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367节

  “韩朗一个废物,恐怕是爱莫能助。”韩朗道。
  “韩先生真会说笑,以韩先生在计算机方面的造诣,恐怕整个青海市是无人能及,如果韩先生觉得在我协会屈才,我可以为韩先生推荐去隋氏科技,毕竟人尽其才嘛。”阎京道。
  隋氏科技在电子技术专业那是首屈一指的企业,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想进去,韩朗的确是有才华的话,阎京倒不吝向隋臣推荐他。
  “阎先生的机会还是留给有需要的人,韩朗不需要。”韩朗道。
  “我知道韩先生在计算机专业方面有很高的造诣,如果韩先生还是不满意的话,我可以出资帮助韩先生创业。”阎京道。
  韩朗看着阎京,冷笑道:“你到底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韩朗的眼神很冷,那种丝毫不带温度,能把人冻住的冷,这种冷是来自内心的,阎京被韩朗这个眼神看得心口猛地一跳,赶紧转移开了视线,道:“我想韩先生误会了,我只是想帮助韩先生,或者说,我需要韩先生。”
  “我这里没有你们想要的东西,你们走吧。”韩朗道。
  “韩先生怎么知道我们想要的是什么?”阎京反问道。
  “你认识叶添,不出意外的话,你应该已经知道他身份了,阎先生,我只是一个活得糟透了的大学生,我没有那个本事去参与你们的游戏,所以,请你们走吧。”韩朗道。
  的确,对于韩朗来说,不论是叶添还是阎京,他们随随便便动一下手指就能决定他的生死,韩朗不想参与到阎京他们的明争暗斗里,这一点,是韩朗有先见之明。
  “既然如此,那我能不能再问韩先生一个问题。”阎京问道。
  “我知道阎先生想问什么,但是很抱歉,我给不了你回答,门在那边,两位请吧。”韩朗道。
  韩朗已经明确的下了逐客令,阎京和白浔再继续逗留也没什么意思,两人便起身告辞。
  从韩朗家出来,白浔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阎京知道白浔在想事,也就没有打扰她,等到上了车,白浔才忽然道:“从刚才的情况来看,韩朗是知道叶添的身世,但如果韩朗知道叶添的身世,以正常人的逻辑思维来说,自己的朋友是一个超级有钱人,而且对方也愿意帮助自己,那韩朗的处境不应该是这样才对啊。”
  韩朗家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而且看他对待叶添的态度,就知道他是不会接受叶添的帮助,不过即使如此,他也不应该对叶添如此恶劣才对。
  “这事我们稍后再查吧,天色不早了,我们先去吃饭。”阎京道。
  韩朗和叶添的事一时半会儿是没什么实质性进展了,索性先填饱肚子再说吧,白浔却不放心,先让白纵横派人去仔细查查叶添和韩朗在学校时候的关系,就算不能了解清楚全部事情,至少也能了解到一部分吧。
  阎京开着车,正好路过以前陈璇带他常去吃饭的那一条街,阎京把车停在路边,道:“就去这里找点吃的吧。”
  白浔也知道这条街,便点了点头,两人下了车,阎京和白浔进了那家川菜馆,老板还是原来的老板,连服务员都还是原来的那几个,但现在陈璇却已经不在了。
  阎京心中涌起一股酸涩,那老板已经亲自上来迎接了,道:“阎先生里面请。”
  阎京笑了笑,得亏这老板倒还记得他,他和白浔坐了下来,点了几个招牌菜,老板一一记下,末了问道:“对了,怎么最近没看到陈小姐过来吃饭?她以前可是每周都会来的,我有跟她打电话,不过她手机一直都是关机的。”
  阎京没想到这老板倒还这么认真的记着陈璇,不由心中一酸,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跟老板解释陈璇的事,只好道:“陈小姐出国了,大概不会回来了,老板的心意我会代为转达的。”
  “这样啊,不用了,等她回来了,我这店还在这里开着呢。”老板笑道,言语间有些怅然若失。
  对于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来说,尚且都把陈璇记挂在心中,何况是阎京了。
  于是这顿饭,阎京彻底没有了胃口,简单吃了几口,阎京就放了筷子,小声对白浔道:“阿浔,一会儿陪我去看看她吧。”
  白浔知道阎京的意思,点了点头,道:“好。”
  等白浔吃完饭,阎京结了账,两人从馆子里出来,阎京指着馆子左手边的位置,道:“那前面有个花店,我过去买捧花,你在这里等我会儿。”
  白浔点了点头,阎京快步走了过去,再回来时手上捧了一束郁金香。
  很少有人买花只买郁金香一样的,不过陈璇最喜欢的是郁金香,所以阎京去花店跟老板说要一捧郁金香时,老板也很意外,一个劲的跟阎京解释只有郁金香不好看,阎京却坚持要,这也是他为什么不带白浔去的原因。
  对于阎京来说,陈璇就像是一个很好的老朋友,即便一别经年,再见面时也还是可以谈笑风生,只是,这辈子,他们都没有这个机会了。
  “走吧,我们先上车。”阎京道,一手拉住了白浔的手。
  白浔就这样被阎京牵着,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她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第525章到访
  
  青海市城北有一带是私人墓区,离公墓的位置不算远,只是按照风水学上的阴阳五行来说,私人墓区大多占着好的风水位,也因此私人墓区的价位比公墓高得不是一星半点。
  但凡是青海市的有钱人,都葬在私人墓区。
  阎京和白浔穿过公墓,来到私人墓区,因为天色已晚,所以守墓的老头子就多盘问了两句,确定了阎京和白浔的身份这才让他们两人进去。
  陈璇的墓在私人墓区的左边第七排,沈落为她选的最好的风水位置。
  陈璇死后至落葬,阎京这还是第一次来看她,不是因为他不想来,而是他很清楚,一旦他来了,他就再也不能骗自己陈璇还活着。
  人死不能复生,这是千古定律,他本来可以救活陈璇,但是他拒绝了沈落。
  墓前放着新鲜的郁金香,看来是有人才来过,阎京把花放在那捧郁金香旁边,看着墓碑上镶嵌着的照片,长叹了一口气,道:“阿璇,我来看你了。”
  夜风静静从脸上吹过,墓碑里长眠的人,再也不可能回答他了。
  阎京在墓前站了许久,心中郁结的话却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楚修死了,他连亲手为陈璇报仇的机会都没有。
  “我们走吧。”许久之后,阎京说道。
  白浔嗯了一声,和阎京离开了私人墓区。
  民间有一种说法,说人死后灵魂其实并没有离开,会为了他所牵挂的人而留在人间,所以你不能回头,你一回头死去的人看见了就会走得不安心。
  阎京没有回头,陈璇既然已经离开了就让她好好的场面于地下。
  回到白家,已经很晚了,不过院子里却灯火通明,白纵横和公仪岸他们都在院子里,而院子的椅子上还坐着一个老人,他身边站着的竟然是陆。
  能让陆亲自出动,并且规规矩矩站在身边的,阎京一下子就猜到这老人的身份,只是阎京没有想到,他来得这么快。
  “阎老弟,这位叶先生说是有事找你,已经来了将近一个小时了。”白纵横见阎京和白浔回来,连忙疾步走了过去,小声跟阎京道。
  阎京点了点头,道:“你们先进去,有什么事我会叫你们。”
  叶一善既然亲自来了,就说明叶家的事他不想闹大,阎京主动叫白浔他们回避,也算是给叶一善面子了。
  这在白家,就算叶一善有什么居心不良只怕也要顾及白家的地位,所以白浔和白纵横倒也放心,拉着公仪岸和宫商便进屋去了。
  阎京缓步走到叶一善面前坐下,笑道:“叶老先生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
  叶一善双手握着手杖,一脸不怒自威,他看着阎京,道:“叶某已经有将近三年没有出过门了,阎先生是第一个。”
  “这么说来,阎京的面子倒真是大啊,都惊动叶老先生了。”阎京道。
  叶一善笑了笑,道:“阎先生是个聪明人,叶某也就不拐弯抹角了,阎先生为周小姐治病的事,叶某已经有所耳闻,周小姐与添儿交好,阎先生若能治好周小姐的病,叶某愿再赠一千万作为感谢。”
  “所谓无功不受禄,阎京既已收了叶少爷的一千万,再收叶老先生的一千万,岂不是就是太贪心了?”阎京道。
  “阎先生是嫌一千万太少了?”叶一善反问道。
  “阎京只是不拿不义之财而已。”阎京道。
  “阎先生如果不满意,尽管开口要价,叶某绝无半个字反悔。”叶一善道。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阎京知道叶老先生很有钱,不过叶老先生若是以为几个钱就能打发阎京,那叶老先生真是看错了人。”阎京道。
  叶一善脸色一沉,道:“这么说来,阎先生是不会罢手了?”
  “是。”阎京道。
  “阎先生既然对我叶家做了调查,就该知道我叶家的势力,就算是皇甫都不敢对我这么说话,阎先生可要想清楚,一旦这条路走了,就回不了头了。”叶一善道。
  叶家的势力阎京虽然没有完全了解,但连军方都难以查到叶家的秘密,可见叶家的根基之深非同一般。
  “阎京胆子很小,叶老先生你可别吓我。”阎京道。
  “阎先生若真是胆子小,刚才就该答应叶某的要求了。”叶一善道。
  “叶家财大势大,阎京也不想得罪,不过这事关系到大局,阎京也只能向叶老先生说声抱歉了,不管是叶家的事还是周家的事,阎京都会一一查清楚的。”阎京道。
  叶一善没想到阎京如此不识抬举,不由冷笑一声,道:“看来阎先生是要和我叶家作对到底了。”
  “叶老先生说错了,阎京只是想和叶家达成合作而已。”阎京道。
  以叶家的财势地位,叶家会是个很好的合作对象,何况叶添和韩朗现在都有可能是那个匿名者,所以不管是哪一条,阎京都必须先弄清楚叶家的关系,如今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阎京不能出半点差错了。
  “阎先生这是在威胁叶某?”叶一善皮笑肉不笑道。
  “阎京哪敢啊,阎京还怕叶老先生一个动怒就把阎京大卸八块了呢。”阎京笑道。
  叶一善冷笑了一声,道:“叶家的事,阎先生若再横加插手,别怪叶某不客气了。”
  “叶老先生也没有客气过不是。”阎京道。
  叶一善位高权重,平时不说话都让人敬畏三分,阎京却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他心里当然不悦,不过他更在意的,是阎京一再调查叶家的事。
  “阎先生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叶一善冷冷道。
  “不好意思,不管敬酒罚酒,阎京都喜欢吃。”阎京道。
  “阎先生不要太过分了。”陆冷冷的回道。
  “叶老先生突然跑到我家来警告我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到底是谁过分?叶家虽然财大势大,但我阎京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主儿,叶老先生以为亲自怕跑一趟就能吓破我阎京的胆子,那叶老先生你真是看错人了。”阎京道。
  叶一善看着阎京,许久,才忽然一笑,道:“阎先生倒是比叶某想象中的有趣。”
  见叶一善话锋一转,阎京也跟着道:“叶老先生倒没有阎京想象中的难对付。”
  “看来皇甫没有选错人,添儿也没有看错人。”叶一善道。
  叶一善的话,倒是令阎京一愣,不知道叶一善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这事和皇甫谧又有什么关系?
  “叶老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阎京道。
  “阎先生既然对我叶家如此有兴趣,不如就慢慢的猜吧,但有一点我要告诉阎先生,我叶家世代忠良,做事问心无愧。”叶一善道,说完这句便离开了白家。
  阎京看着叶一善的背影,皱着眉头想了片刻,却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仿佛有个什么极为重要的点,他却怎么都抓不住。
  直到叶一善走出白家大门上了车,白浔这才让手下放松戒备,叶一善来者不善,假如双方真的打斗起来,白浔当然不能吃这个亏。
  白浔他们来到院子,阎京正皱眉思索着那个重要的点,手机正好响了起来,打断了阎京的思路,阎京拿起手机一看,是叶添的电话。
  叶添这个时间打给他会是为了什么事?难道周清那边出事了?
  阎京飞快接起了电话,电话那头叶添声音很急,道:“阎先生,不好了!”
  “你先别急,什么事你慢慢说。”阎京道。
  “阿清她……她现在七窍流血……我已经叫医生过来看了,可是他们都不知道阿清怎么了……阎先生,你现在能不能马上过来?”叶添急道。
  这边叶一善刚走,那边周清就出事?这到底是巧合还是叶一善故意所为?
  阎京来不及想那么多,道:“好,我马上过来,你把电话拿给医生,我跟他讲。”
  叶添不知道阎京把手机给医生是做什么,不过他毫不犹豫就把电话递给了医生,那医生也是一脸发懵,却又不敢不接叶添的手机。
首节上一节367/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