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147节

  
  从公仪家出来,天色已经不早了,阎京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直叫了,于是两人商量着去吃饭。
  阎京在车上打给了陈璇,询问了师母的情况,得知师母的情况在好转,阎京顿时放下心来,总算是能好好的吃一顿饭了。
  两人吃完饭回到家中,车子刚到别墅外,白浔就看到冷血站在大门口,像是在等她。
  白浔停好车,阎京识趣地道:“那个,我先进去啊。”
  白浔没有说话,直接走向了自己家,冷血看着白浔的背影,鼓起勇气叫住了白浔,道:“大小姐。”
  “你有话要说?”白浔停下来,并没有回头,问道。
  “七年了,为什么大小姐不给她一个机会,就算是让她死心都好,为什么不给她一个机会?”冷血问道。
  “我不能给她想要的,又不想伤害她,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到的。”白浔说道。
  “如果没有可能,你为什么了断她的希望?”冷血问道。
  “那是她活下去的希望,连这个都失去了,你是要我逼她去死吗?”白浔反问道。
  冷血知道白浔说的是实话,可现在这样的情况,倾城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但到底冷血还是不想看着倾城绝望,所以她无法回答白浔的问题。
  “没话了?那我进去了。”白浔说道。
  倾城在客厅里等着白浔,就像是知道白浔会来一样,她是白浔的智囊,白浔有困难的时候总会来找自己,这就是她存在的意义,为了白浔而存在,而活着。
  倾城煮了白浔最爱喝的铁观音,茶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
  白浔走到倾城对面坐下来,习惯性的拿起面前的茶,嗅了嗅,道:“你煮的茶永远都是最香的。”
  “因为用心,所以和别人不同。”倾城微笑着说道。
  白浔浅抿了一口茶,顿时觉得唇齿留香,心情也好了起来。
  “你想什么时候回朱雀堂?”白浔问道。
  “你想我什么时候回去?”倾城不答反问道。
  “我只是希望你能过得自在。”白浔说道。
  “要我帮助阎医生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不自在了,现在你这样说,我真是消受不起。”倾城说道。
  “那现在呢?”白浔问道。
  “七年没走出过朱雀堂一步,我总以为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再出来了,可其实要走出那一步,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难,既然已经出来了,又何必执着要回去?一个人的话,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倾城说道。
  白浔沉默了一下,道:“那我先回去了。”
  倾城没有说话,白浔站起往外走去。
  “我以为你会问我案子的事,还好你没有让我失望。”倾城看着白浔的背影,说道。
  白浔还是没有说话,径直走了出去。
  冷血看到白浔出来,默默的走进了别墅,关好了门。
  白浔回到阎京家,阎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到白浔回来,想问两人说了什么,又觉得一个大男人这样太八卦了,只好不断的去看白浔,想从白浔的表情中琢磨出点蛛丝马迹。
  白浔坐在一边,心不在焉的看电视,阎京憋得受不了了,忍不住问道:“你们说什么了?”
  “没什么。”白浔说道。
  “没什么你会是这个鬼表情?”阎京立即反驳道。
  “我说没什么就是没什么。”白浔道。
  阎京看她实在不想说,也不想逼她,毕竟这是白浔的私事,而且又是感情问题,白浔如果能处理得清楚,也不至于拖了这么多年了。
  阎京正想着怎么安抚白浔,这时手机忽然响起来了。
  阎京一看来电显示,是林子勋,阎京心想林子勋这个时候打给自己会是为了什么?阎京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楼上林媚的房间,心想难道林子勋是来问林媚的事的?
  “喂,林大哥。”阎京接起电话,说道。
  “阎兄弟,你现在有时间吗?有件事,我想当面和你谈谈。”林子勋的声音听上去很疲倦。
  “林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阎京问道。
  “我没怎么,你……现在有时间吗?”林子勋说道。
  “有啊,我现在在家,你在哪里?我过去找你。”阎京担心林子勋出事,说道。
  “那好,你在家里等着,我现在过来。”林子勋说道。
  挂了电话,阎京皱起眉头,不知道林子勋现在这么急着要见自己,到底要谈什么事。
  “我猜可能是林媚有关。”白浔刚才也听到了阎京的电话内容,猜测着说道。
  “和林媚有关?”阎京疑惑道。
  “嗯,管洺都能知道的事,林子勋如果到现在还不知道,他能走到今天就实在是令人费解了。”白浔说道。
  要想在商场上立足,首先得有很强大的情报系统,不然你的的竞争对手都已经打到你的老巢了,你还在沾沾自喜,这样是不行的,林氏企业是一家老企业了,能走到今天,肯定有他优胜劣汰的本钱。
  “说实话,关于林媚的事,我确实没有想好怎么办,她毕竟是林大哥的亲妹妹,林大哥又这么疼她,我是真的不忍心让林大哥为难。”阎京说道。
  “这不是小孩子办家家酒,现实生活,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白浔说道。
  “可林媚还只是个孩子……又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诶……”阎京叹了口气,说道。
  这是阎京的想法,觉得林媚是为了自己的爱情,才一时不察剑走偏锋,但在白浔看来却不是这样的,一个能把戏演得如此精湛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而且她还能熟练的避开青帮的眼线,那更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这个林媚,并不简单,她表面的单纯无知都是装出来的,但她就是有这个本事不引起人的怀疑,这样的人,背后深不可测。
  大概四十分钟之后,林子勋带着林媚来了,两兄妹此刻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尤其是林媚,脸上完全没有了平时的娇弱。
  “你们吵架了?”阎京尴尬的问道。
  “你自己干的什么好事,你自己说。”林子勋对着林媚愠怒道。
  “我没有做错!”林媚昂着脖子,不服气的说道。
  “你!小小年纪不学好,做错了事你还不承认?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林子勋怒道。
  “我没有做错!我有追求自己爱情的权利,我没错!”林媚坚持道。
  “你……你……冥顽不灵!”林子勋气得手抖。
  “这个……林大哥,你先消消气,这……你们说的到底什么事啊?”阎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诶,阎兄弟,这件事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管教好她,她做出这种事来,我真的是对不住你啊。”林子勋难以启齿的说道。
  “林大哥你先别着急,到底什么事你慢慢和我说,好吗?”阎京继续装。
  “先前她赌气要出来住你这里,我当她真的是喜欢你,结果……结果哪知道她……她竟然是为了帮管洺盗取阎兄弟的医书的,今天管洺派人把这册子医书送来,我才知道她竟然背着我做出这种事来……”林子勋满脸愧疚的说道。
  “你是说,是管洺派人把册子送过来的?”阎京心中立即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是啊,当时我就觉得奇怪,管洺好端端的怎么会给我送医书来,我再看这医书,细问之下才知道,竟然是小媚从你这里偷偷抄录的,我林家世代清白,从没出过这样的事,这要是给爸爸知道了,指不定会闹出什么样的事来,所以我先把她带来给阎兄弟赔罪,她做错了事就该承担责任,阎兄弟想怎么处置她都可以。”林子勋说道。
  林子勋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阎京还怎么好意思罚林媚?
  只不过这医书十分重要,如果因此而流落了出去,学医之人盲目使用,只怕会害人不浅。
  “林小姐毕竟还小,林大哥也不要过于责怪她了,这医书确实是我的,医术都是拿来治病救人的,我倒不担心这医书流传出去,对我有什么影响,而是担心有些医生盲目使用这本医书,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到时候不但救不了人,反而害人了。”阎京担心的说道。
  “我刚才来得匆忙,倒还没有看这医书的内容,阎兄弟说的害人,又是怎么一回事?”林子勋皱着眉头,说道。
  “这本医书叫做《阎王要术》,是阎王门的百里徵送给我的,这本身是一本很好的医书,但这书里记载的办法和药物都非比寻常,一般的医生如果体质不符合要求,不但救不了人,反而会因此害了人性命,如果流传了出去,后果不堪设想。”阎京说道。
  “阎兄弟的意思,这就是《阎王要术》?”林子勋愕然道。
  
第209章暂时的宁静
  
  阎京拿着那本册子,看了一眼林媚,说道:“没错,这就是外界人人都争相一睹的《阎王要术》,阎王门的镇门至宝。”
  “我也是在医书上看到过记载,从来都没有见过这医书,只知道这医书十分的厉害,历代都只传给阎王门的门主的。”林子勋说道。
  “前段时间,百里家族有人病重,请我去出了诊,百里徵把这本医书送给我作为感谢我的酬劳,我本来并没有打算让这本医书现世的,现在只怕要辜负百里老爷子的厚望了。”阎京感慨道。
  “阎兄弟是担心这本医书会流传出去?”林子勋问道。
  “管洺绝对不会真正的把医书流传出去的,但难保他不会散播这个消息出去,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想我得搬家了。”阎京说道。
  《阎王要术》对医者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莠获,以前没有现世,人人都只当它是一个传说,然而现在情况却不同了,《阎王要术》出现了,知道消息的还不得打破脑袋的来抢。
  “阎兄弟放心,这件事是小媚捅出来的,我一定会负责到底。”林子勋说道。
  阎京无奈的笑了笑,道:“这个也还都只是我的猜测,也未必就是真的,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林大哥也不要过于责怪林小姐了,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林大哥也不要介怀再是。”
  “这怎么能行?这事是小媚惹出来的,我怎么能袖手旁观?”林子勋说道。
  阎京自恃还算了解林子勋的为人,知道林子勋是心中难过,如果他不承林子勋的这个情,只怕林子勋会更难受了。
  “那好,都是自家兄弟嘛,既然林大哥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就承你这个情了。”阎京说道。
  “好,今后但凡有需要我林子勋的地方,阎兄弟只管开口就是,我林子勋绝不推三阻四。”林子勋说道。
  “好,好,现在也不早了,林大哥还是快回去吧。”阎京说道。
  林子勋带着林媚离开了阎京家,当然,连林媚的行李一起带走了。
  送走了林子勋,阎京感慨道:“我真是没有想到,林大哥会亲自把林媚带过来赔罪,真是好人啊。”
  白浔却不以为然,道:“你不觉得他的行为不符合逻辑吗?”
  “怎么不符合逻辑了?你呀,就是疑心病太重了,我懒得和你说,上楼去睡了。”阎京打个哈欠,说道。
  从神农架遇到林子勋,白浔就一直觉得林子勋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她一直让人在暗中调查林子勋,可始终查不到林子勋的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林子勋的身份背景越是干净,白浔就越是怀疑,一个大企业家,怎么可能这么干净,除非他在背后动了手脚。
  只可惜现在孟婆死了,青帮暂时还找不到比孟婆更出色的电脑高手了,看来找到林子勋的破绽,还需要时间。
  阎京洗漱好之后,躺在床上给陈璇打了一个电话,得知师母已经清醒了过来,他这才算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不过现在事情缠身,他也抽不出太多时间去医院陪陈璇和师母,阎京心中难免自责,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那个幕后黑手,楚修。
  公仪家,公仪薰的办公室内。
  “小姐,这是阎医生留给你的纸条。”沈苏将阎京留下来的那张纸放在了公仪薰面前。
  “我知道了。”公仪薰看着手中的资料,头也没有抬的说道。
  “恕沈苏斗胆冒犯小姐,小姐对阎医生的关注太多了,我建议小姐收回对阎医生的关注,他并不适合小姐。”沈苏咬了咬牙,说道。
  作为公仪薰的贴身秘书,沈苏总是能给公仪薰正确的建议,这一点也是公仪薰所欣赏的,关于阎京,沈苏不是第一次给出建议,但公仪薰却并没有采纳的意思。
首节上一节147/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