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194节

  平时沈苏对阎京的态度都是不冷不热的,今天却忽然变得这样礼貌,阎京直觉里知道,公仪家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了。
  “时间我倒是有,不过我不放心阿浔一个人回去,所以我想让她跟我一起去。”阎京道。
  “当然可以,二位请上车。”沈苏道。
  “不用了,我们自己开车过去就可以了。”阎京道。
  “好。”沈苏道,率先上了车。
  阎京和白浔开车跟在后头,两人都沉默着,这几天每天都有大事发生,他们已经疲于去惊讶了,只想着如何去解决面前的难题。
  阮宝生的死还没有查到任何可疑的消息,阎京在心里已经认定了是楚修做的,但他动用了青帮的所有人力,依然查不到楚修的下落,加上又有“四联会”在明面上的阻扰,事情查起来越来越棘手。
  阎京正思索间,车子已经开到了公仪家,经过了严格的审查,阎京把车开到了公仪薰的别墅前。
  “小姐和少爷已经在里面等着了。”沈苏道。
  阎京和白浔走进了别墅,来到公仪薰的办公室,公仪岸和公仪薰正在里面下棋。
  “阎医生来了。”公仪薰道,放下了手里的棋子。
  公仪岸偷偷把公仪薰面前的棋子捡了几颗放回盒子里,公仪薰知道也没横加阻拦,公仪岸还以为自己的小把戏没被拆穿而正自沾沾自喜。
  “公仪小姐找我来,有什么事?”阎京直接问道。
  “二位先请坐吧。”公仪薰道,然后拿起桌上的一个资料袋递给阎京,道:“阎医生先看看这些资料。”
  “这些是什么?”阎京打开资料袋,看着里面的资料,迷惑的问道。
  “我知道荣锦已经告诉了阎先生,鬼楼楼主的女儿目前正在青海市,只不过连我们也查不到她到底是谁,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她就在阎医生周围,因为她很清楚的了解阎医生的动向。”公仪薰道。
  阎京仔细看着手里的资料,有些是关于管洺的死,有些则是关于阮宝生的,资料里面没有明确的凶手,不过也比阎京他们查到的消息更加有用。
  “管洺的死,阮宝生的死,很可能就是这个鬼楼楼主的女儿下的手,资料有一张照片,是我们的人采用最先进的技术还原的监控记录,虽然她隐藏得很好,不过还是从这个镜子的反光里,渐渐的过滤分析出了一个大概的轮廓,所以杀死管洺的,不是楚修,而是她。”公仪薰指着一张照片道。
  阎京目不转睛的看着照片上那个模糊的人影,想努力看清楚她的脸,却发现根本只是徒劳。
  “分析只是一个大概的轮廓,是看不清楚她的脸的。”公仪岸这时候道。
  “那宝生呢?我们在现场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怎么能确定凶手是她?”阎京问道。
  “楚修最擅长的就是躲在幕后操纵一切,他是不可能亲手去沾血的,而且你们忽略了一点,就是阮宝生喉部的伤口十分的细窄,并且没有多少血,一般的人是根本做不到的,而她却正好能做到这一点。”公仪薰道。
  “就算我们现在知道是她,可我们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我们又该怎样追查?”阎京问道。
  “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她是最近才流动到青海市的人口,不过以鬼楼的手段,早就毁掉了她的记录,所以她跟她爸爸一样,在华夏国的户籍档案信息系统里都是查不到的,我让流动人口登记局查过,最近并没有十五六岁的小女孩登过记,所以她是抹除了一切痕迹来到青海市的,这一点,十分危险。”公仪薰道。
  “这么说来,我们的身边,有一颗随时都会爆炸的不定时炸弹了?”白浔说道。
  “没错,不过有一点不同,鬼楼对阎先生表达出了极大的兴趣,却暂时没有表现出要对付阎医生的意思,似乎阎医生身上有他们想要的的某种东西。”公仪薰道。
  听公仪薰这样说,阎京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医经》,然而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鬼楼真的有这么厉害的话,想要他的《医经》简直是件易如反掌的事,如果不是为了《医经》,那鬼楼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难道他们的目的跟楚修一样?都是为了什么长生不老术?”这是阎京目前唯一能想到的答案了。
  “这个也不无可能,你可能还不知道,楚修的父亲楚天罡三年前就已经死了,不过楚修并没有将楚天罡的尸体下葬,而是用一具千年寒冰棺,将楚天罡的尸体保存了起来,所以楚修不只是想找到长生不老术,他更想找到能让楚天罡起死回生的办法。”
  “起死回生?他疯了吗?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种办法!”阎京惊道。
  “我不知道世上到底有没有起死回生的办法,但楚修似乎十分笃定。”公仪薰道。
  “起死回生实在是太荒谬了,这世上的确有能让人延年益寿的办法,长生不老却是不现实,起死回生就更是不可能了。”阎京摇手道。
  “我们暂时不管有没有这个可能,目前楚修已经和鬼楼取得了联系,并且似乎联合了起来对付阎医生,近日阎先生还是小心为妙。”公仪薰道。
  “我知道了,多谢公仪小姐提醒。”阎京道。
  “阎医生太客气了,当初我与阎医生做交易的时候,就答应过阎医生要帮忙的。”公仪薰道。
  话虽然是这样说,就像是一笔买卖,阎京已经付过款了,公仪薰当然要拿出足够的货物去交换,不过一旁的公仪岸却是咂了砸嘴:如果单是买卖的话,公仪薰是不会付出这么多的。
  “时间也不早了,两位就留下来,吃过晚饭再走吧。”公仪岸这时候道。
  “那就打扰了。”反正到哪儿都是吃,阎京干脆不客气了。
  公仪岸打电话叫厨房准备晚饭,之后四人来到饭厅,吃饱喝足之后,阎京和白浔这才回家。
  两人回到家,已经快八点钟,因为最近事多,白一鸣和阎青松他们也没去烦阎京,阎京一时还有点不习惯,只好抱着小将军逗弄一番打发时间。
  
第272章不识庐山真面目
  
  青海市帝薇酒店,荣锦的私人房间内。
  “荣先生,有一位楚先生想见你,说是认识的。”手下进来禀报道。
  荣锦放下手里的茶,道:“请他进来。”
  “是,荣先生。”
  荣锦脸上缓慢露出一个笑容,等了这么久,等的人终于来了。
  楚修在专人的引导下,来到荣锦的房间。
  “楚先生,请坐。”荣锦道。
  楚修也不客气,走过去坐了下来,笑道:“久闻荣先生大名,相信荣先生已经知道我了,所以我也不跟荣先生拐弯抹角了,我这次来,是想与荣先生合作的。”
  “合作?我没有听错吧?楚先生应该很清楚我站的阵营。”荣锦笑道。
  “荣先生想要的,其实和我想要的是一样的,既然目的相同,为什么我们不达成合作?”楚修道。
  “楚先生说什么,我怎么有点听不懂?”荣锦道。
  “长生不老术,你帮助阎京他们,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吗?”楚修笑着说道。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长生不老术,楚先生是还没有睡醒说胡话吧?”荣锦也笑道。
  “一年前,荣先生在还没有认识阎京的时候,就得到过一本《医述》,对吗?”楚修问道。
  荣锦脸色微变,道:“楚先生知道《医述》?”
  “不但知道,我在一年前也收到过一本《医述》,上面就记载了长生不老术,之后阎京渐渐声名鹊起,又跟着西宁站区的高司令一同到了北平,在刻意的安排下,你与阎京结下不解之缘,又一直施恩于阎京,你做这么多,想要的不就是阎京身上的医术吗?”楚修道。
  荣锦的脸色已经变得阴沉下来,道:“你是如何知道这些事的?”
  “我原本只知道一些皮毛,不过有助于鬼楼的帮忙,才了解到这么多内幕,人人都当荣先生为仁义之辈,但没想到荣先生的城府竟然如此之深,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啊。”楚修调侃道。
  像楚修这样的在明面上坏的人,反而好应付,因为起码知道敌人是谁,可以明确的出击,然而像荣锦这种,表面上是好人,背地里却无恶不作让人防不胜防的对手,更加的难以对付。
  “你既然早就知道这些事,为什么到现在才来找我?”荣锦半眯起眼睛,问道。
  “现在的时机正好合适,何况荣先生一直太忙,我一直找不到机会联络,不过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相信荣先生是聪明人,知道该做什么样的选择。”楚修道。
  “和你们合作可以,不过我要先见见鬼楼楼主的女儿。”荣锦道。
  “荣先生应该知道,大小姐是不轻易见人的,就连我都没有见过她的真面目,这点,这点恐怕很难办到。”楚修道。
  “楚先生也应该很清楚,我早就查到了你的下落,只是一直没有针对你而已,说白了,你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我要合作的是鬼楼。”荣锦道。
  荣锦借助荣与将在国防部的资源,很早就查到了楚修身上,不过鬼楼实在太过神秘,他一直都没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鬼楼楼主的女儿,对方也有意愿和自己合作,那他就必须先见到对方,或者说,他想借用见面来摸清楚鬼楼的消息。
  “我只不过是鬼楼的一颗卒子而已,荣先生想见大小姐,我真的做不了主。”楚修道。
  “我也不想为难你,不过为了看到鬼楼的诚意,我必须先见到大小姐,否则合作的事稍后再谈吧。”荣锦道。
  “绑架阎京,行尸症事件……荣先生就不怕我会把这些所为所为泄露出去吗?”楚修问道。
  “你应该很清楚,就算你去告诉阎京我是坏人,阎京都不会相信的,楚先生不要忘了,在他们面前,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好人,何况已经有一个替死鬼替我背了这个黑锅,说起来,我还得感谢楚先生替我除掉管洺啊。”荣锦道。
  “荣先生太客气了,既然如此,我想也没什么好谈的了,我回去会跟大小姐汇报此事,如果大小姐同意与荣先生见面,我会尽快回复荣先生的。”楚修道。
  “那我就等楚先生的好消息了。”荣锦道。
  “告辞。”楚修站起来道。
  等楚修走了,荣锦才拿出手机拨通了荣与将的电话,电话那头,荣与将正在书房里翻看刚才楚修提到的那本《医述》。
  “爸爸,果然不出您所料,鬼楼主动找上我们了。”荣锦道。
  “阎京不好对付,就算是鬼楼,也必须要找到尽可能多的力量才能与之抗衡,何况阎京身上有我们都想要的东西,所以他们找上你,是迟早的事。”荣与将道。
  “那爸爸为什么不要我答应和他们的合作?”荣锦道。
  “不论是从国防部还是我自身来说,鬼楼的莠获力都太大了,当初集结了全国最优秀的一百人,后来却突然销声匿迹,不找到鬼楼的秘密,我一辈子都不会甘心,鬼楼楼主的女儿,或许就是我们找到真相的第一步,我努力了大半生,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我怎能放过。”荣与将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爸爸。”荣锦道。
  第二天,青海市百年怀仁医院。
  前几天阎京忙着追查杀害阮宝生凶手的事,所以没有来给宫商进行治疗,好在宫商的病情似乎有了好转的迹象,这几天都没有发病,精神状态也很好。
  “阎医生,她的情况怎么样?”主治医生问道。
  “她的情况已经在慢慢的好转了,继续坚持治疗的话,最多两个月就能治疗好她的精神疾病,不过在这期间,她不能再受到任何刺激,否则她的病情会急剧加重。”阎京道。
  “好,这段时间我们会特别注意的。”主治医生松了一大口气,说道。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阎京道。
  “真是多谢阎医生了。”主治医师说道。
  “举手之劳而已,如果她有什么异常情绪,马上打给我。”虽然确定宫商的病情有了好转的迹象,然而阎京还是不敢马虎,嘱咐道。
  从怀仁医院出来,阎京看时间还早,转到宠物店去给小将军买了些狗粮和玩具,正好在结账的时候,接到了局长宋庆华的电话。
  阎京和宋庆华两人现在心里都有了一个默契,只要是对方的电话,都没什么好事。
  “喂,宋局长。”阎京一边接起了电话,一边把信用卡递给了收银员。
  “阎先生呐,真是抱歉,又打扰你了。”宋庆华局促道。
  “宋局长有什么事不妨直说。”阎京道。
  “是这样的,管洺的案子我们一直都没有找到线索,现在上头催着破案,西宁省那边直接给我下了死命令,要我在十天内破了案子,并且要我把管洺的遗体还给管家,你看这事怎么处理?”宋庆华揉着眉心说道。
  管洺的死,公安局至今没有找到任何线索,管家又不肯善罢甘休,天天去公安局闹事,宋庆华不敢真的动用警力驱赶,公安局现在是天天都搞得鸡犬不宁。
  现在上级已经明确下达了指示,宋庆华也不得不照办,所幸的是,因为先前的行尸症,民众的关注点不在这件事上了,然而宋庆华也丝毫不敢马虎,毕竟管家的影响力太大了,所以他这才想到在这个时候来询问阎京的意思。
  “很感谢宋局长对我的信任,不过这是公安局内部的事,我似乎也不好插手处理吧。”阎京道,接过店员手里的账单签了字,拿了卡提着东西出了宠物店。
  “阎先生这样讲就太客气了,阎先生要宋某办的事宋某已经办妥了,今后在青海市内,只要宋某还在这个位置上,青帮的事就是宋某的事,宋某一定替阎先生处理妥当。”宋庆华道。
  为了摆平管洺的事,宋庆华算是豁出去了,青帮毕竟是民间组织,宋庆华身为青海市公安局的局长,不但不遏制青帮,甚至还帮青帮消除不良记录,加上刚才他那一番话,就是摆明了做青帮的保护伞了,这已经是犯罪了。
首节上一节194/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