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234节

  “我也不知道,不过看样子他们是不打算让我们过去了,这样,你带上他们先走,他们应该不会拦你。”阎京道。
  军车既然没有行动,秦哲过来的时候也没有阻止,也就表明军车他们暂时不会有什么暴力行动,但为了白浔他们的安全着想,因此阎京首先想到的是让白浔他们离开这里。
  “我不走。”白浔道。
  任何时候,她都不会离开阎京身边,尤其是现在阎京还有危险。
  “阿浔,你听话,和秦大哥他们先走。”阎京道。
  白浔看着阎京,道:“我不会走。”
  人生有太多的未知数,也许一个转身就是永别,所以不管前面有多危险,白浔都不会离开阎京。
  生死相与,不离不弃。
  “好。”阎京道,扭头看着秦哲,道:“秦大哥,百里小姐和宫小姐还在你车上,你先带他们走。”
  秦哲从驾驶的位置跳了下来,对百里玥道:“你开车走,把宫小姐安全送回去。”
  别看秦哲平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要秦哲在关键时候放弃自己的兄弟,秦哲永远都做不出来。
  百里玥犹豫了一下,从副驾驶的位置下来坐上了驾驶位,然后开着车走了,军车也并没有拦下百里玥。
  秦哲松了口气,站在阎京车旁,笑道:“这次你可怎么都甩不掉我了。”
  阎京心里一阵感动,不过这时候可不是给他们感动的,对方到底想做什么,阎京得先搞清楚了再说。
  阎京和白浔从车上下来,三人站在阎京的路虎车前看着十几辆军车,阎京这时喊道:“不知道是哪位高人拦住阎京的去路,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对方是军人,而阎京他们都知道,军方是有权利开枪射击的,所以阎京在这个时候也不敢大意,态度也端正了不少。
  军车仍然没有动静,也没有人回话,阎京他们正自纳闷,忽然听到头顶一阵嗡嗡声,阎京他们抬头去看,见一架军用直升飞机开了过来,正好就在他们前面的位置降落。
  阎京和白浔他们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军车一直没动静,等的就是这辆直升飞机,看来这辆直升飞机上的人,才是主角。
  阎京他们看着直升飞机,飞机停好之后,一个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衣的女人从飞机上走了下来,女人扎着利索的马尾,黑色紧身衣衬得她身材十分的窈窕婀娜,女人的脸蛋也很漂亮,如果不是在这种场合,阎京和秦哲这两个男人就要心猿意马了。
  “你就是阎京。”女人走到阎京面前,声音冷冰冰的问道。
  女人的高冷阎京是见识过的,比如倾城和冷血,尤其是冷血这种连话都不会多说一个字还动不动就会把刀比在你脖子上的人,但这女人和冷血的冷不同,冷血偶尔还能有点人气,这女人的冷,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我是阎京,请问小姐是?”阎京收起心底的寒意,问道。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只需要跟我走一趟。”女人道。
  阎京还没有见过这么有个性的女人,即使白浔一直很个性,但在冷冰冰的女人面前,白浔还真的算是性格温和了。
  “阎京是合法公民,在不知道你身份的情况下,你强行要我跟你走,已经构成绑架罪了。”阎京道。
  华夏国对于暴力犯罪的刑法十分严格,尤其是绑架这种严重暴力犯罪,即使被绑架者最后没有受到伤害,也一样构成绑架罪的既遂犯,从重处罚。
  “把他给我押上飞机。”女人冷冷道,根本就不给阎京多说话的机会。
  女人的话音刚落,军车上就下来了两个穿着军装的军人表情严肃的走向了阎京。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白浔戒备的看着那女人,问道。
  “白小姐想比比谁的枪更快吗?”女人冷冷道。
  阎京他们一听,看来这女人是知道白浔的身份了。
  “小姐既然是军方的人,又认识阿浔,倒不如请明说要阎京去做什么,以免伤了大家的和气不是。”阎京道。
  说话间,那两个军人已经走到阎京身边,等着女人的手势命令就动手了。
  “阎医生到了就明白了。”女人朝两个军人比了个手势,并没有多啰嗦废话。
  军人接收到命令,立即就向阎京动手,阎京忽然道:“不劳你们出手,我自己会走。”
  对方来势汹汹,而且这女人一看就不简单,与其和对方硬碰硬,倒不如看看这女人到底想做什么。
  女人朝那两军人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阎京的行动,那两军人便停止了动作。
  “我跟他一起去。”白浔道。
  “不行。”女人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阿浔,你和秦大哥先回去,我不会有事的。”阎京道,如果对方想对他下手,也不用如此大费周章的把他带走再下手了,因此阎京心里倒稍微安心了一些。
  白浔见此情况,以她和秦哲两人,根本就不是这些人的对手,而且白浔也想到了阎京所想,这些人既然没在这里动手,多半不是来找阎京麻烦的,因此白浔也不坚持要跟着阎京走,她还有很多事要做!
  阎京上了飞机,白浔立即就跳上车,秦哲也跟着上了车,白浔看着飞机内坐着的阎京,启动了车子往白家赶,在回白家的路上,白浔就已经通知了冷血查这些军车的来路,先看到底是什么人找阎京。
  
第331章西北王
  
  阎京也不是第一次坐私人飞机,上次从新绛市回来,就是坐的公仪家的私人飞机,不过军用的直升飞机和私人飞机还是有很大的差别,比如军用飞机有炮击,而私人飞机就不能配备了。
  从飞机起飞之后,那女人就一直闭着眼睛没说话,阎京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去招惹这种女人,万一她也随便就摸把刀出来架在他脖子上他可吃不消,不过阎京也不是没有找到突破口,刚才他就发现女人的走路姿势有些细微的不对,一般人是不会去注意到的,而阎京是个医生,所以他的观察就比普通人更加仔细,这也是他学中医之后养成的良好习惯。
  “小姐背上是不是有伤?”阎京看着那女人,问道。
  那女人一听阎京的话,睁开了眼睛,冷冷的看着阎京,道:“没有。”
  “你背上的伤应该在神道和身柱两个穴位附近,这两个穴位影响到了你的行走,所以小姐虽然极力控制自己的行动,但阎京仍然看得出来,而且你的伤应该是最近的新伤,否则以你的心性能完全控制下来。”阎京道。
  阎京猜得没错,这女人背上神道和身柱两个穴位附近的确受了伤,并且伤口很深,即使女人坚韧的性格忍了下来,但这是人生理上的自然反射,所以即使她极力控制,仍然被阎京看了出来,而女人这伤并没有告诉任何人,阎京却只是看她走路就看出不对劲来,看来这一次,她没有找错人。
  “你不怕猜错?”女人问道。
  虽然这次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找的阎京,但女人似乎渐渐的相信了阎京的医术,能从她细微的动作就能观察出她受伤,看来这个阎京并不是一个浪得虚名的医生。
  “别的不敢说,阎京对自己的医术倒还有这个自信。”阎京道。
  女人没再说话,又继续闭上了眼睛,阎京倒是有些意外,一般人在对方看出他受伤之后,又知道对方是个医生之后,都会主动请对方给他看看伤吧,但这女人却根本就没有当一回事似的,阎京心想,这女人到底是谁?她身后又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势力?
  此时,青海市白家。
  冷血已经赶到了白家,白浔和白纵横倾城他们在院子里商议阎京的事。
  “这是我拍下来的军车车牌,你看看能不能找到些什么消息。”白浔道,把手机递给了倾城。
  倾城拿过手机一看,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白浔见倾城这个反应,不由一震,道:“你认识这军牌?”
  “这是北平军委的专用军牌。”倾城道。
  倾城的话一说出来,白浔他们顿时大惊,这军牌如果是军委的,那么也就是说这次找阎京的人是军委的人,如此一来,白浔他们恐怕就真的想不到办法了。
  “我马上联系武装部的高部长,看她知不知道一些关于军委的事。”白浔道。
  和军方有关系的,就是高佳佳和荣家了,刚才阎京就是在帝薇酒店外被带走的,荣锦并没有出面,也就是说荣锦当时就已经知道对方来头了,加上白浔又知道荣锦的身份,所以白浔不打算再找荣锦帮忙。
  阎京前脚被军委的人带走,高佳佳后脚就知道了消息,她立即就联系了高正声,让高正声去北平探探口风,看军委带走阎京到底是为了什么事,高佳佳正在等高正声的消息时,白浔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高佳佳知道白浔找她是为了白浔,她接起了电话。
  “白小姐,有什么事吗?”高佳佳语气平静的问道。
  白浔在电话里把阎京被军委带走的事跟高佳佳简答说了,高佳佳心中倒是有些惊讶,白浔竟然在这么短时间就摸清楚了对方的来头,看来白浔的能力倒真的是不容小觑了。
  “白小姐不要着急,我先问问情况再给白小姐回话。”高佳佳道。
  白浔也知道这件事急不来,但事关阎京,白浔根本就无法冷静下来理智的去思考了。
  挂断高佳佳的电话,白浔才发现自己的手在发抖。
  “虽然对方是军方,但他们应该不会对阎医生下手。”倾城道。
  “为什么?”白浔问道。
  倾城是青帮的“智囊”,因此倾城说的话,白浔都是相信的,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倾城的话,简直就是一剂良药。
  “军方如果要对动手,不会如此大费周章,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军方应该是遇到了某种疾病上的难题,需要阎医生医治。”倾城道。
  倾城的猜测其实不无道理,军方如果要对谁下手,不会如此大张旗鼓的搞出这么多事,而是秘密处决,因此极有可能军方找阎京是为了医治某种疾病。
  白浔心中也知道倾城的猜测很有道理,但只要阎京没回来,她就无法安心。
  北平,城西郊外一处大院内。
  直升飞机直接在大院内降落,阎京注意到大院内戒备森严,四处都是穿着军装的军人,这里俨然就是一个秘密基地。
  飞机停好之后,那女人先下了飞机,阎京也跟着下来了。
  “你跟我来,什么都不要问,也不准多说一个字。”女人冷冰冰的说道,带着阎京往大院中央的房子走了过去。
  阎京四下看了看,就这院子的戒备,他是无论如何都逃不出去的,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他倒想看看对方到底想做什么。
  女人带着阎京走到宅子的入口,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快步走了出来,见女人带着阎京,拧了下眉头,道:“他行吗?”
  “不行也得试试。”女人道。
  那男人打量着阎京,最后松了口,道:“那就让他进去试试吧。”
  阎京听不懂这两人的对话,不过看样子,这女人在这里挺有地位的,女人已经走了进去,阎京收起自己的心思,也跟着走了进去。
  阎京跟着女人穿过大厅,直接上了二楼,在二楼做左手边第一间房间前停了下来。
  自从进了屋,阎京就觉得有些奇怪,外面十分戒严,屋内却是一个多余的人都没有,这似乎有些不符合逻辑,不过阎京这时候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女人站在门前,轻轻敲了敲门,门内沉静了片刻之后,才响起一声低沉的略带嘶哑的声音,道:“我说过了,谁都不见。”
  阎京听着这声音,忽然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声音,简直就不是正常人类的声音!
  “义父,离给你带来了最好的医生,义父一定不能放弃。”女人说道。
  离?大概就是女人的名字吧,阎京心想,而且听离的话,门内的人是她的义父,但门内这人的声音却极度不正常,就好像某种妖怪的声音一样。
  “不要再为我费心思了,根本就不可能治得好,你让他走吧。”门内的声音道。
  “他是华夏国最好的中医,他一定有办法治好义父的,请义父让他试试吧。”离说道。
  门内的声音沉默了下来,片刻之后,才道:“也罢,我皇甫谧一生戎马,最后断不能做这个缩头乌龟,你让他进来吧。”
  阎京听到这里,大概知道离带他来这里的目的了,看样子是给门内的这个皇甫谧治病的,不过光是从这两人的对话阎京就知道,皇甫谧的病一定不简单,否则以军方的能力,不可能拖到现在,而且看皇甫谧的态度,他似乎已经放弃了治疗的想法了。
  离得到了皇甫谧的允许,转头对阎京冷声道:“义父给你一次机会,你如果治不好义父的病,就给义父陪葬!”
  阎京真是哭笑不得,他虽然是医生,但生死有命,他也不是万能的,这离也太不要脸了,而且阎京现在的生命受到了胁迫,他一个不高兴,就算能医治好皇甫谧的病,他都不想医了。
  离打开了房间的门,屋内的光线很暗,像是刻意调到这个暗度似的,阎京也不奇怪,有些病见不得光,所以就会把屋内的光线调暗下来,避免引起病人病情的恶化。
  阎京十万个不乐意,但他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了,毕竟他很清楚,这个可不是开玩笑的,军方要杀死一个人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但也并不代表,阎京现在就是砧板上的肉,任由对方宰割。
  阎京适应下来屋内的光线,这才看到床的位置,床上隐约躺着一个人,离已经先走到床前了。
首节上一节234/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