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309节

第437章比试
  
  送走公仪岸,阎京在院子里坐了很久,直到白浔来了。
  “白子已经输了。”白浔在阎京对面坐下来,说道。
  阎京看着棋盘,道:“那倒未必,不如我们来赌一局,输的人要答应赢的人一个条件。”
  “不赌。”白浔十分干脆的拒绝道。
  “你就这么怕输?”阎京笑道。
  “是啊,我就是这么怕输。”白浔道。
  “我真是拿你没有办法啊。”阎京道。
  白浔低头研究了一阵棋子,道:“其实也未必没有可能翻盘。”
  “你打算怎么走?”阎京问道。
  白浔拿着起白子在棋盘上落子,道:“这招叫做坚壁清野,即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虽然有翻盘可能,但也是两败俱伤。”
  “这是白子唯一自救的办法,白子想要和黑子抗衡,就只有这一条路可走。”阎京道。
  白浔没再看棋盘,只是看着阎京,道:“我知道这条路不好走,也知道你想让我离开你,但是阎京,没有你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我宁可和你一起赴死,也不愿意独活,就像这盘棋,哪怕落得个两败俱伤,我也心甘情愿。”
  真正爱一个人,是要懂得放手。
  “好,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想办法送你走了,要生要死我们都一起。”阎京笑道,十分从容。
  “好,如果你骗了我,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白浔道。
  阎京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还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
  “我太了解你了。”白浔道。
  “是是是,白大小姐英明神武,小的哪敢在你大小姐面前造次。”阎京道。
  白浔瞪他一眼,道:“虽然我不会走,但爷爷和叔叔阿姨必须尽快送出国。”
  白一鸣如今已经老迈,阎青松夫妇跟这些事也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即使白浔不跟着走,白一鸣和阎青松夫妇也应该送出国去,在国外,至少短时间内是安全的。
  “这件事我已经在着手安排,我会尽快处理好这件事的。”阎京道。
  “好。”白浔道。
  关于送走白一鸣他们的事,阎京已经做了一个大概的安排,只不过这事得避开鬼楼的眼线,否则就是白送了,但要避开鬼楼的眼线,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阎京已经想了不下十种方案,不过在没有确保万全的情况下,阎京是不会行动的。
  公仪家的事只能暂时搁置下来,一切得等到公仪岸找到了方士的墓冢之后再做打算,不过阎京倒是还有一个担心,那就是公仪岸是否瞒得过公仪薰,毕竟公仪薰的观察力连阎京都自叹不如,现在倾城又不在身边,阎京想找个人商量都不行。
  晚上吃过饭,阎京早早就上楼休息去了,明天就是和鬼楼五大阎君末位的曾茂恒的比试,阎京倒不是担心在医术上输给曾茂恒,而是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不说公仪废,就是楚修都很清楚,以曾茂恒的医术根本就胜不了阎京,而这其中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阎京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白浔也没有睡意,两个人干脆爬起来去喝酒,直到凌晨两点左右,这才在阳台上趴着睡着了,白浔还很清醒,这点酒量对她来说还算不得什么,她只是喜欢陪着阎京,无论什么时候,阎京都不是一个人。
  第二天一早,阎京就起来了,白浔已经收拾妥当,只等阎京收拾好了就可以出门了。
  大约7点半左右,阎京和白浔一起出发去西医公会,曾茂恒和阎京约定比试的地方就是这里。
  阎京他们到时,西医公会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上到青海市的高官政要,下到青海市的各界记者,此时已经全都到了。
  阎京和白浔一下车,立即就有大批记者蜂拥而至,阎京对比试的事剪口不提,他没这个必要和这些人浪费时间,而是和白浔径直来到了比试的大堂。
  比试的大堂设置在西医公会的大会议室,以西医公会名义请来的贵宾已经悉数落座,阎京和白浔一走进大会议室,就看到大会议室的前台拉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西医公会首席专家宋昂与中医协会会长阎京医术比试大会。
  吴藏雨送的战书上写得很清楚,和阎京比试的是鬼楼的五大阎君排在末位的曾茂恒,怎么摇身一变就变成了西医公会的首席专家了?
  秦哲和燕离人百里琰三人坐在嘉宾席的第一排,看到阎京和白浔,秦哲连忙跟两人挥手,阎京和白浔便走了过去。
  “阎老弟,你不是说是跟鬼楼的五大阎君的曾茂恒比试吗?怎么成了这个什么宋昂了?”秦哲不解道。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燕离人皱着眉头道。
  “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论医术,我还是有信心,就怕这事不是这么简单。”阎京道。
  “鬼楼这次召集了这么多人,恐怕是有备而来。”白浔道。
  阎京心里的疑虑越来越重,但他既然已经来了,就没有打退堂鼓的道理,何况这其中还牵涉着鬼楼,他倒是想看看,公仪废这次到底想做什么。
  楚修这时已经走上了台子,阎京倒是没有想到,楚修竟然亲自露面了,不过再一想,吴藏雨现在下落不明,也就只有楚修出面了。
  “下面,请中医协会的阎会长上台。”阎京站起来,从容走上礼台,下面是一片相机咔擦的声音。
  “好,接下来有请我们西医公会的首席专家宋先生。”楚修笑道。
  台下一个十分清瘦的男人站了起来,阎京一愣,这个人刚才就坐在他们身后!
  宋昂走上台,面带微笑的看着阎京,阎京却是皱起了眉头,这个男人的笑容里有着杀气,是个不容易对付的角色。
  “久闻阎会长大名,宋昂今天不自量力,还望阎会长手下留情。”宋昂笑道。
  “阎京孤陋寡闻,确实不知道西医公会还有一个首席专家。”阎京道。
  宋昂明知道阎京这话是故意说给他听,却还是一脸笑容,道:“阎会长不认识宋昂这种小人物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但这并不阻碍我们的比试。”
  “那阎京就等着宋专家出招了。”阎京道。
  宋昂微微一笑,道:“早就听说阎会长医术了得,今天宋昂就来见识一下,比试的规则想必阎会长已经了解清楚了,那接下来的比试,还请阎会长手下留情。”
  “宋专家何必这么谦虚?”阎京道。
  “我们今天的比试只有一次,也就是一局定胜负。”宋昂道。
  阎京没有说话,宋昂朝礼台后面的工作人员点了点头,工作人员从礼台后面运来了一个大箱子,大箱子里装着一个人,看样子就应该是今天的病人了。
  “阎会长请。”宋昂微笑道。
  阎京往前一走,脸色猛地一变,怒不可遏的一把揪住宋昂的衣领,道:“你们把她怎么了?”
  阎京这个举动令台下一片哗然,不但如此,连白浔和秦哲他们都愣了,阎京不是个冲动的人,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阎京怎么都会克制自己,但阎京此时的行为却完全像是失去了控制一样。
  “阎会长这是做什么?当着大家的面这样未免有失体面吧?”宋昂笑道。
  “我再说一遍,你们到底把她怎么了?”阎京怒道,眼睛骤然变成了红色。
  宋昂忽然大叫一声,喊道:“妖怪啊!妖怪!”
  宋昂刚刚喊出这话,台下记者立即蜂拥而上,阎京猝然看过去,那些记者却又顿时全都停了下来,惊恐的看着阎京,阎京的眼睛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连同眼白全都变了。
  “鬼啊!鬼啊!”记者们吓得落荒而逃,只有几个胆子大的还拿着相机给阎京拍了照片。
  白浔从人群里往礼台上挤,但礼台前乱成一锅粥的记者和嘉宾阻断了白浔的去路,白浔急得快疯了,秦哲和燕离人他们也一直试图往礼台方向挤过去,但人实在太多了,秦哲他们也只能干着急。
  宋昂趁机从阎京手里逃脱,惊恐的逃走了,阎京有些茫然的看着礼台下疯了一样往外跑的人,再看着急不可耐的白浔,然后他转身往后礼台后面跑了。
  “阎京!”白浔在人堆里大喊起来。
  阎京的背一抖,昨天他才答应白浔,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离开白浔,可现在的情况,他却只能选择逃跑了。
  阎京对西医公会并不熟悉,但他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刚才进来时他就已经记下了西医公会大楼的楼层示意图,所以他沿着废弃的楼道一路往下跑,从西医公会的后门跑了出去。
  从西医公会一冲出来,外面人山人海,阎京却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了,骤然间,一辆黑色奔驰G550停在了路边,阎京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离的车。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上车?”离大声喊道。
  阎京犹豫了一下,毅然上了离的车,离一轰油门,车子立即就疾驰进了人群之中。
  “你……不怕我吗?”阎京看着离,问道。
  “我为什么要怕你?”离反问道。
  “我……我不是人啊,我……是妖怪……”阎京苦涩的说道。
  “你不是妖怪,你是正常的人,蔡先生说过,这些都是你正常的反应。”离说道。
  阎京并不是母体所生,而是试验品,所以他的身体和一般人略微有些不同。
  
第438章晋升
  
  阎京愣怔了片刻,才道:“正常反应?对了,蔡先生!你马上让我去见蔡先生!”
  “蔡先生已经在等你了。”离道。
  蔡长青做试验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是阎京体内真气已经达到顶峰,却又无法倾泻出体外,身体想要得到更高的进展,却又没有引导,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当然,阎京现在并不知道是这个原因。
  此时蔡长青已经在基地等着阎京和离了,他手里拿着当年的试验日志,时隔这么多年,当他再拿到这些日志时,心境却已经平复了下来。
  当年蔡长青受命做这个试验,试验对他来说就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所以他一心放在试验上,这一做就是十年。
  十年,人这一生又有多少个十年?
  蔡长青看着自己已经干枯老朽的手,不由苦笑了一声,为了试验,他妻离子散,最终为了保全试验品,他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放弃了,如今衰老残年,他却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得见。
  蔡长青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蔡先生,阎医生来了。”离带着阎京来到蔡长青暂时居住的休息室,刻意放低了声音,说道。
  蔡长青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阎京,笑道:“阎医生请坐。”
  阎京也没多说,直接坐了下来,蔡长青对离道:“离,你先出去,这件事我想单独和阎医生谈。”
  离点了点头,径直离开了休息室,并且吩咐任何人都不能去打扰蔡长青。
  “我听说宫商现在住在白家?”蔡长青问道。
  宫商是蔡长青的女儿,这件事蔡长青已经知道了,不过宫商不会见蔡长青,蔡长青也拉不下这个脸来,或者说,蔡长青害怕去见宫商,因为恒更在宫商和蔡长青两人之间永远的疤,宫商不会原谅,蔡长青也没那么厚的脸皮去乞求。
  “嗯,前些时候她受了些伤,现在基本上已经痊愈了,蔡先生不用担心。”阎京道。
  虽然阎京很想立刻就知道他眼睛发红的事,但他也同样理解蔡长青。
  “多谢。”蔡长青道,言语间的复杂情绪,不能用言语去形容。
  “蔡先生何须言谢,算起来,蔡先生还是阎京的再生父母,没有蔡先生就没有阎京。”阎京道。
  蔡长青慨然一笑,道:“最近啊,我时常在想,假如当年我放弃这个试验,现在的一切又是什么样子,但人生哪有从头再来的机会。”
  “宫商她也只是一时犯犟,假以时日,她会体谅蔡先生的。”阎京安慰道,虽然连他自己都觉得这辩解太过苍白无力。
  “我并不乞求她的原谅,只希望她能健康的活下去的就好,她所经历的那一切,我一辈子都无法弥补给她,就算她怨恨我一辈子,我也没有怨言。”蔡长青道。
首节上一节309/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