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156节

  公仪薰点了点头,阎京上了车,沈苏叫司机开车走了,阎京这才想起来他今天跟公仪凜说的话,刚才和公仪薰一路的时候,他怎么就忘记了跟公仪薰说了。
  阎京在懊悔之中回到家,白浔已经睡醒了,躺在沙发上逗小将军玩。
  阎京进了门,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来,对小将军招招手,道:“小将军,来来,到爸爸这里来。”
  白浔甩他一个冷眼,道:“不准乱叫。”
  小将军这次倒很听话,蹒跚着爬到阎京身上去了,阎京抱起小将军,哈哈大笑道:“我怎么乱叫了?你看小将军都能听得懂我的话,对吧,小将军?爸爸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啊,小将军?”
  白浔一记老拳就砸了过去,阎京偏头避过,噗嗤一口,道:“你这女人怎么这么野蛮!你就不知道什么叫温柔吗!”
  “谁让你乱叫了!”白浔怒道。
  “我就喜欢这么叫,你咬我?”阎京臭着个脸道。
  “我不吃生禽。”白浔冷冷的甩下一句。
  这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两人闹了半天,小将军竟然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了,白浔大手一挥,道:“我饿了,出去吃饭。”
  “走啊,你想吃啥?”阎京问道。
  “今天突然想吃鱼。”白浔一边站起来,一边说道。
  “鱼?附近有家店很不错的,去试试?”阎京说道。
  “好啊,我去拿车钥匙。”白浔说道。
  “就在外面不远,开什么车,浪费油。”阎京一副管家婆的嘴脸说道。
  白浔甩他一眼,倒是没有上楼去拿车钥匙了,两人出了门,又是一路吵嘴。
  阎京带着白浔转了一大圈,结果一家吃鱼的都没有看到。
  “你说的店呢?店呢!”白浔怒道。
  “这个……可能是老板改行不做了……我们吃别的吧。”阎京灰溜溜的说道,他的确知道一家很不错的店,但是忘记在哪里了。
  “算了我不想走了,就这家川菜馆吧,反正也好久没有吃川菜了。”白浔说道,实在是不想走了。
  阎京也不挑食,当即就答应了下来,两人走了进去。
  川菜馆的老板是正宗的巴蜀人,做的川菜味道十分的好,虽然店面看着不大,但是生意十分的火爆,即使这个时间已经过了饭点了,店里食客还是很多。
  阎京和白浔走进去,老板立即来招呼,店里正好还有一个靠窗的位置,刚刚走了客人才腾出来。
  老板招呼两人坐下来,阎京点好菜,便等着上菜了。
  阎京端起面前的茶水正要喝,脸色却忽然就变了,白浔顺着阎京的眼睛看过去,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陈璇竟然也在这里吃饭,而她的对面坐着的,竟然是管洺!
  这种情况,就像是妻子出去私会情人,结果被丈夫抓了个现行。
  管洺正好也看到了阎京,朝阎京笑了笑,他的这个动作也引起了陈璇的注意,陈璇回过头来,正好看到阎京和白浔在一起。
  管洺这时站起来,走到阎京面前,道:“想不到阎医生和白小姐也在这里吃饭,真是相请不如偶遇,今天这顿我做东,大家一起吃如何?”
  “不用。”白浔率先回答,她不想阎京觉得尴尬。
  “怎么不用?人家管大少都开口了,怎么好意思扫了管大少的兴致不是?”阎京笑着说道,能搓管洺一顿,何乐而不为。
  管洺笑而不语,阎京站起来朝他们那一桌走过去,白浔只好跟了过去,如果一会儿要打架的话,她至少还能帮忙。
  老板见他们坐在了一起,知道是遇到了熟人,也就把两桌的菜上到了一桌来,这样又腾了一桌位置出来,老板当然巴不得了。
  菜很快就上来了,但明显大家都没有了吃饭的胃口,管洺一个劲的给陈璇夹菜,阎京也没说话,四个人埋头吃了饭,从川菜馆出来,管洺提出送陈璇回家,陈璇拒绝了,管洺也没多做纠缠,道别后就离开了。
  白浔也不傻,这种情况她不会留下来当灯泡,找借口走了。
  阎京和陈璇并肩走了一段,还是陈璇先开口,道:“你不问我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
  “你如果不想说,我问了也是白问,你如果想说,我不问你也会说的。”阎京说道。
  “你相信我吗?”陈璇忽然问道。
  “我不知道,以前我不会怀疑,可现在,我却没有这个自信了,我也是人,努力了这么久了,我也会累的。”阎京低着头说道。
  “累?以前爸爸反对我们的时候,你都不觉得累,以前在我们的问题比现在多得多,你不会觉得累,阎京,你不是累了,而是你的爱变了,或者是你放弃了,也许,你我都高估了我们之间的爱情。”
  陈璇说得没错,以前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比现在多得多,那时候阎京什么都没有,可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即使再累再苦他都甘之如饴,他总以为他和陈璇的爱情牢不可破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前的爱情,已经在慢慢的改变了?
  “你还爱我吗?”阎京忽然问道。
  “这不是一个选择题,阎京,我爱不爱你,和你爱不爱我,这是不一样的,我不能拿我对你的爱来衡量你对我的爱,反之亦然,爱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不是只有一方付出就能幸福的。”陈璇说道。
  爱情,本来就是对等的,如果一个人已经变心了,那么两个人再在一起也是痛苦。
  “我想,我们都需要静静,阎京,我们暂时就不要联系了吧。”片刻之后,陈璇丢下了这句话走了。
  阎京并没有叫住陈璇,只是看着陈璇离开的背影,觉得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空了。
  你如果要走,我不会挽留,正如你所说,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任何一方不舍得都只是对另一个人的折磨煎熬。
  爱情,刚刚好最合适。
  阎京很清楚,他并不是因为陈璇和管洺在一起生气,相反,他只是在那一瞬间,忽然觉得自己心里很平静。
  从前那种在意的感觉,已经荡然无存!
  自己的女朋友,和她的前男友在一起吃饭,任何男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生气吧,可阎京很清楚的知道,那一刻,他竟然没有感觉。
  为什么会忽然变成这样?他的爱呢?什么时候,他和陈璇的爱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了?
  阎京走着走着,忽然觉得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
  “瞎子,你再往前走一步,就要撞到树了。”白浔并没有走远,看到陈璇走了之后,她一直跟着阎京。
  “你不是去超市了吗?”阎京停下来,绕过树,心不在焉的说道。
  “走到半路就不想走了,准备回家。”白浔说道。
  “你是压根儿就没有去吧?”阎京好死不死的补刀。
  “看来你很清醒嘛,我刚才就不该好心提醒你,就该让你撞死。”白浔说道。
  
第221章回老家
  
  阎京看着白浔,忽然低下头对白浔说道:“喝酒吗?我请客。”
  白浔知道阎京心情不好,任何人看到自己的女朋友和前男友在一起,心里估计都不会好过的,而且看阎京的状态,只怕刚才和陈璇谈得也并不愉快。
  “好啊,大爷我今天就舍命陪君子了。”白浔故意夸张的说道。
  两人去超市买了些熟食回家,在院子里席地而坐,慢悠悠的喝了起来。
  “我一直都想问,你这院子里栽的这到底是什么花?怎么有叶子的时候不见花,现在花终于开了,却没见叶子了。”白浔看着院子里开满的花,不经意间问道。
  阎京喝了一大口酒,道:“这花叫彼岸花,阿璇种的,这种花的特别之处就是花和叶子是永远都不能相见的。”
  白浔没想到自己本来就是想找话题,结果还是撞到了枪口上,尴尬的笑了笑,道:“这个……赶明儿我叫人给你送点桂花树来,桂花比较香。”
  阎京也知道白浔的心思,但他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和她开玩笑,他和陈璇之间的事,和白浔也没关系,白浔现在还能陪着他,他至少不孤单。
  “你手机响了,好几次了。”白浔说道。
  阎京的手机已经响了好几次了,不过阎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白浔担心有事,不得不提醒阎京了。
  阎京这才回过神来,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老家座机号码。
  “喂,妈妈。”阎京打起精神,声音也欢快了起来。
  “小京啊,我是爸爸,老婆子出事了,你快回来,我怕再晚了你连老婆子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电话那头,阎京的爸爸阎青松哽咽着说道。
  “妈妈怎么了?昨天不还好好的吗?”阎京顿时就清醒了,紧张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今天晚上吃了饭,老婆子就说不太舒服,我就让她去休息了,现在,现在她连话都不会说了,我请了医生来,医生说……说不行了……”
  阎青松是个硬汉子,但这个时候,眼泪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阎京虽然不是他们亲生的,但他们两口子一直把阎京当做亲生的儿子对待,一家人的感情也十分深厚。
  “爸,你别着急,你暂时不要动妈,我现在马上就回来。”阎京飞快的说道。
  “好,好,小京啊,你路上注意点。”虽然是在这个危险关头,但阎青松还是惦记着阎京的安全。
  “爸,我知道了。”阎京挂断了电话,想对白浔说什么,白浔已经在门外启动了车子了。
  阎京心中一松,心绪忽然就平静了下来。
  “快上车啊,愣着干什么?”白浔摇下车窗,对阎京喊道。
  阎京快步走了过去,上了车,白浔立即就一轰油门,车子快速驶上了路。
  “这边过去有两三个小时的车程,你在车上先睡会儿,到了我叫你。”白浔道。
  “你没去过我家,万一你找不到路怎么办?”阎京道。
  “青海市没有我找不到的地方,你就放心的睡吧。”白浔道,心想之前调查阎京身份的时候,一并查清楚了所有关于阎京的资料,现在正好派得上用场。
  “那我睡了。”阎京道,接下来的事还需要他去处理,他需要养精蓄锐。
  白浔接着昏黄朦胧的光线看了一眼阎京,暗自松了一大口气,阎京如果真的问起来她怎么知道他家的,她既不想撒谎,也不想说实话,还好阎京这笨蛋根本就没有想问。
  阎京不是不知道,只是他和白浔现在的关系,他没有必要去知道那些东西了。
  信任,就是这样。
  东安县,地处青海市西北边陲,是一个贫困县,青海市政府每年拨款好几千万来扶持东安县的发展,但因为地域局限性,这里一直都发展不起来,只把高速公路和县城的主公路通了,有些偏远一些的乡镇到现在都还只是土泥巴路,交通十分的不便。
  经过将近三个小时的车程,白浔从东安县高速路出口下道,按照导航直接把车开到了阎京家。
  阎京家住在东安县城南,是东安县最先的一批城市建设建筑楼,周边环境不怎么好,建筑楼也老化得有些严重了。
  “阎京,醒醒,我们到了。”白浔叫醒了阎京,如果是平时,她会让阎京多睡一会儿,可现在不行,阎京的妈妈危在旦夕。
  阎京睡得很浅,听到声音就醒了,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住了十几年的地方,一股熟悉感扑面而来,他甩甩头让自己清醒,接着就下了车。
  白浔是第一次到阎京家去,正好又是遇到这种事,虽然总是有些拘谨,但她也没有过多的在意。
  阎京家居住的建筑楼一共八层楼高,阎京他们家就住在八层,两人爬上楼,阎京敲开家门,阎青松开门看到阎京,忍不住老泪纵横,道:“小京,你总算回来了!”
  “爸,妈她怎么样了?”阎京拉着阎青松的手,两父子往卧室里走去。
首节上一节156/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