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199节

  连荣锦都不例外,自己还可以相信谁?秦哲呢?会不会也怀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办完事正好路过这边,就上来看看你。”阎京道。
  “我差不多也要下班了,咱们好久没单独在一起吃过饭了,走,我请你去吃饭。”秦哲高兴道。
  “现在五点都不到,你就下班?难怪我觉得最近户头上的钱越来越少了。”阎京打趣道。
  “天地良心,我往你户头上打的钱是一个月比一个月多,我们的产品卖得比我想象中的还好,我看过些时候,再推出些新品怎么样?”秦哲莠获道。
  君子爱财,但是取之有道,通过正当途径挣的钱,阎京拿得心安理得。
  “我也正有这个打算,不过这次我要转变一下营销理念,这次的产品我们做两种销售途径,一种针对那些有钱的土豪,价格订得越高越好,另一种针对普通老百姓,给一个成本价就可以了。”阎京道。
  有钱人并不在乎拿几个闲钱来养生,然而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拿一分钱都要经过计算,所以阎京才提出这种针对性的营销理念。
  “你这个主意不错,走,咱们一会儿饭桌子上再细谈。”秦哲道。
  两人离开秦氏,找了一家大排档吃饭。
  “这么久没在一起吃饭,你还是这么抠门啊。”阎京揶揄道。
  “我这可不叫抠门,男人吃东西嘛,就要这种地方才尽兴,又不是女人,去那些高级餐厅也是浪费钱不是?”秦哲泰然道。
  阎京竟然无法反驳,两人点好菜,要了一件啤酒,一边吃一边喝起来。
  “无事不登三宝殿,老实说吧,今天来找我什么事?”几杯酒下肚,秦哲问道。
  “没事,我正好路过,来蹭你顿酒喝。”阎京道。
  “少蒙我,你什么尿性我不知道?就算是真的路过,你也不可能特意上来看我。”秦哲道。
  “我有那么无情无义吗?”阎京翻个白眼,说道。
  “有啊,不但无情无义,还抢老子对象,你没听说过朋友妻不可欺吗。”秦哲说道,一仰头喝了一大杯酒。
  “阿浔又不是你女朋友,我这不算是欺。”阎京替自己辩解道,这个黑锅他可不敢乱背。
  这是秦哲的死穴,不过现在说起来,似乎也没开始那么痛了,只不过心里到底还是有些介意,好在秦哲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
  “你小子什么时候嘴巴变得这么恶毒了?”秦哲一巴掌拍过去,问道。
  “我这是在和你讲道理。”阎京道。
  “你滚,你不要转移话题,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哲可没那么好蒙混过关。
  “真没事,只是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我在青海市也没什么朋友,又不想让阿浔担心,所以就只好找你来倒到苦水了。”阎京找了一个合适的理由,说道。
  接二连三的命案,阮宝生又突然死了,秦哲知道阎京心里难受,所以这理由秦哲倒是接受。
  “宝生的事来得太突然了,你节哀顺变。”秦哲道,给阎京倒满了一杯酒。
  “宝生的爸爸相信我,才把宝生交给我,是我疏忽大意了,没有考虑周全,才害了他的性命,我本来想亲自把宝生的骨灰送回去的,可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宝生的爸爸……”
  阎京仰头喝了一口酒,秦哲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两人一下子沉默起来。
  “我是不是很没种?”阎京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语气很是苦涩。
  “宝生的事是个意外,这不能怪你,宝生爸爸的后半生你也安排好了,你别太自责。”秦哲尽力安慰道。
  “我做得再多,宝生也不会活过来了,我自问这一生都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为什么会这样?”阎京迷茫的问道。
  这些天这些情绪他都压抑在心中,此时此刻他才说出来,也许是酒精作祟,又或者,是他需要这一剂麻醉。
  “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不过正因为这样,你更要振作起来,找到杀死宝生的凶手,好让他在九泉之下也能瞑目啊。”秦哲道。
  “要查到凶手并不是件简单的事,这件事牵连甚广,也牵扯进很多人,我不知道查到最后会查出多少事情来,可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宝生枉死!”
  说到这里,阎京猛然抬头,眼中布满血丝,恨道:“我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纯善的少年,不管是谁敢动我身边的人,我都要他血债血偿!”
  看着阎京的眼神,秦哲只觉背脊一凉,他清晰地感受到了,阎京的眼神里,含有冷厉的杀气!
  幸好阎京不是针对他,否则秦哲还不知道能不能接下阎京这眼神来,怔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回过神来。
  “你长大了,以前的你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过这样也好,因为社会就是这样现实,你不能永远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阎京,不管其他人怎么想,我会一直站在你这边的。”秦哲拍着阎京的肩膀道。
  “好,有秦大哥这句话,我死而无憾。”阎京笑道,举起了酒杯。
  “死而无憾。”秦哲也笑道。
  “对了,说起来,别光说我,你和百里玥两人的事怎么样了?”几大碗酒之后,阎京恢复了冷静,问道。
  “能怎么样?我们只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而已啊。”秦哲道。
  
第279章假药危机
  
  秦氏和百里集团正式达成合作之后,秦哲倒是经常和百里玥见面,两人除了谈公事,也会谈论到一些私事,百里玥长年生活在家族之中,没什么朋友,秦哲又是出了名的能侃,加上阎京和白浔的关系,一来二去的,两人倒渐渐成了好朋友。
  阎王门虽然不及当年风光,但在中医界还是有着不俗的地位,现在阎王门已经重出江湖,百里玥虽然不是家族的掌权人,但也有一定的能力,人品也很不错,和秦哲算得上是门当户对。
  阎京见两人总在一起,难免就会误会两人关系了,其实在阎京心中,阎京更希望秦哲能和百里玥有点什么,这样他心里的愧疚也会少去一些。
  “我和百里小姐见过几次,她人还不错,你不如考虑试试看?”阎京提议道。
  秦哲知道阎京为什么会提出这个建议,只不过感情的事如果真的能够收放自如,他又何至于走到今天?
  “人家是大家族的小姐,我哪里配得上啊,再说了,我现在只想把秦氏发展起来,这些事今后再说吧。”秦哲道。
  阎京见秦哲如此说,也不勉强,两人坐着又喝了好一阵,阎京接到白浔的电话才走。
  阎京回到家,白浔在院子里训练小将军,小将军很聪明,学什么都很快,近距离的攻击十分具有杀伤力,不过小将军毕竟还小,在白浔看来,它的攻击力是远远不够的。
  阎京一走过去,小将军立即就冲了过去,亲昵的蹭着阎京。
  “你看,小将军被你训练得都开始不喜欢你了,你是后妈。”阎京抱起小将军,哈哈笑道。
  当初是小将军选择的主人是白浔,不过现在小将军倒是喜欢阎京多一些,犯了错挨罚,只要去阎京跟前摆出可怜的眼神,立即就得到赦免,白浔恨铁不成钢,数落阎京是慈母多败儿。
  “下次它犯错,你再袒护它,连你一起罚。”白浔淡淡道。
  “这可不行,咱们可不实行封建社会的连坐,我有人权,你有狗权,是不是啊小将军。”阎京笑道。
  “你确定?”白浔懒洋洋看着阎京,问道。
  阎京吞了吞口水,抱起小将军就躲,道:“我先带它上楼了。”
  白浔在院子里站了会儿,也跟着上了楼,小将军回窝了,阎京见白浔回来,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道:“阿浔,你过来。”
  白浔走过去,阎京把《医经》递给她,道:“你不是一直都想学习我们阎家的祖传医术吗?这个就是。”
  白浔知道阎京家根本没有什么祖传医术,见阎京给她一本小册子,接了过来,道:“这就是你一身医术的来源?”
  “没错,我也是无意之中得到的这本医书,本来也没放在心上,结果突然手指被切了,我按照书上的方法很快就止住了血,之后才对这本医书感兴趣的,慢慢钻研这本医书,让我有了这一身的医术,后来为了提升体内的真气,练好以气御针,所以才不得不去神农架找灵草服用的。”阎京道。
  没有神农架的生死一线,恐怕阎京也不会对白浔动心吧,如果不去神农架,也不会遇到林子勋,又或者,他和楚修会是以另一种形式相见吧。
  或许很多事,在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既然这本医书对你来说这么重要……你为什么把它给我?”白浔看着阎京,问道。
  “因为在我心里,你比它更重要,本来我很早就想把它拿给你,但你身体一直都没有将养好,现在也是时候了,你如果对医术感兴趣,它可以帮助你医治好不少疑难杂症,你如果不感兴趣,收起来也好,总之我把它交给你了。”阎京道。
  《医经》对于阎京来说,这就是他最大最后的秘密了,现在他把这个秘密告诉给了白浔,并且把《医经》给了她,这就意味着,他对白浔是完全信任。
  “阎京。”白浔道。
  “嗯?”阎京看着白浔,不知道白浔要说什么。
  “谢谢。”白浔道。
  简单两个字,却是包含了太多说不清的感情。
  阎京把白浔拉进怀里,笑道:“都老夫老妻的了,说什么谢,反正这破书也不值什么钱。”
  难得白浔这次没有反驳,只是静静靠在阎京怀里,从今后,两人之间就再也没有秘密了。
  倾城出任西医公会会长之后,就断了和朱雀堂的一切来往,也不再住在朱雀堂,楚修给她安排了一套三层楼的欧式花园洋房,倾城也没有要佣人,就自己住在里面。
  “堂主,这是你要的资料。”幽冥把个资料袋恭敬的递给了倾城。
  倾城将资料袋接过来,放在一边却没有看,而是看着幽冥,道:“我一直在想,你会不会后悔?幽冥,跟着我,我什么都给不了你,你为什么不惜一切都要跟着我?”
  “堂主是幽冥的主子,一生都是。”幽冥垂头道。
  倾城自从离开朱雀堂之后,冷血就派幽冥一直跟着倾城,倾城早知道幽冥的存在,只是一直没有揭穿而已,幽冥按捺不住性子,主动跟倾城摊牌,她愿意追随倾城,生死不弃。
  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幽冥的“死亡”,这一招“金蝉脱壳”,倾城用得十分高明,一个死了的人,阎京是永远不会再怀疑到幽冥头上去的。
  “我倒是希望,你永远都能给我同样的回答,还有,今后不要再叫我堂主了,我已经不是什么堂主了。”倾城道。
  “是,堂主。”幽冥道。
  倾城没说话,只是看着手里的资料袋,愣怔了半天,却并没有将资料袋打开,只是把它房间了抽屉里。
  有些事,或许不知道会更好。
  “从明天开始,就按照计划进行吧,我没那么多时间再拖了。”倾城忽然说道。
  “所有的东西我们都已经准备齐全了,堂主放心,这一次,我们一定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幽冥道。
  倾城略微皱了下眉头,幽冥到底不是冷血,冷血从来都不会这么多话,也从来都不会这么狂妄自大,只可惜,倾城很清楚冷血永远不可能为自己所用。
  第二天一大早,阎京就被电话震醒了,抓起电话一看,是燕离人打来的。
  燕离人现在是中医协会的常务副会长,阎京眉毛一跳,心想难道这一大早又发生什么事了?
  阎京快速的接起电话,道:“燕大哥,有什么事吗?”
  “今早警方在高速路入口截获了一批劣质中药材,而这批药材,正是我们刚进购来为中医协会做宣传的,现在这件事已经引起了媒体的关注,中医协会的大门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我现在在公安局,宋局长要求要见你,你看你是否方便过来一趟。”燕离人严肃道。
  中医协会刚刚成立,为了赢得老百姓的支持,也树立协会的形象,因此阎京他们商量了一番,打算用一部分中医协会的会费,会员们再出资一笔钱,购买一批中草药材来进行公益宣传,这批药是直接从荣锦的医药公司进购的,没想到这里刚进城,就被警方截获了。
  “好,我马上就过来。”阎京道,挂断电话,飞快翻爬起来洗漱。
  白浔比阎京先知道消息,已经让冷血去查了,等阎京洗漱好,便跟着阎京一起出发去青海市公安局。
  此时,青海市公安局后大院内,一辆载重十吨的大货车正停放着,司机已经被警方扣押了起来,宋庆华和燕离人刚刚从审讯室出来,看着这一大货车的中草药,宋庆华的眉头皱成了川字。
  警方刚刚截获下来这批劣质假中草药,宋庆华还没接到下级打来的电话汇报情况,倒先接到了荣锦的电话。
  荣锦是华夏国国防部长荣与将的独子,对于宋庆华来说,荣锦那是遥不可及的人物,他根本就不敢得罪,荣锦打电话来,自然是来询问情况的,然而宋庆华根本就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满口答应了下来,等他立即联系手下问清楚事情之后,宋庆华整个人都懵了。
  华夏国对于假冒伪劣产品的打击是十分严格的,尤其是食品和药品,前几年出了毒奶粉事件之后,中央政府下令要严格把控质检关,虽然说喊口号的成分大于实际行动,但是各级政府也不敢太怠慢,现在不但抓了现行,还有诸多媒体跟风,这件事宋庆华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压下来。
  这批药材是中医协会进购的,协会里的人,宋庆华是一个都不敢得罪,他急得都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了。
首节上一节199/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