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290节

  阎京的脚步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张部长,道:“张部长为什么要告诉阎京这个,就不怕阎京会出卖你们吗?”
  “我相信皇甫的眼光。”张部长道。
  这是一种完全的信任,在尔虞我诈的官场中尤为难得,但张部长和皇甫谧两人却有着这样的信任。
  “荣家的势力不容小觑,就算荣与将真的来了宝龛,张部长又拿什么去对付他?”阎京问道。
  “荣家权势再大,也大不过总统,对于荣家这种叛主求荣之徒,必当斩草除根。”张部长道。
  阎京听着张部长这句话,这才猛然醒悟过来,政治从来都是成王败寇,政治也从来都没有心慈手软。
  在阎京看来,荣家固然可恶,但却并没有到了要死的地步,但政治就是政治,张部长可不会傻到错过这个大好的机会。
  “怎么,阎先生害怕了?”张部长见阎京不说话,问道。
  “阎京是一个医生,平生志向是救人不是杀人,但国之蛀虫,阎京也开不出药方,只能闭上眼睛当看不见了。”阎京心情复杂的说道。
  “阎医生的本事就是自欺欺人吗?”张部长问道。
  阎京微微一笑,道:“无论如何,阎京曾经当他是朋友,也得过他不少恩惠,我知道他有危险不救他已经是我背弃了恩情,所谓恩义不能两全,阎京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
  “我这里没什么事了,阎先生请回吧。”张部长道。
  阎京点了点头,离开了刘局长的办公室,回到会客室,阎京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会客室里安静得可怕。
  一直等到傍晚时分,刘局长这才带着人送了一桌上好的酒菜过来,这一屋子人个个一个手指头都能玩死他,他是真不想接这个差事,然而为了他头上这顶乌纱帽,他也不得不先伺候着这几个大爷。
  “刘某略备了些酒菜,几位慢用,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开口。”刘局长配这个笑脸说道。
  众人也没心思理会他,不过他们也不知道会被扣押到什么时候,所以他们得保持足够的体力,既然酒菜都送来了,他们焉有不吃的道理?
  吃过晚饭,天已经黑尽了,阎京拉开窗帘看到外面四处守着特警,还有军队的人,看来这公安局现在是给围死了,就等着荣与将来入瓮了。
  晚饭过后,阎京就发觉荣锦的神情有些不对,阎京知道了张部长和皇甫谧的计划,心中对荣锦的感情就更加的复杂,荣锦虽然背叛他们和鬼楼勾结,但也是罪不至死,所以这时候就难免会多注意到荣锦了。
  “从吃晚饭之后荣大哥就忧心忡忡的,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阎京问道。
  荣锦迟疑了一下,拧起眉头,道:“家父已经动身来宝龛,但荣锦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荣部长来宝龛市?”阎京佯装不知道一样,问道。
  荣锦点了点头,道:“再有一个小时就该到了。”
  阎京心头一跳,心想荣与将来得好快,看来今夜就是决定荣家生死的时候了。
  “既然荣部长来救我们了,荣大哥怎么反而还一脸担忧?”阎京道。
  荣锦摇了摇头,道:“张部长已经二十多年没有离开过北平,这次离开北平,想必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这……官场的事阎京一窍不通,倒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荣大哥了。”阎京道。
  荣锦叹了口气,道:“我累了,先去那边睡一会儿,有事情叫我。”
  阎京嗯了一声,看着荣锦在沙发上和衣躺下,也觉得有点累了,找了张沙发躺了下来。
  大概8点的样子,外面忽然下起了大雨,雷鸣闪电,把众人都惊得睡不着了,阎京爬起来,走到窗前往外面一看,公安局大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着一辆军用车,阎京不用猜就知道那车是荣与将的。
  门外这时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与此同时,一个惊雷劈了下来。
  阎京打开门,是张部长身边的那个胡子男人,胡子男人走进会客室,对荣锦道:“荣先生,荣部长来了,请你过去一趟。”
  荣锦迟疑了一下,跟着胡子男人走出了会客室,阎京本能的想叫住荣锦,却并没有开口。
  等到荣锦走了,白浔才道:“恐怕现在等着荣锦的,是早已经布好的天罗地网吧。”
  阎京并没有说话,只是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大约两分钟之后,宝龛市公安局忽然响起一声枪声,众人一愣,立即警觉起来。
  “怎么会有枪声?”燕离人惊道。
  阎京心中能猜到个事情的大概,此时荣家父子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但这枪声却只有一声,也就意味着,还有一个人活着,或者说,这枪声是因为有人……逃跑了。
  雨夜中,一个黑色人影倏然从门口冲了出去,紧接着是几声枪响,阎京看得很清楚,那身影就是荣锦,刚才的枪似乎并没有打中他,他迅速钻进了荣与将的那辆军用车,然后开着车跑了。
  荣锦还活着,这个消息对阎京来说,不知道该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但阎京心里很清楚,从这一刻开始,他和荣锦永远都不再可能是朋友了。
  “如果出手的人是我,我不会给他生逃的机会。”离道。
  对于离来说,执行任务不能有失,否则就是她的错误,何况荣氏父子在这场计划里是必死无疑,否则会带来令皇甫谧他们难以预计的后果。
  “不过又有什么差别,今后北平再也没有荣家。”阎京道。
  覆巢之下无完卵,荣与将死了,荣锦虽然逃跑但势必会成为逃犯,荣家这座已倾的大厦,将不复完全。
  但阎京和离都很清楚,荣锦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只不过等日后荣锦卷土重来之时,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好对付了。
  阎京看着窗外的大雨,轻轻叹了一口气。
  
第411章回青海市
  
  当夜,张部长亲自坐镇指挥手下特警和军队,当即下令封锁整个宝龛市的闸口,任何车辆不准放出宝龛市。
  荣锦负伤,肩胛骨中了一枪,此时正汨汨往外流血,但他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今夜他若不离开宝龛市,恐怕就算是插翅都难逃出去了。
  荣锦对宝龛市的地形不太了解,但他知道此时不能从高速走,否则以张部长的能力,必然会在高速上拦他,所以荣锦就只能挑一挑偏僻的省道跑了。
  雨越下越大,荣锦一直在开车牵扯着伤口,加上伤口又没有做过任何处理,所以此时荣锦的神智已经有些不清醒了,但荣锦很清楚,一旦他睡过去,那他今天就必死无疑。
  身后的车灯越来越近,荣锦心里的冷意越来越甚,他必须想办法保持清醒!
  军用车上什么都没有准备,就更不可能有药了,他们从地宫出来之后,他带的包也就放在自己车上并没有再带走,不然这个时候还能应个急,但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别说荣锦,就算是荣与将恐怕也是连做梦都没有想到张部长和皇甫谧这次会这么直接的动手。
  荣锦从后视镜里看到后面的车子已经追了上来,一咬牙,掏出随身带着的小刀,想也没有想,一刀狠狠的扎在他受伤的右腿,右腿顿时就血流如注,但这疼痛令荣锦恢复了理智,他猛地踩着油门往前跑,他的脑中只有一个想法:跑出去……
  然后呢?
  为荣与将,为荣家报这个血海深仇!
  阎京在窗前枯站了半夜,直到凌晨也不见有车回来,就知道荣锦多半已经成功逃出去了。
  “再过半个小时,如果还没有车回来,那就是证明荣锦成功逃走了。”离说道。
  阎京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大雨发呆。
  如果荣锦没有死,他们再见面时,大概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吧。
  “荣家的事情解决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动身回青海市。”阎京道。
  荣锦逃出去之后,就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还维持着表面上的关系,荣锦只怕已经变成地狱修罗,而阎京必须保证身边的人不会受到伤害。
  “荣锦虽然逃走了,但他受了伤,加上荣家已经倾覆,他想要再卷土重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何况官府还会一直通缉他,他暂时不会掀起什么风浪来。”离道。
  话虽如此,但阎京仍然不想在此地久留,这里到底不是青海市,他想要做事却会被敷住手脚,他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对了,我刚才一直没机会问,这张部长为什么要见我?你们的计划,他没有必要告诉我。”阎京道。
  “是义父。”离道。
  “皇甫先生?”阎京不解的皱起了眉头。
  “义父最信任的人就是张部长,我来青海市帮你查找鬼楼的事,引起了张部长对你的注意,这次他过来执行任务,顺便就想看看你,只不过我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相信你,提前告诉了你计划。”离道。
  阎京一愣,道:“你怎么知道我提前知道计划了?”
  “你的举止已经出卖了你。”离道。
  以阎京的个性,如果不知道计划是不会做出那么镇静的反应的,所以从阎京和荣锦聊天那时候开始,阎京其实就已经暴露了自己。
  “你能看出来,那他就能看出来,也就是说他那个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荣与将这次来是凶多吉少,却还能这么镇定自如,他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可怕!”阎京猛然醒悟过来,说道。
  “他将会是一个很大的威胁。”离道。
  “那你刚才……”阎京话说了一半,却又立即收了回去。
  “如果刚才我动手,我无法预计他会做出什么反应,到时候你们都会处于危险之中,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能受到任何伤害。”离道。
  阎京这才恍然大悟过来,道:“这么说来,你们早就计划好了一切?”
  “我在北平时,义父就已经筹谋妥当。”离道。
  阎京心中大惊,这皇甫谧真是好深的城府!
  “这么说来,配方的事也是皇甫先生设计好的了?”阎京问道。
  “配方的事是真的,义父是知道配方的事后才想出的这计将计就计。”离道。
  难怪在帝薇酒店,离会是荣锦的座上宾,原来这一切皇甫谧早就计划好了。
  “阎京真是庆幸此生没有与皇甫先生生在同一个时代,不然阎京这条小命恐怕早就没了。”阎京道。
  离沉默了片刻,道:“我却希望能与义父生在同一个时代。”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这是这世上最无奈的事,即使是皇甫谧也会老去,有一天会离开这个人世,徒留下离一个人继承皇甫谧的事业。
  “皇甫先生忠义,他朝需要阎京时,阎京一定鼎力相助。”阎京道。
  阎京这话说得比较委婉,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了,皇甫谧已经这么大把岁数,加上又一身是伤,一旦身体再出点什么问题就很麻烦,阎京的医术虽然高明,但也不能逆天的。
  离郑重点了点头,道:“离记住了阎医生今天说的话了,离欠你一个情。”
  “你不欠我什么,别忘了,我也是炎皇的人。”阎京道。
  当初阎京只是想要这块炎皇令所带来的特权,并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他会以有这块炎皇令为荣,因为皇甫谧是值得他敬重的。
  “看样子他们是没有追到荣锦,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回青海市。”离道。
  市公安局的大门紧闭,远处也没有看到车灯,这就意味着张部长派出去的人并没有找到荣锦,或者说并没有截住荣锦。
  “离小姐,张部长请你过去一趟。”胡子男人再次敲开了会客室的门,对离说道。
  离二话没说,立即就跟着胡子男人走了。
  阎京大概能猜到张部长找离去是为了什么事,阎京也相信离能处理好,加上大家都神经紧绷了一天,阎京便让大家先睡了,等第二天天一亮就立即出发回青海市了。
  离一夜都没有回来,阎京也是一夜未眠,第二天早上六点,离才过来叫阎京他们起床出发了,人多眼杂,阎京也不好问离昨晚上干什么去了,只想等到回了青海市再说。
  从青海市出发过来时,除了离之外,众人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所以回去的路上大家的情绪都不太好,尤其是公仪岸,他身上的尸毒虽然已经清理干净,但仍然还有一些伴随症状,窝在狭小的空间里令他十分难受,但现在这情况也不能把他单独留在宝龛市。
  从青海市下道,已经是傍晚,阎京事先已经让青帮的人在高速路出口等着他们了,他得让人护送公仪岸他们平安回去。
  白纵横已经听说了他们在地宫遇到宫商的事,一接到阎京就想问清楚是什么情况,但有白浔在,白纵横也只好先忍下来,等到回了白家,吃过了晚饭,白浔上楼去休息了,白纵横这才抓着阎京拉到院子里,仔细的问起了当时的情况。
  阎京把他们在地宫的事大概讲述了一遍,白纵横一边听得心惊肉跳,一边却又担心宫商,不过他也知道宫商平安无事,这才放了心。
  “如果……我是说如果宫商真的找到了她身世的真相,重新回来,你们……会不会再接纳他?”白纵横问道。
首节上一节290/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