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245节

  其实人有时候活在梦里未必不是件好事,所以阎京心里其实并不希望沈霜儿清醒过来,这也是他一直没有对沈霜儿进行治疗的原因,所谓难得糊涂,很多人想抹去记忆都办不到。
  “这么说来,这次落水还算是因祸得福了。”陈璇道。
  “从目前的情形来看是没错,我看沈小姐经历过沈家的变故之后也成熟了不少,她现在身体也恢复了不少,只需要再修养一段时间就能康复了。”阎京道。
  沈霜儿的身体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神志不清导致整个人疯疯癫癫行为失常,现在沈霜儿的记忆全部都恢复了,身体也没有其他什么毛病,对沈家来说也算是一件幸事。
  “那我们能把她接回去住了吗?陈璇问道。
  
第346章白色曼陀罗
  
  在陈璇眼中,白家始终是她不愿意有过多牵连的地方,一是因为她的身份问题,青帮毕竟是社会组织,而陈璇是青海市市长陈宇昊的女儿,一旦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将会影响到陈宇昊的前途不说,还会影响到陈璇的名声,除此之外,还有陈璇自身的原因。
  陈璇虽然是和阎京分手了,但这并不代表陈璇心中对阎京就放下了,但她和阎京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所以她不想再和阎京有过多的瓜葛。
  “沈小姐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当然可以接回去了。”阎京道。
  如果没有刚才的事,沈霜儿住在白家也好,回到沈家也罢,阎京都不介意,毕竟阎京只是拿沈霜儿当朋友,不过有了沈落刚才那番话,阎京现在是巴不得不要再见到沈霜儿。
  “谢谢阎医生。”陈璇说道,和阎京擦肩而过,走进了别墅。
  阎京一怔,心情有些复杂,却又有些释然,他和陈璇已经不再是男女朋友关系,所以理当要保持距离,现在这样或许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沈霜儿的记忆已经恢复,身体也没有什么问题,所以沈落和陈璇就把沈霜儿接回了沈家修养,阎京一直躲着不肯出来,一是怕见到沈霜儿尴尬,二是怕见到陈璇也尴尬,所以他干脆自己躲在后院的花丛里睡觉。
  阎京正睡得迷迷糊糊,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阎京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燕离人。
  燕离人可算是真的“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没什么事的话,燕离人是绝对不会给阎京打电话的。
  “喂,燕大哥。”阎京接起了电话。
  “阎兄弟,出事了。”燕离人在电话那头急道。
  “出什么事了?”阎京揉着眉心,问道。
  最近这段时间他们没有哪一天是太平日子,要是没事,那才是真的不正常。
  “协会的人都突然中毒了,我给他们看过了,他们全部都是中的白色曼陀罗毒,这种毒并不好解,我一个人现在忙不过来,所以阎兄弟你赶快来协会。”燕离人急道。
  中医协会的人忽然全部中毒,这种大规模的中毒事件绝非偶然,但白色曼陀罗毒并不常见,要一次性找到致这么多人中毒的白色曼陀罗,这本来就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
  “燕大哥你不要着急,我马上就来。”阎京道,挂断电话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爬了起来。
  阎京叫上白浔,立即就赶去了中医协会,白浔也懂一些中医,到时候也能派上些用场。
  因为突然中毒的人太多,要送到医院一是怕路上出问题,二是怕引起外界的注意给中医协会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燕离人就暂时把中毒者全部集中到了协会的大会议室,又请陈璇用私车送了一批医护人员过来,暂时把情况稳住。
  阎京和白浔赶到中医协会,燕离人正在飞快的给中毒的人施针,阎京看到燕离人的手法,一眼就看出来这是太乙门的针灸绝技太乙神针。
  太乙门的针灸绝技太乙神针,针灸的手法十分独特,当然效果也特别的好,只不过燕离人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使用太乙神针的,而今天的情况紧迫,要保住这些人的性命,燕离人只能选择用太乙神针了。
  “燕大哥,情况怎么样了?”阎京快步走过去,问道。
  协会的人中毒的情况十分明显,阎京迅速检查了一个病人的身体,病人的确是中毒白色曼陀罗毒,并且看样子中毒还比较深。
  “协会工作人员一共有六十三人,我已经替一小部分针灸过了,还有一部分人正在等着施救,我们先替他们解毒了再说。”燕离人道,一边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阎京点了点头,白色曼陀罗的毒性十分强劲,他们必须得抓紧时间了。
  “阿浔,你马上通知宋大哥来一趟协会。”阎京道。
  中医协会突然这么多人中毒,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宋庆华搞了几十年的刑侦工作,说不定能从这里面发现些蛛丝马迹。
  白浔立即通知宋庆华来中医协会,宋庆华一接到电话,立即就从公安局出发了,在他管辖的范围内,发生大规模的中毒事件,这背后必定有人搞鬼,那他必须第一时间先了解清情况,否则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和行动。
  燕离人已经针灸过的中毒者,此时的症状已经减轻了不少,而剩下的中毒者,中毒的迹象却在不断的加深,他们痛苦得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
  阎京快速拿出银针,道:“阿浔,你去我办公室,把能找到的银针去都拿来。”
  白浔快步走向了阎京办公室,阎京先用自己的银针给病人解毒,因为情况紧迫,他现在手边银针又不够,所以阎京将真气汇聚在掌心,把真气和针灸结合起来,只给每个中毒者在丹田的位置扎了一针。
  燕离人见阎京如此针灸,不由叹为观止,道:“阎老弟的针灸手法当真高明!”
  燕离人本身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太乙门的独门绝技太乙神针,此前燕离人也很自负,想和阎京就针灸之术一较高低,只不过后来阴差阳错两人并没有比试成功,今天协会的工作人员突然中毒,倒给了两人一个比试的机会。
  “燕大哥的太乙针法也是让阎京佩服不已啊。”阎京道。
  太乙神针是太乙门历代只传给门主的一种十分高明的针灸术,只有针灸的技术达到了一定程度之后才能学习,否则不但无法掌握太乙神针的窍门,还很容易引起经脉穴位错乱,导致病者死亡。
  “在离人面前,阎老弟何必如此妄自菲薄,离人的太乙神针虽然高明,但比起阎老弟的‘以气御针’却还是差得太多了。”燕离人道。
  太乙神针在针灸界已经算是十分高明的针灸术了,然而比起阎京的“以气御针”却还是相差了一大截,并且“以气御针”有个特别独特的条件,那就是练习“以气御针”的人本身身体里就有真气,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办到。
  太乙门是针灸世家,所以燕离人知道“以气御针”并不意外。
  “燕大哥如果有这个条件,阎京也愿意倾囊相授。”阎京道。
  燕离人笑了笑,道:“离人恐怕就只有眼羡的份儿了。”
  燕离人虽然是太乙门的门主,太乙神针也是不容小觑,但太乙神针只是下针手法上和普通的针灸不同,加上燕离人自己的改造,也无法有更高的提升,因为施针人本身无法真正融会贯通到针灸中去。
  “这事我们稍后再说。”阎京道。
  虽然燕离人体内没有真气,但“以气御针”也有讲究下针手法,阎京想试试没有真气的灌入能不能达到理想的治疗效果,而燕离人便是试验的最佳人选。
  “我倒是突然有个想法。”燕离人忽然道。
  阎京刚才的话,让燕离人也有了把太乙神针交给阎京的想法,太乙神针需要下针人的手法和力度以及认穴位的本领达到一定的水平,否则贸然学习和使用都会出现难以预料的问题,而燕离人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阎京本身医术比燕离人高超,所以燕离人再提出传授太乙神针给阎京就未免有点班门弄斧的意思了,不过阎京的话却提醒了燕离人一件事。
  “燕大哥请讲。”阎京道,手下施针的速度并没有放慢。
  “太乙神针或许在阎老弟手里,能达到另一个新高度。”燕离人道。
  太乙神针还有提升的空间,而燕离人却是一直都无法突破,然而阎京的真气,令燕离人心中突然再次升起了希望,如果能提升太乙神针的层次,即使不是燕离人自己做到的,这也是一件很不得了的事。
  “我明白燕大哥的意思了,等这件事之后,我们来好好试验一次。”阎京道。
  太乙门的太乙神针是太乙门的镇门之宝,历来都只传给历代的太乙门门主,而门主也必须谨记门规,不能轻易将太乙神针传人,这一点在中医界并不少见,比如阎王门在这之前也是不对外传授医术,连阎王门整个门派都极少和外界联系,所以阎京虽然知道太乙神针,也见燕离人展示过,但没有燕离人的允许,阎京也不会随便乱试验。
  两人正忙碌着给中毒者施救时,会议室的大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阎京他们忽然一惊,抬头去看来人,却发现来的是中医院的颜酒,一向警觉的白浔手已经稳稳的握住了带在身上的手枪,不过还好是虚惊一场。
  “我还是来晚了。”颜酒声音嘶哑的说道。
  阎京看他一脸胡子拉碴的,又说了这么一句话,便猜测到这事恐怕和颜酒有关系,不过眼下情况紧急,阎京也来不及多问,先救人再说。
  “颜医生既然来了,就帮着一起救人吧。”阎京道。
  颜酒的医术阎京是见过的,治疗白色曼陀罗毒,以颜酒的医术是绰绰有余的。
  颜酒神色有些恍惚,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似的,找白浔要了些银针也开始给中毒者针灸了。
  大约十分钟之后,宋庆华急匆匆的赶到了,白浔把情况大致跟宋庆华解释了一下,宋庆华听得眉头越皱越深。
  中医协会这次大规模中毒事件,这其中一定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而宋庆华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蛛丝马迹来进行推断。
  
第347章匿名信
  
  宋庆华是老刑警出身,对刑侦有着极为敏锐的观察力,他在大会议室看了一下,对几个症状已经得到缓解的中毒者了解了些情况,又和白浔去协会四处转了转,再回到大会议室时,宋庆华已经初步确定下来了凶手的作案手法。
  阎京他们三人已经把中毒者的情况基本都稳定了下来,只需要再辅以一定的药疗,毒素很快就会被完全清理掉。
  “宋大哥,怎么样?”阎京刚为最后一个中毒者施完针,立即就问道。
  宋庆华拧着眉头,道:“经过我初步的侦查和推断,这些人恐怕都是通过食物中的毒,我检查过大楼的饮水没有任何问题,又去了食堂,在食堂的垃圾桶里发现了这个。”
  宋庆华道,把一个黑色沾着粉末的口袋递给了阎京。
  阎京接过那口袋,闻了闻口袋上的粉末,道:“这的确是白色曼陀罗毒的味道,只不过这种毒本来就不多见,他到底是怎么找到这么多白色曼陀罗的。”
  “凶手是潜进协会大楼,趁人不注意把白色曼陀罗的毒放在了中毒者吃的饭里,这样一来,有些先来吃饭的人中毒的情况就比较深,不过我也调查过了今天的监控录像,从今天早上到现在,并没有任何外人进出过中医协会这栋楼,所以下毒的人,就在这群人当中。”宋庆华道。
  “宋大哥的意思是,下毒的人现在就在这群人当中?有不有可能是凶手删改了监控录像?”阎京也拧起了眉头。
  删改监控录像这种事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所以阎京下意识的就想到是凶手删改了监控录像,毕竟他并不希望真的是中医协会内部的人是凶手。
  “我是老刑警,弟妹也有经验,我们都检查过,监控录像没有任何问题,依我的经验推测,凶手是买通了协会的人在食堂的饭里下毒,不过为了避免引起怀疑,所以下毒的人自己也吃了饭,而他很清楚毒药的药性,所以他虽然会去吃饭,但也会尽可能的规避毒药,而这个人,就是中毒者里中毒最轻,同时也是今天最后一个去食堂吃饭的人。”宋庆华摇头道。
  宋庆华一句“弟妹”倒把白浔弄得不好意思了,不过白浔和阎京在一起,宋庆华这一声“弟妹”也不算叫错了,然而让大家更在意的是中毒者此时就在这里。
  阎京他们的视线不由得同时看向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此时也正在昏迷当中。
  “看来阎老弟知道下毒者是谁了。”宋庆华顺着阎京他们的视线看过去,说道。
  “可他为什么……”阎京问道,但他的话问了一半又收了回去。
  要收买一个人其实并不难,何况在这个充满物质诱惑的世界之中,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我们只有等他身上的毒素清除了之后再对他进行盘问了。”宋庆华道。
  众人一时之间都陷入了沉默,阎京却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对了,颜医生你怎么会突然来协会?”阎京看着憔悴的颜酒,问道。
  颜酒苦笑一声,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A4纸,道:“这是我刚才收到的匿名快递,我看了快递之后立即就赶来了中医协会。”
  阎京展开那团皱巴巴的A4纸,A4治伤打印着几句话,话的内容则是说中医协会有人中毒,如果颜酒不能及时赶到,则中医协会的人将会死于非命。
  “这封信你是什么时候收到的?”阎京问道,把信递给了宋庆华。
  宋庆华拿着那皱巴巴的纸也仔细看了一遍,除了A4纸上的内容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可疑的迹象。
  “就是一个小时以前,我在医院收到的,我一看完信就立即赶了过来。”颜酒道。
  “信封在哪里?你还记不记得是哪家快递送的?”宋庆华问道。
  即使是匿名信,也能从一些客观的条件去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信封上会有快递单号,通过快递单号能查到寄信人,如果能找到寄信人,那就能查到是谁下的手了。
  “快递我倒是记得,是京通快递,信封现在应该还在我办公室里。”颜酒道。
  宋庆华立即打电话叫人去中医院颜酒的办公室里找这个信封,然后再排查寄信人,希望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颜医生心里有没有怀疑凶手的对象?”宋庆华问道。
  以宋庆华的刑侦经验来说,凶手既然给颜酒寄了这封匿名信,就代表着凶手很有可能是认识颜酒的,不然不会选择颜酒,甚至可以说,凶手和颜酒有着一定的过节才会这样做。
  “除了他,还会是谁。”颜酒苦笑道。
  颜酒说的他,就是指的楚修,而阎京同时也想到了楚修,和阎京他们都有过节,并且一直针对他们,又有这个实际能力能办到的,也就只有楚修了。
首节上一节245/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