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最强医生

最强医生 第132节

  “是,但我还很清醒,错过了这一次,我永远不会再讲,你要听吗?”冷血魅惑般问道。
  此刻的冷血,少了几分冷冽的杀气,脸上多了几分红润,看起来极为诱人,不管她平时怎么冷酷,但无可否认的是,冷血是祸水级别的红颜。
  阎京终于知道冷血今天为什么要喝酒,她是需要勇气,需要一个开口的借口。
  “要。”阎京不要脸的说道。
  “我和倾城都是孤儿,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十岁那年,我第一次出任务受了伤,还差点死了,是倾城没有放弃,坚持救我,不然我十岁的时候就死了。”冷血苦涩的开口说道。
  十岁就出任务,阎京简直不敢想象那是多么可怕和危险,但此刻冷血说起来却是一片云淡风轻。
  “后来呢?”阎京咽下一口唾沫,问道。
  “从那时候起,我就发誓,我的命是她的,这辈子我都不会背叛她。”冷血说道,却又像是说不下去了,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
  阎京本来想阻止她,但想到她一生都活得这么清醒,难得她想轻松一次,他又何必阻止呢?
  “我本来以为我们会就这样一辈子,但我没有想到,她竟然会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冷血苦笑道。
  “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阎京不解的问道。
  “倾城从小就很聪明,学什么都很快,正是这一点,帮主看中了她,让她做大小姐的陪读,和大小姐同吃同住……”冷血忽然停住了。
  
第188章酒后吐真言
  
  冷血停了片刻,才接着道:“十三岁那年,青帮发生了一件大事,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倾城离开了大小姐身边,做了朱雀堂的堂主,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朱雀堂。”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阎京好奇的问道。
  “刚才我说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她爱上的是大小姐……她本来是想把这个秘密藏起来,一辈子都不告诉大小姐的,但偏偏造化弄人……”冷血说道,陷入了一片迷障之中。
  阎京被冷血的话震得久久说不出话来,虽说在他眼里,白浔的确是从头到脚都和女人沾不上边,但是再怎么她也是个女人,女人怎么能喜欢女人?这世界要乱套了吗?
  “青帮是青海市最大的帮派势力,树敌是在所难免的,所以就有仇家寻上门来报仇,倾城的使命是保护大小姐,但大小姐的脾气她再清楚不过了,所以关键时候她打昏了大小姐,她则和对方打了起来,打斗声很快就惊动了帮主,帮主带人过来帮忙,对方为了逃命而选择了纵火,当时大小姐还在屋内,倾城为了救她,被烧断的横梁压住了脚……她的腿就这样废了。”冷血断断续续的说道。
  原来倾城的腿是这样断的,阎京恍然大悟,但明悟当中,又有点刺痛的感觉,浴火冲进去救人,这非真爱无法做到。
  “我没有仔细给她看过伤势,但从她平时的行走情况来看,那伤应该是可以治好的。”阎京说道,到嘴巴边的那半句“她怎么不治好”没有说出口。
  “那伤本来是可以治好的,但倾城选择了不治,而是选择离开大小姐。”冷血说道。
  “她为什么……”阎京说道。
  “当你爱上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人,认清现实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就在她受伤之后,大小姐亲自守着给她治伤,她却叫所有人回避了,她跟大小姐坦白了,如果大小姐不喜欢她的话,那么这条腿,也就失去了治好的意义了,她用这条腿去赌一个机会……她从来都是这么傻……”冷血痛道。
  后面的故事不需要冷血细说,阎京都能猜到剧情,白浔拒绝了倾城,倾城放弃了这条腿,也离开了白浔,从此成为朱雀堂的堂主,成为青帮的智囊。
  阎京无法想象倾城当时是用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去坦白的,也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样的心情离开白浔。
  阎京想起每次看到倾城的时候,倾城都是一脸的平静,仿佛什么事都进不到她眼里,原来是因为任何人和事她都已经不再关心。
  阎京本来想问倾城为什么不选择离开,反而要留在朱雀堂,不过他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倾城还是放不下,既不能再留在白浔身边,却又无法选择真的远离,所以只好选择了朱雀堂,以这种间接的方式留在白浔的身边。
  白浔那么聪明的人,当然知道倾城的心思,但她只能装作不知道。
  一个演戏成痴,一个看戏着魔。
  “那你呢?留在倾城身边是为了什么?”阎京忽然问道。
  “我?我的命是她的。”冷血说道,终于不胜酒力倒在了桌子上。
  阎京看着冷血,忽然觉得这女人真是傻得可爱。
  那么多年前倾城救过她一命,她就拿一辈子去还,谁都能对不起倾城背叛倾城,但她不会。
  “阎小哥,她喝醉了?”老板走过来,关切的问道。
  阎京以前经常和白浔过来吃宵夜,和老板已经是熟人了。
  “是啊,她不会喝酒。”阎京说道。
  “这是你女朋友?”老板问道。
  “不是,只是一个朋友。”阎京说道。
  老板笑呵呵的点头,道:“对了,怎么最近没见白小姐?”
  “她最近很忙,家里有事。”阎京也很郁闷,白浔最近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家也不回。
  老板指着冷血,道:“我看她喝多了,你们还是先回去吧。”
  阎京点点头,道:“那好,你把账算一下。”
  老板算了账,阎京给了钱扶着冷血,走了几步又很为难的回头,道:“老板你会开车吗?”
  “会啊,怎么了?”老板问道,心想以前他们喝酒了也是自己开车走的。
  “那个……我驾证还没拿到……不会开车……”阎京尴尬的说道。
  老板立即明白了过来,回头交代了老板娘几句,亲自开车送阎京他们回去了。
  到了阎京家,阎京连声跟老板道谢,等老板走了,阎京这才扶着冷血,敲开了白浔家的大门。
  倾城打开门看到冷血喝醉了,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也没有问是怎么回事,只是平静地说道:“进来吧。”
  阎京想起冷血说的话,对倾城十分同情,但感情这种事谁也不能勉强,何况两个人都还是女人,虽然阎京并不歧视同性恋,可在目前的华夏国来说,同性恋还是不被允许的,法律也不会承认。
  “她房间在二楼左手第二间。”倾城说道。
  阎京把冷血扶回房间,这才下楼,倾城一个人在大厅里学着摆行军布阵的阵法。
  从那天和冷血下了最后一局棋之后,她就不再碰棋了,开始学着布阵,虽然在实际中用不上,但却是她无聊的消遣,也是她平静心绪的一种办法。
  “这么晚了还不休息?”阎京说道。
  “还早。”倾城漫不经心的说道。
  阎京看时间已经11点过了,道:“这还早?”
  “阎医生可能不知道,我每晚三点之后才能入睡。”倾城说道,手里把玩着摆阵的小旗子。
  “每晚三点之后入睡?”阎京诧异道。
  “三点还算好的,有时候到天亮都没有睡意。”倾城笑了笑,说道。
  “要不回头我给你开个方子,你吃几副药试试,调理调理。”阎京说道,心里七七八八的猜到倾城这样的原因。
  情之一字,最是难解。
  “多谢阎医生的好意,不过我已经习惯了,活清醒点也没什么不好,至少知道自己还活着,不是吗?”倾城说道。
  阎京觉得自己再说下去就要穿帮了,于是干笑了两声,道:“那个太晚了,我该回去了,你早点休息。”
  阎京说完就走,不敢多做停留。
  回到家,林媚已经睡了,阎京暗自松了一口气,心想还好林媚睡了,不然他还得再应付林媚,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忙了一天,阎京也很累了,草草洗漱之后,阎京躺在床上看了会儿记录,随手列了几种药草在记录一旁,打算用来做试验。
  阎京看着看着就睡着了,这一觉睡醒,已经是第二天了。
  冷血昨天醉酒,今天居然还是很早起,这让阎京觉得冷血这女人是不是机器人?
  林媚今天也起得很早,她看到阎京下楼,连忙走过去挽着阎京的手,道:“京哥哥你起来了,饿不饿?要不要吃早餐?”
  阎京尴尬的想抽回自己的手,毕竟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人,洁身自好是很有必要的,虽然林媚一幅秀色可餐的样子,但一想到陈璇的眼泪,阎京的浴火马上停息下来,变得规规矩矩。
  “哈哈……不用了,我有事马上就要出门了。”阎京说着,一边跟冷血递眼色。
  冷血完全无视阎京的存在,只是冷淡的道:“我在车上等你。”
  卧槽!见死不救!太不仗义了!
  “那个,我确实是有事,公司还有很重要的会议等我,我得走了。”阎京使劲掰开林媚的手,尴尬的笑道。
  “那你带我一起去好不好?”林媚忽然说道。
  “带你去?”阎京不可置信的反问道。
  “是啊,你每天一大早就出门,晚上很晚才回家,我都是一个人在家里,实在无聊我就去你房间找书看,可是你屋子里全是医书,人家看着好无聊的,京哥哥,你就带我去嘛,好不好?”林媚一边撒娇,一边挽着阎京的手臂,往她硕大的小白兔上面蹭。
  一阵酥麻的感觉传来,饶是阎京心性稳定,也差点喘过气来,他掉头不敢看那满园春色,结结巴巴地道:“这样不好吧,毕竟我也是才去公司,已经带了冷血去了,要是再带一个,影响不好,而且公司的事,我也不想牵扯进太多私人的事进去。”
  阎京压下要喷张的血脉,他没有想到林媚竟然这么丧心病狂!打死他都不能答应的啊!
  林媚一听,立即嘟嘴,道:“你就是不想人家去。”
  “我实在是不好带你去,公司里人多口杂,万一他们胡言乱语,我倒是无所谓,就是怕对你不好。”阎京一脸正色地说道,开玩笑,带林媚这种魅惑众生的人回公司,单是口水就够淹死他了。
  林媚刚才还拉着的脸一下子就多云转晴,笑道:“真的吗?京哥哥真的是为我着想?”
  “当然,等过些时候,我再带你去好吧?”阎京说道,心想反正过些时候秦哲就回来了,到时候就把这烫手的山芋扔给秦哲。
  不过最彻底的办法,还是尽快让林子勋把这小菩萨给弄回去,不然他可能会折寿十年。
  “那我们说好了,不许反悔。”林媚说道。
  阎京立马点头,道:“当然,我说话算话!”
  林媚这才不缠着阎京,阎京马上就闪人,飞快上了车,立即叫冷血发动车子,就好像他身后跟着才狼虎豹似的。
  
第189章身份
  
  阎京没有去诊所,而是直接到了秦氏集团,所谓冤家路窄,阎京在秦氏集团的大门口,正好遇到王晓虎。
  王晓虎也看到了阎京,不同于以往两人相见分外眼红的局面,王晓虎竟然腆着个胖脸主动迎上了阎京。
  “阎总早啊。”王晓虎笑道。
  阎京心想王晓虎今天吃错药了?竟然主动上来和自己打招呼?
  之前两人不是没在公司遇到过,只不过王晓虎都是一张臭脸,好像阎京借了他钱没还似的。
  “王董早。”出于礼貌阎京说道。
  王晓虎看阎京准备下车,连忙伸手去替阎京拉开车门,笑道:“阎总饿不饿?我知道这附近有家早餐很不错,阎总一起?”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多谢王董的好意,我已经吃过早餐了。”阎京下了车,很高逼格的直接往公司里走了。
首节上一节132/543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校花的透视保镖

下一篇:重生辉煌时代

推荐阅读