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263节

  棋局就好像人生,你选择了什么方向什么路子,那你走出来的也就是什么结局,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即使不是什么好结果,也得坦然去接受。
  “阎医生这么笃定?”离淡淡的问道。
  阎京就棋局的局势做了一番分析,道:“我还真不信你能扭转乾坤。”
  “那不如就来试试看,看我能不能扭转这个棋局。”离说道。
  离都这么说了,阎京也不好意思拒绝,点头道:“也成,不过这棋不能白下,咱们得赌个东道。”
  “行。”离爽快道。
  “至于这赌注嘛,当然不能太低了,不然配不上你的身份不是。”阎京笑眯眯的灌着**汤,说道。
  “你想要什么?”离问道。
  “我想建一所大规模的中医学校,这得花很大一笔钱,中医协会根本就拿不出来这么多钱,我自己也是一个穷人,所以还得请离你多多关照。”阎京厚着脸皮说道。
  “以阎医生的能力,还怕筹集不到这笔钱?”离问道,一边棋子已经落盘。
  阎京看着棋盘,一边想着破招一边道:“这可不同,有了你这张王牌,我今后在青海市办事方便得多,再说这也是为了发扬我们中医,也不算是权力滥用嘛。”
  要建立学校,尤其是大规模的学校,要经过很多道审核程序,也得花很多钱,阎京想把这事简化下来,虽然他有炎皇令,但在这些事上还是能省一些程序就省一些。
  “阎医生倒是打的好主意。”离道。
  阎京嘿嘿一笑,道:“这叫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嘛。”
  离没有说话,像是陷入了什么思考当中,阎京手里的棋子也落在了盘上,离几乎是想也没想,直接就在棋盘上落了第二子。
  阎京看着棋局,大叫一声“糟了”,气急败坏道:“你阴我!”
  离的第一颗棋子表面上看似无害,实际上却是引阎京自己入瓮,这局棋再下也没什么意思了。
  “兵不厌诈。”离道。
  “不算不算!我们重来!”阎京赖皮道,他可不会眼睁睁的放走一个可以抱军方大腿的机会。
  “阎医生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我没这么多时间来陪你无聊。”离道。
  阎京心想,刚才可不是我要来下棋的!
  “海关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很想和离理论一番,但还是正事要紧,所以阎京也就没有继续纠缠棋子的事了。
  “楚修利用死刑犯走私军火毒品,这次,他似乎是故意给我们留下把柄。”离道。
  以楚修的谨慎,的确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但这批军火现在被海关扣押了下来,虽然负责运送的嫌犯拒不开口,但这件事一旦传出去,也足以引起舆论的压力以及民众的恐慌。
  “你的意思是说,他明知道这批军火会被截住?这批军火毒品价值上亿,那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阎京拧起眉头问道。
  “我猜得没错的话,他是想用这批军火来试探我们到底投入了多少人力。”离道。
  “他已经知道你了?”阎京问道。
  离点了点头,道:“以楚修的能力知道我在这里并不稀奇,只不过他和其他人一样,并不知道我的身份而已。”
  
第372章陈年往事
  
  正是因为楚修不知道离的真实身份,所以才有了这一计“抛砖引玉”,何况这其中又有一个和宋庆华有关联的人物,楚修这计不可谓不毒。
  “这么说来,我们是中了他的计了?”阎京道。
  “他既然送上这么大的见面礼,我怎么好意思拒绝?”离说道。
  “对了,我看宋大哥和那个通缉犯似乎有些渊源,你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阎京问道。
  离的本事阎京是知道的,看宋庆华的反应,他和蒋德朝之间应该有什么大过节,阎京担心他问宋庆华也是白问,倒不如先在离这里探探口风。
  “这是宋庆华的档案资料,我在来青海市的时候就调查清楚了,你自己看吧。”离说道,把手边小几上一个档案袋递给了阎京。
  阎京也不客气,拿起档案袋拆开就看了起来,看到和蒋德朝有关的那一段,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也就明白过来宋庆华为什么看到蒋德朝会有这么大的怒气。
  “这么说来,宋大哥真是和这个蒋德朝有不共戴天之仇了。”阎京合上档案,心情沉重的说道。
  离也点了点头,道:“好兄弟反目成仇,当年的案子也成悬案,现在终于抓到蒋德朝,宋庆华却并没有权力参与,换做是我,我也会很愤怒。”
  “你看我们能不能打个商量?”阎京问道。
  离知道阎京想说什么,摇了摇头,道:“这事关系重大,楚修明知道宋庆华会和蒋德朝遇上所以才故意这样安排,要对付楚修,或者说对付鬼楼,我们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
  阎京也知道离说得对,事到如今,他们已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所以他们不能走错一步,否则对他们来说,就极有可能都是万劫不复。
  “那好吧,这事我们就先谈到这里了,一切等你处理好这事了再说。”阎京道。
  离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阎京站起来,道:“我看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我就先走了。”
  离这次连点头的动作都没有了,阎京从会客室出来,接了白浔就离开了基地。
  “我刚才看到了一份关于宋大哥的资料。”阎京开着车,说道。
  “什么资料?”白浔问道。
  “宋大哥和蒋德朝,他们两个本来是好兄弟。”阎京回忆着档案上的内容,心中也是无限唏嘘。
  “这事我倒是听说过一点,二十年前青海市有一场极其残忍的肢解案,似乎就是和这两个人有关。”白浔道。
  阎京点了点头,道:“没错。”
  “具体是怎么回事?”白浔问道。
  “宋大哥和蒋德朝两个都是中央警校毕业出来的,之后又一起到了青海市工作,两兄弟一直感情很好,好到连欣赏水平都是一样,他们同时喜欢上了局里的警花,这个警花选择了宋大哥,也就是从那时候起,蒋德朝就变得沉默寡言远离宋大哥了,宋大哥那时刚刚陷入恋爱,也并没有在意,两人处了近三年,宋大哥升任刑大队长,就趁着这喜事喜上加喜,和警花两个人结了婚。”阎京道。
  本来是郎情妾意你情我愿的事,却没有想到最后会是这样一个结局。
  “之后呢?”见阎京顿住了话头,问道。
  “之后蒋德朝就很少再和宋大哥来往,宋大哥发觉不对,但蒋德朝却找了借口解释,宋大哥也没放在心上,结婚的第二年,警花就为宋大哥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宋大哥十分高兴,摆了三天三夜的喜酒,蒋德朝并没来,宋大哥一直打他电话也没有接,也就是从那天起,蒋德朝走上了一条不归路。”阎京道。
  “蒋德朝开始和黑社会的勾结,替他们充当保护伞,收取他们高额的孝敬钱,宋大哥追查案子的时候查到了些眉目,不由大怒找蒋德朝理论,蒋德朝拒不承认,两人于是大打出手,蒋德朝被打成了轻伤在医院待了半个月,出来之后,蒋德朝就更是疏远了宋大哥。”
  “又过了几年,宋大哥的儿子快五岁了,宋大哥当时在外地办案,他想赶在儿子五岁生日前回来给儿子过生日,但他却再也没有见到过他儿子,在他准备回青海市的时候,就收到蒋德朝的电话,要他在24小时内破获三起他设定好的案子,否则就等着收尸。”
  “蒋德朝也是老警察了,又太熟悉宋大哥,所以他完美的规避了宋大哥的破案手法,宋大哥在24小时内只破了一件案子,蒋德朝……真的将宋大哥妻儿残忍的杀死,还录制了视频邮寄给宋大哥,警方找到现场的时候,宋大哥的妻儿已经被肢解得不成形了,宋大哥拼命的想破案,但却一直都没有找到蒋德朝的线索。”
  阎京说完,脑中不由浮现出血腥的画面。
  当年轰动一时的连环杀人案,加上肢解案,凶手至今逍遥法外,现在凶手出现,宋庆华想了结当年的恩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难怪宋大哥今天情绪这么激动,换做是我,可能直接冲上去就把他枪毙了。”白浔道。
  阎京叹了口气,道:“是啊,早先只知道宋大哥妻子早逝,却没有想到这里面还有一段故事。”
  “离那边怎么说?”白浔问道。
  “这件事牵连甚广,我们帮不上什么忙,不过我看离的意思,运送他们回北平之后,如果问不出来什么消息的话,可能会把他们秘密关押起来,或者直接处决了。”阎京道。
  人落到皇甫谧手里,蒋德朝招供还好,要是不招供恐怕也有得他好受的,皇甫谧在北平要杀个人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何况还是蒋德朝这种十恶不赦之徒。
  “要真是这样,倒也算了了宋大哥一桩夙愿。”白浔道。
  阎京却摇了摇头,道:“这倒未必。”
  “未必?”白浔不解的问道。
  “死有时候未必是解脱,对于宋大哥来说,他和蒋德朝也是多年的好朋友,又时隔这么多年,恐怕他更希望蒋德朝能改过自新吧。”阎京道。
  白浔沉默了片刻,道:“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改过自新,错就是错,就算改了也不能改变曾经的事实。”
  阎京闻言没再说话,白浔闭上眼睛在副驾驶位置上休息,等回到白家,已经将近凌晨,两人洗漱了就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阎京就被杜可儿的手机给震醒了,阎京揉揉眼睛,看着来电显示,按了挂机键,不过没有想到,阎京刚挂了电话,杜可儿又继续打过来了,阎京无奈,只好半坐起来靠着床头,接起了电话。
  “杜同学,这么一大早你有什么急事吗?”阎京问道。
  “这都快九点半了,阎老师不会还没有起床吧?”杜可儿道。
  阎京心想这丫头片子倒真是好玩,不由笑道:“对啊,杜同学你现在已经严重打扰到了老师的休息了。”
  杜可儿倒不会觉得尴尬,反而理直气壮道:“阎老师作为老师这么晚不起床还有理了?阎老师这样怎么教育好我们这些学生?”
  阎京没想到杜可儿反将他一军,不由哈哈大笑起来,道:“算你说得有点道理,说吧,有什么事。”
  “可儿和阎老师打了赌,今天12点前把同学的统计情况发到阎老师的邮箱,阎老师现在可以查收了。”杜可儿骄傲的说道。
  中医系来上阎京课的人至少就有两百以上,杜可儿竟在这么短时间内就统计出学生的情况,看来这杜可儿真不是一般的角色。
  阎京用耳朵夹着手机,起来打开电脑登陆上自己的QQ号,果然提示收到了新邮件,阎京打开邮件,就是杜可儿发来的学生情况统计表,杜可儿还特别细心的成绩差不多的学生都分了组,并且专门针对他们的情况提了一些她的建议。
  “怎么样?阎老师心里现在是不是特别崇拜可儿?”杜可儿在电话那头高兴的问道。
  “小丫头,就这点本事想要老师崇拜,那老师可就不用来教你了,这情况表老师就笑纳了,期末成绩考核上,老师记你一功。”阎京笑道。
  杜可儿一听,小脸一拉,道:“可儿才不稀罕这个呢!”
  “那杜同学你稀罕什么?”阎京随口问道,一边认真的看起来统计表。
  杜可儿本来想脱口而出稀罕的是阎京,话都到了嘴边,被她强迫吞了回去,她现在这样打草惊蛇,恐怕只会让阎京对她产生抵触情绪,反正阎京马上就会来给她们授课,到时候她多的不是机会接触阎京啊。
  “阎老师不是教育我们做人首先要诚实信用,可儿作为班长,理所当然的应该为阎老师排忧解难啊,可儿可不想别人在背后说可儿是靠和阎老师关系好,所以才有好的成绩,可儿要靠自己的努力去考出好成绩来!”杜可儿说道。
  “不错,这才像老师的好学生,班级交给你,老师也放心了,这样,过两天我有些时间,你就通知一下同学们,两天后的下午四点到大礼堂上课。”阎京道。
  “真的?阎老师这么快就要来给我们讲课了?”杜可儿喜出望外的说道。
  “呵呵,刚才杜同学不是还教育老师要以身作则嘛,老师当然说的是真话了。”阎京被杜可儿给逗乐了,笑着说道。
  
第373章最后的十分钟
  
  杜可儿正要说话,却忽然听到电话头阎京似乎在和人说话,一想到对方很有可能是白浔,小脸一下就黑了下来,道:“阎老师在和谁讲话?”
  “你师母啊,怎么了?”阎京顺口道。
  杜可儿也是成年人了,白浔是阎京的未婚妻,两人住在一起也是无可厚非的事,但她心里就是不乐意。
  “哦,那可儿先挂了。”杜可儿道。
  阎京也没在意杜可儿的情绪变化,说了声好就挂了电话,这边白浔带着小将军上来,让阎京带小将军去上厕所,小将军现在已经长大不少了,立起来都已经大半个人高,加上白浔不断的训练,小将军的行动力和攻击力不比警犬低。
  带着小将军上完厕所,阎京这才上楼洗漱了,中医协会今天有个例会,阎京得去参加,加上昨天海关的事,阎京还得去趟公安局安抚安抚宋庆华。
  开完中医协会的例会,阎京和燕离人很久没见,也就多聊了几句,因为时间太赶,两人都匆忙的走了。
首节上一节263/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