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15节

  “你出面扛下这个李治,作为回报,我会全力施救,解决这次的疟疾。”阎京说话的声音很细,只有林德政一个人能听到。
  “我凭什么相信你?”林德政虽然也很想给李治一个嘴巴,但他不是傻子,没蠢到就这样相信阎京。
  “凭我没被传染。”阎京说道。
  林德政眼睛一眯,他倒还真没注意这件事情,按理来说,阎京当时也在现场,甚至正面接触过病人,理应和其他人一样患上疟疾才对,怎么……
  “此外,我还是华医大秦正秦老先生的弟子。”见林德政陷入沉思,阎京又抛出一个筹码。
  这下,林德政有点心动了,青海市医学界谁人不知秦正的大名,阎京能够成为他的弟子,肯定有过人之处。
  “时间紧迫,林院长快做决定吧,您只需要赌上声誉,就能挽救几十条性命,甚至还能获得更大的声誉,何乐而不为呢?”
  阎京一边催促,一边循循善诱道,“您要是不同意,我立马就走,再也不插手这件事,只是医者父母心,希望林院长多为病人考虑一下。”
  林德政的内心不停挣扎,片刻之后,他终于下了决定。
  在众人的注视下,他深吸了一口气,道:“到了这个关头,没想到还有人害怕承担责任,既然如此,那就由我这副老骨头出面,给阎医生做担保,没问题吧。”
  林德政说着,特意看了李治一眼,他支持阎京,有部分原因其实就是想给李治一些颜色看看。
  “这个嘛,林院长你德高望重,又是我们医院的院长,由你出面做担保,那自然是不一样,只不过林院长得表明个态度,如果闹出人命了,该怎么处理啊。”李治奸计得逞,十分狡黠的笑道。
  “无论什么后果,我都会承担,李副院长这下放心了吧?”林院长讽刺般说道。
  “嘿嘿,林院长你言重了,我这也是为了医院着想嘛。”李治道。
  林院长冷哼了声,懒得再和李治啰嗦,直接对阎京道:“阎医生,这几十条生命,我就交到你手上了。”
  阎京虽然没有完全的把握能治好疟疾,但控制住疟疾的传染趋势,他还是绰绰有余的。
  “林院长,你这样决定未免太儿戏了吧?几十条人命,你难道就交给这个毛头小子吗?”专家中有人愤懑道。
  “呵呵,难道诸位有更好的办法?谁要是有这个本事治好疟疾,我也会一样支持他。”林院长冷笑道。
  这群专家,自己没本事救人,还好意思说出这种话,林院长打心底里瞧不起他们。
  那个专家被林院长这话一噎,涨红着脸,顿时说不出话来。
  “在施针之前,我想要一个帮手。”阎京说道,既然决定要出手,那就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这么多人等着救援,阎京在这个时候提出要个帮手,也很正常,林院长当即同意道:“好,我们医院的包括现在在座的这些医生,你需要谁都可以。”
  “仁义医院的陈璇,我只需要她。”阎京脱口而出说道。
  “好,我马上联系仁义医院的赵院长,让他们立即派陈璇过来。”因为陈璇身份特殊,所以林院长也知道她。
  阎京郑重的点了点头,像是给林院长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
  林院长也觉得奇怪,明明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他却有着一种莫名的信任感,这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目送着阎京离开,压在林院长心底的那块大石,丝毫都没有松动,他再回头看会议室一屋子的势力之人,无奈的摇着头,都说医者父母心,但这群人的眼里根本就没有人命,只有名利,简直是荒唐。
  但林院长现在也没有那么多精神花在这群欺世盗名之辈身上,他立即联系到仁义医院的赵院长,说清楚情况,请他派陈璇过来帮忙。
  赵院长一听指名要陈璇去帮忙,也是一头雾水,不过人命关天,他当即就答应下来,立即派专车送陈璇到青海市人民医院去。
  临危受命,陈璇是张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作为一名医生,她二话没说,立即就赶往了青海市人民医院,当她看到一身白大褂正埋头忙碌着针灸的阎京时,顿时就明白过来了这其中的缘由。
  
第32章生死时速
  
  来的路上,陈璇已经大致弄清楚了目前的状况,所以她已经做好了要打一场硬仗的思想准备。
  但当她看到阎京时,顿时就放下心来,她相信,只要有阎京在,就一定会没事的!
  “陈医生,愣着干什么?快进去啊。”陈璇到青海市人民医院,是林院长亲自去接的,又亲自送到隔离病房,此刻见陈璇愣在病房外,不由忍不住出声催促道。
  陈璇回过神来,点头道:“好的,林院长,我先进去了。”
  “陈医生,拜托你了。”林院长诚恳说道。
  陈璇点了点头,推开隔离病房的门走了进去,正专注施针的阎京并没有察觉到有人进来了,陈璇也不想打扰到阎京施针,便先站在一边看着,等阎京施针结束了再过去。
  大约过了三分钟左右,阎京才深呼了口气,直起腰来,正好就见到陈璇,笑道:“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叫我?”
  “我看你在施针,没敢打扰你。”陈璇说着,走到阎京面前,很自然的替阎京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阎京的心里一阵悸动,脸上更是明媚的笑容。
  时间好像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其他的事对他们来说都已经无所谓了,最重要的是,这一刻,他们在一起。
  站在隔离病房外的林院长似乎明白了什么,原来阎京指名要陈璇来这里,并不是因为陈璇的医术多么的高明不得了,只是因为,陈璇是阎京等的那个人。
  林院长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如果不是现在时机不对,他一定会忍不住上前打趣两人一番的。
  “阎京啊,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林德政心想道。
  隔离病房内,阎京和陈璇配合着施针救人,阎京一刻也不敢耽搁,银针下个不停,但针灸是一门极度耗费精力的活儿,到了最后,他几乎是由陈璇扶着在下针了。
  “阎京,要不你先歇会儿吧,已经没有几个病人了。”见阎京脸色发白,头发和衣服都汗湿完了,陈璇忍不住劝道。
  “不行,他们不能等了,只有几个人了,很快就好。”阎京丝毫不为所动。
  陈璇一脸心疼,却没有办法,只好继续扶着阎京施针,林德政也是一动不动的,一直站在隔离病房的玻璃门外。
  “林院长,他们的病势都控制下来了,我先歇一会儿,再继续第二次施针。”被陈璇搀扶着走出来,阎京一身都已经能滴出水来,但他连一个累字都没有说,而是关注着病情。
  “真是辛苦你了,病势控制下来了就好,你先去休息,等体力恢复了再进行第二次施针吧。”林院长真诚的说道,此刻他已经完全认同了阎京,撇开阎京的针灸效果不说,单是这份医心就让他钦佩不已。
  阎京却摇了摇头,道:“不行,我刚才发现,他们的传染速度加快了,针灸只能暂时控制住细胞的感染,如果不及时继续第二次施针,很可能会让病情恶化,我休息一会儿就好。”
  “这……”林德政一脸担忧,见阎京已经如此,他又有些不忍心,可几十条生命危在旦夕,他也没有办法。
  “那好,休息室就在旁边,你尽可能多休息一会儿。”林院长关切道。
  陈璇扶着阎京进了一边的休息室,阎京的衣服已经被打湿了,他连换衣服的力气都欠缺,陈璇就主动帮他换。
  “你……不怕吗?”阎京虚弱的说道。
  “怕什么怕?平时也要给病人手术的,没什么好怕的。”陈璇的脸微微发红,她尽量不让阎京看到。
  “一个小时以后叫我,记住了。”阎京没力气再说话,说完这句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陈璇一直守在床前,她看着阎京,内心里有很多很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从和阎京相识以来,阎京就一直带给她奇迹,救沈霜儿,机场路出手,救妈妈……加上今天,阎京带给她太多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而她更加明白,她喜欢阎京。
  从陌生到熟悉,到牵手,十指紧扣,与子偕老。
  不管未来要面临多大的考验和波折,她一定要坚持和他走到最后!
  “咚咚咚咚……”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急切的敲门声,打断了陈璇的思绪。
  陈璇迅速起身去开门,比出一个嘘的手势,“阎医生还在休息,怎么了?”
  林院长此刻一脸死灰,递给陈璇一份检验报告,嘶哑着声音道:“你自己看吧……完了,一切都完了!”
  陈璇接过化验报告,顿时一颗心也跟着沉入了谷底。
  “埃博拉思!怎么会是埃博拉思!”陈璇一看到化验报告,惊呼道。
  埃博拉思,是国际上一种罕见的疟原虫病毒,被感染的人死亡率90%,是目前国际上非常罕见同时又十分难治疗的病毒,此次大规模的疟疾患者,感染的竟然是埃博拉思,一旦确诊,就无异于给他们判了死刑。
  陈璇拿着那份化验报告,顿时觉得手里沉甸甸的像是压着一座大山。
  这时,休息室的门拉开了,阎京休息一个小时,此刻已经精神奕奕,他看林院长和陈璇两人的表情,就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林院长,发生什么事了?”阎京问道。
  “你先看看这个吧。”陈璇将化验报告递给了阎京。
  林院长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在他看来,这份化验报告就宣示着,那几十个人,是必死无疑了。
  阎京拿着化验报告看了眼,竟然长长吐了一口气,“果然如我所想,是埃博拉思。”
  林院长忽然听见阎京这么一说,顿时提起了精神,激动道:“阎京你说什么?你有办法治?”
  “是这样的,林院长,先前替小孩治疗的时候我就怀疑是埃博拉思,但这种病毒在国际上都非常罕见,所以我不敢贸然提出来,也不敢贸然针对性的下药,所以只敢往这个方面用针灸治疗,暂时控制住病情,等化验报告确诊为埃博拉思,我才敢进行针对性治疗。”
  阎京解释道:“虽然埃博拉思是一种罕见的病毒,但是我有一种祖传的秘术,以针灸为主,药疗为辅,是可以治好这种病毒的。”阎京没办法解释医经的存在,只能又推出祖传秘书这个说辞。
  林院长几乎是不可置信的看着阎京,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他竟然说他可以治好埃博拉思!林院长几乎就要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了,但是现在不是做梦的时候!
  “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治好埃博拉思?我不是在做梦吧?”虽然是孤注一掷,但林院长还是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是的,请你相信我,我能治好。”阎京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阎京,我就信你一次,这几十条生命,我就交给你了。”事到如今,也只能相信阎京了,也许还能为几十条生命争取到一线生机。
  “这是我写好的方子,请林院长按照这个给他们准备好中药,针灸治疗结束之后,辅以中药调理,才能达到理想的效果。”阎京递给林院长一张写好的中药方子。
  林院长接过药方子,只见上面写着:青蒿3钱,常山、草果、柴胡各4钱,鸭胆子2钱,毛茛3钱,何首乌、砒石各5钱,马齿苋3钱,三碗水熬成一碗水,备用。
  “好,我马上就去叫人准备,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林院长似乎看到了希望,拿着药方子疾步走了。
  “林院长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他们的病。”阎京看着林院长的背影,说道。
  “小妞,走吧,进去帮忙。”阎京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调侃陈璇。
  不过也许,正是因为在这种紧要关头了,有陈璇在他身边,他才觉得治病只是一件小事情而已。
  陈璇虽然是相信阎京的医术,她也亲眼见证过阎京创造的奇迹,但是埃博拉思是一种在国际上都难以根治的病毒,阎京他真的行吗?
  陈璇跟在阎京身后,心情反而没有阎京那样轻松,如果阎京治不好这些人,那么阎京将来在医学上这条路,就彻底的死了。
  就在阎京奋力救治病患的同时,医院方面正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
  此刻,八十多个病患的家属同时聚集在青海市人民医院的大楼前,纷纷要求见到自己的亲人。
  这起“医闹”事件,很快就引起了各大媒体的关注,并在第一时间就上了当天新闻头条。
  “李副院长,你给我解释解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院长办公室内,林德政气得差点要动手打人了。
  这起疟疾,本来治疗起来就存在着很大的难题,目前能不能治好都尚未可知,如今又出这么一起“医闹”事件,如果此次疟疾治好了还有得可以解释,如果治不好,那将会给医院带来致命性的打击。
  “患者家属来医院要求见人,我也是刚刚才收到的消息,林院长如此气势汹汹的质问于我,到底是什么意思?”自从看到化验报告,李治就肯定没有人能治好埃博拉思了,所以他也就不再顾忌林院长了。
  
第33章成效
  
  李治心里打的什么算盘,林院长不用猜都知道,这次患者家属集体上演的“医闹”事件,背后的主导就是李治,他就是想趁着这次机会,把林院长整下台,自己好接任。
  “不要告诉我,李副院长不知道是谁泄的密出去,又是谁通知的媒体来我们医院。”李治都打算撕破脸了,他也没有必要再顾忌颜面。
首节上一节15/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