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268节

  “天!阎老师你真是神了!我已经看过几个医生了,但医生都拿这满脸的痘痘没有办法,阎老师能不能治治?”那男同学说道。
  男同学话音刚落,底下就是一片嘲笑声,阎京摆了摆手,教室里又安静下来。
  “回头老师给你开个方子,保管你一周内恢复。”阎京道。
  “真的吗?那真是太感谢阎老师了!”那男同学激动道。
  “老师还得在这里给你们上课,要是一周内你这脸痘痘好不了,那老师岂不是自己砸自己招牌嘛。”阎京道。
  “既然阎老师能给杨峥看病,也能给我们大家都看病了!现在就是我们考验阎老师的时候了,这是阎老师给我们上的第一堂课,我们就先考阎老师的本事,阎老师要是办不到,那大家伙可就不买阎老师的账了。”杜可儿这时候说道。
  阎京一愣,没想到这小丫头片子想的馊主意竟然这么馊,不过阎京也很清楚,杜可儿这个馊主意虽然是馊,但也是让阎京最快在学生面前树立威信的办法。
  这群学生正自血气方刚的年纪,身体基本上没什么大毛病,都是一些小问题,以阎京的本事,要医治这些学生简直是易如反掌,但在学生眼里,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阎京开京恒诊所时就有三不医,但这次他破这个例了,同时,他也可以看看这些学生的底子如何。
  “杜同学想考验老师,老师接你这个招,不过老师也有个条件。”阎京道。
  “阎老师有什么条件?”学生们齐刷刷的问道。
  “听说中医系也有几个高才,我也想见识见识他们的本事,姑且老师就来做个试验,我点到名字的就站出来,咱们就随机分成几个组来给学生诊病,看看谁的医术能得到老师的倾心。”阎京道。
  杜可儿一听,立即就举手,道:“阎老师,我愿意主动参加这个试验!”
  阎京主动提出来这个机会,杜可儿当然不会放过,如果能在这个试验当中让阎京刮目相看,那她可就又多了一个接近阎京的机会了。
  “杜同学这种毛遂自荐的精神很值得大家学习,还有谁愿意主动上来的?”阎京问道。
  大礼堂里安静了几秒钟,陆续有几个学生举手上台,阎京让他们自己报了名字,倒是和杜可儿之前交给他的名单出入不大。
  “那好,现在台上加上老师一共是六个人,下面的同学就请你们分成六组,每组人数尽量平均,这样才能考验大家的实力。”阎京道。
  台下的学生一听,立即就行动起来,刚才那个叫杨峥的主动来招呼大家分成六组,到最后只有两个相差一个学生,基本算是平均分配了。
  “阎老师,人员已经分齐了。”杨峥在台下报告道。
  阎京点了点头,道:“好,现在就由你们开始选择,剩下的一组,就留给老师。”
  杜可儿率先做了选择,其他四个学生也做了选择,阎京就最后一组。
  学生组选了出来,杜可儿指挥班上几个强装的男同学搬了六张课桌到前面舞台前,他们几个学生就在这前面开始给自己这组的学生看病。
  杜可儿他们严格按照以前老师教的方法,望闻问切,询问清楚了病因,这才针对性的下药,每个人拿了药方子就继续回到原来的位置,自己针对诊断出来的病情,自己去翻查医术,看杜可儿他们的诊断有没有误,开的药方有没有问题,这个办法,不但让杜可儿他们这几个看病的得到了实际的锻炼,也让学生自己主动去学习。
  阎京看着杜可儿认真的给学生看病,尤其是杜可儿,这小丫头片子虽然平时没个什么正经,但看起病来却是丝毫都不马虎,阎京倒是挺欣赏他这股劲的。
  “阎老师,这都快半个小时了……你怎么还不开始?”杨峥见阎京只是在四处转,看着杜可儿他们看病却没有动手的打算,顿时就急了起来。
  “老师要是和他们用一样的时间来看病,那老师还怎么做这个老师?你先过来,老师先给你开个方子,你按老师的方子抓药。”阎京道。
  杨峥一听,立即就从队伍里箭一样冲到了阎京面前,阎京顺手拿起桌子上准备好的纸笔,龙飞凤舞的写下一串药名,然后拿给了杨峥,道:“三碗水煎成一碗水,一天三次,这几天忌一下生冷。”
  杨峥接过阎京开的药方子就像是如获至宝一样,连声道谢,阎京再等了二十分钟左右,见杜可儿他们基本上已经看了一半的学生了,这才慢悠悠走到他这一组学生面前。
  “你肝经不通,是肝病的现象,麦冬20g,党参20g……”
  “你月经不调,经期紊乱,黄芪20g,白术15g……”
  “你和她一样,但你得加一味五味子9g。”
  ……
  阎京一路都不用看,直接就道出学生的病因,令整个大礼堂顿时都鸦雀无声,学生们个个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阎京。
  
第379章小粉丝
  
  直到看完最后一个学生的病,阎京只用了十分钟时间。
  大礼堂内鸦雀无声了将近半分之后,杜可儿带头给阎京鼓起了掌,整个大礼堂里掌声经久不绝,阎京在这些学生心中简直就是神祗一样的存在了。
  “阎老师简直太棒了!我们以阎老师为荣!”杨峥激动道。
  “阎老师我们爱你!”有胆子大的女同学扯嗓子喊道。
  阎京看着这些学生,信任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回事,当然,他也是用自己的行动去获得他们的信任的。
  这时学校里响起了下课铃声,同学们是第一次这么希望这堂课不要结束,阎京能继续给他们上课。
  “好了,今天这堂课就结束了,我想问一下,有多少同学背诵过《千金方》?”阎京问道。
  下面陆续有些学生举手,阎京一看,还只有不到一半的学生。
  “没有背诵的同学,就抓紧时间回去背一下,背诵过的同学回去复习一下,下一堂课,我会抽考。”阎京道。
  “是,阎老师。”学生们齐刷刷的答道。
  “那这堂课就到这里,下课。”阎京道。
  “阎老师!”台下一个女学生红着脸大叫着阎京的名字。
  “这位同学还有什么事?”阎京问道。
  “我们想知道阎老师的电话号码,如果我们在学习过程中有什么疑问的话,方便请教阎老师。”女同学说道。
  女同学这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阎京也不傻,立即手一指杜可儿道:“如果同学们在学习过程中有什么难题,就找杜同学,由杜同学再整理了之后反馈给我,每一堂课的开始,我会针对你们的问题给你们提供参考的答案的。”
  那女同学见阎京不肯给电话号码,当下一脸失望,再看杜可儿一脸的神清气爽,就跟捡了几百万似的。
  阎京一路从大礼堂出来,不断有人拿着手机给阎京拍照,阎京真是挡也挡不住,倒不如大大方方的让学生拍了。
  好不容易来到车库,阎京刚刚上车,副驾驶的车门就被杜可儿拉开了。
  “已经放学了,杜同学还有什么事?”阎京问道。
  杜可儿不请自来,一屁股坐上车,道:“今天家里司机请假了,可儿没有车,蹭一趟阎老师的车阎老师不会拒绝吧?”
  阎京心想,你人都上来我好意思拒绝吗?
  “杜同学平时就是这么蹭车的?”阎京系好安全带,笑道。
  杜可儿没想到阎京会调侃他,当下不好意思的红了脸,道:“人家只是今天家里不方便嘛,正好看到阎老师的车在,就来试试运气了。”
  你这叫试试运气?有见过一屁股先坐上车再来试运气的?
  顺路的话送杜可儿一程倒没什么,只不过阎京现在华医大的风云人物,杜可儿坐他的车出去指不定会给说成什么样了,不过阎京一向是身正不怕影子斜,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车子刚从车库出来,果然一路都是学生惊讶的表情,阎京倒是面不改色,杜可儿心里见阎京这么镇定,心里暗暗高兴,这说明阎京并不反感他啊。
  “杜同学能不能先告诉我,你家住在哪里?”车子开出了学校大门之后,阎京问道。
  杜可儿报了一个地址,阎京一愣,道:“你住在那一带?我以前怎么没在小区里见过你?”
  “阎老师以前也住过那边?”杜可儿惊讶道。
  “嗯,老师在那边住过段时间,倒是很久没有回去了,正好送你回去,顺路过去看看。”阎京道。
  杜可儿知道阎京以前也住在那一带,顿时肠子都悔青了,她以前天天在这一带转悠,怎么就没有和阎京遇到过!
  阎京把车开到以前住的别墅区,杜可儿下了车,阎京径直再往前开了一段,杜可儿就跟鬼鬼祟祟的跟在车子后面,想去看看阎京来这里是找谁的。
  白浔搬回白家之后,这边的别墅也就没有人住了,每周保洁阿姨会来做一下清洁,其余时间都是空置着的了。
  阎京先去白浔的别墅转了转,见别墅没什么变化,从别墅出来,却并没有立即走,陈璇的家里亮着灯,阎京在门口前犹豫了片刻,还是按响了陈璇家别墅的大门。
  陈璇很意外阎京会来,不过见阎京都没避讳,她也没什么好避讳的了。
  陈璇打开门,阎京站在门口,笑道:“我送一个学生过来,见你这边亮着灯,所以就过来看看。”
  “阎医生请进。”陈璇道。
  “不了,我就过来打个招呼,不早了,我得回去了。”阎京道。
  “那……再见。”陈璇道。
  阎京点了点头,转身走向自己的车,陈璇在门口看着阎京上了车,直到车子消失在视野里,陈璇这才打算关门进屋。
  “你好!”杜可儿忽然跳出来,对陈璇道。
  陈璇一愣,问道:“你是?”
  “啊,是这样的,我是阎老师的学生,本来正好还有事找阎老师的,不过我好像来晚了,这位姐姐和阎老师认识吗?”杜可儿问道。
  “你是华医大的学生?”陈璇打量着杜可儿,问道。
  阎京刚才说是送学生过来,又听到这个女生叫阎京老师,应该就是没错了。
  “嗯,这位姐姐是?”杜可儿好奇的问道。
  “你先进来吧。”陈璇道。
  杜可儿见陈璇这么好说话,报以甜甜的微笑,当即就不客气的进了屋,因为刚才看到阎京和陈璇在门口说话,直觉里,杜可儿觉得陈璇和阎京的关系并不简单。
  陈璇给杜可儿倒了一杯咖啡,道:“我叫陈璇,以前也是华医大的学生。”
  “原来是师姐啊,师姐好!师姐叫我可儿吧,我也就住在这附近的。”杜可儿道。
  “你是阎医生的学生?”陈璇问道。
  “嗯!今天家里司机有事,就顺便蹭了一下阎老师的车。”杜可儿说道。
  陈璇一听,就知道这杜可儿目的不纯,阎京已经不住在这一带了,看阎京的样子似乎是不好意思拒绝,所以才绕路过来了一趟。
  “阎医生已经走了,你要是有事的话,就给他打电话吧。”陈璇道。
  杜可儿看陈璇像是不太欢迎她似的,但她不弄清楚陈璇和阎京之间的关系,她是不会罢休的。
  “学姐不要赶我走啦,学姐和阎老师认识的话,可儿能不能跟你打听一些关于阎老师的事啊?”杜可儿试探道。
  “你问这个来做什么?”陈璇问道。
  “我们班上的同学都很喜欢阎老师,所以都想知道一些阎老师的喜好什么的,但阎老师又守口如瓶,可儿也没办法啦,学姐你行行好,不要让可儿在同学们面前没面子啦。”杜可儿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说道。
  陈璇沉默了一会儿,道:“你想知道些什么?”
  “学姐都知道些什么?”杜可儿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看着陈璇。
  陈璇放下手里的咖啡杯子,陷入了回忆之中。
  故事要从什么时候讲起?她还记得刚和阎京认识的时候,阎京还只是一个不名一文的路人甲,但是一转眼,阎京就已经站在了别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她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好像没有一种情绪可以形容她的心情,就好像现在再和阎京相见,他们就只是朋友了。
  有一种爱情,是当你需要我的时候,哪怕是要我的命,我都会毫不犹豫,但你问我还爱你吗,我会告诉你不爱了。
首节上一节268/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