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151节

  “我之前告诉过你,我是你的医生,可我并不是这家医院的,你的表姐,也就是这家医院的院长,她是我的女朋友,我答应她帮你治病,所以我就会对你负责任。”阎京说道。
  “那又怎么样?”宫商反问道。
  “我想知道,是什么事让你忽然有了这样的转变,据我了解,这种情况是第一次出现。”阎京说道。
  “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和他们一样骗我!”宫商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痛苦的喊道。
  “他们?他们是谁?”阎京抓住宫商话中的漏洞,立即问道。
  “我不会告诉你的,你和他们一样,以为我有精神问题就可以骗我,对不对?哈哈,我不会上你们的当,我不会的。”宫商喃喃道。
  “我没有骗你,我一直都没有骗你,也不会有人骗你。”阎京说道,试图再向宫商靠近一些。
  “我不相信你,你也不用如此假惺惺的来跟我套近乎,我不会再相信任何人了!”宫商大声喊道。
  这时候,阎京的手机响了起来,阎京停下来,掏出手机一看,是白浔打过来的。
  白浔不会这个时候无缘无故的打给自己,因此阎京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
  “阎京,你仔细听我说的话,宫商不是因为发病而做出这种举动的,她是受了刺激一时之间无法接受现实,从而选择了这种方式发泄情绪,你不要离她太近。”白浔飞快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阎京看了一眼宫商,问道。
  “宫商的律师现在就在这里,他接到通知来处理宫商的遗产问题,宫商并不是宫氏夫妻的亲生女,而是在孤儿院领养的孤儿,宫商的大伯父宫琅不知怎么得到了这个消息,因此提出瓜分宫氏夫妻留给宫商的遗产,宫琅已经向法院递交了起诉状。”白浔说道。
  “好,我知道了。”阎京同情的看着宫商,说道。
  本来父母双亡就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了,偏偏在这个时候又得知自己不是亲生的,别说宫商本身就有精神问题,就算是正常人恐怕都接受不了。
  “阎京,你小心点。”白浔叮嘱道。
  阎京挂断电话,他看着宫商,慢慢的向宫商靠近。
  “你不要再过来!”宫商大叫道。
  “你的律师现在就在楼下。”阎京说道。
  “那又怎么样?他们休想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他们的!”宫商恶狠狠的说道。
  “我知道你在意的并不是钱,你不能接受的是你的身份。”阎京继续说道。
  “你凭什么在这里来审判我?你走啊!我不想看到你!”宫商大叫道。
  “就算你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你不能一辈子活在你的假想里面,宫商,接受现实吧。”阎京说道。
  这是宫商的心病,如果不能替她解决这个心病,她永远都走不出来这个阴影。
  “现实?什么叫现实?现实就是一个孤儿?我连自己生身父母是谁都不知道!这就是现实?”宫商凄厉的喊道。
  “我也是一个孤儿,我生来就没有父母,是我现在的父母好心收养了我,我的出生并不比你好,你现在还四肢健全的活着,你的养父母费尽心机为了隐瞒这一切,你就是这样汇报他们吗?”阎京看着宫商,说道。
  “不可能!你骗我!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巧合的事!”宫商不相信阎京说的话。
  “我没有必要骗你,我要劝你有很多种方式,而且只要你现在马上去查证就会知道,我为什么要说这么低级的谎话来骗你?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是孤儿这件事有多么可悲,相反,我很感激我现在的父母,他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他们辛苦的把我养育成人,我以他们为骄傲。”阎京说道。
  宫商看着阎京,想从阎京的表情里找到一丝说谎的痕迹,可是没有。
  “作父母的,但凡有一点能力,就不会放弃自己的孩子,他们也有自己的苦衷,何况,这么多年,你在养父母的关爱下一样成长得很好,不是吗?”阎京见宫商情绪没有那么激动了,继续说道。
  “可我长到这么大,我连自己的生身父母是谁都不知道,你不觉得这样的人生,很可悲吗?”宫商苦涩的说道。
  
第214章危机四伏
  
  阎京摇了摇头,道:“你有这样的想法才可悲,你应该更好的活着,你不需要证明给任何人知道,你只需要对得起你自己。”
  “就算你说得对,可宫琅他可不会这么想,我没有宫家的血脉,就不配继承宫氏的财产,我生来就不是宫家的人,我也从来都没有想要宫氏,可宫琅他不配接受宫氏!”宫商厌恶的说道。
  阎京不清楚宫琅和宫家的关系,但从宫商的态度来看,他们的关系应该不好。
  “我可以帮你,你的表姐也可以帮你,宫商,你相信我们。”阎京说道。
  相信,是人和人之间关系展开的桥梁。
  “相信?我可以相信你吗?”宫商看着阎京,问道。
  “当然,我们都会帮你的。”阎京说道。
  宫商犹豫了一下,最后看着阎京真挚的眼睛,还是从天台下来了,这让警方和医院都大松了一口气。
  在阎京的陪同下,宫商和律师见了面,就宫氏夫妻留给她的遗产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沟通,律师答应会尽全力胜诉的。
  “你先好好休息,官司的事我和阿璇会帮你处理的。”阎京说道。
  “你能再陪我一会儿吗?”宫商忽然说道。
  “当然可以。”阎京笑道。
  宫商留下阎京,却什么都没有和阎京说,只是让阎京留在这里安静的陪着,就好像阎京在这里,她就会觉得安全一样。
  等到宫商睡着了,阎京才轻手轻脚的离开病房。
  陈璇和白浔一直在外面等着,看到阎京出来了,陈璇担心的问道:“她没事了吧?”
  “她没事,只是太累了,现在已经睡着了。”阎京拉着陈璇的手,说道。
  “那就好,妈妈把她交给我,要是出点什么事,我怎么跟妈妈交代。”陈璇说道。
  “没事了,没事了。”阎京抱着陈璇,安抚着说道。
  “对了,医院的事也已经处理好了,今后我就不常来这里了,公司还有很多事需要我处理,我的重心会转移到公司。”陈璇说道。
  一提到公司,阎京就自然而然的想起了管洺。
  “一定要和管氏合作吗?”阎京问道。
  “我和管洺已经是过去式了,我们之间只有公事上的合作,公事是公事,私事是私事,这一点我分得很清楚的。”陈璇说道。
  “我不是怀疑你和他,只是我最近一直在查一些事,这些事可能和管洺有关联,我怕到时候如果真的查到管氏的问题,会牵连到你,所以如果可以的话,你尽可能的跟他撇干净关系为妙。”阎京说道。
  虽然阎京说的都是实话,上次林媚的事绝对不是那样简单,但是想陈璇离管洺远点,这里面也有阎京的私心的。
  “他说的是真的,管洺的西医公会很有问题,我们怀疑管洺用西医公会在洗黑钱,更利用管氏企业来制造生产假药,目前我们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这些证据暂时还不能公开,所以璇姐你尽可能和管洺保持距离,以免到时候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白浔这个时候站出来为阎京解释道。
  “怎么会这样?”陈璇皱起眉头,问道。
  “这才是他的真面目,世人都被他伪善的外表给骗了。”白浔说道。
  “医院还有些事需要我处理,我先回办公室了。”陈璇不想再谈这个话题,说道。
  阎京本来想去送陈璇,被白浔一把拉住了。
  “让她一个人静静吧。”白浔说道。
  从百年怀仁医院出来,阎京打算去诊所看看,白浔刚把车开出医院,阎京却忽然接到了秦哲的电话,说公司出事了,要阎京马上赶去公司。
  阎京立即赶去了公司,秦哲正和几个股东在会议室里开会。
  陆凯在公司门口等着阎京,一看到阎京立即就迎了上去。
  “阎总,你总算来了!”陆凯急道。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阎京一边走向电梯,一边问道。
  “王董把公司几个小股东手里的股权以高价买了,转手卖给了管氏企业,现在管大少正在会议室和秦董协商股权的事,我看管大少来者不善,像是要收购我们公司。”陆凯把情况大致和阎京做了个说明。
  “这不是抢劫吗?”阎京说道。
  “从法律的角度来说,管大少如果以绝大多数股权提出收购公司,或者提名改选公司董事长,都是合法的。”陆凯说道。
  卧槽!这不是坑爹吗?管洺这不明摆着要和自己过不去嘛!
  阎京当然知道管洺是针对自己的,不然青海市那么多药业公司,他管洺看不上,偏偏挑了这家刚上市不久的公司,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会议室内,秦哲和几个股东坐在一边,管洺和夏侯琛兄弟以及自己的律师坐在对面,双方的谈判并不理想,秦哲绝对不会同意收购或者改选董事长,但管洺现在手中握有绝对多数的股权,秦哲如果不同意的话,对方将会诉诸法律,而秦哲虽然是秦氏的创始人,但他手中的股权的确比管洺少,因此这官司也未必会胜诉。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大门打开了,阎京和白浔走了进来。
  “阎医生,好久不见。”管洺看着阎京,像是在等他一样,说道。
  阎京转身跟秦哲说了几句话,秦哲叫其他几个股东先离开了会议室。
  “管大少真是够阔气啊,一出手就想要整个公司,就不怕吃太多了噎死吗?”阎京坐下来,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管洺胃口一向都很大,这些只是开胃菜而已。”管洺说道。
  “我不知道管大少是怎样买到这些股权的,但是在背后玩阴的捅刀子,我倒是真的小看了管大少。”阎京讥讽道。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是我一向奉行的宗旨,当然,我知道阎医生一向和我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过我还是在这里诚挚的邀请阎总继续留任秦氏,哦,不对,今后就该改名叫管氏了,不知道阎先生肯不肯赏这个脸?”管洺笑着说道。
  “管大少这么不要脸的人,我当然是不肯赏的了,管大少的好意,心领了。”阎京笑着说道,丝毫没有客气。
  管洺明知道阎京取笑,也不生气,他倒是想看看阎京到底有什么本事,能从自己手里夺回秦氏。
  “这是管氏收购秦氏的合同,只要在这上面签个字,阎先生和秦董,就和秦氏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当然,秦董也可以不在这上面签字,我们法庭见。”管洺笑着说道。
  “这合同我们是不会签的,管大少也不要高兴得太早,有句老话叫做,笑到最后的人才是赢家。”阎京回敬道。
  “那我今天就再教阎先生一句老话: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秦氏现在就是砧板上的鱼肉,而刀在我手里。”管洺道。
  “如果管大少一会儿在公安局还能这么从容,那我就真的佩服管大少的定力了。”阎京笑着说道。
  “阎先生这是在恐吓我?”管洺半眯起眼睛,说道。
  “我很忙的,而且我从来不恐吓人渣。”阎京笑着说道。
  这时,会议室的门再度被打开,赵启文带着几个手下走了进来,赵启文走到管洺面前,道:“管先生,我们接到一起举报电话,举报你涉嫌洗黑钱以及生产、销售假药,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管洺阴冷的看着阎京,心里恨不得把阎京大卸八块。
  “阎医生,你真是又抛给了我一个烫手的山芋啊。”等到管洺已经走了,赵启文才无奈的对阎京说道。
  从阎京知道了管洺的计划之后,阎京就不得不出此下策,虽然这样会打草惊蛇,引起管洺的警觉,但总比拱手将秦氏送给管洺好,所以他让白浔派人把他们查到的资料复印件,匿名送到公安局交给了赵启文,不然赵启文怎么可能这么及时的赶来。
  现在阎京他们手里的证据根本就不足够,但为了拖延时间,想办法解法股权的问题,只能这样了。
  阎京心中很清楚,以管洺的能力,这次的调查也只是一个过场,他很快就能摆平这件事,但这中间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这次的事,我阎京欠赵队长这个人情,今后阎京一定会还的。”阎京说道。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可别反悔哦。”赵启文笑道,有阎京这句话,那他做这件事就值了。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阎京说道。
  “那行,局里还有事我得赶回去了,回头再联系。”赵启文说道。
首节上一节151/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