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146节

  “现在。”阎京道。
  “好,那我就在这里等着阎先生。”管洺道。
  挂断电话,阎京把管洺给的地址跟白浔说了,白浔道:“管洺找你做什么?”
  “林媚。”阎京无奈道。
  林媚的事迟早是要解决的,阎京一直都想找到一个万全之策,既不伤害林媚,也能解决这件事,可是他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个方法来。
  车子开到管洺说的茶庄,阎京本来打算自己一个人去的,白浔坚持要一起去,说是如果一会儿要打架的话她可以帮忙,阎京想了想,觉得白浔说得十分有道理就同意了,不过走了几步之后,他似乎才反应过来,他又不是去打架的!
  “阎医生请坐。”管洺见阎京进来,笑着招呼道。
  阎京和白浔也不客气,直接就坐了下来。
  管洺似乎也并不意外白浔会和阎京一起来,笑道:“阎医生真是好福气啊,红颜知己到处都是,管洺真是羡慕得眼红啊。”
  “比起管大少的红颜知己,阎京甘拜下风。”阎京不客气的回敬道。
  管洺也不生气,把煮好的茶倒了两杯,放在阎京和白浔面前,道:“二位请喝茶。”
  “管大少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吧,我不像管大少这么闲的。”阎京说道。
  “林小姐今天来找我了,还带着一册叫什么《阎王要术》的医书,我细问之下才知道这东西是阎医生的。”管洺说着,拿起放在一旁的一本册子,递给了阎京。
  “管大少这是什么意思?”阎京没有接那本册子,问道。
  “阎医生不想看看这是什么吗?”管洺笑着说道。
  “这册子里是什么并不重要,管大少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拿假东西来骗我?只是我不知道管大少这个时候出卖林媚,到底是想做什么。”阎京也不打算藏着掖着了,直接说道。
  “出卖?我想阎先生误会了,我和林小姐之间只是相识而已,她做的这些事我并不知道,我能走到今天,靠的绝不仅仅只是旁门左道,我管家的医术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退一万步说,如果我真的想要这本《阎王要术》,我为什么还要再来还给阎先生呢?这个道理说不过去。”管洺说道。
  “也许,你只是清楚这本《阎王要术》对你来说,根本就一无是处。”阎京不客气的说道。
  当初阎王门的人无法修习这本医书,但阎王门是医派大家,《阎王要术》作为阎王门的独门秘术,所以阎王门内不少人都在觊觎这本医书,只可惜这医书只能历任的族长才能拥有,因此其他人也只能干看着,后来因为阎京,《阎王要术》才又开始重现,并且断了阎王门里争夺的心思,因为就算运气好得到了这本医书,却也是无济于事的,因为一般人没有真气。
  “这医书对我来说的确是一无用处,但就算是这样,我大可以留着它作为笼络他人的诱饵,阎先生比我更加清楚这本《阎王要术》的价值吧。”管洺说道。
  管洺说的没错,《阎王要术》的价值十分惊人,因为阎王门这个中医门派的历史源远流长,加上它极其神秘,因此外界对阎王门都十分的好奇。
  如果管洺在这个时候散步消息说他有《阎王要术》,那么将有不少的人会因此巴结讨好管洺,只为一睹这《阎王要术》的奥妙。
  然而管洺却在这个时候选择和阎京摊牌,管洺的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你到底想说什么?”阎京问道。
  “我知道在阎先生心中,我或许不是什么好人,但我也不会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我和你之间势必是有一场争夺,但我要堂堂正正的和你争和你夺。”管洺说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阎京问道。
  “你可以不信我,但你没有选择。”管洺自负的说道。
  “我想管大少真是太高估自己了,第一,信不信你是我的事,第二,选不选择和你无关,第三,我从来不觉得你是我的对手,因此我根本不需要把你放在眼里,第四,你还不够资格做我的对手。”阎京说道。
  这番话,就像是一把一把的利剑砍在了管洺的心脏上,他是谁?堂堂管氏企业的太子爷,未来管氏企业的接班人,在阎京心中,竟然一文不值!
  “阎先生就是不接受我的好意了?”管洺半眯起眼睛,笑道。
  
第207章出手相助
  
  对阎京来说,管洺根本就不算什么,管洺和陈璇只是名义上在一起过,但是那又如何?他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只能争取正在进行的事。
  “管大少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有好意?今天你可以出卖林媚,明天就能出卖我,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大家还是各走各的路比较好。”阎京说道。
  管洺脸色微微一变,旋即又恢复到镇定,道:“阎先生一定要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吗?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这句古话阎先生想必听说过吧。”
  “在我的认知里,管大少的位置从来都不会是朋友,所以你不必如此大费周章的来改变自己的形象,我和你,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阎京淡然的说道。
  管洺在名利场里摸爬滚打二十几年,见惯了别人打破脑袋都要来巴结自己,但今天他主动对阎京示好却反而被拒绝了,这简直就是侮辱!
  “既然阎先生如此执意,那么少不得今后就是兵戎相见了,这里也没有酒,管洺就以茶代酒敬阎先生一杯,盼望阎先生能心想事成,事事顺心。”管洺不动声色的举起茶杯,笑着说道。
  “管大少放心,我一定会的。”阎京笑了笑,并没有领情的意思,而是站起来,淡然的离开了。
  管洺举着手中的茶杯,看着阎京和白浔离开,眼中渐渐爬满了冷意。
  阎京,我一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敬酒不吃,吃罚酒!
  从茶庄出来,白浔对阎京道:“我还以为你至少表面上也会像管洺一样道貌岸然的接受了,然后再背地里阳奉阴违的戳他脊梁骨,想不到你这么笨,竟然不接受他对你的示好,你是猪吗?”
  “你不懂,这是情怀。”阎京故作高深的说道,心情总算是略微转好了一点,毕竟羞辱管洺这样的事,并不是常有的。
  “情怀?你懂这两个字怎么写?你怎么这么不要脸?”白浔翻个白眼,说道。
  两人一边说一边上了车,阎京刚坐下来,手机响了起来,是赵启文。
  “喂,赵队长。”阎京接起电话。
  “兰龙死了。”赵启文的开场白够劲爆的。
  “什么?死了!这是怎么回事?”阎京惊讶的问道。
  “我们的同事悄悄的在机场进行了封锁,大家锁定了目标之后,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兰龙也并没有丝毫的察觉,等到兰龙进行安检的时候,我们的同事以他携带违禁物品为由,把他带到了安全检查时暂时隔离起来,可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朝兰龙开了枪,兰龙被一枪毙命,而枪声引起了机场乘客的恐慌,杀手趁乱扔掉了枪,趁乱逃走了。”
  赵启文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命案一起接着一起,他这个刑警大队的队长看来是干不下去了,更别提升职了。
  “兰龙是我们目前唯一的线索,如果他都死了,那我们就什么线索都没有了!”阎京拔高了声音,说道。
  “我知道,现在案情一筹莫展,机场的枪声又引起了媒体的注意,现在舆论一边倒的对我们口诛笔伐,上头又不断的施压破案,宋局已经下了死命令,要我一个月之内破案,我真的是压力很大啊。”
  赵启文抱怨着说道,心想要不是当初以为能借此机会再更上一层楼,自己怎么会笨到这个时候接了这个案子啊,现在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赵队长可检查过了兰龙的行礼,里面有没有什么证据?如果他是潜逃的话,我相信他一定会带着证据一起走的。”阎京想到这一点,说道。
  “兰龙的行礼被我们扣下来带到了公安局,同事们现在搜集证据,不过未必会有好的结果,兰龙本身就是警察,他非常聪明,知道该如何去反侦查。”赵启文说道。
  “这么说来,案情是一筹莫展了?”阎京也皱起了眉头。
  “是的,我们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断了,说实话,我当警察这么多年以来,还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奇怪的案子,凶手简直太可怕了。”赵启文抽着烟,说道。
  “赵队长稍安勿躁,既然当初这件案子是我请赵队长办的,我就会努力帮助赵队长破案的,凶手再厉害他也会露出破绽的,赵队长就放心吧。”阎京说道。
  赵启文掐灭手里的烟头,接着又点燃了一支烟,他在烟雾缭绕的办公室中,闭着眼睛道:“我还能相信阎医生吗?”
  案子已经开始了,开弓没有回头箭,赵启文不得不做这个赌徒,把自己的身价前程押在阎京的身上。
  “当然。”阎京说道。
  “好!我相信阎医生一定有这个能力帮助我破了此案的。”赵启文用力的掐灭烟头,说道。
  挂断电话,阎京陷入了沉思,现在案子发展到了这一步,他有合理怀疑的对象,但是偏偏对对方一无所知,连对方的身高长相都不知道,华夏国这么大,要去找一个凶手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接下来,我该怎么办?”阎京揉着头发,小声的说道。
  “有一个人,可以帮你,就看你愿不愿意开口。”白浔说道。
  “你是指公仪薰?”阎京立即就明白了白浔的意思。
  白浔点了点头,道:“现在明里暗里帮助你的,除了我青帮的人马,还有就是高佳佳,但我们的能力都是有限的,而公仪薰却不一样了,她的能力比我们加起来都还要高,如果你能请动她帮忙,要找到楚修,也许不是件难事。”
  以公仪家族的能力来说,要找到楚修也许真的不难,阎京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公仪薰凭什么要帮助自己?
  公仪家族一直以来都是以一种超脱的形象存在于世的,公仪薰又凭什么为了自己插手进这些琐事中来?
  阎京叹了口气,心中认定了公仪薰不会帮助自己,但还是想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对白浔道:“我们先不回医院了,去公仪家,我想去试试。”
  白浔把车开向了公仪家的方向,阎京拿着手机,想打给沈苏提前报备一声,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勇气拨通沈苏的电话。
  他娘的,船到桥头自然直,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了!
  此时,公仪家族之中,公仪薰的别墅。
  “怎么是他?”公仪薰看着桌子上的照片,好看的脸上浮现出一层疑惑之色,但转瞬就消失无踪了。
  “我已经核实过了,就是他。”沈苏说道。
  “再核实一遍,我要精确的结果。”公仪薰没有再看桌子上的照片,说道。
  公仪薰的严谨是出了名的,凡事沈苏都会事先进行确认之后,再跟公仪薰作汇报,但是这一次,公仪薰希望是查错了,因为公仪薰知道,这个结果阎京一定很难接受的。
  “是,小姐。”沈苏心中虽然有疑惑,但还是第一时间执行了指令。
  “还有事吗?”公仪薰问道。
  “阎医生正在来公仪家的路上,是想请小姐帮忙的,小姐要见他吗?”沈苏问道。
  “不用了,你替我见他就足够。”公仪薰说道。
  “那我该怎样回答阎医生的请求?”沈苏问道。
  “阎医生于我公仪家有大恩,理应相助。”公仪薰说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沈苏说道,退出了公仪薰的房间。
  公仪薰垂头看着桌子上的照片,脑中渐渐的升起一个疑问:我应该把真相告诉他吗?
  阎京和白浔来到公仪家,虽然阎京有了公仪家的通行证,但白浔的车还是经过了严格的审核和经过了沈苏的同意之后,才开进了公仪家的大门。
  沈苏已经在会客室等着阎京了。
  “沈小姐似乎知道我要来?”阎京来到会客室之后,看着准备好的茶水,挑眉问道。
  “无关紧要的问题,我不需要回答。”沈苏面无表情的说道。
  阎京习惯了沈苏的这种态度,也没有在意,倒是白浔很是意外阎京竟然能如此淡定。
  “你家小姐在吗?我有点事想找她。”阎京问道。
  “小姐不在,阎医生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会跟小姐做汇报。”沈苏说道。
  “这个……你家小姐什么时候能回来?这件事我还是亲自跟她谈比较好。”阎京说道。
  “小姐的行踪我不方便透露,阎医生如果不想说的话,就请便。”沈苏毫不客气的说道。
  其实阎京并不知道的是,作为公仪薰的私人助理,沈苏从来都不会离公仪薰太远,说公仪薰不在家中,只是作为不想见面的托词而已。
  “这样吧,我给你家小姐留一张纸条,请你把它交给你家小姐,你看行吗?”阎京立即就想到这样一个折中的办法。
  沈苏点了点头,让人送来了纸笔,阎京想了一阵,大手一挥,很快就写好了半张A4纸,然后把纸折好了递给沈苏。
  
第208章大义灭亲
首节上一节146/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