,阎京开车来到公仪家的大门,通过门口的审查,阎京开着车进去了,车子到了公仪薰那栋别墅前,沈苏已经在大门外等着他了。
  阎京下车,看着沈苏,心里有些释然,他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沈苏都冷着脸,就好像这一切都与她无关,这一切的确是和她无关的。
  “沈小姐别来无恙啊。”阎京走过去,一脸笑容的问道。
  如今的阎京,已经学会了如何虚以委蛇,他那副真面孔只给他所在意的人看到。
  沈苏仍旧衣服冷淡的表情,道:“阎先生请回去吧,小姐不会见你的。”
  这个结果阎京也并不意外,他抬头看着公仪薰书房的位置,他知道公仪薰此刻就在书房里。
  “我只是有几句话想当面问她。”阎京道。
  “小姐说了,不会见你的。”沈苏道。
  阎京看着沈苏,道:“我如果硬要进去呢?”
  “阎先生打得过这些保镖再说。”沈苏道。
  公仪家的保镖那都是练家子出身,尤其是公仪薰身边的贴身保镖,大多是雇佣兵出身的,阎京这身子骨,也经不起几打。
  阎京却不惧往前走着,沈苏略微皱了下眉头,道:“小姐说了不想见阎先生,阎先生这又是何必?”
  保镖这时也朝阎京围了过来,阎京却当做是没有看到,只是笑着对沈苏道:“沈小姐又怎么会明白,士为知己者死这种事。”
  阎京这句话明显是在嘲讽沈苏,但沈苏却像是没有听到似的,沈苏看着眼阎京,就好像面前这个人她是第一次认识一样。
  “阎先生再往前一步,他们也就真的会动手了。”沈苏道。
  阎京没说话,只是继续往前走,保镖们已经蓄势待发,门内却忽然传来一声清冷的声音,道:“让他进来吧。”
  “沈小姐听见了没,公仪小姐让我进去,你还要拦我吗?”阎京笑着问道。
  沈苏仍然是面无表情,也没有再说话,阎京笑着从沈苏身边擦身而过,然后走进了别墅。
  公仪薰已经上楼去了书房,阎京上了楼,到了公仪薰的书房,见公仪薰站在书房的阳台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阿岸以前最喜欢在这里晒太阳,怎么撵都不走,所以我都会习惯性的在这里塞一些他喜欢吃的零食,虽然我知道,他已经长大,不再喜欢这些零食了,但这个习惯,我却一直保持了下来。”公仪薰看着阳台角落那一排白色的沙发和小圆桌子,就好像公仪岸还在她身边一样。
  “既然公仪小姐这么想岸少爷,为什么不让他回来?”阎京问道。
  公仪薰笑了笑,道:“从小他要什么我都会给他,但是这一次,我给不了。”
  公仪薰这话中有话,阎京当然听得出来,阎京沉默了片刻,道:“公仪小姐不是给不了,只要你愿意,一切都还可以挽回。”
  “挽回?”公仪薰笑了笑,缓慢转身看着阎京,道:“怎么挽回?阎先生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天真了?”
  “只要你愿意。”阎京道。
  公仪薰脸上神色如常,看着阎京,道:“你我都有各自命运,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可好?”
  阎京有一刹那的慌神,将好像当初那个盛满期待问他会不会喜欢他的那个公仪薰,就只是阎京的一个梦一样。
  “我来……”阎京起了个开头,却忽然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阎先生还是请回吧,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不管将来如何,我都没什么好抱怨。”公仪薰道。
  阎京看着公仪薰,许久,才道:“那岸少爷呢?公仪小姐打算就真的不管了吗?”
  “阿岸有阎先生这样的朋友,我也不必担心他。”公仪薰道。
  阎京忽然怔住,半晌才道:“这样说来,五日后的订婚仪式已经是无可挽回了?”
  “是。”公仪薰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岸少爷的感受?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那么认真的说要保护一个人。”阎京道。
  “不必吧,他现在这样就很好。”公仪薰道。
  话说到这里,就好像都说完了,阎京站了片刻,道:“既然如此,那这一趟,就当阎京没有来过。”
  阎京转身走出了书房,公仪薰没有动,就那样看着阎京离开,她知道,这大概是她这一生最后一次和阎京单独见面了。
  从公仪薰的别墅出来,沈苏还在门口站着,阎京从沈苏身边走过,忽然停住了脚步,回头道:“我不知道沈小姐的心是不是铁石做的,只是在公仪家这么多年,沈小姐的心当真就捂不热吗?”
  沈苏没有说话,阎京倒也并不奢望沈苏会回答,阎京上了车,开着车离开公仪家,车子离公仪薰的别墅越来越远,阎京心里很清楚,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来公仪家了。
  从公仪家出来,阎京不知道该去哪里,在外面转了一圈,最后把车开到了胡涂家,胡涂在院子里收拾行李,看样子是要远行,阎京站在门口,问道:“你要出门?”
  胡涂见是阎京,暂时放下手里的行李,去给阎京倒了杯茶,递给阎京,道:“嗯,反正在家也是闲着,我准备出去四处走走。”
  “想去哪里?”阎京接过茶杯,问道。
  “不知道,天下这么大,总有我要去的地方,脚下即是路途。”胡涂笑道。
  “那你还会回来吗?”阎京垂下头,看着手里的茶杯,问道。
  分别总是不经意就来临,谁也无法挽留要离开的人,但她还会回来吗?
  “不知道,也许会回来,也许遇见了合适的人,或者遇见了合适的风景就不会再回来了,我喜欢那样的生活,一直在路上。”胡涂道。
  阎京忽然发现,他其实真的一点都不了解胡涂,又或者说,他一点都不了解他身边的每一个人。
  
第538章在路上
  
  阎京沉默了许久,然后才抬头,看着胡涂,笑道:“如果你还回来的话,就来白家找我,我应该不会搬家。”
  胡涂笑了笑,道:“好,只不过到时候你恐怕都已经儿女成群了。”
  阎京下意识的反应过来,胡涂这么说,看样子是打算长期离开了。
  “那你这宅子怎么办?这位置本来就偏僻,要是长时间没个人看着,被人偷了都不知道,你这里头可有不少的好宝贝。”阎京打趣道。
  “那些古玩我能出手的都出手了,不能出手的都寄存了起来,这倒不用担心,只是这宅子,是我父母遗留下来的唯一的东西了,我不会卖,不过恐怕还是得找个人来帮我看着,不然我也不放心。”胡涂道。
  “你要是信得过我,把钥匙丢我这儿,我会让人照看好你的房子,将来你回来,也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阎京道。
  “你要是不嫌麻烦,我当然是求之不得了。”胡涂笑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把钥匙放我这儿,回头你回来了再过来拿就成。”阎京道。
  “好啊,你再等我会儿,我收拾好行李就好了。”胡涂道。
  阎京一怔,惶然环顾四周,这才注意到屋子里一切都已经归置妥当,便问道:“你这就打算走了?”
  “是啊,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胡涂笑道。
  阎京没有说话,只是把手里的茶喝干净了,然后将茶杯放回桌上,道:“那这茶杯你也一起收拾了吧,我在外面等你。”
  胡涂嗯了一声,将茶杯拿去洗洗干净,然后整套一起包好放进了包里,看样子是打算带走了。
  约莫等了十来分钟,胡涂背着一个登山包就出来了,阎京看她这么轻车简从,不由问道:“你就带这么点东西?”
  “这些东西都只是身外物,走到哪里都能买得到,我带着也嫌累赘,这套茶杯是我用惯了的,就带在身上了。”胡涂道。
  阎京指了指胡涂的包,道:“那除了茶杯,你都还带了什么?”
  “一本书,一部相机一个电脑,还有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胡涂道。
  阎京心说你这倒真是潇洒,出远门就带这么点东西,不过这不就是胡涂吗,总是做出出乎人意料的事。
  “那……你打算就这样出发?徒步?苦行?”阎京指着胡涂道。
  “我倒是想徒步苦行,只不过没那个毅力,我买了辆车,就靠在外面路边。”胡涂道。
  “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一辆半新不旧的皮卡车,没见到什么新车啊。”阎京奇怪道。
  “就是那辆皮卡车啊,我从朋友那里买来的,也就才两万公里的里程。”胡涂道。
  “你开着皮卡车去旅行?”阎京真是又被吓了一小跳,还好他没有早认识胡涂,不然会被胡涂给吓疯了不可。
  “对啊,这可是我以前的梦想。”胡涂道,已经锁好了门,顺手将钥匙递给了阎京。
  阎京接过钥匙,胡涂已经往前走了,阎京跟了上去,本来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索性就只好沉默。
  走出胡涂家外面那片竹林,胡涂打开皮卡车的车门,将行李放在了副驾驶的位置,然后对阎京笑道,“时间不早了,我该出发了。”
  “要不咱两换一辆车吧,你这车我真怕在路上给颠散了。”阎京想了半天,这才想到这么一句话。
  胡涂大笑起来,道:“我要是真开你这车,出去估计没两天就被人给抢劫了,就这皮卡车就挺好的。”
  “那好吧,你路上注意安全,有什么需要的给我打电话,我电话你有吧?”阎京道。
首节上一节376/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