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301节

  “公仪家是鬼楼的人,不过我还不能确定岸少爷的身份,所以暂时不想打草惊蛇。”阎京道。
  “如果公仪家是鬼楼的人,那岸少爷又怎么能幸免?”秦哲问道。
  “这件事说来话长,一时之间也解释不清楚,如果岸少爷是无辜的话,那我们就得想办法先让他远离公仪家。”阎京道。
  秦哲被阎京的话搞得一头雾水,不过阎京做事一向自有分寸,所以秦哲即使有疑惑也会选择相信阎京。
  “这事恐怕一时之间还不好查证,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很担心。”秦哲道。
  “你担心什么?”阎京问道。
  “颜酒,我总觉得这个人不是这么简单。”秦哲道。
  “颜医生的家底我查过了,没有什么可疑的,你就别疑神疑鬼的了。”阎京道。
  “话虽如此,不过你不觉得奇怪吗?一个突然凭空出现的人,却在这么短时间内出现了这么多巧合,这本来就不寻常。”秦哲道。
  “你说的这些我都考虑过,一开始我对他也有怀疑,不过后来我就打消了这个疑虑。”阎京道。
  “为什么?”秦哲问道。
  “一个人的演技再好也会露出破绽,但颜医生没有,上次我在疯人院碰到他,才知道他一直在免费给疯人院的老人看病,这不是做戏,疯人院的院子可以证实这件事。”阎京道。
  “你怎么就知道那个院长不是他们一伙的?”秦哲道。
  经历了这么多,秦哲已经变成了一个十足的阴谋家了,不过这也不怪他,他们身上发生的事估计十部电影都拍不完,但他从来都没后悔当初遇到阎京,并且选择了来青海市。
  人这一生中会做很多个选择,有些决定足以影响人的一生,如果秦哲当初不是来了青海市和阎京合作,那他现在或许还只是一个小企业的老板,根本不可能把秦氏发展壮大到这个地步,而这些阅历经验,让秦哲学到得最大的一件事,那就是不要轻易相信别人。
  “这家疯人院我查过,早在民国之初就已经成立了,历任院长都是张家的后人,这一点不用怀疑,所以张院长不可能是鬼楼的人,但疯人院却是有鬼楼的人在监视。”阎京道。
  “不对,我始终觉得有这个颜酒有问题,他的出现和紧接着的一切都太不合理,就好像所有的证据都对他有利,但越是这样,这些证据就极有可能是假的。”秦哲道。
  “警方当年的报案记录和卷宗我也查过了,的确是没有任何出入的地方,要么他真的是清白的,如果他真的有问题,那他就真的太可怕了。”阎京道。
  “从你打算把京恒诊所给他时,我就一直在请人按照调查他,调查的结果没有任何问题,就是连个违章闯红灯都没有,他的背景干净得有点过了。”秦哲道。
  秦哲相信一句话,越是看着无辜的人,往往就越是心狠手辣,颜酒从一个路人甲在短短两个月内就获得了阎京的信任,光是这一点,就值得让人怀疑了。
  “也许他真的是合法守纪的好公民呢?”阎京反问道,但他也不得不承认,秦哲的话打动了他。
  
第426章捐款
  
  阎京话虽然这样说,但他和秦哲都很清楚,这种几率是微乎其微的,颜酒年少时候又是性格很冲的人,不然也不会导致若言坠楼了,那么也就说,颜酒是个恪守纪录的人的几率是微乎其微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出问题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照你这么说,他倒真是值得怀疑了。”阎京皱起了眉头说道。
  正像阎京说的那样,如果颜酒真的有问题,那颜酒的城府和心计比宫商都还要高深,而这样一个人留在身边,那简直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不过如果他真的有问题的话,那这个人真是一点都不简单,当初宫商花了那么长时间才接近你,并且很快就被识破了,而他却一直都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他到底会是谁?”秦哲道。
  秦哲的话令阎京倒是一愣,然后他脑子里响起了一个很可怕的人选:鬼楼楼主!
  如果说颜酒真的有问题,那么能演得这么好连阎京都骗过去的话,除了鬼楼楼主,阎京暂时还想不到什么人。
  “这事咱们暂时就别琢磨了,也琢磨不出来个结果的。”阎京道。
  秦哲点了点头,然后又很疑惑的看看阎京,道:“你是不是还得罪其他的什么人了?”
  阎京瞪他一眼,道:“你给老子去死。”
  “别这么凶嘛,人家也只是想调节一下气氛嘛。”秦哲说道。
  “调节个鬼,你给老子滚。”阎京道。
  “诶,我累了,先睡一会儿,吃晚饭了再叫我。”秦哲道。
  阎京气得脸子都绿了,这贱人来蹭吃蹭喝也就算了,现在还把自己当做主人了!但看秦哲闭上眼睛果然就睡着了,也就没有再跟秦哲计较。
  秦哲想赖在白家,大约是不想一个人待在家里显得太过寂寞吧。
  对于秦哲入住白家,白浔事先就已经下过通牒了,任凭阎京怎么讨好都没有用,阎京只好带着自己心爱的眼罩和睡衣滚去和秦哲同房了。
  晚上吃过晚饭,阎京也丝毫没有睡意,秦哲白天睡了半天也没睡意,两人就在院子里坐着喝酒,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总之就是各种装逼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倒是一直都想问你,当初你那么喜欢陈璇,怎么……忽然就喜欢上了阿浔了?”秦哲喝了酒,脑子就开始犯糊涂。
  秦哲看着安静的夜空,莞尔一笑,道:“哪有什么忽然之间的事,只是在日子里渐渐就生出来了感情,她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
  “也就是你我才心甘情愿的退出,要是换做别人,老子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了。”秦哲舌头打着卷,说话都快不利索了。
  阎京心里也很清楚,秦哲并不是说的假话,秦哲对白浔的感情他是知道的,当初他还一心想撮合两人,结果哪晓得白浔并不喜欢秦哲,不过阎京当初要是真促成了秦哲和白浔,那该哭的也就是他不是秦哲了。
  “是是是,阎京还要多谢秦大哥了。”阎京道,举起拉罐瓶子和秦哲碰了碰。
  秦哲看着喝醉了,实际上却十分清明,只是有时候他也需要麻痹自己,不然这漫漫长夜,他一个人怎么熬得过去。
  “你小子啊,这辈子运气都这么好,我要是能你这运气,真是做梦都能笑醒了。”秦哲感慨道。
  阎京笑了笑,没有说话,他的运气真的很好吧,不然怎么会遇到白浔。
  两人在院子里一直喝到凌晨,秦哲已经微醉了,阎京酒量就不如秦哲,已经瘫在椅子上睡着了,秦哲把阎京扶回了房间去休息,他则还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夜色,举着手里的拉罐,遥遥的敬了一杯。
  敬往事一杯酒,愿今后再无岁月可回头。
  第二天,阎京还在睡梦中就被电话吵醒了,阎京迷迷糊糊的抓起手机一看,竟是杜可儿,阎京这几天没有打算安排课程,所以不知道杜可儿打给他是为了什么,本想挂了杜可儿的电话,却又害怕这小丫头片子回头又挤兑他,所以迷糊着就接起了电话。
  “阎老师早!”杜可儿在电话那头声音甜甜的叫道。
  要是在以前,阎京一听到这声音保管立马瞌睡都醒了,不过现在他是有妇之夫啊,何况对方还是他学生,所以他也就只懒洋洋的问道:“杜同学这么早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可儿都上了一早上的课了还早。”杜可儿道。
  阎京一看时间,的确是不早了,打个哈欠,道:“老师很忙,杜同学有什么事就说。”
  “是这样的,学校成立的奖学金,我爸爸打算捐赠一千万,因为这个奖学金是阎老师设立的,所以爸爸想亲自跟阎老师见一见,将捐赠的款项交给阎老师。”杜可儿道。
  阎京当初是为了用奖学金来帮助更多的寒门学子,让他们能念得起大学,不过奖学金成立之后,收入的资助一直都不多,这次杜伟珏肯捐赠一千万,对奖学金来说的确是一笔很大的收入了。
  “奖学金的设立也是李院长的功劳,杜先生要捐款直接找李院长就好了吧,我就不来凑这个热闹了。”阎京道。
  杜伟珏自从知道杜可儿喜欢阎京之后就一直大力支持杜可儿,这一点倒是令杜可儿十分意外,这次奖学金的事,也是杜伟珏主动提出来的,所以杜可儿这才满心欢喜的联络阎京,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阎京,不过阎京的反应却是令杜可儿有些失望,但也正是如此,才让杜可儿更欣赏阎京的人品。
  “李院长说了,奖学金的事阎老师功不可没,所以捐赠仪式上也会邀请阎老师出席,阎老师就不要拒绝啦。”杜可儿道。
  “仪式什么时候举行?”阎京问道。
  这奖学金既然确实是因为他才建立起来的,杜伟珏现在也愿意捐款,阎京也就不好再推辞了。
  “今晚八点在大礼堂。”杜可儿道。
  “嗯,我知道了,到时候我会出席的。”阎京道。
  “那阎老师可一定要记住哦。”杜可儿心情大好起来,说道。
  “嗯,杜同学放心吧。”阎京道。
  “可儿可不敢放心,阎老师可是上过黑名单的人。”杜可儿调侃道。
  阎京顿时满脸黑线,轻咳了几声,敷衍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捐款仪式是晚上,所以阎京也不着急出门,倒下又在床上迷糊了一阵才被叫起来吃午饭,吃过午饭,阎京打算去一趟公仪家,即使他现在知道公仪薰有问题,但这表面功夫他还是得维持走,否则一旦引起了公仪薰的怀疑,那事情就麻烦了。
  阎京驱车来到公仪家,沈苏直接就带着阎京去了公仪薰的别墅,公仪薰仍然在埋头批阅文件,见阎京来了,这才暂时放下手里的文件,道:“阎医生来找我,想必是查清楚419计划了?”
  阎京从疯人院带走蔡长青的事,公仪薰早就知道了,只不过阎京不来找她,她也就不会主动去过问。
  “我查清楚了。”阎京道。
  “如何?”公仪薰问道。
  “我顺着公仪小姐提供的资料,的确是找到了当年执行计划的蔡先生,也带他去北平证实过了,资料记载的内容都是真的,也就是说,我不是一个正常人。”阎京道。
  公仪薰并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道:“那阎医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走一步是一步吧,现在正是多事之秋,所以这件事我暂时还不想公开,还请公仪小姐为我保密。”阎京道。
  “这是自然。”公仪薰道。
  “那阎京就先谢谢公仪小姐了。”阎京道。
  “阎医生太客气了,阎医生对我公仪家有大恩,这次又救了阿岸一命,算起来也是我们公仪家的欠阎医生。”公仪薰道。
  阎京哈哈一笑,道:“公仪小姐太客气了,阎京当初还不名一文时,承蒙公仪小姐信任,阎京有今天,也是拖了公仪小姐的福气,阎京一直铭记五内。”
  阎京这话,一是的确感谢公仪薰,二也是借着这机会把过去欠公仪薰的情一笔勾销了,公仪薰既然选择了鬼楼,那么他们最后就势必会有一战了。
  “阎医生言重了。”公仪薰道。
  “倒是不言重,因为阎京今天来,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公仪小姐能成全。”阎京道。
  阎京心想既然他都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吧,公仪家又有的是钱,那阎京何必不趁机募捐一些奖学金。
  “阎医生请讲。”公仪薰道。
  “阎京在华医大授课的事公仪小姐也是知道的,近日华医大成立了一个奖学金还缺不少资金,阎京只好厚着脸皮到处去凑了,这也是件惠及国计民生的事,希望公仪小姐能慷慨解囊襄助一二。”阎京道。
  “阎医生需要多少资金?”公仪薰道。
  阎京比出五根手指,道:“五千万怎么样?”
  公仪薰点了点头,道:“支票回头我会让沈苏给阎医生送过来。”
  五千万对公仪薰来说只不过是笔小钱,但对整个奖学金来说,却是一笔巨款,除了最开始阎京捐赠的一千五百万,加上杜伟珏的一千万,公仪薰的五千万,奖学金一共有七千五百五,这笔钱已经足够奖学金支撑一段时间了。
  “那阎京就先替那些寒门学子多谢公仪小姐了。”阎京道。
  
第427章慈善晚会
  
  从公仪薰那里募捐到五千万,阎京心情大好,不过今晚是杜伟珏捐赠一千万的仪式,所以阎京没有打算在这仪式上拿出公仪薰的捐赠,不然就太让杜伟珏下不来台了。
  从公仪家出来,阎京看时间尚早,闲着无聊就去了趟市公安局,宋庆华见阎京来了,急忙放下手里的卷宗,和阎京两人聊了起来。
  “对了,宋大哥,最近青海市可有什么棘手的案子?”阎京聊着聊着就把话题扯开了。
  宋庆华倒是并不意外,阎京这人常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他要真是相信阎京是来找他喝茶聊天的,那他就真是脑子有问题了。
  “这倒没有,青海市最近有些太平得不像话啊。”宋庆华喝了一口茶,说道。
首节上一节301/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